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9)

※累die,韩队真人还是没出来

——————————————————————————————

叶修带着逐烟霞杀完暗夜猫妖,烟还没抽到一半,远远地就听见刚才徘徊在暗夜猫妖旁边的一队人找上门来。他其实也是有点疑惑,杀都杀掉了,这些人还跟上来干什么呢?要知道凡是杀到的东西,只能买卖,明抢暗都是在和材料获取界的行规作对,还是雷打不动的那种行规,叶修已经把猫妖杀掉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到这个份上了,难道是来求购的?

 

他叼着烟靠在逐烟霞背上懒洋洋地睁开了一只眼,发现带队的那个年轻人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再睁开双眼仔细一看,居然还真是个熟人。这一看,纵然是叶修也有点吃惊。

 

“怎么是小张啊?你霸图巡逻队不呆,跑这边区来做什么啊?”

 

看见熟人还保持这幅半死不活的德行,他似乎也觉得有点不得体,因此立刻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灰,抽了半支的香烟扔在地上用鞋底碾灭了,想想还有点心疼。张新杰也不回话,就是盯着他看了半晌,叶修甚至觉得他再看下去,眼睛前面那副专门配置的眼镜就该裂缝了,此时张新杰好像终于看够了,招呼霸图的一伙人先休息一会儿别瞎忙活——他看叶修看得很专心,却也没有遗漏掉以蒋游为首的一伙人一见到叶修就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上来真人PK的样子。

 

叶修碾了那只烟的功夫,脑袋里已经明白了八成。C区位置偏远,从中央繁华的Q区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也只有成长材料有这个吸引力,眼下他堂堂业内驯龙师第一人被嘉世赶出来,正式嘉世巡逻队结构调整团队磨合的时候。C区紧靠着嘉世所在的H区,霸图的人这时候出现在这里,实在是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但各个巡逻队之间勾心斗角明里暗里的竞争已经是驯龙师这个行业发展十余年来的常态,叶修也没什么好纠结,反过来说,如果他还在嘉世,如果这时候韩文清退役,他也八成也会带着队跑到Q区附近趁人之危大捞一把。

 

如果他还在嘉世,这时候在C区遇上了张新杰,哪怕他没有一叶之秋也没有同行的伙伴,那必然也是要纠缠一阵子不能让霸图的人如愿。奈何他如今已经和嘉世闹掰了,也懒得再耍什么心脏坑他们,反倒是招了招手,很热情地招呼张新杰过来坐一会儿。

 

张新杰一如既往地谨慎,可能是考虑到最有价值的暗夜猫妖已经死在叶修的手下,没什么可以再被坑走的,也没推辞就坐到叶修旁边去了。

 

“收集材料。前辈为什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

 

大概是在韩文清身边呆久了,张新杰也是习惯了开门见山的说话方式。叶修前前后后打量着张新杰带来的这一伙人,其中不乏几个熟悉的面孔坐在一边对他怒目而视,他有心说点什么逗逗这群剑拔弩张的家伙们,但张新杰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意图,索性率先抛过来一个问题带走他的注意力,叶修看着树叶缝隙里漏出来的夜空和一点星光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小张啊,虽然我已经从嘉世退休,巡逻队的机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罢还一副挤眉弄眼的样子,好像张新杰给他点好处这家伙一不留神就会说出点什么来。但张新杰哪怕不是战术大师,好歹是跟着韩文清混的,对于叶修这家伙私下里有多不要脸也有所了解,因此他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推了推眼镜。

 

此后便没有更多的对话,张新杰说休息,居然就真的是什么也不做地坐那休息。一众人这么愣愣地坐了半个小时,叶修坐着坐着就打起了瞌睡,头跟啄米似的一点一点,再然后张新杰掏出怀表一看宣布休息时间到此为止,又往森林深处走了一段,充分完善C区边缘的地图,然后立刻返程,准确地在太阳落山天空完全暗下来之前回到C区的城区地带,再走两步就能到住的地方,不出意外恰好能赶上7点钟的晚饭。

 

张新杰的计划依然是这样的精准。

 

叶修躺在逐烟霞的背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暗自感叹着,在地下徒步行走的以蒋游为首的霸图群众原先只看见一只颜色有点紫的大龙在自己脑袋上飞来飞去地转悠,还以为是霸图巡逻队正式队员以外的一个谁的龙,结果走着走着头顶上的大龙上面扔了个烟头下来,就冲着这熟悉的味道和造型,蒋游一众顿时就怒了,他们跟着韩文清混了这么多年在Q区走路都是横着的,韩文清那脸一露,大鬼小鬼都只有乖乖交钱包的份,什么时候有人在他们头顶上转悠过,还是叶秋这样让他们恨之入骨的人。

 

“叶秋!你跟着我们什么意思!”

 

下面的一个年轻人血气方刚的,看见烟头立刻就叫唤上了。奈何龙背上的叶修完全不以为意,不紧不慢地从兜里掏出烟盒,慢慢悠悠地抖出一根再点上——君莫笑太小了,它的魔力还不足以像一叶之秋那样支撑叶修打个响指就能轻易地把烟点上。不过他早想到了这个问题,因此昨天特意从兴欣老板娘那里讨了一个来,虽然收到了一记充满杀气的瞪视(叶修真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老板娘长得那么清纯却能发出如此可怕的杀气,这让他不仅想起了苏沐橙,想起她明明手下把人虐得惨不忍睹,最后还温柔地笑着说抱歉的样子,不禁感觉背后有点冷),但最后好说歹说对天发誓绝对不在店里抽烟,总算不容易得来一个,过程虽然艰辛,胜利的果实着实甜美。抽上了烟的叶修,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好了起来。

 

“谁跟着你们啊,顺路而已。话说你们霸图管得也太远了吧,路都不让人走,C区什么时候被你们承包了有没有问过嘉世的意思啊?”

 

虽然人被嘉世赶出来了,垃圾话倒是一点不含糊。倒是没想到霸图那边一听这话,居然还真的乖乖闭嘴不再叫唤了,毕竟他们趁着叶修走人,嘉世实力相对削弱的时候,偷偷摸摸过来打材料的行径怎么说都有点猥琐。如果这么做的是叶修或者蓝雨几年前的那个没下限的老队长,估计眉毛都不会动一下,但霸图的汉子人就是这么耿直,连做猥琐的事情都做得这么耿直而心虚。不过他们一安静,叶修发现没人和他对呛,还真寂寞得有点不习惯,这一群耿直的小伙子也算是歪打正着地膈应了叶修一把。

 

张新杰带着霸图的一队人准确地在七点整到达兴欣开始用餐,陈果招呼了客人落座吃饭,往一群人后头一看,刚好逮着叶修叼着个烟头慢慢悠悠地跟在后面,差点就成功地浑水摸鱼把这一股烟气偷渡到了兴欣里面了。这陈果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哪怕叶修是驯龙师也不行,于是当即就把他逮住了,强制灭了烟头去店外面凉飕飕的夜风里贴墙站十分钟反省。

 

霸图的人吃着饭,他们也没料到叶修居然偷偷跟在他们队伍后面,这家伙被陈果逮出来之后纷纷是一惊,赶紧在身上摸来摸去确认没被他暗地里动什么阴损的手脚。接着又看见叶修被强制灭了烟到屋外去罚站,看得一伙人啧啧称奇,又抑制不住心里喜大普奔的情绪,要不是张新杰雷打不动的“食不言寝不语”在一边不动声色地强势镇压,这群小伙子说不定就吹着口哨出去围观调戏了。

 

在这群小伙子的印象中,叶修一直是个老谋深算阴损的反派,永远有办法让你不论输赢都浑身难受,什么时候见过他被人打压得一点脾气都没有,甚至连烟都不敢点。也不知道这个老板娘是何方神圣,和叶修靠得比较近的后面的小伙子们站出来表示,这店的老板娘那一刻的杀气确实相当的可怕,虽然远远比不上他们队长那种一看就让人背后发冷的气质,却也泼辣得让人犹如生吞了三挂红辣椒,不怪叶修也只能乖乖听话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有胆大的霸图小伙,划拉划拉几下扒完了饭,一面把碗筷往厨房里送,一面大着胆子去跟陈果搭话:“这位…姐姐,这个人你们是最近收的啊?”说罢指了指还站在外面吹冷风罚站的叶修。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63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