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长夜孤灯(12)

十二 交接

 

宋晓在其他人的接引下上了车,他戴着墨镜,但仍可以从后视镜里看到喻文州他们一行人逐渐向后远去。他有点想深呼吸调整心情,然而作为格林先生,这个行为显然并不合适,因而他默默地控制住了自己,在墨镜后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同一辆车里几位护送他的哨兵和向导。

他们降落的地点并非A国,显然这些哨兵和向导显然都没提前有接到他即将到访的消息,因此他接下来的行动也许会变得相对容易。

然而只是也许,宋晓坐在那里,事实上已经想了千万次他失败后的结果。按照之前就在协议里说过的,如果他的行动失败,喻文州和塔都不会采取任何公开的行动救他,他十有八九要独自承担谋杀外国高官的罪名,他当然也可以选择暴露后把喻文州供出来,但这显然会造成更加毁灭性的后果,可以说是鱼死网破的一举。

宋晓大部分时候都是个稳重可靠的人,激情行事似乎只存在过那么几次,他的经历让他清楚的知道一个人能好好地活下来是多么地不容易。

——好歹这个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据说服刑的待遇也不算太差。宋晓在心里给自己无声地打气,一只手抱着小姑娘冰凉的身体,一只手悄悄地伸进了口袋里,前面开车的哨兵还在专心地开着车,车里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喻文州一行人又坐在里机场的饮品店里。

按照喻文州的推测,格林先生不顾一切的行为背后十有八九是有A国NG的授意,因此如果他们直接在A国落地,迎接他们的必然是早有准备的天罗地网和严密的搜查,因此他索性和机长沟通了一番,要求他提前降落,运气好的话落在一个刑法不算太严苛的国家,也算是减轻一些宋晓的压力。

实际上自粒子墙建立以来,墙内的天气变化情况几乎都来自人类的主观操纵,飞机遇到异常天气情况迫降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于是只好换个借口——飞机故障。普通乘客没关系,可以登上八九十个小时等航空公司的赔偿,但格林先生不行,势必会错过他的会议时间,喻文州便联系了地面方的塔,让他们安排人员和专机送过去。这行为虽然说很有些无礼,但他们落地的地方好歹是A国的盟友,飞机又故障着,严格来说也挑不出什么错。况且距离不算太远,就算没有转机,安排铁路过去也并非不可以。

他们下机的时候,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悄悄地问要不要真的丢几个硬币到发动机里,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四周望了望,黄少天跟着他的视线,果然也发现了各种各样的监控系统,遂不再做声。

好在飞机外面那一层巨大的保温系统通过测评的时间不久,技术不算太成熟,容易时不时出点小毛病,机场地面维修对这一部分习惯性紧张,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巡视了一轮之后仍然不放心,还是加固了几个地方,也不敢给出飞机无故障的几轮。

服务人员在做普通旅客的安抚工作,而那几位哨兵向导,已经坦然地坐在饮品店里用终端聊天。

楚云秀率先打了一行字:“我感觉回去之后我可能要被停职。”

黄少天当仁不让:“拉倒吧,你算运气好的了,要知道我们队长才刚刚从停职里出来呢,又特么遇到这种事情。要不我们回去组团烧烧高香吧。”

郑轩习惯性吐槽:“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相信这种东西啊?”

徐景熙有些无奈地回了一条:“队长停职这种事…黄少你用这种口气说出来真的好吗?”

李远企图让大家多往好处想想:“哎,其实停职也就那样吧…一点工资而已,就当今年的假期特别多,也未尝不可啊。”

黄少天一听就炸了:“什么叫那点工资?!你们这些人啊!真是不知民间疾苦!像我和队长这种层次的,每天早上还要老早爬起来去买菜呢!”

舒可欣跟着吐槽:“说实话,我们这里最不缺钱的只怕就是喻队了,他早起应该只是在照顾你的感受吧?”

几人来来去去地嘴炮了一阵,在终端上打字手速彪得飞起。而一直没有加入战局的喻文州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翻开着机场的地图和推荐的店铺,见几人争论不休,冷不丁就插了一句嘴:“说起来,你们都不饿吗?”

楚云秀:“……”

黄少天:“……”

蓝雨的老队员对于喻文州时而冷静可靠、时而有些无厘头的对话方式其实已经有点了解了,但此情此景还是忍不住又在后面跟了一串“……”。

不过提到这一茬儿,大家摸摸肚子,确实发现胃里已经空空,连续数小时集中精神由不曾进食,活人都要肚子饿。能进到塔里还放出来执行任务的,心理素质大多优于常人,哪怕是方才看起来情绪受影响最严重的黄少天,不多时已经开始和徐景熙抢东西吃。左右目前事成与否都和他们无关,全系在宋晓一个人身上,放纵几回是几回。

宋晓此时的精神高度集中,他的口袋里有个火柴盒大小的铁盒,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悄悄地拨开了铁盒的盖子,将铁盒里一个黑漆漆的小东西拿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东西拿在手里似乎能感受到一种微乎其微的震动,幅度小而频率极高,几乎难以用皮肤感受到。

那正是之前在飞机上发现的,让几位向导都感到极其不舒服的东西,楚云秀用灼烧破坏了一个,而另一个,则安安静静地在喻文州身上的小盒子里,后来又转交到了宋晓的手上。

这当然不是格林教授带上飞机的那一个,而是喻文州从徐景熙手里拿到的那一个。

喻文州说了谎,他并没有把这个小装置交给后勤科,而是私自留在了自己的身边,甚至成功通电将它再次启动。

事实上,那一天徐景熙向他汇报时,并非是他第一天看到这个装置,甚至也不是第二次。喻文州早在徐景熙之前就发现了这个黑色的装置,并递交材料上交给了后勤科。

一次。

两次。

却没有一次得到了后勤科的回复和分析报告。

喻文州没有再递交第三次申请,而是悄悄地把徐景熙找来的装置留了下来。

仔细回想一下,这个装置启动后能够让向导感到不适,稳定地影响着向导的行为和思考能力,甚至透过向导影响哨兵,这样的东西汇报给后勤科,却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应。

太不合理了。

能够产生这种结果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后勤科玩忽职守,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申请;第二:后勤科分析出了这是什么,或者说不需要分析,早就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但是执行科的哨兵和向导却并不能被允许知道这究竟是什么。

喻文州毫无悬念地排除了第一种情况,那么就只能是第二种。这个想法传达出了一个危险的信号,让喻文州不得不对塔重新审视并谨慎行动。

宋晓打开了口袋里的装置,默不作声地观察着车厢里两对哨兵向导的反应。没有过去太久,副驾驶座上的向导撇起了眉,脸色变得不大好看,频频用拇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另一位向导就坐在宋晓身边,是一名身材匀称的女性,她脸色发白,靠在自己的哨兵身上轻轻地说:“我有一些不舒服。”

宋晓靠得很近,自然是听到了,但他没有轻举妄动,他还在等待。

按照喻文州的说法,这个装置对向导的影响,应该会随着持续时间的增加而增强,渐渐地开始影响与他有精神链接的哨兵。

这两队哨兵和向导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脸色越来越差,除了宋晓口袋里的小玩意儿,可能还因为他扮演的格林先生没打一声招呼的接待要求,对宋晓并不是很客气,坐在车里连一个和他搭话的人都没有,不过也因此减少了他露馅的机会。

坐在驾驶座上的哨兵额头开始冒汗了,宋晓从后视镜里看着他的额头,觉得自己的机会就要来了。

因为事出突然,或许由因为在他们眼中送格林先生上车的事情无关紧要,地面方并没有调用经过特别改装的车辆,甚至连护送他的哨兵和向导,评分也算不上太高。

或许是因为大脑严重的不适,驾驶座上的哨兵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在一条上坡道上停了车,对身旁的向导低声骂道:“能不能把你的精神链接断开,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宋晓便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咣”一声砸碎在哨兵的脑袋上。哨兵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震怒和不可置信,揪起宋晓的衣服把他拖到前面来抡起拳头就要揍他,但玻璃瓶里流出了一滩颜色清亮的液体,味道极其刺鼻,对于一个没有得到向导安抚下的哨兵,这种气味浓烈到让他们信号过载,两位哨兵几乎是本能地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四个人都意识到的宋晓的不对劲,但已经太晚了。

宋晓松开了手刹,把小姑娘的身体扔到一边,迅速蹲下抱头,车子顺着坡道急速地向后滑去,这一段路因为人流量不多并没有中心城区那样密集的供暖与照明,路面结着一层薄薄的冰,以这两个哨兵的跑速,根本就跟不上车子滑行的速度,最后车子滑至转弯处,直接撞断护栏翻下了一米来高的公路路面,公路外的地面上全是积雪,宋晓咬着牙保持自己的意识清醒,车门已经变形无法打开,他一脚踹开玻璃咕噜一声滚了出去,恰好落在油箱的旁边。

车里的两位向导经历了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又在下落时经受撞击,尽管有安全气囊和安全带的保护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却都已经晕了过去。

——这两个人是无辜的。

宋晓注视着那近在咫尺的面庞,忽然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两个哨兵就要追过来了。

那一瞬间他心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最后宋晓闭上眼睛,掏出打火机点燃,扔进了汽车的油箱里。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134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