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莫】一个魔性的故事(一波完结)

  

※第一次写多坑爹,已准备好加厚锅盖,鸡蛋番茄尽管地来吧

※私设一把又一把,烦凡(还是叫黄莫?)

※十分神经的一个作者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次

※ @易临江畔 点的文…啥也不说了,来查收吧。

————————————

01
黄少天和莫凡的故事与莫凡的成名都来源于一个黄少天这辈子都不愿意重提的事故。

这句话不是绕口令,用比较具有传奇色彩的词汇来说,叫做一树定情。

黄少天此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话多得令人发指,却是三班上排得上号的神一样的少年,据说曾经是跟着现在已经毕业的老三班的总瓢把子魏琛混的,魏琛算得上是开创三班奇葩班级文化的元老了。彼时这个世界上刚出现一个叫荣耀的网游的时候,魏琛就发现这个游戏巧合的和他们就读的高中同名。当时还是神一样的少年魏琛,立刻就察觉到了荣耀这个游戏,在他们荣耀高中发扬光大的巨大潜力,率先成立了蓝溪阁工会,网罗了三班一伙游戏党。当然哪怕魏琛的对班级文化的嗅觉敏锐至此,同时在荣耀高中以班级为单位成立的工会还是有一班嘉王朝,二班霸气雄图和四班的皇风。

此后各班就经常在荣耀上互相较劲,四五六七八等各班学着样子,又陆陆续续地有了百草堂烟雨楼等等的工会,后来还选出班里的游戏精英组成小队互相团战,打遍了荣耀里各个团战的地图。荣耀高中组成的联盟一时间让整个网游世界都为之震动,学生们也再接再厉,拼搏的劲头远胜于在期中期末考上,让校长冯君宪一提到这个就忍不住谢了顶。

那年一班的叶修不知道怎么回事转到十班去了,在十班又折腾出了一支兴欣战队来,那年黄少天听说十班从网游里得到了个高手,非常放荡不羁,又是人见人捉急的拾荒专业户,也不知道是怎么被老叶那个没下限的给注意到了,盯上的时候人家还是个初中生,被叶修一张嘴忽忽悠悠死缠烂打地就报到荣耀高中来了,然后又被十班迫不及待地拉走了。

黄少天和莫凡对上的时候,正是三班和十班的在自习课上组团逃课,跑到网吧里开电脑团战的时候。明明还是个未成年的叶修,毫不拘谨地坐在网吧的椅子上,怡然自得地点上了一根烟,上了电脑毫不含糊地先秒了三班两个年轻人,最终倒在了黄少天的剑下,黄少天杀完了叶修手正热,就见十班的队长在烟气袅袅中,老佛爷似的对莫凡一挥手:

“看你的了。”

后面的方锐还起哄一般地叫到:“毫无压力是不是小莫!”

黄少天撇头看了眼从十班众人中走出来的少年,看着个头一般嘛,穿着蓝帽衫一声不吭的样子,总觉得会想起班上妹子们看的那啥笔记里的那谁谁,好像并没有太酷炫离奇的画风。黄少天觉得安心多了,至少这不是一个像叶修那样天生的妖孽,那么他纵然再天纵奇才,也是个初出茅庐的新生,黄少天在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他虽然喜欢叨逼叨叨逼叨,但他也绝不是话多无脑的主儿,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莫凡并在心里暗暗地思考着要怎么打。

纵然黄少天嘴上没个停心里却暗搓搓地思量了许多,他却想得到开头没能想得到结尾。他正和莫凡较量了几招心说这新人行啊居然在本剑圣手里撑了这么多招还懂得上树看起来还是有点像样子的嘛,就在他咄咄逼人准备先把这小子那啥一次在他心里烙印下剑圣大人威风凛凛不可战胜的可怕形象,却没想到在重重树叶之中他脚下忽然一个踩空,等他反应过来那个落脚点其实是莫凡的武器的时候,他的角色已经直接跌到了树下,被迎头一树在一声巨响中砸掉了一半的血,那血条下得哗哗的还没几秒他就红血了。

再后来黄少天哪怕依然心思沉稳从容老练地化解莫凡的攻势,也抵挡不住先前被树砸出红血的巨大劣势,就这么被莫凡一个新人送出了场。

很多年之后,黄少天回忆对莫凡的第一印象,想到的都是在茂密的树叶之中把他坑得被树砸掉了半血的脸上阴气森森的忍者。

 

02
翘课的结果是他们整齐地被老师在教室外面罚站了一排,三班相较之下更惨一些,被罚站了还输掉了比赛,而三班里最惨的无疑是黄少天,他不仅输了比赛,被一棵树倒下来砸掉半条血的光辉事迹让他和莫凡对战的视频迅速在网上疯传,就他在外面罚站的这一会儿,转发量估计已经破十万了。

罚站的黄少天出乎意料地安静,大家似乎有点担忧,郑轩面对什么都不想说的黄少天感到了比平时更大的压力,而喻文州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告诉大家别担心,少天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而此时黄少天认真地思考了让人传话给莫凡“放学后别走”和“来信砍”的可行性,最终还是放弃了,一方面气头过了他觉得这个行为的确十分地幼稚,另一方面还有一个问题,他回忆了一下下午和十班比赛的实况,有点纠结地想起来整个兴欣似乎除了苏沐橙,他好像没看到能和莫凡这小子说上话的人。

这小子连个朋友都没有吗?

人生好像有点悲惨啊本剑圣都有点可怜他了啊啊当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出于学长对于学弟的友谊和同为荣耀选手的崇高革命友谊的份上更加不是为了不能找苏沐橙因为会被那个妹控混蛋主任苏沐秋踢到墙上去的缘故啊言归正传这个叫莫凡的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如果周围罚站的队友,还能看到黄少天的脑内文字泡的话,一定不会对这么一长串还没有标点符号的大段念头提起一丁点了解的欲望。

 

03
等到放学的时候,打了一道清脆的下课铃,整个荣耀高中却陷入了安静地忧郁之中。

大家整齐地望着窗外细密的雨帘,开始搜罗自己包里或者小伙伴包里或者宿敌包里有没有雨衣雨伞雨具。

下午一伙人逃课去网吧的时候,外面看起来还是晴空万里的,就他们站走廊罚站的这一会,也不知道哪里刮来一股妖风,这雨哗啦哗啦地就下了起来,像失恋的少女一样说哭就哭连个招呼也不打一声。

喻文州翘课之后根本没回来,直接回家了,充分地体现了他作为心脏四人组的战术天赋和预判技巧。而黄少天作为荣耀联盟中著名的机会主义者,在一众人的悲鸣中愉快地拿出了藏在书包深处的伞。

“所以说吧你们这些人没经验啊春天的天气孩子的脸啊听过吗听过吗春天怎么可以不带伞看吧看吧作为机会主义者只有做足完全的准备才能在别人没有机会的地方找到机会就比如今天你们都没带伞但这种程度的考验怎么能难倒本剑圣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撑着伞走进雨幕里,众人仿佛能看见他身后携带着一大串文字泡。

黄少…黄少…你真的需要伞吗?我们都觉得文字泡完全可以遮盖住你的全身免受淋雨的干扰啊…

黄少天撑着伞走在雨幕里,拖了这么久此时他要是还不遇见本文的另一个主角,那编剧也该吃药了。

这宿命的第二次相遇是在黄少天回家路上的街边骑楼下面,黄少天撑着伞,莫凡则没有伞,他躲在路边的骑楼下面,看起来有点局促,蓝色的帽衫上晕染了水分,颜色深一块浅一块的,看样子是放学了身边没有雨具想要硬冲回去,结果出了校门不远发现雨势太大,血太薄扛不住伤害就躲这儿避雨了。

游戏里的高手大多是宅男,像霸图那样个个体格牛了一比主要是因为他们班有韩文清的坐镇,至于最近杀出来的黑马兴欣,自然也逃不过这个套路,因此莫凡小同志虽然刚才还在网吧里手指头敲着键盘喀拉喀拉地响,操作的毁人不倦轻松潇洒地跑步走位,但这会儿真人快跑了一小段,却是有点喘,因为这强制的呼吸急促的状态,他看起啦不近人情面无表情的脸无可奈何地沾染了一点柔软的人类气息,看得黄少天都愿意跟他说话了。

等等…黄少天有不愿意说话的时候吗?

虽然莫凡是个今天才露面的新人,黄少天确实印象深刻的,这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一眼就能断定这是兴欣的莫凡。原因无他,他在这人的手里被一棵树砸掉了半条血,黄少天虽然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少年心性难免地还是要记恨上一阵。

“喂,你没带伞吗?”

这是个明知故问的话题,但一直只擅长自己说缺乏聊天技巧的黄少天还是选择了这个问题作为他们交谈的开始。

回应他的是莫凡看过来的有点疑惑的神色,他虽然没有说话,黄少天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你谁啊”“我们认识吗”的种种信息,顿时他觉得自己好像要炸毛了。

“我靠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下午才刚刚比赛过的你怎么能转头就把我忘了像本剑圣这么英俊潇洒的脸应该像烙铁的烙印一样深深地记住才行啊连我都不认识你好意思在联盟里混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

莫凡抬起头,他觉得有一千只蜜蜂在自己耳边飞舞。

不过他确实想起了面前这个聒噪的家伙,下午和他比赛的也就一个人,况且那刷满整个屏幕的垃圾话也让他印象深刻虽然他只是虚晃了一眼一个字都没看。

“黄少天?”

如果兴欣的一队人站在这里,大概会为了莫凡难得对陌生人的开口,产生一种这熊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感慨然后痛哭流涕。

04
本着同为荣耀选手的纯洁而伟大的革命友谊,黄少天表示他能顺路送莫凡一程,前提是他们交流了一下家庭住址,并且确认了莫凡的家在黄少天回家的路上不用让他绕太多路。

两人撑着一把伞站在雨幕里相对无话。莫凡本来就不怎么说话,这时候正目不斜视的走路,黄少天难得安静,他在伞下面静静地观察着莫凡,少年的个头看起来都差不多,眉眼也是十分年轻的样子,长得一般,看样子张开了也不可能有帅遍联盟的潜力,发色和眼睛的颜色都比黄少天更深,显得皮肤白白的,脑补一下还真有点柔弱温顺的样子。莫凡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黄少天,又面无表情地转回去。

“到了。”他用十分平板的语气说,想了想,似乎在斟酌一般正常人在这种场合下会说的话,接着又说,“你想进去吗?”

黄少天愣怔了一下,点了点头,他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做出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05

莫凡的家里十分整齐而干净,换种话说就是基本没什么东西。

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套间,除了卷成一团放在键盘上的耳机之外,看起来是个相当没有人气的地方,冷冷清清的,几乎让黄少天产生了一种可以算得上是简陋的感受。

黄少天家里不同,他们家的房子虽然没有十班叶修家底牛逼得跟拍电影似的气势恢宏(尽管如此老叶逃家依然是全校皆知的秘密),对于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也是相当宽敞的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家是一大家人住在一起,凡是黄少天在家的时候,家里永远有人陪着他,家里年纪大的长辈不爱说话,却喜欢听自己家的孩子讲,这也养成了黄少天健谈的性格。虽然同龄人常常看着黄少天那一屏一屏的字,总有种想喷一口鲜血撒手人寰的感觉,但在长辈里他这种性格无疑是非常受欢迎的,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黄少天属于非常讨老人家喜欢的阳光暖男。

但莫凡就不一样了,看这冷冷清清的居住环境,基本可以料想住在里面的人也暖不到哪里去。

“…你家长呢?”

黄少天控制着自己脸上的表情,观察着周围小心翼翼地问着。

“车祸去世了,我自己住。”

莫凡说得十分沉稳,脸上的表情意思不变,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这淡定的气势一瞬间就把黄少天给震住了。他在荣耀场上驰骋几年,还从未遇过让他呆得说不出话的状况,作为游戏选手他的心理素质虽然比不上叶修那么超脱,好歹也是个处变不惊的人,在实战里就算是队友死在他面前他也能眼睛都不带眨的。但游戏里死了还能复活,得不到冠军最多也之师心中遗憾而已。黄少天是个冷血而卓越的剑客,但他到底也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真正的生离死别,从来不是他经历里涉足的事情。

他被莫凡的经历深深地震惊了。

难道这就是他总是这么沉默而且不合群的原因?黄少天已经脑补完了莫凡父母双亡一个人孤苦伶仃艰难生活的经历,并在心里默默给这个话少表情少的学弟鞠了一把辛酸泪,这么一看,似乎莫凡那张毫无表情的棺材板一样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悲伤的意思。此刻黄少天突然觉得老天赐予了他艰巨的任务,就仿佛觉醒的小宇宙一样突然在他的脑海里绽放。

作为荣耀联盟里少有的心不脏的阳光暖男,他觉得这是老天摊派给他的责任,用他狮子座的小宇宙去温暖一个父母双亡的冷漠的天蝎男。

 

06

那天的最后,黄少天是被莫凡用杀气腾腾的凌厉眼神轰出来。

这是非常正常的结果,放眼全联盟,估计除了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喻文州能在这一摞垃圾话里奇迹般地把关键字挑出来,大家都不认为还能有人类能够忍受黄少天长时间没营养的叨逼叨。当然黄少天不会承认他的话没有营养,他在认真地和莫凡同学谈人生,讨论如何才能活得阳光心理健康。

然后他被莫凡轰了出来。

在黄少天走了之后,莫凡有一秒种觉得自己的房子好像确实有点空虚寂寞冷了,但是下一秒钟他打开了电脑,然后投身荣耀,立刻就把黄少天骚扰他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

再后来,黄少天没事儿就经常去找莫凡谈谈人生啊放学了一起回家什么的,莫凡大概是有感于那天下雨黄少天撑伞送他回家的恩情,没说什么暗暗默许了。就在这么奇妙地相处方式之中,黄少天哪怕只是一个人叨逼叨,也是越说越上瘾,越说越兴高采烈。渐渐地他每天都积攒了很多话说给莫凡听,以至于平时里显得越来越不话痨越来越像正常人了,让郑轩又压力大了一回。

这么折腾了几天,大家惊讶地发现莫凡很可能是整个联盟第二个毫无压力容忍黄少天的人类,不过不同于喻文州和黄少天谜一样的默契,莫凡一上来就达到了很多人理想中却难以企及的高度,他完全无视了黄少天。很久以后,再去问叶修对当年莫凡初出茅庐一战碰上联盟剑圣黄少天还靠一棵树压掉他半条血的感受,他很可能会摇着头长叹一口气,感叹当年莫凡初出茅庐就心无旁骛,对黄少天满屏幕的垃圾话看都不看视若无物,也不奇怪这个沟通障碍症患者居然和横扫整个联盟的话痨搞到一起去了,一冷一热,大概也是一种中和。

但那时纵然是叶修大大也没能看得那么远,但他确实是第一个看两人之间的端倪来的。

“剑圣大大对我们莫凡小同志挺关注的啊,关心学弟是好事,不过挖角儿可是禁止的啊!”

竞技场里的君莫笑挽着千机伞送出来一个浮空四连刺,气势汹汹地向黄少天声明着。

“我靠啊老叶你以为谁都像你们那么没下限跑到别人班上挖人吗你们治疗的身世我可是全知道了啊不怕老韩打死啊跟本剑圣说这个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叶修坐在黄少天对面的显示屏前面默默地吐了一口烟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黄少天觉得嗓子有点哽,没有来由的产生一点心虚,潜意识里隐约觉得好像心里有什么事情被叶修说中了。

这是学长对于学弟充满人道主义的关怀这是同为荣耀选手之间伟大而纯洁的革命友谊这是对于一个父母双亡独自居住的孤僻少年的如春天般温暖的关怀…

黄少天的脑袋里填满了他给自己洗脑的文字泡。

 

07
但黄少天还是告白了。

整整一个通宵,他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看着头顶通风的窗户里洒下来的星光,一边数星星,一边想着充满少年情怀的心事。在想了整整一晚上之后,黄少天觉得作为一个机会主义大师,这时候即使没有机会,也应该自己创造机会上场——毕竟他今年就高三了,时间太过紧迫,打完这次班级之间的荣耀比赛,后面的时间都得留给高考,此时不告白,再闲下来,恐怕就已经劳燕分飞天各一方了。

于是第二天黄少天冒着被苏木秋发现然后踢到墙上去的巨大风险,从苏沐橙那里要到了莫凡的电话号码,他用颤抖的手指,发出了自从拿到手机以来发出的最短的一条短信,让莫凡下课后在小卖部等着别走。

这个短信的风格实在非常有来信砍的气度,以至于三班的诸多围观少年,都以为黄少天终于忍耐不住被树砸掉半条血的的耻辱,要把莫凡叫出来约战了,因此一个一个放学后都猥琐地尾随了黄少天,等待着观摩荣耀第一剑客和荣耀第一拾荒者(如果有这个称号的话)的真人PK。

等到围观的人群里三圈外三圈围成一个个标准的同心圆,黄少天背着书包紧张地站在同心圆的中间,莫凡才慢慢悠悠地出现,他穿的还是那件蓝色的帽衫,兜帽罩着脑袋,看起来十分低调,大家都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手段,穿越了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就这么意外而平稳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三班的围观群众顿时大惊,心说这个莫凡莫非玩儿的忍者真人也会忍术不成,那肉搏起来对黄少天可是相当大的优势啊。

莫凡黑色的眼睛,从蓝色兜帽的下面露出来看着黄少天,这是在等他说话了。

黄少天紧张地咽了咽唾沫。

“这个事情吧本来我不想说的显得太不矜持了你想想本剑圣什么人啊倒追的女生从一班排到十三班还能再绕操场两周半但是你也知道我今年就高三了没多久就该毕业了你这个人吧总是闷不吭声的冷冰冰的也不嫌闷得慌一定特别需要本剑圣给你带来春天一般的温暖吧是不是啊是不是啊哎呀我就直说了吧哪天咱们比赛的时候那棵树压中我的时候我就看上你了我挺喜欢你的你觉得怎么样啊怎么样啊?”

黄少天这一句话说得非常地长,而且中间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众人接收了这么大的信息量纷纷静默地读起了条来。喻文州因为熟练度高,读条的速度特别快,完全不同于他横扫职业圈的手残,他看着黄少天,对黄少天露出了一点鼓励的笑意,然后背着包回家了。等待众人读完了条,知道黄少天把莫凡约出来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本来以为是来打架的大家纷纷表示十分扫兴,男孩子不像女孩子,他们愿意围观热血沸腾的真人PK,却没兴趣看八卦,在一篇嘘声中同心圆很快就散得差不多了。

而莫凡站在黄少天面前,还没有动。

如果是在游戏里,黄少天几乎都要以为他已经掉线了,但是三次元里是不存在掉线的,因此莫凡此刻其实正在读条,而且因为他在交流上的障碍,这条读得异常缓慢而艰难。

“你…喜欢我?”

他尝试着在这么长而且没有标点符号的段落里提炼出黄少天的中心思想。

黄少天赶紧点头,莫凡似乎为自己终于理解了他的意思而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给了黄少天答复。

“哦。”

莫凡如说是。

 

08

直到高考结束,黄少天都没能明白莫凡那一声“哦”,到底是指“知道了我也喜欢你”还是“知道了但是我看你没戏”,他继续难得沉默地忧愁地仰望天空,露出一种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泪流满面的姿态。

然后他发现有人在他后面拍他的肩膀,转过头来一看,是莫凡。

他依然穿着那件蓝色的帽衫,不过为了配合六月炎热的天气已经换成了短袖,他手里拿着一瓶冰凉的矿泉水,递给刚才在为了保持听力清晰连电风扇都不让开热得犹如桑拿的英语考场里出来汗流满面的黄少天。

黄少天一抬头,在已经空了的教室后面,看到了兴欣那几个新人的头发尖,其中乔一帆的身影特别明显。

不愧是饮水机专业户啊,提供给队友的助攻都是冰镇矿泉水。

莫凡这孩子,这时候已经是著名的荣耀选手兼交流障碍症患者了,但对于黄少天这般看似不拘小节其实心细如发的高手,已经差不多懂了,他点点头,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他已经充分get到了所有他需要接收到的信息。于是他顺手勾着莫凡的肩膀,莫凡也没有拦他,两个人勾肩搭背地走了。

 

09

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完——

评论 ( 31 )
热度 ( 68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