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4)

※还是叶神和老板娘的互动为主…

※各种私设,可能会有部分参照剑灵召唤师的设定,如果有逻辑上的bug请大家告诉我一声…

※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忘记韩队…(被打)

——————————————————————————————

这股气息绝不是怀里的龙蛋,毕竟叶修紧紧地抱着它,小龙在蛋里的一丝异动也逃不过他的感觉。

 

这是另外的一条龙,但龙身上魔法的气息有点微弱。叶修观察了一下救了他的这一队人,看陈果的表情,心中大概有了个猜想,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虽然是支业余的队伍,但有龙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让你的龙下来吧。”

 

叶修突然放弃了默剧一样的沟通方式,直接出声说话,同时抱着龙蛋身子迅速一侧闪到树后面,恰好避过地穴蛇强力的一记冲锋,巨大的蛇头将要撞上树干的时候猛地转向,冰蓝色的鳞片蹭着树皮发出令人牙龈发酸的声音。叶修啧了一声,看样子这条蛇对附近的地形倒是挺熟悉了,他本来觉得大蛇一头撞到树上把树干撞断的话,倒下的树干体积更大他应付起来也更轻松,却不想人家堪堪地避开了。

 

叶修必须让地穴蛇的注意力始终在他这里,陈果才有机会呼唤巨龙。但他身边却没有龙,还多出了一个龙蛋的负重,堪比抱着个人类的小宝宝,不能摔不能磕,但这宝宝也挺乖的,不哭不闹,不然叶修就是有九条命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陈果把龙从天上叫下来的时候。

 

怀了抱着个龙蛋,身上还带着伤,在树林间蹦蹦跳跳地和一条大蛇周旋,如果是以前认识的人见到这样的叶修,说不定能吓得眼珠都掉出来。叶修自己倒是看得很开,人还年轻,总有失意的时候,只不过是重新来过嘛。

 

他原来在嘉世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是没做过这种拉住仇恨的角色,但不借助龙的真人周旋好像还真的十多年来的第一回。也就最初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还是小龙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又穷得叮当响没法去买,不得不亲自真人上阵和魔法生物PK获得给小龙的成长材料。

 

叶修在这和大蛇藏猫猫看着游刃有余,但陈果队伍里稍微懂行一点的看了无不大吃一惊,叶修抱着龙蛋,移动速度一般,也不大可能做出这么强势的杀伤性动作来,但是这人的预判简直太准了,就像是蛇肚子里的蛔虫,从不失误。地穴蛇一扬尾巴,叶修就知道它会从哪里扫过来,也因此他怀里抱着个大蛋,也有胆子左一步右一步地和大蛇周旋,端的是艺高人胆大啊。

 

“交叉侧步!这是交叉侧步吧,竟然还能这么用!”

 

同行的伙计在心中赞叹着叶修的身手,同时也觉得陈果眼神就是不一般,先是捡了条龙回来,这会儿捡了这家伙,整片区域内恐怕都不会有比他更厉害的,至少在场的几个人没有一起敢上去和叶修一起陪大蛇玩耍的,以他们的反应速度充其量也就当个凑得近点的看客,要是真走得比叶修还近,地穴蛇一尾巴扫过来,注定只有撒手人寰一个结局。

 

叶修一边躲避着大蛇的冲锋和甩尾,一边仔细地捕捉空气里的动静。他在等待陈果念出召唤龙的咒语。驯龙师在召唤自己的龙的时候会念一段固定的咒语,这个咒语据说也是“glory”发明的。在发明了人类和龙定下契约的魔法时,他同时发明和很多对龙进行训练的一些基础咒语,比如召唤龙来到自己的身边,或者是驯龙师没有事了,让巨龙自由活动,这些咒语在所有的驯龙师中都是通用的,但当龙长得越来越大之后,它的各项能力就不尽相同了,有的咒语可以参考前人的经验,而有的就必须通过驯龙师自己开发了。

 

此外这些咒语还和一种挣钱的方式相关联。大陆上的驯龙师除了加入巡逻队接受国家的补贴和委托获得报酬之外,实际上还有一种获得收入的方式:那就是和自己的龙配合,驯龙师在特质的纸张上写下一些咒语,龙将相应的魔法吐息喷在纸上,制成以纸为载体的符咒,燃烧符纸能释放相应的魔法效果。龙在纸上吐口气当然不难,但驯龙师写起来就相当地需要技术了,有的驯龙师刚刚养小龙的时候,财政上非常拮据会需要写这种符纸来贩卖赚钱。而驯龙师这个职业中,早期入行的多没有现在的福利条件,几乎都写过几沓符纸卖钱,因此陈果看到的叶修的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这双手怎么看都是一个写符纸的好手,能写符纸,那必然是个驯龙师。其实也是叶修抱着龙蛋藏在衣服里都不肯撒手给人家看一眼,不然明眼人一看即知。

 

叶修侧耳听了半天,他一晚上没吃东西的肚子都要饿了,还没听到陈果的咒语,倒是听见她仰天大喊了一声,地穴蛇闻此动静,尾巴一甩扭头就奔陈果去了,把叶修吓了一大跳,差点就把怀里的龙蛋往旁边一放狂奔去救人了,但接着一头颜色有点紫的巨龙就从空中飞速俯冲下来,一头把大蛇撞出去十多米远。叶修有点晕乎,不知道陈果不念召唤的咒语到底是在搞什么幺蛾子,再抬眼往龙的背上一看,昏得更厉害了,龙背上空空荡荡的,陈果还站在地面上呢。

 

驯龙师念咒语的音量大小实际上跟效果没有太大的关系,并不是吼的声音越大,龙就能在更远的地方听到,不然驯龙师们入行前都得先去修炼一门狮吼功。再者,吼得太大声,在战斗中还容易被对方听见。除了召唤龙来到身边这种距离下施展的操作需要高过一个特定的音量范围之外,其他的咒语在情人耳语的音量下都可以完成。但是大部分咒语都有一个要求,那就是驯龙师和龙不能离得太远。人类感知自然力量的能力太弱,咒语的覆盖范围相当有限,更何况要驱使龙这样的大东西,那点魔法就更不够看了。龙的移动速度很快,又会飞,为了保持靠近的距离,驯龙师一般都是坐在龙背上靠近脖子的那一块平坦的地方,指挥自己的巨龙战斗。

 

陈果和龙的互动模式太玄妙,即使叶修这种驯龙师中的翘楚,在不知道来龙去脉的情况下也是完全参不透。她一开始召唤巨龙的时候用的就不是咒语,这会儿人都不在龙背上,就更没有指挥巨龙的可能了。叶修眼睁睁地看着巨龙毫无章法地对着地穴蛇扑过去,落空了,它又拧身过来似乎是想对着蛇的脖子咬一口,奈何地穴蛇的敏捷程度在巨龙之上,毫无压力地轻松避过。再一看陈果,只见得地穴蛇躲躲闪闪,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巨龙才是处于劣势的一方,这姑娘看起来满面红光,兴奋异常,激动得几乎要蹦起来给她的巨龙助威了。

 

这哪里是驯龙师的正常反应啊,叶修简直无力了,放任龙和地穴蛇打野架,自己却像个主场粉丝团队长一样又叫又跳的,这姑娘到底靠不靠谱啊。

 

才看了巨龙和地穴蛇过两招,叶修估计了一下它的速度反应等等,基本可以断定这条龙各个参数都弱得有点惨,真要训练起来,恐怕不会有什么驯龙师想要。比如就现在这不分上下的相持状态,还是因为它从空中俯冲下来的出其不意,才让地穴蛇表现得有点保守,恐怕相持不了3分钟,这条龙就要逐渐沦为挨打的一方了。

 

但这三分钟对于叶修脱身倒是绰绰有余,他抱着龙蛋在树林里七绕八绕,避过交战的两个来到陈果身边,张口就问:“你到底是不是驯龙师啊?”

 

陈果看着自己的逐烟霞大发神威给叶修争取逃跑的时间正在兴头上呢,被这么问了才一愣,然后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叶修这次没有太惊讶,毕竟陈果和逐烟霞的搭档不合理的地方太多,如果真是驯龙师和龙的关系,他反而会觉得奇怪。陈果这姑娘倒不见外,才和叶修相处了多久,就俨然拿他当自己人了,又如此这般把来龙去脉跟叶修说了一遍,末了拍着胸脯表示逐烟霞很厉害的,没多久就能把地穴蛇打跪。

 

叶修心情复杂,十分想要点根烟。他已经好多年没接触过这种层级的菜鸟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应:告诉陈果实话吧,直觉这姑娘会立刻火冒三丈,说不定为了给逐烟霞打抱不平还能上来真人PK,但同意陈果的说法吧,他又觉得实在有点对不起自己的智商。

 

叶修保持沉默一言不发,气氛立刻冷场下来。陈果心系逐烟霞,没太关注叶修的反应。

 

但只是讲话的这一会儿,逐烟霞的劣势就逐渐显露出来,这下陈果就更没心思关心叶修了,叶修听见她不断地对逐烟霞大声说着鼓励的话,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其实人类的语言龙是听不懂的,它们能听懂的是龙文,而咒语使用的语言才是龙文。随着逐烟霞劣势进一步显露,陈果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焦急,地穴蛇的尾巴抽中逐烟霞发出一声巨响,听着就很疼,要不是旁边的伙计拉着,陈果说不定人都冲过去了。

 

这反应让叶修心里不免有点唏嘘,想当年他和苏沐秋一起战斗的时候,只希望能做出尽量完善的预判,以求让龙族的伙伴毫发无伤。但现在这种风气在驯龙师里却是越来越少见,不少驯龙师都把和自己定下契约的小龙送到训练所完成初期的训练和成长,那种同甘共苦的的感觉和他们这些前辈比起来简直是天上地下,现在的驯龙师有的在战斗中为了取胜,甚至不惜折断龙的翅膀。加之驯龙师和龙的契约并不是终生绑定,驯龙师完全可以解除契约和再和其他的龙搭档,以至于国家不得不颁布法令限制这种行为。想不到陈果虽然不是驯龙师,对逐烟霞却又这么深重的情谊。思及此处,叶修不禁想起他离开嘉世巡逻队孤身走进风雪里的时候,那双犹如从灵魂深处注视着他一般的巨大的金色眼睛,那是陪伴了他整整十年亲密无间的搭档,却是自己率先抛弃了它。

 

这旁叶修回首往事正心绞痛呢,那旁逐烟霞被巨大的蛇头一撞,咣一下飞出去,背部砸到树断了两三棵树才停下来,气息粗重地调整着姿势,地穴蛇在一边吐着蛇信不紧不慢地逼近,陈果看得都快哭出来了。叶修评估了一下现在的处境,觉得他要是再不出手,逐烟霞要是被地穴蛇近身缠住那就是大罗神仙也回天无力了,一旦失去了逐烟霞,这里的一伙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叶修叹了一声,寻思着既然陈果都不拿她当外人,他也应该多相信人家一点。休息了两三分钟体力恢复了一部分,他拍拍陈果的肩膀,突然拉开了夹克的拉链。如果再其他时候看见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做这个举动,陈果必然会觉得这人是要耍流氓了。但叶修的气质虽然有点猥琐,人看起来却十分地靠谱,不像是会在紧急关头趁人之危的。果然他这时候拉开了夹克的拉链,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龙蛋来,看得陈果目瞪口呆。

 

“那什么…我是驯龙师。你的逐烟霞借我用下,没关系吧?”

 

陈果此时已经被这人孤身携带龙蛋的豪气给镇住了,木讷地点点头。虽然她先前也考虑过叶修有这么美的一双手,说不定是个老资历的驯龙师,也猜过他怀里鼓鼓囊囊的到底是什么,他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不可能是怀孕,陈果以为会是贵重的成长材料什么的,却没想到人家疯狂至此随身带了个龙蛋。

 

——要知道龙蛋个大不便携带,又是贵重的资产,正常的情况都是一大队人上阵押送一个龙蛋,还从来没见过这种自己都冻得快咽气了还揣个龙蛋在怀里的。想到他之前抱着龙蛋和地穴蛇各种纠缠,众人更是吓得不轻,纷纷瞻仰着叶修潇洒的背影,心说这家伙艺高人胆大的程度是否有些嚣张啊。

 

“…哦对了,这个蛋就拜托你暂时帮我保管一下。一定要小心啊,里面一条鲜活的生命呢!”

 

面对驯龙师,陈果哪里还讲得出一个不字,她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龙蛋,紧紧抱在怀里,颇有种谁敢动这个蛋就和他拼命的架势,看得叶修心里好笑,却也放心了。

评论 ( 35 )
热度 ( 78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