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遇到精灵的正确处理方法(番外)

※洒狗血有

※夹带一句双花

※有时候真觉得…番外才是正篇吧…(泥垢)

————————————————————

这一天阴云密布,看起来天气不好,一副快要下大雨的样子。而韩文清的脸色就像天气一样的不好,刷卡上班的时候,保安看着他身边隐隐实体化的黑气几乎要哆嗦起来。

 

他不高兴的原因毫无疑问是叶修。

 

韩文清退役之后依然留在霸图工作,顺便也用之前做职业选手薪酬第一人的储蓄做着投资,也就是说这家伙看起来是个战队的小教练,实际上却是战队股东这样牛逼的角色。叶修看着韩文清这么有出息,隐隐就要打算在家赋闲养老了,不过他还是习惯时不时去兴欣转个一圈,陈果知道他作为一个多年的游戏党,虽然状态比不上从前手瘾却是戒不掉,又感激他当年给战队付出的精力和心血,给他安了个教练的名号每月发工资,实际上也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的无组织无纪律员工,几乎是挂了名字白领工资。

 

因此两人虽然在不同战队,看着叶修这没出息的样子,韩文清也没太在意,两人在荣耀上相互的保密工作也就远不如以前周全了。

 

这些小松懈日积月累,直到韩文清前一天出差,恰遇野图boss刷新,叶修闲来无事,从抽屉里摸了一张账号卡开着就上去打算给兴欣抢boss了,结果刷出来一看是个拳法家,叶修虽然自己也有拳法家的小号,但看这霸气侧漏的造型和技能点的点法,无疑是韩文清留在家里的小号。

 

接着叶修就做了一件让韩文清火冒三丈的事情,不知道是因为懒还是什么原因,他没有换卡,反而是顶着这个霸气雄图工会的账号,把以为捕捉到到韩文清出山的激动万分的工会会长溜着玩了一圈,然后把boss拉到兴欣那边去了。叶修显然没把这当作什么大事,整个儿像是没事儿人一般,韩文清还是从公会会长那知道的。

 

两个人战队不同抢个boss当然算不上什么,但叶修蹭着韩文清的账号冒充霸图前队长,耍了一把工会的会长又拉走了boss,一下就戳到韩文清的怒点了。韩文清最看中战队,绝不能容忍叶修借着和他私下的亲密关系给战队造成损失。虽然一个boss无伤大雅,韩文清也相信叶修就是没用他的账号把霸气雄图的公会会长骗走,也能毫无压力地拉走boss,但他就是不爽,而且是相当地不爽。

 

这种不爽牵连着让韩文清在脑海中翻出了叶修以往的各种各样的劣迹,比如明明赋闲在家却不爱做家务,使得韩文清一面要顾及着挣钱养家,一方面还常常要在家煮饭刷碗,有时候加班累个半死还得赶紧回家给叶修张罗晚饭,不然这主儿一沾电脑就没日没夜的,搞不好能把自己饿死。

 

韩文清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突然觉得心累得可以。他为经营两个人共同的生活付出了这么多,叶修却一直是懒懒散散的,他真的对两个人的未来上过心吗?

 

这么一想韩文清心里突然有点凉,他知道自己无疑是爱着叶修的,叶修也爱他,可是他却突然觉得累了,好像自己一下子老了,再也寻不回年轻时候和叶修在一起的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们的未来…还能走多远呢?

 

这一整天韩文清想了很多,下班的时候他觉得有必要回家跟叶修好好谈谈了,刚关上车门电话铃却急促地响了起来,一看来显是苏沐橙,韩文清不明就里地接起来,听到里面苏沐橙急切的声音。

 

“韩队你快过来,叶修住院了!”

 

说着电话就挂了,接着他收到一条短信,里面是医院的详细地址。韩文清被这当头一棒敲得有点懵,不明白明明早上他出门的时候叶修还在赖床睡得天昏地暗,怎么下午就送到医院里去了,韩文清一贯是个行动派,他没有过多纠结直接驱车去了医院。

 

打开病房的门,叶修穿得一身白白地睡在白白的病床上,脑袋上还缠着一圈一圈的绷带,那一张睡脸明明和早上赖床的时候一样安宁,这时候看起来却是又小又虚弱地窝在一堆白白的纺织品里,甚至有一丝可怜的味道。

 

苏沐橙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小姑娘一脸的紧张,看着叶修虚弱的样子,好像眼泪都要出来了。

 

“他怎么回事?”

 

“我也不大清楚,”看见韩文清来了,苏沐橙立刻收起之前有点狼狈的样子,变得得体又大方,“我去找叶修,敲门没人应,拿叶修给我的钥匙开了门发现他昏倒在柜子旁边,好像是摔跤的时候磕到了头,头皮缝了四针,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大脑。”

 

说着她几乎又有点要哭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对话吵到了叶修,床上的人悠悠转醒,用醒麻药醒得还不大充分的含糊声音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哭什么,我这不是还活着吗?整得像是要来给哥开追悼会似的…”

 

他在床上哼哼着企图用手把自己上半身撑起来,但酸软的肌肉却让他的动作不能那么轻易,苏沐橙把枕头立起来垫在他背后。

 

“你怎么回事?”

 

看叶修除了头上缝针,似乎没什么大碍,韩文清的心也就落回去了,忍不住生出了几分责怪的意思,这家伙平时不干活专添乱也就罢了,这会儿作为一个成年人,居然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叶修没答话,摸摸鼻子,露出可以算得上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身上没什么力气,也不知怎么就摔了。”

 

韩文清叹了一口气,看天色晚了,送走了苏沐橙,自己亲自留下来照顾叶修,他拿小刀给叶修削苹果,叶修就看着他削苹果,完了一笑。

 

“没看出来啊老韩,挺贤惠啊。”

 

“闭嘴吃你的苹果。”

 

韩文清没有再说话,病房里只剩下叶修咔叽咔叽地啃苹果的声音,吃完了苹果他扯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上的果汁,余光瞟到坐在床边脸色凝重的韩文清,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在病床上像虫子一样蠕动了一下,坐成一个看起来稍微体面一点的姿势。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我们分手吧,抱歉。”

 

叶修愣了一下,眼睛瞪大不知道是因为震惊还是别的什么,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

 

“给个理由?”

 

“我没精力一边顾及工作一边照顾你,这样的生活太累了。你看起来也不像对我们的未来有太大的兴趣,到此为止吧。”

 

叶修摸了摸鼻子,似乎想要说什么,但他动了动嘴唇,最后只是长长地“哦”了一声。

 

“出院之前我都会来照顾你,早点休息。”

 

说着韩文清扶着叶修躺下,给他掖了掖被子,关上了病房里的灯。

 

“晚安。”

 

韩文清带上了了病房的门,呼吸着夜间冷下来的空气,慢慢地走上了医院的天台点了一根烟。他不是叶修那样的老烟枪走到哪里都叼着根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这时候再硬的汉子似乎也会需要一根烟来调整自己的心情。

 

这几年他是真的累了,年轻时候的热情渐渐消退。虽然前几天出门前还会和叶修交换早安吻,但心里却日益觉得空虚,两个人对未来选择的不同导致他们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少,除了共同生活在一起偶尔交换亲吻滚个床单意思意思说两句情话,其他的看起来都和陌生人差距不大。叶修摸了他的卡去抢boss大概是个导火索,两个人生活的重心不同,道长而歧,与其拖拖拉拉到拖不下的那一天,倒不如早点把话说开对两个人都是一种解脱。韩文清吐出一口烟雾,又想起叶修窝在病床里看起来有点可怜的样子,虽然他觉得两个人共同的生活已经很难维持下去,但叶修毕竟是他曾经那么热烈地喜欢过的人,于情于理,他都会照顾他到他康复出院为止。

 

韩文清在天台上吹了很久的风,离开医院的时候又去叶修的病房看了一眼,确认那家伙已经呼吸平稳睡得没心没肺才走。

 

隔天韩文清跟经理请了假,再到医院的时候,叶修看起来比昨天更糟糕了,身上好多地方都缠着新的绷带,挂吊瓶的地方满满当当的是还没打的瓶,人还睡着没醒。

 

他急忙抓了一个护士问怎么回事,得到的答案是这人昨天半夜来了个抢救,差点就送ICU了,大家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人,明明只是头皮有点外伤,缝了针,病情也挺稳定的,结果晚上起来上个厕所又摔了,脑袋磕在洗手池上,身上也有擦伤,出了不少的血,运气不好得简直让韩文清怀疑:这里躺的真的是叶修而不是张佳乐?

 

因为叶修退役之后还常常在网游了到处蹦跶胡搅蛮缠,始终没有从众人的视野里消失,从苏沐橙那里得知这家伙终于摔跤摔到住院之后,大伙儿虽然面上都直呼大快人心因果报应,最后却都一个个规规矩矩地拎了水果来看望病患,又因为叶修没醒没法互喷垃圾话,不知道是谁起得头,以前的职业选手都自发地组成一排又一排,在叶修的病床前向这人事不省的家伙鞠躬,看这架势,只差在叶修床头上插两根白蜡烛就能开追悼会了,把来换药的护士吓得一愣一愣的,苏沐橙倒是被这些缺德的家伙逗得几乎要笑出来。

 

“老叶啊,我当年遇见大孙花光了所谓的运气。我就说你跟老韩搞到一起,迟早是要遭点报应的。”张佳乐留下了一束花摇着头和孙哲平走了,韩文清看着这两人心情复杂,他昨天刚跟叶修提得分手,还没告诉大家,这么说和他分手才是叶修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韩文清心里一动,想起似乎每次都是他对两个人的关系产生动摇的时候,叶修立刻就不好了起来。可是叶修虽然一贯无耻,但他对两个人的关系却看得相当的开,坦然得韩文清有时候都看不出来这家伙是在和他谈恋爱的,一点患得患失的样子都没有,更不要说占有欲啊争风吃醋一类的。要说这家伙是为了留住他才出此下策,那绝对说不通,就比如昨晚上他晴天霹雳和叶修提了分手,当晚上叶修还睡得天昏地暗毫无压力。

 

想来想去他想起了和叶修一样神神秘秘好像不是人类的王杰希,正巧看着王杰希端详着病床里的叶修脸上沉重地好像微草所有的主力队员都被别的战队挖走了一样的表情,他更觉得需要和王杰希谈谈。

 

两个人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王杰希脸色沉重得反而像他才是和男朋友分手的那个。

 

“韩队…和叶修前辈吵架了?”

 

最后先开口的还是王杰希,韩文清没想到对方料得那么准,他当然听过叶修以前喷垃圾话的时候说王杰希一对大小眼横看古今竖卜凶吉,难不成不是垃圾话是真的?

 

他疑惑地点了点头,王杰希看着他迷惑的神色,脸上顿时更凝重了,一对大小眼也变得可怕起来,如果说半夜见到韩文清让人觉得是遇上黑社会是黑道电影,半夜看见这样的王杰希,那简直就是灵异片实况了。

 

王杰希沉吟了半晌,道:“其实韩队和叶前辈的事情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不过看韩队的样子,叶前辈恐怕还没告诉你你们第十赛季结束的时候那个绑定魔法是怎么回事。但出于慎重考虑,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你。”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着词句。

 

“这个魔法是凭借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的力量帮助叶修前辈从精灵变完整的人类,如果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越深厚,这么魔法的力量就越大,反之如果你们吵架的话,就会极大程度地消弱这个魔法的力量。

 

而这个魔法是不能逆转的,有点像美人鱼童话故事里的人鱼公主为了王子变成人之后,就很难再回去了。叶修前辈也是一样的,他不能变回精灵,而他作为人类的存在,凭借的是你们的情感,你们感情的裂痕会让他变得虚弱,表现出来大概就是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如果你们彻底决裂的话…结果可能会有点残忍…”

 

王杰希看着韩文清越来越黑的脸,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已经努力斟酌了词句,却还是不能阻挡韩文清的发怒,他似乎确实该和叶修好好谈谈,王杰希想到这里,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韩文清都坐在床边死死地盯着叶修,一方面觉得叶修明明知道他们一旦分手会有什么后果,为什么昨天晚上还能维持那么平静的姿态,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似乎被胁迫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叶修造成了这种可以算得上是以命相搏的局势,也不知道最后谁是赢家谁是输家。但他听了王杰希的话,认真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要是他心里对叶修发怒,真让床上这家伙一口气喘不上来翘辫子了,那他一辈子都解不开心里这个结。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在床上挣扎了一下动了动眼皮,然后打了一个十分疲惫而惬意的哈欠,一睁眼看到韩文清那张黑脸,差点一个不小心又磕在床头上,他的脑袋这24小时还没满呢,就历经了两次大劫难,再磕一次就要包成木乃伊了。

 

“你知道关于绑定魔法的事情,却没告诉我。”

 

韩文清这次连疑问句都没用,直接开门见山地给叶修定罪了。叶修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头上缠着绷带,他看起来很没有精神,蔫不拉几的,像根没有得到充足光照的豆芽菜似的。

 

“你就这么不怕死?”

 

韩文清觉得自己明明是愤怒得想要揍他一顿,却不知怎么看到蔫耷耷的叶修语气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责备和心疼来。

 

“话也不能这么说…”

 

叶修的手指在医院洁白的被套上划了几圈,韩文清太熟悉他这点小动作了,这是想找烟抽。但是这个场合,显然不会有任何人给他提供香烟,叶修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他叹了口气。

 

“其实我就是觉得精灵怪麻烦的,不管怎么样,还是变成人方便一些…”

 

“说谎。你都宣布退役了,是人还是精灵有谁会管你?”

 

叶修的手指又在被套上划了几个圈,头垂得更低了,从偏长的刘海和绷带里露出的耳朵似乎有点泛红。

 

“这不是想和你在一起嘛…”

 

韩文清有点记不大清楚他有多久没看过叶修这几乎算得上害羞的样子,久到面对叶修有点红红的耳尖,他居然产生了陌生的感觉。他印象中日常生活里的叶修总是吊儿郎当,在家里的职能除了捣乱就是添乱。

 

“是我不好。没能给你分担点什么,只会让你觉得累。大概你也发现了,离开荣耀,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那些绚丽的技巧和比赛,我还有哪里能让你喜欢呢…”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轻,说到后面细弱得韩文清没办法听清楚,就像是蚊子在哼哼猫咪在说梦话。韩文清却听懂了,叶修不是对他不上心,不是不会患得患失,但叶修想得比他更更多,他怕韩文清真的有更合适更喜欢的人,却因为他耽误下来,才总是一副毫不在意不动声色的模样。连生死相关的事情,都舍不得说给他听,生怕会束缚住了对方的手脚。

 

“老韩啊…”

 

大概是说着说着叶修也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实在是狼狈得不好见人,他再次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打算说结束语了。

 

“你要真觉得不合适,我们就分了吧。”

 

他的语气仍然是那么淡定,就好像当初从嘉世离开的那个雪夜里,笑着跟苏沐橙说“我还没到绝望的时候”那样,好像他下一秒就能振作起来,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地跟他说“嘿”。

 

但是韩文清没有看漏叶修低头的时候,床单上洇湿的一小点,和几乎细不可闻的轻轻的“啪嗒”一声,那是他深藏不露的一点细微的脆弱的流露,却足以让韩文清的整颗心都为它软化下来。

他一直觉得叶修任何时候都波澜不惊,哪怕和他挑明关系的时候,都是一张嘲讽调笑的脸,半分没有在谈恋爱的样子。最初韩文清知道他就是这个德行,但日子久了,他开始担心叶修对他究竟有没有那么认真的上心,还是只是有点喜欢,但更着眼于借助和他的关系用魔法化为人形。叶修没有给他想象中充满爱意热情如火的回应,于是他在是不是自作多情的考量中渐渐冷却下来。他以为叶修不懂爱,却不知道他的深情一直都藏在不动声色的脸后面。

 

他又回忆起了他们生活里的点滴,回忆起叶修努力下厨但是几乎烧毁厨房之后淡定神色下的尴尬,或者是他熬夜打游戏,生更半夜洗漱干净爬上床来在他几乎要睡过去的时候凑过来亲一口晚安吻,他们的回忆那么多,他几乎要想不起来之前为什么会觉得叶修对他们的感情没有付出太多的心思。

 

恋爱中的人患得患失,就好像他总觉得叶修好像没有那么爱他,叶修又总觉得韩文清会遇到更喜欢更合适他的人。但事实却是他那么那么地喜欢叶修,而叶修也那么那么地喜欢他。

 

韩文清冷冷地哼了一声。

 

“好歹是我十年的对手,就这样死在外面,太难看了。”

 

说着他把手伸进叶修的被子里,小心翼翼地握住了被子里那只上面还插着针头,有点凉凉的手。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110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