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遇到精灵的正确处理方法(1)

莫名其妙的私设,OOC可能。

患上了写不出短篇的病。

其实是在lo里视奸太久不贡献tag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能接受就往下吧…

——————————————————————

夏季的中旬,韩文清提着不多的行李来乡下的老家小住。

说是老家,实际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原先住在这里的人好几辈之前就已经迁到城市里生活居住扎了根,到韩文清这一辈,基本可以算是土生土长的Q市人,曾经在这里住过的不是太爷爷,也该是祖爷爷了。

老辈人在这里留下了一些东西,然而现在基本都用不到了,因此他选在比较清闲的夏休期抽空来乡下整理祖辈留下的一些资产,大概…也算是来避暑。
是啊,避暑…就是没有空调没有外卖没有wifi也没有热水器。

一天下来,饶是韩文清这样铁一般的汉子脸色都有点不好,虽然他打生下来起,好像就没几次好过脸色。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一天夜里。

那是一个月光不大亮的夜晚,具体有没有月亮韩文清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那天的星星非常亮也非常多,像一个巨大的被戳了眼儿的锅盖倒扣在他和这片土地的上面,银河又亮又白,就像倒在锅底上的牛奶一样。久居城市的韩文清,坐在房前的一篇空地上,观赏着浩瀚神秘的星空,正在酝酿一点和人生哲学相关的思路…毕竟他的夜晚大半时间是陪着电脑过的,很少有这样贴近自然的机会。然后他就听见屋里自己卧室面向小山包开的窗户口下面,似乎,有点,动静。

乡下民风淳朴,邻里熟悉,不大可能是贼什么的,比较靠谱的反倒是一些野生动物,韩文清对野生动物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但他生活的霸图,是传说中身患强迫症癌晚期的副队长张新杰的严格盯梢下的战队,如果联盟颁发这种东西的话,必然会挂满了个人卫生优秀的小红旗的战队,韩文清显然不会容忍野生动物在他的房间留下点毛啊分泌物什么的。

于是他啧了一声,从一片星空下面抬脚往房间里走。

然后他愣在了门口。

他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二十多年来的世界观正在受到猛烈的冲击。

一个小东西停靠在他书桌上。

那东西和他的放在桌上的茶杯差不多高,看上去像是只特别大号的蚊子,因为他背后有两对看起来和昆虫亲缘很近的翅膀,然而那个小东西的正体却长了手长了脚,还有一张看起来似乎有点虚胖的小白脸,完全是一个人类的规格…话说有人类的规格这么小吗?

韩文清一个急刹车停住了往屋里汹汹而来的脚步。而那个小东西似乎也并没有意识到有个货真价实的人类,黑着一张能让这个世界大半的人闻风丧胆交出钱包止小儿夜啼的脸,正盯着他猛瞧,他透明的翅膀在空中有气无力地一扑一扑,身影在空中上上下下的,看起来不是很稳,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砸到地上摔出一幅血腥的凶案现场,但每每快要掉下去的时候那小翅膀又忽扇一下,在上升气流中保持身形将落不落的。

韩文清觉得,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不是他而是张新杰,大概已经强迫症发作爆手速一苍蝇拍把这玩意拍死在桌上了。但韩文清没有,他之所以没有,不是因为耐性好,也不是因为他没有强迫症,他只是觉得这个小东西的举止太怪异了,明明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却还翅膀一扑一扑地在他桌子旁边吊着坚持着,从他早上放在桌子边缘上的一个盒子里,艰难地拖出了一条…烟。

那东西再成功地从烟盒里拖出一条烟之后,似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终于得救了一般,收起翅膀,大大咧咧毫不顾忌地坐在了韩文清的桌上,把几乎有他一半高的一条烟叼进嘴里,轻松随意的神情和看着跟吹长号一样姿势一起,十分违和。

在韩文清做出下一步反应之前,那玩意举目四望摇头晃脑,竟然先一步发现了韩文清,他向韩文清伸出一只手,叼着烟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个笑容,不过因为太小,韩文清看得不是很清楚,接着,他就听到那个疑似变种蚊子的玩意,开口说话了。

说的还是人话。

他说:“英雄,借个火呗?”

然后韩文清一苍蝇拍拍在了桌上。

小东西敏捷地飞到一边,怀里竟然还死死地抱着大得不符合他身体规格的一根烟,像是绝世的珍宝一样护在怀里,完全没有这根烟是他从韩文清桌上窃取来的自觉,还啧啧地看着韩文清的黑脸,一脸沧桑地感叹道:“年轻人,这么浮躁,伤肝啊。”

韩文清心想这蚊子变种也忒厉害了,不仅长得人模人样,还能口吐人言,不仅口吐人言,还懂得放嘲讽,留着必定是个祸害,但他也没急于把这玩意拍死在桌上,古人是不是说过,死也要死得明白?

“你到底是个什么?”

那东西看他好像不会立刻再一拍子招呼过来,又飞到他的桌子上坐了下来,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犹豫几次,开口竟然还是“能不能给哥先点个火?”

韩文清没烟瘾,也不怎么喜欢抽,但需要人情应酬的时候还是会来上一根,这会儿正是回老家和人谈老宅之类的事情,兜里倒真有打火机,他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给这玩意点上了烟。

那东西点上了烟,咂咂抽了两口,顿时露出一副十分享受死而无憾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好说话了。

“问是什么多失礼啊。哥叫叶修,如你所见,哥就是你们人类传说中的那什么…好像是叫精灵?”

回应他的是韩文清的又一拍子。

但叶修抽了一口烟之后,好像整个精气神立刻就不一样了,身手也敏捷了很多,速度的技能点都加上去了,韩文清要想再拍着他,显然就没那么容易了。但韩文清也不放弃,不断调整挥拍的角度和力度,好几次堪堪蹭过叶修的衣服角。叶修一闪一闪说不上狼狈,却也要全神贯注才行,抱着长号一样的烟跟韩文清较量了一会,他觉得撑不住了,赶紧喊了停。

“英雄!我不知道你和精灵有什么仇,能不能劳烦您行行好,让我先抽了这支烟?”

韩文清没做声,但手像确实停下了动作。

叶修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他知道韩文清听到了,便坐在桌上一边抽烟一边试着跟韩文清攀谈起来。

“咳…我知道精灵什么的说起来比较惊人,看你的样子小时候也不是会读童话的主儿。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话说你能不能帮个忙,别把你看见我的事情说出去,按照规定我们不能跟人类接触的。”

叶修嘴里还叼着长号一样正常人类型号的一只烟,烟雾飘起来他整个身形都笼罩在里面,看起来有点模糊。韩文清瞪了他一眼。

“那你怎么在我家?”

小精灵好像突然被烟呛住了,韩文清在一堆烟雾里看见他似乎是不好意思地在摸头,露出有点尴尬的样子,尽管韩文清和这玩意的接触不过几分钟,他依然觉得在那张有点虚胖的小白脸上露出这样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违和。
叶修被韩文清盯着看,他全身体积很小,韩文清的视线似乎几下就能把他从头到脚扫个遍,这让他感觉如坐针毡。

“其实是这样的,我们在你家后面的山上办聚会,其实哥不喜欢这种场合,只是硬被人拉过来…聚会是不让抽烟的,以为你不在家来着,看桌上有盒儿烟,就…”

想不到是个烟鬼,韩文清沉着脸,心里想着“没出息”。

评论 ( 10 )
热度 ( 100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