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3)

※因为偷懒和拖延症依然少少的…

※小怪和boss的名字部分原著部分杜撰(喂)

———————————————————————————————

陈果听了他的话,吓了一大跳。这大冬天的,走到森林里这么靠近雪线的位置,就是他们几个全副武装也冷得哆嗦。她记得自己是天蒙蒙亮就起床出发,能比他们还早到这个地方的,那至少也已经在这树林里过了一夜了。

 

在这种环境下过一夜,还连个帐篷也没见着。

 

这种人如果不是天赋异禀,那就是快要不行了。

 

陈果赶紧三步并两步跑过去,一看那石头上还真靠着个男人,浑身上下就一件夹克看起来还算厚实一点。他衣服里好像抱着个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像孕妇怀胎十月的肚子。陈果摸了摸这个人裸露在外面的脸颊,脸色立刻就难看了起来。这个男人的脸摸起来像这山里裸露的岩石一样冰凉,也不知道在这地方冻了多久了。

 

周围的伙计有点踌躇:“咱们管他吗?我看这人凶多吉少…这地方也不大安全,得赶紧走。带上他的话,恐怕就不能走那么快了…”

 

陈果一听,杀气腾腾的一眼瞪过来,想是已经打定主意要救下这可怜人。其他伙计就是再有话说,陈果是老板,脾气又一贯地火爆,也不好再说什么。要知道当初救下逐烟霞就是陈果一意孤行的意思,那时候条件比现在艰难多了,而现在他们都体会到了有一条龙伴随在身边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是其他同行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福气。况且这样一个厚道的老板,长期来看更能让人死心塌地地跟着她。

 

伙计们都四散开来戒备着周围,陈果捡了一点干柴在男人不远的地方生了一小从火给他取暖,这人看起来十分地虚弱,陈果已经打算着要是他醒来走不动步,就直接呼唤逐烟霞把他载回去算了。

 

叶修这一觉睡得十分地沉,甚至很难说他处在睡眠状态还是直接昏厥了过去。他觉得脑袋非常沉重,全身像灌了水银一样不听使唤,只是隐约地存在着一些知觉,知道天已大亮。他浑身冰冷得不行,唯有肚皮上抱着龙蛋的那一处是暖烘烘的。龙族,尤其是火龙虽然比人类更加不喜欢寒冷,但只要高过了临界的温度线,他们对环境的抵抗力远非人类可比,更何况叶修全身上下最厚的衣物,加上他肚皮上的脂肪层,都贡献给怀里这个小家伙保温了,它自然是悠然自得,在蛋里面睡得安稳。

 

一丛小火苗映得叶修虚胖的侧脸红通通,被冻到麻木的身体在火焰的温暖下渐渐恢复了知觉,抱着龙蛋滚下雪线的路上磕出来的瘀伤开始作痛,叶修呻吟了一声,挣扎着睁开眼睛。

 

“你醒啦?”

 

陈果听到了叶修的哼哼,一回头看着他正用一手支撑在地上,一手护着怀里的东西艰难地坐起来。这时候她才发现这个男人的手长得相当地好看,手指修长,骨节柔和,她从来没见过谁拥有这么美的一双手,倒也不觉得尴尬,挺大方地多看了两眼,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啊?怎么会睡在这个地方啊?”

 

“叶修。”

 

叶修一边回答一边确认凌晨时候磕伤的地方,隐藏在衣服下面的淤青把他疼得嘴角一抽,想揉又不敢,只好看看四周转移注意力,一眼看见石头旁边陈果点来给他取暖的火焰,吓得他差点把怀里的龙蛋扔了从地上跳起来。

 

叶修的手和反应都是相当快,立刻抓了一捧雪盖在那一小丛火苗上把火给盖灭了,前后不到几秒钟。陈果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就质问上了。

 

“有没有一点经验啊?在这种地方点火,嫌地穴蛇睡得太久?”

 

陈果看起来愣愣的,脑子还在反应呢,正想说什么,叶修突然大喊一声“闪开!”也不顾身上的多处伤口,抱着龙蛋从地上跳起来就往旁边跑,顺便揪着陈果的衣服领用力一推。叶修这一下子手劲儿不小,陈果跌了一个跟头,还咕噜噜地滚出去了好几圈,摔得不轻。她当了几年老板还没被这样对待过,更没想到叶修被她救了非但不道谢还是这种举动,一下子心里就起了火。

 

但当她看到脚旁一道深深的沟壑时,犹如迎头浇下一桶冰水,什么火都灭了。

 

就在叶修把她推离的不远处,地面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一条全身被覆冰蓝色鳞片的大蛇从缝隙里慢慢地爬出来,甩着尾巴吐着蛇信,巨大竖瞳的蛇眼幽幽的看着她,单一个蛇头就快赶上她人的高度了。陈果被这么一看顿时汗都下来了。一贯只在森林边缘狩猎的陈果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对于这条大蛇各种杀伤力的评估都是问号,几个伙计虽然身手利落点,对这东西的认知程度和陈果也是半斤八两,一时间全没了主意,不知道是该掉头跑路呢还是上去和这玩意干一架,全都这么按兵不动地围着站了一圈,等着谁来拿主意。

 

叶修一看这伙人的反应,几乎要昏在当场。不用再抱什么幻想了,这无疑就是个业余的团队。但叶修却是个专业人士。他清楚地知道地穴蛇的防御相当地高,对自己的猎物那是出了名的执着而且耐性极佳,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潜行离开的话,一旦把它招惹出来,不杀掉都很难脱身。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看到陈果生起的一丛火就十分紧张的原因,这个季节正是大蛇在地穴里休眠的时候,说是地穴,实际上以积雪层往下都是它们冬眠的范围,蛇的体型大,没有经验的狩猎者一旦在森林里生火,很容易点在人家冬眠睡觉的床铺上。

 

看着这么一条大蛇,叶修也有点犯难了,其实虽然地穴蛇的力量和速度都相当可以,但长期在地下他们的视觉退化得很厉害,如果他们都按兵不动,蛇也拿他们没办法,但人毕竟是人,没法像蛇一样几天都不吃不喝地耗着。

 

叶修控制动作的幅度,给陈果打了个安静别动的手势,陈果似乎看懂了,也学着告诉她的伙计别动。叶修一时间想不到脱身的办法,一群人就和一条蛇这么站着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的,只不过蛇的眼睛虽然大,但是它看不见人,而这几个人的眼睛虽然能看见,他们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盯着蛇看了。

 

忽然间一丝风从大家头顶上掠过,陈果的神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非常想出声呼唤的模样,却又顾忌着叶修的交代没能开口。而在那一丝风掠过的瞬间,叶修就知道这是什么了,他感受到了一种十分熟悉的气息,那是龙的气息。

评论 ( 12 )
热度 ( 59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