【哨向|天梯】长夜孤灯(12)

十二 交接

 

宋晓在其他人的接引下上了车,他戴着墨镜,但仍可以从后视镜里看到喻文州他们一行人逐渐向后远去。他有点想深呼吸调整心情,然而作为格林先生,这个行为显然并不合适,因而他默默地控制住了自己,在墨镜后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同一辆车里几位护送他的哨兵和向导。

他们降落的地点并非A国,显然这些哨兵和向导显然都没提前有接到他即将到访的消息,因此他接下来的行动也许会变得相对容易。

然而只是也许,宋晓坐在那里,事实上已经想了千万次他失败后的结果。按照之前就在协议里说过的,如果他的行动失败,喻文州和塔都不会采取任何公开的行动救他,他十有八九要独自承担谋杀外国高官的罪名,他当然也...

2017-09-16

【哨向|天梯】长夜孤灯(11)

十一 一些准备


宋晓被楚云秀涂涂抹抹了半天,一直处于老僧入定视而不见的状态,他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只能选择全部信任楚云秀,不一会儿楚云秀把格林先生的眼镜从他的鼻梁上取下来,用湿纸巾擦了擦,就给架到了宋晓的耳朵上。

楚云秀微笑地瞧着他:“你对死人的眼镜应该没有心理障碍吧?”

宋晓很有些无奈:“如果我说有你会拿下去吗?”

楚云秀笑得更开心了:“不会。”

郑轩走过来捏着宋晓的下巴前后左右看了一遍,评价道:“可以可以,不愧是楚队,起码我已经看不出来这是宋晓了,再给他弄个口罩帽子什么的,应该就天衣无缝了。”

宋晓面无表情地仰视着他,郑轩又笑着问他:“你对抱死人应该没有...

2017-04-30

【哨向|天梯】长夜孤灯(10)

说实话…我有点不敢写下去了,再警告一下吧…

随着剧情的展开,这个故事会变得越来越黑,后续可能会有分尸之类丧心病狂的画面,还可能因为作者笔力不济出现海量OOC。大家根据自身承受能力及时止步吧…


十 故人


黄少天的思路无疑为飞机上的两队人打开了一个豁口,众人合力将格林先生接触过的东西排查了一遍,果然在他念过的童话书的夹层了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纽扣似的东西。众人合计了一番,最终决定由飞机上评分等级最高的哨兵楚云秀来处理,黄少天做助手。

努力打起精神的喻文州和徐景熙则负责为为两位哨兵的精神状况保驾护航。

楚云秀从怀里掏出之前点烟用的打火机,一只手把那小小的纽扣似...

2017-04-24

【哨向】天梯|长夜孤灯(9)

缓慢复健中…这个故事将会变得越来越黑,承受不住的朋友,回头是岸啊…

九 变故

 

从B市到A国的旅途十分漫长,度过了最开始气流波动的那一会儿,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都显得非常平稳。除了格林先生和他女儿在低声说话,其他人几乎都没有动静。不考虑时差,国内时间大概也就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飞机上终端不能连接网络,黄少天又没有睡意,就把窗帘支起来一个小角往外面看:他们似乎已经飞过了人口聚集区,来到了茫茫的海面之上,这一带区域光源发生器的密度十分稀薄,看起来宛如已经进入了黑夜,黑漆漆的一大片,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黄少天不由得想起之前见过的喻文州的精神图景,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2017-01-18

【哨向】天梯|长夜孤灯(8)

如大家所见,这是一次历时非常久的更新…中途我跑出去复了个习考了个研究生,有的细节可能已经遗忘…如果出现了bug,非常感谢大家找出来提醒我一下…

八 起飞

因为是国内的航线,飞机飞行的时间不算太长,但尽管如此,黄少天依然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全身都沉重得抬不起来。离开魏琛之后,黄少天已经很久没有再梦见过站在冰山上的景象。他梦到的是小时候生活在青环区的日子,具体的情节已经记不清楚,但那些模糊间见看到的干涸的河道、颓邳的围墙和小狗身上脏兮兮黏糊糊的毛,那些破碎的影像仿佛紧贴着他的灵魂,童年时代的贫困和无助又找到了他,在寂静的高空中,在寂静的夜晚里。

黄少天皱着眉头醒过来,嘴唇...

2017-01-08

天天闹喻府 番外07-08

明明大家都辣么可爱…感觉我的画风好像稍稍有些不对,感谢娘娘带我飞,也感谢大家的阅读么么哒。

 @Lester莱斯特 


07

黄少天站在名为“莲蓬头”的新鲜玩意儿下面,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随后一头栽进柔软的床垫里,也许因着热水澡让他放松,门一关也没有别人,不免上来一些幼稚的心思,滚来滚去自己玩了近一炷香的功夫,才躺在枕头上安静睡下。

黄少天来到这里许久不曾放松,如今身下靠着柔软的床垫,腰背都有些酸麻。

这房里只有他和喻文州两个人,彼此算得上知根知底,自然安心一些。黄家父母暂时用受伤失忆的说辞搪塞过去,可一想黄母红通通的几要掉泪的眼眶,黄少天心里也像是被砸出了许...

2016-08-08

这是一个repo

首先万分感谢娘娘带我飞!带我凭虚御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啊其实本来我早就该写这个repo了然而人在医院身不由己…急诊老是在快下班的时候往病房收病人,心里苦…

收到短信的时候内心还有点忐忑…拿到快递的瞬间感到了内心的狂喜?!啊啊啊啊啊啊啊实物竟然这么好吃?!太太们太——棒啦(比划)大吃了一口糖,天天和州州的感情线从相遇的时候彼此一脸懵逼怀疑对方脑阔有问题(?)到后来死生契阔孩子都有了(?),好甜好甜啊。天天的家里人也好温柔,吾妻的信也好甜,总是就是好甜QUQ

圈特特 @Lester莱斯特  mua!


2016-07-04

【喻黄】这其实是个生贺(有人会相信吗?)

恭喜帅气的炮炮 @暮榇 又长大一岁,新手司机开车撞人,肾。


一路风尘仆仆,黄少天赶到桃源镇的时候,太阳堪堪只剩半张脸露在山外头。
他从马车上跳下来,掸了掸下摆沾到的灰尘,山下暑气正盛,傍晚时分热浪仍是滚滚地扑面而来,黄少天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地滚落,他热得心烦,卷起袖子擦了两把,泥猴儿似的。看得赶车的小哥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位仙长…桃源镇,这就到了。”
车夫停车的地方正顶着桃源镇的牌坊,两旁有些旅店,听了车夫的话,三两个人探出头来,只见一个利落短衣的少年:头发也未曾挽,只扎了一个高马尾在脑后甩来甩去,脸上还糊着各色的尘土,全无话本里讲的那般白衣飘飘、丰神俊朗的风骨。众人又...

2016-06-17

【喻黄】记一次急诊(完)

许久不曾干活…崩得妈都不认识…缓慢复健中…就…这样吧…(土下座)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督促下按时吃药接受心理咨询,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喻文州已经给他联系的别的医生接手,黄少天几乎没有再到喻文州这里复诊的必要,毕竟看门诊的时候那么忙,喻文州一贯是工作和私人生活泾渭分明的人,不会允许自己在工作时间夹带私情,因此和黄少天的见面就变成了没事约饭,差不多吃遍了半个G市。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喻文州放下筷子,看着黄少天笑起来,“之前还觉得你好像有厌食的症状,不过现在好了,嗯?”

“必须啊,我每天都有按时吃药的,”黄少天叼着勺子含糊不清地道,“我主治是什么人,那可是你的同事啊!能考到我那大学医学院的,...

2016-06-02

【喻黄】记一次急诊(4)

在黄少天还小的时候,他像大多数孩子一样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和疼爱他的父母。同样也像大多数感情不和的父母一样,黄少天的父母都是理智和负责的成年人,他们选择为了黄少天维持这段婚姻,直到他成年。就在黄少天收到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的父母申请离婚,黄少天跟着爸爸。

对于父母的感情问题,黄少天其实比大多数孩子都看得开,与其大家不情不愿地挤在一起,倒不如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来得自在。即使父母离婚之后都选择了前往外国深造,把他托付给姑妈照顾,而姑妈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除了偶尔让他来家吃饭,并没有更多的联系,他也没有太过纠结,大概他的父母都需要时间来忘记这一段失败的感情和婚姻,他最好的打算是不去打扰。整整十八...

2016-04-09
1 / 14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