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14)

※终于有韩叶互动了…累死OTZ

——————————————————————————————

韩文清和叶修谈妥了条件,Q区也不回直接从B区往C区走。他注意到了会议中途刘皓的突然离开,嘉世的事情韩文清并不在意,但总觉得有些端倪,看这火急火燎的模样,难道叶修他们偷杀冰霜白狼的事情这么快就败露了?张新杰是个严谨的人,如果两方真的起了正面冲突,他没理由不告诉韩文清。

 

倒是叶修不知道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之前明明为了嘉世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这下立刻就帮着霸图来收割嘉世的材料,也真是想得够开的。

 

韩文清紧赶慢赶地到了C区,到兴欣的时候,又是张新杰吃完饭一勺一勺地喝汤的时间。搭档了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张新杰的食不言寝不语,索性自己拉开椅子坐了。陈果不认识韩文清(如果认识早就把霸图的人都轰出去了),只知道店里这伙人还有一个同伴要来,想着人家赶了一天的路了八成也顾不上吃晚饭,好心把留的饭菜拿出去,结果一看到韩文清那张脸差点吓得手一抖饭碗盘子摔一地,她哆哆嗦嗦地饭菜留在韩文清桌上,开始怀疑起最初接纳张新杰他们住店是不是合理,这老大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惊人,该不会是黑社会啊国家逃犯什么的吧…倒是霸图的小伙子那边一看到韩文清,纷纷透过来憧憬的眼神。

 

“这究竟是一伙什么人啊…”陈果在心里嘟囔着。

 

叶修她是不管他的,每天自己带着君莫笑往外面跑,早出晚归的,反正都能带回来一点能卖的成长材料,陈果对这状况也挺满意的,他看着门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觉得今天的叶修似乎回来得特别迟——平时的时候,或早或晚,不管怎样他都是会赶回来吃晚饭的,然后在饭桌上和对面霸图的人呛上一两句,而现在天快黑了也不见人影,连君莫笑扑腾翅膀的声音也听不到。

 

也不知道这家伙今天到底是怎么搞的啊,陈果看着天色,正琢磨着是不是得叫上几个伙计去找找叶修去哪了。却不想那厢韩文清筷子都还没拿起来,突然脸色就是一变,推开桌子站起来招呼了一下张新杰就往外面跑,张新杰也难得停止了他每天雷打不动的准点作息,站起来迅速地组织了几个人就跟着韩文清也出了门,留下陈果和店里一众伙计面面相觑莫名其妙。

 

不一会儿大家看见几只巨龙从兴欣旁边的小山坡上振翼而飞,尤其是领头的巨龙,翅膀一展仿佛遮盖了半边的天空,真是霸气威武异常。就连之前看起来满脸罪犯气质的韩文清往龙背上一坐,似乎气质都不一样了,马上就从黑社会变成了骁勇善战的大将军一样。

 

“这个驯龙师真威风啊。”店里的伙计们纷纷感叹。

 

而韩文清突然行动的原因,是他听到了一段龙文的咒语。

 

当然这段咒语张新杰也听到了,周围在场的对于龙的魔法敏感程度高的几位驯龙师肯定也能听到,但是显而易见的,他们都没有听过这个咒语,只有韩文清听懂了这段咒语里传达的信息。

 

驯龙师的咒语能够覆盖的范围非常地小,因此张新杰听到咒语的瞬间第一反应是四处查看,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像是说出这个咒语的驯龙师,看到韩文清这样表现,他迅速的反应过来这不是有人在周围念咒,只是有人曾经写过这样一张符纸,把咒语通过龙的魔法封印在了里面,龙的魔法传递的距离和人相比自然是远得多。

 

一般来说,咒语都是驯龙师用来指示和自己顶下契约的巨龙行动的,谁会把这样的咒语封印在符纸上?想要给巨龙下达命令好烧符纸,这动作太慢,在实战中完全没有存在价值。因此张新杰判断这个咒语一定不是给巨龙听的,而是给驯龙师听的。现在可能的在远处像韩文清传递信息的驯龙师,想也不用想,只会有一个人,那就是叶修。至于叶修和韩文清之间约定的什么样的咒语传达什么样的信息,他就不知道了。但就叶修没有按时回到兴欣来看,恐怕发生的不是什么好事。

 

大漠孤烟的飞行速度相当之快,他毫不犹豫地朝着C区边缘的那片覆盖着白雪的山脉飞去,果断地完全不像是他刚刚来到C区,对于地形一点摸索的意思都没有。后面的巨龙一字跟着,这完全不是什么队形,只是根据巨龙飞行速度自然而然的状态——韩文清走得太快了,张新杰根本没有时间部署任何的战略队形。

 

很快,张新杰就知道韩文清这仿佛孤军深入一般带着大漠孤烟不顾一切前进是为什么,大漠孤烟的降落毫无预警,仿佛是急刹车一样立刻一收翅膀俯冲下去。石不转在张新杰的指挥下盘旋了几周才落地——他不敢像韩文清那样急刹,后面的人没有他的技术和反应,说不定会高空追尾。

 

张新杰在联盟里呆了这么多年,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然而他看到眼前的场景几乎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叶修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雪地里,旁边是符纸燃烧之后的灰烬,他浑身上下都是擦伤,胸口更是有一片狰狞的伤口,地上的积雪都染红了。不过他显然还没断气,看那呼吸局促的样子,很可能是肋骨折断伤到肺了。张新杰还没来的及上去做什么紧急处理,就看见首先落地的他们的队长,据说也是叶秋多年宿敌的韩文清,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去,跪在地上从雪地里把人拉起来,把叶修的肩膀抱在怀里,低头对着他那还在艰难喘气儿的嘴,一口亲了上去。

 

后面的人纷纷从自己的巨龙上降落,一落地就看见自己的队长在雪地里抱着浑身是血半死不活的叶修深情激吻,一个个顿时都木了。心中几乎都清一色地滑过一排弹幕“…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不会吧…看队长平时对叶修那么讨厌的样子,难不成是追求未果因爱生恨?”

 

“我也没想到啊…难道他们两个其实是恋人的吗?”

 

幸好在霸图的年轻人开出越来越多的脑洞之前,韩文清及时松开了叶修的嘴,对着洁白的雪地呸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沫,大家才纷纷明白,原来不是深情激吻,是怕叶修这家伙咯血堵住了气管把自己憋死啊,话说这家伙早上出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才下午就变成这副半死不活的德行了?

 

目前对情况最了解的无疑是韩文清了,但他似乎并不打算说,只是吩咐张新杰给人事不省的叶修做一些应急的止血和包扎,自己则领着大漠孤烟头也不回地向森林深处走去,不一会出来了,大漠孤烟身后还跟着一只毫发无伤的小龙,这只小龙大家太熟悉了,它才从大漠孤烟身后怯生生地露出一个脑袋就被霸图的大家逮个正着。

 

“君莫笑!”大家纷纷叫到。

 

韩文清没见过君莫笑,见此情境也知道自己没有找错龙。只是看着毫发无伤安然无恙似乎要不大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君莫笑,再看看浑身是血躺在雪地里小命都掉了半条的叶修,一时间心情有点复杂。

 

叶修胸前有伤,韩文清也不敢背他,只好用一种传说中名为公主抱的姿势把他带上大漠孤烟宽阔的背。大漠孤烟显然对这位新来的临时主人没什么好感,巨大的鼻孔喷了一大口气,似乎很希望可以打个喷嚏把叶修吹出去,但它最后还是乖乖听话容忍韩文清把叶修带到它背上。不知道是因为颠簸还是别的什么,在韩文清抱着叶修往大漠孤烟背上移动的时候,叶修还醒了一次,失血略多身体冰凉的他哆哆嗦嗦地睁开眼,却也没有睁太开,看起来也就是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影子的幅度,他对着不远处韩文清的下巴,突然一笑,十分轻松愉快地道了一声:“哟呵,是你啊。”然后头一歪又在韩文清的怀里昏了过去。

 

一人一龙都已经找到了,唯一可能清楚所有情况的韩文清又似乎不打算告诉大家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也只好惺惺地踏上返程的道路。不过叶修在昏过去之前的那一句无疑在霸图内部引发了新的讨论。众人纷纷觉得,韩文清和叶秋之间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就凭借叶修半死状态下那毫不犹豫地精准地信任地“是你”,这该是怎么样一种熟稔的关系啊,夫妻(?)也不过是如此了吧。一时间,这游离于Q区的一支霸图小队,对叶秋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得比以前尊重温顺了许多。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77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