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睡前故事(一波完结,傻白甜)

睡前故事

 

※退役后同居设定

※OOC OOC OOC
  流水账 流水账 流水账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作者思维逻辑混乱

※考前做个死

 
 
 

 

 
 
 

 

夜已经深了,除了空调运转的微弱动静和客厅里时钟走字儿的滴答声之外,哪里都安安静静的。客厅的茶几上还有几个空荡荡的饮料瓶,安静地躺在那里。房子的两个户主此刻都睡在卧室的一张大床上,正是韩文清和叶修。

 
韩文清退役之后留在了Q市工作。叶修则带着国家队又征战了一个赛季也退下来,人到岁数了。叶修从来都不是强求的主儿,也想着年龄差不多了,是跟家里讨论讨论终生大事的时候,于是他单枪匹马,一个人潇洒地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回家之旅,十分痛快地跟老爷子把他和韩文清那点事儿抖了个干净。老爷子自然是大怒,这次叶修连铺床单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根虎虎生威的扫帚从家里打了出来。而此时的叶修大大被家里赶出来了,也完全不紧张,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他离家出走了三次,早已经修炼成了专业级别的离家出走,只见他就地钻进一家网吧,和韩文清接洽了几句,就把自己打包空运,搬过去和韩文清一起住了。

 
老韩同志的作息是非常规律健康的,人也很有原则,绝不会因为叶修跑来跟他同住,就堕落到同流合污日夜颠倒的境地。然而凡是他们这样年纪的小伙儿,再意志坚强,也有难以招架的东西,比如荣耀,比如世界杯。

又是一个熬夜看球赛的夜晚,球赛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想到工作日还要早起上班,抓紧时间补眠的两人饮料瓶都懒得收拾,轮流冲了个战斗澡就抱团双双去床上挺尸了。

 
然后韩文清不明原因的失眠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过世界杯情绪太高,冲澡的时候还有点睡意,这下躺在床上,脑子里却十分清醒。韩文清有点苦恼,他深知这样是不行的,他没有叶修那个精神头儿能在网游里创下连续在线三十多个小时的壮举,半夜里精神,明早起来注定是个杯具。他偏头看了看睡在旁边的叶修,叶修大大显然没有他的烦恼,正舒舒服服地躺着,呼吸平缓均匀,显然是已经睡死了。这么一想,韩文清似乎回忆起比赛到下半场的时候,叶修就已经是眼睛半阖有气无力的模样,如果不是靠在沙发上,而是让他坐板凳,多半会让韩文清欣赏到传说中鸡啄米的姿态,大概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酝酿睡意了,所以一爬到床上就立刻进入了睡眠状态。

 
韩文清其实知道叶修对于世界杯的兴致没有自己那么高。令人发指的死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叶修是一个相当纯粹的人,他的热爱都集中在荣耀上,对于荣耀永远有无限的热情和精力,而其他东西分得的注意力就比较有限了,比如世界杯,他看看也就看看,但激情程度相比其他同龄男性不知道能不能有三成,即使是紧张的下半场,他也能把自己看得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对此,韩文清还是有点感动的,因为叶修虽然对世界杯兴趣不大,只因为韩文清想看,他就陪着看,不能喝啤酒,就换饮料陪他干杯,甚至陪着熬到后半夜,直到比赛结束一起爬上床睡觉…

 

扯远了。

 
韩文清痛苦地翻了个身,在过去的半个小时内他已经翻了好几次身,却依然没有酝酿出睡意来。

 
然后叶修也醒了。

 
其实叶修不是个特别讲究的人,否则在被迫退役的留宿网吧的那一年多里早被陈果轰出去睡马路牙子了,虽然陈果这姑娘嘴硬心软,必然不会真的让他睡马路牙子,但是居住在储物间的经历至少证明了叶修大大对于恶劣环境的顽强适应力。可惜主角小强一样的适应力归一码事,有个人在你旁边翻身这么近距离的干扰,尤其在生活日益滋润生物钟越来越规律的时期里发生,叶修也有点扛不住了。

 
他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爬起来,用手支着头撑起半边身子,在刚刚醒来生理性的泪水之中,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被他看得有点局促,如果叶修脑子比较清醒的话,大概会意识到这种表情在韩文清那张看了就让人想要交出钱包的脸上是多么的稀奇。毕竟他们惯有的相处模式都是叶修扮耗子韩文清扮猫。韩文清此时犹如干了坏事被抓包的孩子一样尴尬,正想说“吵醒你了?”却听见叶修用刚醒不久还有点迷糊的声音先对他嘲讽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被吵醒时候的起床气。

“老韩你大半夜的不睡觉琢磨啥呢没听说今晚哪里boss刷新瞧你这一幅心痒难耐的样子啧啧啧啧”

 
韩文清心目中温柔体贴的恋人形象一秒钟被击碎,只见他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恢复了常见的高冷,对叶修冷冷道:“谁都像你那么幼稚?”

 

叶修打了个哈欠,稍微清醒了点,他重新躺了下来,面对着韩文清,继续盯着他看,撑着脑袋的手却收回来搁在枕头上。

 
“怎么了,大晚上的不睡觉可不像你啊。”

 
韩文清表情不善地哼了一声。

 
“睡不着。要不你给我讲个睡前故事?”

 
“刚才谁说哥幼稚的来着?”

 
叶修又啧啧感叹了几句,配合着躺在床上大爷一样的姿势看起来分外欠揍。韩文清懒得理他。叶修被吵醒了,索性也跟着韩文清一起熬。

 
“来来,哥来跟你讲个小钱包和豌豆的故事。”

 
叶修伸出一只胳膊勾着韩文清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韩文清一脸嫌弃地想把他拍开,可叶修愣是无视了韩文清的拍击,维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

 
“从前,有个小钱包。他翻山越岭跨越千山万水去寻找一颗小豌豆。”

 
 “为什么是从前,不是现在或者未来?”

 
“童话故事不都是从‘long long ago’开始的吗?老韩你有没有童年啊?”

 

“…继续。”

 
“小钱包一路走啊一路收钱包,钱包里的前越来越多。等他找到小豌豆的时候,小豌豆已经长出了一根长长的藤,藤蔓的顶端住着一个全能无敌的叶修神仙。小钱包爬啊爬…”

 
“爬到一半因为钱包里的钱太多,藤蔓支撑不住,掉下去摔死了。”

 
“…完了?”

 
“完了。”

 
 “……”

 
韩文清觉得他打一开始就不该相信叶修点了讲睡前故事这种技能点,这个故事一听全然就是他一个人的胡编乱造胡搅蛮缠。他都懒得追究为什么他被叶修设定成一个钱包最后还要从豌豆藤上掉下来摔死。反倒是叶修讲完了,笑得眉眼弯弯,跟保育院的老师似的。

 
“想睡了没,老韩同志?”

 
“我不觉得会有人听了一个关于自己摔死的故事,还能想睡的。”

 
 “…好吧,你想听啥啊?”

 
叶修问着,又打了个哈欠,讲完胡编乱造的故事,他又有点困了。本来那点精神就是因为韩文清大半夜吵醒他,他心里不爽,非要搞点幺蛾子来坑对方硬撑出来的。现在吵醒他的韩文清已经在他编的故事里摔死了,他又犯起了困。但是韩文清还没睡,他觉得自己决不能先一步睡过去。

 

韩文清看着那张昏昏欲睡的虚胖脸,叶修身上穿着他们逛商场促销买来的同款睡衣,看起来十分居家,窝在空调被里像只特别大号的蚕宝宝。不知道是不是叶修身上“想睡”的气息终于成功地共享给了他,韩文清开始觉得自己有点睡意了,眼睛有点干涩,似乎快要睁不开了。

 
“说说我们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啊…哥第一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这个人…啧啧,不从事安保行业简直浪费了这张脸。联盟刚成立没安保那会儿,每次跟你们比赛进场馆的时候都特别舒心,跟在霸图后面走,从来不用担心被粉丝包围走不动路…说真的,我觉得你该跟老冯申请安保工资…”

 
“前三个赛季霸图也真不容易,还好你们没像皇风那样,直接被哥揍得一蹶不振…不然联盟里就我一个老鬼都不好意思呆下去了。”

 
 ”第九赛季哥不在,你们是不是觉得打得特别寂寞啊?你的比赛我都看了,早跟你说打轮换你不肯,哎…怪可惜的…”

 
“第十赛季你们霸图真该感谢我…要是你们半决赛碰上的是轮回,乐乐现在就说不定都五亚了…”

 
“世界邀请赛…”

 
叶修的眼皮慢慢垂下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轻,说的话也乱七八糟的,有点像无意识的哼哼,听在韩文清的耳朵里,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种催眠曲,他觉得自己的意识跟着叶修哼哼唧唧的声音慢慢地沉静下来。

 
韩文清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悠长而缓慢。

 
……

 
叶修在浓重的睡意中挣扎着睁开一只眼,看了一眼旁边睡熟的韩文清,费劲地眨了眨眼,艰辛地凑到对方嘴唇上啄了一口——大概是作为他成功在韩文清之后睡着的奖励,然后又躺回原来的地方睡好,迅速地沉入了梦乡。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107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