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11&12)

※终于没赶上周更,只好多来一章谢罪了…

※微草酱油中

——————————————————————————————

十一

刘皓撕下一页日历,觉得他的日子总算要好过起来了,颇有种拨开乌云见青天的感觉。

 

叶修那一天从嘉世离开得潇洒,只身走进十二月漫天风雪的背影让刘皓总算对这个固执到不行的队长在最后一刻产生了一点好感。在他看来叶修这家伙虽然自己带龙技术牛逼的不行,但对于巡逻队怎么运营完全没有手段,不仅让他这个副队长做得也是十分之捉急,还始终占据着队长的职位,以自己落伍固执的理念阻碍巡逻队的发展。不过眼下他终于走了,也算是有点自知之明,没有再死皮赖脸留在巡逻队做大家的薪水包袱。

 

叶修一走,刘皓等人浑身舒爽。孙翔一到嘉世就受到热烈欢迎,他本来也是个不会多想的人,只以为自己已经厉害到万人仰慕的级别,可惜没几天又被一叶之秋的吐息烧了眉毛,好长一段时间都忙于和自己的龙搞好关系。

 

嘉世内部调整磨合的时间,对于霸图众人来说,正是难得的机会。

 

既然已经商量妥当了,叶修立刻就开始着手布置一伙人如何去到嘉世的手下偷杀冰霜白狼。虽然有好一些人看见指挥的是他们爱戴队长的老对手,多少有点不情不愿的。却没料到当身份是合作者的时候,叶修意外地显得非常靠谱和老实的,让霸图众感到不适应的同时,又时不时地想要脑补一番,要是当初叶修没去嘉世和他们对着干,而是成为了他们的同事,那将会是多么舒心省心的一幕。

 

然而世界上没有如果,哪怕叶修和韩文清的其中一方当初真的一个手滑和对方搞到一个队伍里,也没有人相信他们俩能和平共处下去。联盟里最佳搭档的人选很多,但最佳宿敌这样的组合恐怕就只此一家,除了他俩,大家很难想象还会有什么人像这两人一样不依不饶不离不弃地缠斗了这么多年。

 

“嘉世看守冰霜白狼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派人和龙的组合时刻在冰霜白狼的活动地点冰霜森林的外围巡逻。”

 

“全联盟的巡逻队都是这个套路,还用得着出这么高的价听你说吗?”

 

叶修才刚说了一句话,霸图的小伙子立刻开始打岔了。叶修被打了岔倒也不恼,只是看了眼那个小伙子,笑着说:“我看你很有想法啊,那你来说说我们怎么突破对方的包围?”

 

小伙子顿时不说话了。

 

“四周都被围住了,但我们必然要选一个地方进入包围圈猎杀冰霜白狼。有的具有高空飞行能力的龙可以飞到云层上方躲避巡逻,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去偷杀,但据我所知你们没有这样的龙和驯龙师,当然我也没有。就算咱们有,现在十二月天干物燥也没有云。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只要是来回巡逻,那么两个人之间必定会有空隙,首先我们得选择合适的时机在空隙最大的时候进到包围圈里…”

 

那一夜叶修如此这般说了半天,但最后完完整整认真听下去的,似乎就只有张新杰一个人。

 

“…副队,你说叶那个谁真的没在耍我们吗?”

 

一贯风格强硬一往无前一如既往的霸图小团伙,此刻像一伙小毛贼一样,猥猥琐琐地趴在早已经干掉的草地里,远远地看着嘉世的人在不远处巡逻,他们已经守了快有一个小时了,越守越觉得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嘉世看门的柔弱无比不堪一击,完全不值得这样小心谨慎潜伏的部署,还不如从草地里蹦出来干脆地杀过去,但是常识又提醒着他们,虽然嘉世的队员们看起来不堪一击,真打起来他们也是半斤八两,而且考虑到人数的劣势,霸图八成讨不到什么便宜。大家在草地里干等了半天,左看右看,发现叶修在不远处小树林里一只颜色有点紫的龙背上坐得悠闲,嘴里还叼了一根干草,顿时就被集火了,大家纷纷向张新杰告状。

 

“副队,为什么那个谁可以和自己的龙呆在一起啊。”

 

张新杰也是无奈,这组起来的一队人其实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像蒋游这样的,不属于巡逻队正式成员的后勤人员,这些人虽然对叶修怨气比较大,倒也听指挥;另一伙人就真的是年轻人了,他们多半是从训练营里来出来历练的小伙子,一方面历练,一方面也让张新杰从实际方面来考察他们。这些小伙子们精力旺盛,虽然对龙的魔法感知度远超过其他人,但他们年轻气盛涉世未深,也是最不好控制的。就比如眼下的情况,才等了一个小时,这些人就已经有点躁动不安了,倒是有一个孩子一直沉稳冷静,张新杰记得他的名字叫宋奇英。对于其他的人,他也只能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你感觉得到叶秋身边那只龙的魔法气息吗?”其他人皆是一愣,感受了一番才惊讶地回答道:“感受不到。”接着就把震惊的眼神投向了不远处悠闲的叶修身上。

 

大家都不能置信叶修怎么会选择这么一只魔法气息微弱到即使这么近都感觉不到的龙做搭档,难道当年的一代斗神联盟首席驯龙师是真的打算回家养老了?

 

但是叶修丝毫不在意这些霸图小伙子们或惊异或惋惜或大快人心的眼神,他在安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他们就要在草地里猫了快两个小时了。叶修把嘴里的稻草一吐,屁股下面那只颜色有点紫的巨龙腾地一下从地上飞起来,像一颗小子弹一样冲天而起,把霸图的众人吓了一跳,皆是狼狈得趴在地上,防止巨龙起飞的气流卷开枯黄的草丛暴露他们的身形。

 

张新杰附近骂声还没起来,但周围不远处的枯草堆里已经一阵骚动,逐烟霞的翅膀掀起了一阵气流,草丛里的人影变得若隐若现的。这下巡逻队那边的人凡是眼神好点的,都能看出这边有事情了。

 

霸图人无不震惊,此时唯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才能踏平广大人民心中的悲愤,果然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听信叶那个谁出的主意,说好的退休之后抛下成见好好合作呢?这家伙明明就是嘉世的终极卧底,昨天才谈妥的条件,今天一见老东家转身就把雇主卖了。

 

“别慌。大家隐蔽好,那边不是我们的人。”

 

眼见有些个小伙子已经要揭竿而起了,张新杰不得不再次出言提醒。不得不说他身为战术大师,对细节的注意程度远胜过其他人,霸图队员在附近的分布结构尽在掌握,在叶修带着逐烟霞冲过去的一瞬间,他就知道叶修瞄准的不是他们的人,因此半点惊慌也无,倒是有些惊讶于这另一队潜伏者的素质,要不是叶修冲上去,甚至连他没注意到这一批人的存在,就冲着这么强的自我隐蔽意识,张新杰心里也已经猜出了大半,看来嘉世换血,想捞一把的并不只是霸图。

 

天降飞龙无疑引发了隔壁草丛里不小的骚乱,召唤巨龙的咒语还没念到一半,张新杰就看见叶修坐在龙背上,那巨龙一个俯冲,粗大的尾巴一甩,那边队伍里的一个人已经被巨龙的尾巴卷走甩到了嘉世看门人的面前,这下草丛里的潜伏阵营更乱了,这群龙无首的局面,看来逐烟霞卷走的正是这支队伍里的带队者。

 

看门人迅速反应过来,一见草丛里埋伏了这么多人,纷纷警惕地带着自己的巨龙朝这边聚集,而叶修就像个拆分机,一样指挥着逐烟霞或是尾巴一勾,或是翅膀一扇,潜伏者中便被孤立出来单独带走扔到守门人的集团里,这一下无疑是羊入狼群,再想跑就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看门人在嘉世巡逻队里也就是一般的员工,能见到叶修的机会那是少之又少,工事这么多年有点签名还没要到。虽说不久前叶秋退役的消息才传出来,但既然没有去别的巡逻队,在他们心目中叶队长就依然是自己人,这不,人都不领工资了,还特意跑来给大家清理这些想来嘉世浑水摸鱼的混蛋,一时间更是情绪高涨,把草堆里的潜伏者赶得野猪一般到处乱跑。大陆上驯龙师的龙虽然有不能和人类战斗的规定,但也不碍着它们偶尔拿人类当玩具来耍。就在这鸡飞狗跳之际,谁也没注意到草丛深处还存在着另一批潜伏者。

 

“我们走。”

 

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张新杰悄悄地比了个手势,霸图的伙计们麻利地趁着骚乱呼唤来自己的巨龙,骑上去大大方方成群结队畅通无阻地飞进了嘉世守门人的包围圈,直往着冰霜白狼出没的冰霜森林去了。

 

实际上事情原本没有这么顺利,那天叶修杀了暗夜猫妖回来,盘旋在霸图众人的上方,隐隐地看见森林里有的地方的树干上有药草蒸熏过的痕迹,这种用于驱赶野兽的手法落单的驯龙师也会使用,不过这么大规模的利用,叶修这种老手一眼就能看出是谁家的手笔。这微草的队伍八成也是和霸图一样,趁着嘉世换血来占便宜的,只可惜他们的核心王杰希这时候正在B区听冯主席唠唠叨叨,又遇上和叶修和张新杰的组合,哪还占得到便宜,这会儿已经完全沦落为了被占便宜的炮灰。

 

叶修帮着嘉世的看门人教训完了微草的群众演员,在老东家员工的千恩万谢中走了。不知如果这些看门人知道了叶修这一刻的仗义勇为,为的却是把霸图的人放进来,他们心里又是怎样的一番想法。

 

叶修和嘉世的人道别,在小树林里绕了几圈,趁着看门人掉头的瞬间,十分熟练地骑上了逐烟霞,像是躲避野兽的仇恨范围一样,指挥着逐烟霞在空中一扭一扭毫发无伤地穿过了重重的包围圈。

 

十二

 

“前辈,您再这样消极怠工,我们真的会考虑缩减报酬的。”

 

冰霜森林中,各处都能见到霸图的老伙计和小伙子们骑在龙背上忙碌的身影。唯独叶修坐在那只颜色有点紫的龙背上,悠闲的画风和周围霸图人民的勤劳肯干格格不入。但是叶修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他看着张新杰似乎是非常无奈地摊手:“别啊,我也不是故意划水的啊。你也看得出来,我这龙吧,它就是魔法天赋比较低,真跟着你们一起杀冰霜白狼那也上不去效率,说不定还会破坏你们磨合已久的团队配合什么,何必呢。”

 

张新杰也是无语,叶修把他们放进来的时候,显得十分机智,让人觉得这材料真是没白花。但是等折腾到在森林里猎杀冰霜白狼,这等难道系数不算高,但操作比较麻烦的活动的时候,叶修就彻底地开始划水了。当然他也装装样子打过一两只白狼,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逐烟霞不仅效率及其缓慢,还常常因为节奏不对影响大家的正体配合,这么一看他插手还不如不插手。

 

这样的划水持续了四五天,猎杀了足够多的冰霜白狼,叶修也花了足够多的水,是时候达到回城,一群人纷纷对着叶修怒目而视。他安然划水到现在还没有被人暴打也是这个原因,大家还指着他带着平安出去。霸图人的心思是复杂的,一方面指着叶修安稳地从包围圈里全身而退,神不知鬼不觉,一方面又十分希望叶修能吃一次瘪好让大家高兴高兴。

 

微草的人莫名其妙被他拖出来暴打了一顿,不大可能还有第二队人再恰好让叶修揪出来欺负。大家眼巴巴地看着叶修还有什么招,这时天空中突然飞来一只小龙,大家一看,这不就是那天被叶神喂了一大桶速食面的小龙吗?它来这里干嘛?正欲找叶修来问,谁知叶修坐在逐烟霞背上又是一个平地起飞,腾一下头也不回地飞走了,留给他们一个尾巴一甩一甩的销魂背影。大家不明就里,直到逐烟霞升上了高空,大家突然醒悟过来,大骂着贱人跨上自己的龙就要飞到天上去追人。逐烟霞是一只少见的雌性的龙,而雌性的龙有一个特点,就是颜色比较浅,肚子那一块尤其地浅,逐烟霞本身的颜色有点紫,飞到高空肚皮上那点颜色和天空根本是浑然一体,如果不是知道那里飞着一只龙不特意盯着看根本看不出来,也勿怪叶修这样肆无忌惮地就跑路了,留下了一众霸图人在原地嗷嗷叫。

 

“大家别急,”但张新杰依然是那样沉稳淡定,他扶了一把眼镜,解释道,“白狼毫还在我们手上,他不会跑路的。”

 

大家一想觉得有道理,又安静下来——除非叶修真的无聊到没事闲的要拿他们开心,就算真是拿他们开心,白狼毫已经搞到手,最多也无非是被嘉世的人揍一顿而已。

 

驯龙师之间的对殴一般是伤不到龙背上的那个人的,但是他们搭档的巨龙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就很难说了,有的可能是轻伤,有的可能是重伤,也有的说不定会引起终身的残疾甚至死亡。约定俗称的规则是不能造成巨龙不可逆的损伤,但这个标准是在很难界定。虽说驯龙师在一定年限之后可以更换搭档的巨龙,心狠一点的完全可以抛弃受伤残疾的巨龙换一个搭档,但有一条成文的法律牢牢地压在他们头上,一个有龙的驯龙师,他所搭档的巨龙一旦确认非正常死亡,不论死亡是什么原因,和魔兽战斗也好和其他驯龙师切磋失手也罢,这个驯龙师都将被取消资格,从此终生不能再进入这个职业。

 

历史的早期,人们对于龙没有这么高的关注度,但不得不说那时候驯龙师和龙之间的关系确实比现在要紧密的多,那时候的龙和驯龙师真就是互相托付性命的伙伴。而现在借助着龙的力量,人类的战斗力提升生存环境不断地得到改善,对于龙的态度反而失去了最终的亲密和尊重,有了一些看待工具的意思,也使得民间常常会出现一些声音,讨论驯龙师这个职业的出现,是否意味着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正在无情地损害着龙族的利益,这些龙如果没有和驯龙师在一起,是不是会生活得更好?但这样的依旧是少数。而且事实上这片大陆上未经人类涉足的地域还是大部分,野生成年的巨龙驯龙师从来都不敢染指,但驯化的巨龙生育率极低,即使是能够出生的小龙,也不知道为什么体质和野生的相比更加脆弱,因此现在驯龙师搭档的巨龙的出身多半是野外落单的小龙或者是没有母龙守护的龙蛋。可见当初叶修独自一人抱着个龙蛋是怎样的胆识,差不多相当于把一家小型银行所有的钱随身携带了。

 

而眼下叶修一个人就搞了两条龙出来,虽然一只是小龙,另一只在专家眼中看来战斗力基本趋近于零,那也是相当不得了的手笔,就是不知道他搞来两条龙究竟有什么主意。没待大家想出个一二三来,那小龙看着叶修飞远了,跌跌撞撞地也朝着远处飞去,大家看着小龙稚嫩的身形十分不忍,都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没想到这小龙动作看起来笨拙,移动速度居然还不慢,没几步就到了嘉世包围圈划的地方,大家不敢继续跟了,远远地看着嘉世的看门人,没料想叶修居然也在旁边说话,距离太远不知道在说什么,却能听见逐烟霞的哀鸣声,一声比一声叫得撕心裂肺,一听这叫声小龙就不动了,挺在原地也哀哀地叫了起来。

 

“靠!”

 

事到如今,不傻的都看出来了,为了引走守门人的注意,叶修这次选的是母子分离苦肉计,接连两次的招数都如此地猥琐,霸图队伍中有的人已经露出了不忍直视的表情。但猥琐是猥琐,他们却的确凭借着叶修的猥琐安安稳稳地在嘉世的眼皮底下杀了一个来回,这让霸图人民又不禁对自己也产生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早知如此就自己练好本事,不必委托这样猥琐的招数也能自由出入。说到底霸图人对于叶修那点心脏总是看不惯的,毕竟他们自己的队长十分正直,从来正面压制敌人不屑于搞小聪明,也因此让他们觉得凡是耍了小聪明的那都是自己实力不行想取巧的货色,不幸的是叶修这家伙猥琐起来浑身无一处不猥琐,但他们就是赢不了。

 

这天傍晚所有人平平安安顺顺当当地坐在陈果的店里吃晚饭,叶修打了个招呼把逐烟霞还给老板娘,又去张新杰那里支走了百分之十五的白狼毫,喜气洋洋地问他韩文清什么时候到。

 

“年终会议今天结束,队长已经在从B区过来的路上了,估计不会太久。”

 

趁着所有巡逻队的队长都在B区开会的时间,霸图得偿所愿,就是不知道王杰希回到微草之后会作何感想。嘉世被人杀了这么多的冰霜白狼,叶修估计着等他们发现起码要一周,但愿那时候韩文清已经能到达H区让君莫笑接受大漠孤烟炙热的吐息,一旦小龙皮肤硬化了,很多事情就会安全得多。

 

叶修叹了一口气,君莫笑的成长注定是困难重重。要不是这次遇到霸图的人从中抽取劳务费,白狼毫八成要让他烦心好一阵子。君莫笑还小,逐烟霞的战斗力太低,地穴蛇还凑合,猎杀厉害一点的野兽像冰霜白狼这样的绝对不可能,想当年他和苏沐秋难也是难,好歹有两个人两条龙,现在他孤身一人不说,将近十载岁月过去他也不是当初活蹦乱跳的小年轻,身体的反应和行动速度都有所下降,不找几个帮手什么的,他这条路恐怕真的会走不下去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74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