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遇到精灵的正确处理方法(6)

韩文清看着饿晕在自家地板上的叶修时,配合着旁边的用来擦地的抹布一通观看,真有点想把他直接扔进垃圾桶里倒掉。但想想这家伙虽然不是人,好歹也是条命,作为一个正直的人类决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挑拨两个种族之间友好地往来关系…呸,扯远了。

 

韩文清小心翼翼地像抱小猫似的把躺在地板上肚皮朝上的叶修拿起来,发现这家伙衣服都湿漉漉的,似乎已经在外面淋了一阵的雨,不过触手的温度还正常,如果精灵和人类的正常体温范围是一样的,这家伙现在应该还没发烧,不过不知道夜里会不会烧起来。韩文清想了一会,想起来以前在网上看过的生活贴士里说,养小猫的时候,一滴蜂蜜可以让饿得奄奄一息的小猫起死回生,于是当即去冰箱里拿了一瓶蜂蜜来喂,虽然已经选择了家里最小的汤勺,奈何韩文清虽然游戏里手速一流操作华丽,作为一个单身的大老爷们实在没什么照顾人的经验,更何况精灵外形的叶修那嘴虽然说出来的话战斗力不减,但就算完全张开也小得连韩文清的小手指头都塞不下去,他又喂食不得法,不少蜂蜜都糊在了叶修的衣服上和脸上,也不知道吃下去了多少。

 

韩文清皱着眉头,额头甚至渗出了一点细细的汗水。他挣扎了一下,觉得似乎坚持着再在这里硬给叶修喂蜂蜜也不会太大的进展,于是去当机立断把叶修身上上上下下的衣服扒了,去浴室里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打湿了把叶修包在里面擦干净。

 

没想到这么一擦,叶修反倒是醒了。

 

韩文清才把叶修包进毛巾里擦了几下,就听见毛巾里那小小的玩意,隔着毛巾在他手里叫唤了起来。

 

“轻点轻点!皮要被搓掉了!”

 

韩文清松开毛巾,露出一个被毛巾搓得浑身红通通的小精灵,叶修一见光,赶紧从韩文清的手心里飞了出来,好像生怕再被揉进毛巾里再搓一下。

 

小精灵果然醒过来了,就是不知道是被那一勺蜂蜜喂醒的还是被韩文清暴力的擦澡给搓醒的。再一次在韩文清面前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叶修小精灵,这次像是完全放开了,大概就是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叶修扇动的小翅膀落在韩文清肩膀上,然后一个猛子扎进了韩文清的衣领里面。

 

虽然是夏天,Q市本来就偏凉爽,更何况外面还在下雨降温,衣领里突然掉进去一个冰坨的感受让韩文清不禁皱起眉来,他把手伸进去摸索一下,把不请自来呆在他衣服里取暖的叶修掏出来,放在水龙头下冲洗了一下扔进了锅里,下面开着小火煮了一锅水。

 

叶修来的时候不巧,韩文清正在料理自己的晚饭。这锅水本来是煮来准备下面的,还没烧滚,温温的,正应急给叶修暖和暖和,不过待会煮面肯定还是得换一锅,虽然刚才把叶修放在水龙头下面冲过了,不过就着叶修的洗澡水煮面,韩文清觉得自己还是跨不过这个心理障碍。叶修扒着锅的边缘,在一锅温水里慢慢地暖和过来,他收起翅膀在锅里游了两圈,感觉有点累了又扒回了原来的地方,抬着头和在厨房里继续忙活着切菜的韩文清说话。

 

“老韩,哥真不知道是该感谢你还是感到威胁。没想到你这么大方把锅里的水给哥洗澡…不过我怎么老有种你会把哥煮了吃的错觉…”

 

“闭嘴,洗好了就出来。”

 

叶修慢悠悠地从锅里飞出来,一条毛巾就噗地扔在他头上,把他砸得在半空中一个跌趔,差点又栽进锅里去。

 

叶修抱着毛巾把它平铺在饭桌上,躺在上面滚了一圈,感觉自己身上的水分被吸收得差不多,就一个轱辘做起来,把毛巾围着自己身上打了几个结,又把翅膀从背后撸出来。

 

看起来倒是挺像希腊神话里的诸神。

 

叶修这么想着。他没有再去厨房添乱,安生地围着毛巾呆在饭桌上一副等投喂的模样。不久韩文清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面条出来,并没有准备叶修的碗筷,叶修也不见外,直接扑上去探头到碗里去吃,一大一小两个脑袋蹭在面碗旁边,小的脑袋背后还垂着一对翅膀,却有一种难以言喻默契,有时候面条沉在汤下面,韩文清也会好心地投喂他一筷子,叶修吃面烫到了就出韩文清的杯子里喝水,脑袋都埋在杯子里,有时候真怕他头朝下栽进去会溺水。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特别不怕生特别理所当然的行为,让韩文清的态度忍不住有点软化。大概是因为他们分享了同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又或许是平时看起来十分强悍的叶修,这个时候出乎意外地十分弱小,却又毫不避讳地把自己弱小的一面展现在韩文清面前。

 

韩文清觉得自己曾经听过有人说,不害怕暴露自己弱点的人,往往是真正的强者。因此,面对着这样一个身姿娇小不卑不亢依然这么不要脸的叶修,一方面韩文清面上一副嫌弃的样子,心底还是有点佩服他,也夹带着一种恰逢敌手的兴奋,另一方面又对叶修这样坦诚信任,毫无防备的态度心情微妙着。

 

用过晚饭之后毫无疑问地是韩文清收拾残局,叶修裹着毛巾坐在沙发上打哈欠。虽然他是个熬夜的好手,但白天飞了好半天的运动量消耗了他十分多的体力,这才坐一会眼睛就快睁不开了。

 

“叶修。”

 

在厨房里洗碗的韩文清喊了一声,比起谈话似乎更像是在确认叶修是醒了还是已经在沙发上睡了。

 

“嗯?”

 

叶修揉了揉眼睛,哼了一声。

 

“你不是一路从H市飞过来了吧?”

 

韩文清问得犹犹豫豫的,和平时的态度大相径庭。叶修一听,要不是场合不合适,他几乎都要为一向强势的拳皇这一刻间的天真可爱笑出来。

 

“哪能啊,我是下了火车才飞过来的。这要全程用飞的,哥至少得明年这个时候才到得了。”

 

韩文清没有接话,他在厨房里洗着碗。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因此掩盖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关心则乱的尴尬。虽然他自己还没有察觉。

————————————————————————-

于是老韩成为了先开窍的那个。

评论 ( 10 )
热度 ( 67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