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15)

※因为三次的各种事情一个月没更新简直…非常对不起QAQ

——————————————————————————————

叶修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被韩文清带回店里,着实把陈果吓了一大跳。她从小在C区这样僻静边远的地方长大,还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阵势,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怎么处理,想打电话叫医生,奈何C区地方偏远,医生也不多,更何况在这深冬季节,还呆在雪山旁边的人除了这伙猎取材料的驯龙师之外,恐怕是再也没有其他人。

 

倒是霸图的一众人比她要淡定地多,张新杰二话没说,就指挥着从巨龙上落地的人把一动不动的叶修从韩文清怀里接下来,安安稳稳地送到楼上的房间里去了。兴欣也就是一个偏远地区提供驯龙师落脚的小旅馆,但霸图是怎么样专业的一种队伍,那绝对是走到哪里都会带着队医的存在,加之张新杰这样滴水不漏的性格,这支队伍时时刻刻都能应付各式各样的变故和危机。

 

也因此叶修被送到房间里去之后,忙前忙后竟然全是霸图的人,要是让身处联盟的任何一个人看到,八成都会吓得眼珠子掉出来,说好的水火不容势不两立都是用来欺骗观众的吗?

 

陈果带着自己店里的伙计给霸图的队医打着下手,心里觉得万分地不好意思。她能看得出叶修和这一批人是相识,但他们的气氛显然不是那种兄弟亲密啊交付后背的关系,更像是基于共同利益上合作的竞争对手。她这个人倒是不认生,早已经把叶修当自己人了。因此这时候看见叶修被霸图的人照料着,总感觉自己欠了人家的情。

 

韩文清出门去找叶修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之后又来回折腾,把叶修抬到房间里来给他处理伤口,等队医表示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剩下的让他静养再观察之后,大家就陆陆续续地散了打着哈欠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韩文清往窗户外面看过去,除了一点稀稀拉拉的灯光就是一片漆黑,远处的雪山反射出一片银白,想想刚才也的亏叶修倒下的地方在雪地里,要是他是在雪山之外的地方被袭击,韩文清很难想象他们要找到什么时候才能把他找出来,不过考虑到叶修已经通过符纸给他传递了一条信息,他又不是那种令人发指的迷路狂魔,就算耽搁也不会耽搁太久。

 

C区这地方是真偏僻,人估计没有霸图所在的Q区的十分之一多,天上还能看得到许多星星,洁白的银河又高又远地挂在人头顶上,让韩文清的心情也变得平静。他搬了个凳子到床边坐着,看着包裹在被褥里的叶修,这家伙今天流了不少血,因此脸蛋看起来白白的,被星光一照显得十分飘渺而虚幻,特别适合出现在十六七岁的人看的青春文学里。他的刘海和头发滑到脸颊两边,韩文清忍不住摸了摸他裸露出来的有点凉凉的额头,这时候的叶修闭着眼睛不吵不闹显得特别地乖,让韩文清恋恋不舍地又多摸了两把。

 

老实说,叶修的情况其实远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凶险。和他竞争了这么多年的韩文清最有资格来阐述这家伙看起来有多虚软无力,笑起又多人畜无害,他的计划就有多阴险,行动就有多狡猾。这家伙在被攻击到的瞬间就顺势蜷起身体往山下滚,就像是在和魔法波动玩“你追我逃”一样,因此有大半的魔法是白白消耗而不是招呼到他身上,加之他在承受攻击的瞬间就预判除了对方攻击的目标,因此准确地闪开了自己得重要器官,实际上他除了身上又好多伤口失血严重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损伤,只要及时补充体液就不会有大问题。

 

但同时,韩文清又觉得这个窝在床上养伤的家伙特别死心眼特别傻——他很可能是唯一能够通过现场还原叶修之前的行动的人,叶修之前遇到的袭击很可能是包围式的团队攻击,在这种情况下,要让他带着一只会飞没多久的小龙生生地闯出一条路来显然是在挑战常理得极限,叶修这人虽然狂妄了点,但他对于处境永远看得最清楚。因此他在被包围的环境中读出了对方针对君莫笑的意图,然后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行动,选择了换位咒语在瞬间将自己和君莫笑的位置对调,让君莫笑安全的逃离,然后用人类的身体承担巨龙的攻击。

 

这样的举动无论在大陆的哪个地方,都是相当疯狂了。龙和驯龙师瞬间转换位置的魔法,在常理中都是用在驯龙师身处危机只得和龙交换位置的处境中,但大家都想不到身为第一驯龙师的叶修,却是用完全相反的手法使用这个魔法。小龙在年幼的时候受到伤害的影响,往往会持续一生,叶修基于这个考虑选择了由自己来承受伤害。袭击他的一方显然对伤害他本人没有什么兴趣,又或者是处于某种压力或禁忌,在发现攻击的目标从君莫笑转换成叶修之后就迅速地收手了,不然再来一波集火,这家伙这会儿肯定是没气了。

 

韩文清不愿意承认他心里有点心疼叶修,但是更多的还是唏嘘,他思考了一会儿觉得如果把他放在那样的处境之下,被集火的龙是年幼的大漠孤烟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和叶修完全一致的行动。

 

但是除了他们两个从十多年前一路走来的资深驯龙师之外,现在的驯龙师,对于他们的龙,还有这样的感情吗?

 

自从驯龙师的出现,人类借助龙的力量在大陆上迅速地站稳了脚跟,以龙强大的魔法辅助以人的智慧,战斗力几乎可以超越大陆上绝大部分的魔法生物。人的生存条件迅速地得到改善,控制的地域面积在逐步的扩大。随着联盟的发展,人和其他魔法生物之间的关系变得十分复杂。人的存在变得优越,韩文清却不知为什么突然怀念起了驯龙师这个职业出现的初期,驯龙师和自己的搭档相依为命,只能通过接受委托艰难度日,成长材料都靠自己上山猎取的时光。

 

他缓缓地出了一口气,夜里的温度降得更低,他呼出的气迅速凝结成一条白雾散开。韩文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才会在深夜时分想一些有的没的。这厢叶修占了他的床,若是再晚点他在椅子上睡着八成要着凉。韩文清站起来活动活动关节,小心地出了房间带上房门,下到楼下的大厅里,和兴欣店里守夜的伙计作伴去了。

——TBC——

评论 ( 8 )
热度 ( 62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