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16)

※被漫画版的叶修苏死啦简直…

※感觉这个故事终于找到它作为韩叶同人的存在感了…

——————————————————————————————

叶修这一睡睡了个昏天黑地,似乎把近期所有缺失的睡眠和疲劳都借着这一身的伤痕睡了个够本。

 

等他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晚饭以后的事情。韩文清被他占了床铺一夜没休息好,又从B区旅途劳顿过来,一整天状态都不大好,脸色看着特别吓人,兴欣的人只好尽量不看他的脸,以防自己心头一跳摔了手里的饭碗茶杯什么的。

 

晚饭后韩文清和大漠孤烟在附近的森林雪山一带转一转吹冷风提神,奈何冬天天黑早,他在巨龙背上俯瞰过C区一部分人类聚居区的景色之后天就黑了,于是也只得回兴欣。

 

“队长回来了!”

 

队里的人一见韩文清回来纷纷跟他问好,自觉吹了点冷风脸色应该不至于像早上那么吓人,正想找队医问问叶修今天怎么样了,左看右看不知道队医去哪了,倒是一转身看见叶修本人提着个热气腾腾地大桶,从外面一步三摇跌跌撞撞地往大厅里走,韩文清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发现这厮身上披挂的,正是韩文清自己行李里的一件厚外套,还不知道让叶修从哪蹭来了小半身煤灰,看得他心里的怒火蹭蹭地冒,手一伸就把叶修的领子拎了,劈头盖脸地就要骂。

 

“你搞什么鬼!”

 

“哎哟慢点儿慢点儿!”

 

叶修专心护着怀里的桶,看都没看他一眼,似乎并不在意韩文清的脸色,只是小心翼翼地把热气腾腾地大桶放在地上,对着外面招呼了一句什么,接着韩文清就看见那只被他和大漠孤烟领回来的毫发无伤的小龙,欢叫着扑过来对着那一桶热气腾腾的东西吃开了,叶修则面色慈祥地看着。

 

这画面显然完全超出韩文清的理解范围,他才稍有好转的面部表情抽搐了一下,顿时变得更狰狞了,叶修责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像埋怨他脸色不好让君莫笑吃不下饭似的。

 

那桶里满满的都是速食面,韩文清瞪着他,好像从来没见过叶修这个人似的,不过他的确从未见识过这样喂养小龙的驯龙师。

 

“你就给它吃这?”

 

叶修肩膀一抖动作一顿,没敢回头,只敢小声嘟囔:“…这不是我刚醒么,这么晚了厨房师傅都下班了,总不能饿着吧?”

 

在一边安静地听着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好心地没戳穿他上一回用速食面投喂君莫笑的也是这个理由。

 

韩文清虽然私下和叶修熟得不能再熟,就比如他眼睛上有几根睫毛这种,连叶修的妈都不一定说得出来的事情韩文清都知道,但他毕竟是霸图的队长,有心人道主义地关心关心君莫笑,又不能搞得太过界,想了想最后把叶修用速食面投喂小龙的事情知会给了陈果,果然陈果一听整个人都爆发了,虽然几天无论是君莫笑还是叶修,饮食的规律和食物都受到了严格的约束和监视,叶修虽然有点不习惯,但他毕竟有伤在身,能被人关心照顾成这样,要是还有不满和怨言那也太不懂事了。

 

时间又过了两三天,霸图的伙计已经自发地组成小队,在C区兴欣周边的大大小小的可以当做景观的地方都游览了一遍,感受了一下偏远地区不同于繁华的Q区的风土人情。叶修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利索,尤其肋骨仍没长好,呼吸得太用力还是疼,君莫笑这几天倒是吃好喝好玩儿好,三个联盟里的老辣眼光看着它,都知道这个小家伙过不多久就要迅速地窜个子,变成翅膀一伸就能把叶修抽飞十万八千里的一条大龙了,如果要用成年巨龙炽热的吐息硬化它的皮肤,现在正是最合适的时机。

 

叶修精心地选择了一处偏僻的山脚,这地方偏僻且三面有山,就是有人乘着巨龙在天空上徘徊巡视也不一定轻易发现得了。君莫笑要硬化皮肤这个事情,叶修也是心宽,虽然选了了避人耳目的地方,但凡是认识的周边的人,一点儿藏着掖着的意思也没有,因此兴欣一众人手,只要没有排班的,都风风火火地前来围观。围观的人站了一大圈,让张新杰有些担忧,万一大漠孤烟或者石不转被谁认出来了,又是不小的麻烦。倒是叶修十分坦然地告诉大家,今天的事情务必保密不要声张。

 

叶修大伤未愈,君莫笑又在经历一生中十分重要的阶段,弄得陈果比叶修还紧张,去围观的伙计被她私下找了一遍一一吩咐不说,逐烟霞也被抓出来保驾护航——但这个就完全没必要了,当陈果看见大漠孤烟周围那些属于霸图巡逻队的威风凛凛的巨龙的时候,自己也觉得逐烟霞的战斗力似乎连个添头都算不上。

 

大漠孤烟显然不是第一次给小龙吐息,正式进行前的调整都透露出一种专业来,显得十分沉稳而可靠。只可惜或许是因为它的搭档和叶修多年孽缘未了,除了上次叶修重伤人事不省地被韩文清抱上来,别说是摸它了,只要叶修一近身,大漠孤烟就会表现出想要打个喷嚏把他吹得远远的欲望。

 

“好!好!都依你!祖宗你别生气,我这就走!我远远地看着总行了吧。”

 

叶修双手举过头顶,一副投降的姿态在大漠孤烟的瞪视下慢慢地溜达到了不远处的山坡上,霸图众人喜闻乐见地围观。叶修站在山坡上郁闷地点了根烟,这巨龙也太小气了,好歹他是君莫笑的搭档兼半个监护人,小龙接受吐息居然不让监护人在一旁保驾护航,简直是比韩文清还要固执蛮横。但是想归想,他虽然对于挑逗调戏韩文清毫无压力信手拈来,却不敢真的去招惹大漠孤烟,韩文清是脾气火爆了些,但到了大漠孤烟这儿,吐出来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火苗,俗话说水火无情,除了韩文清,谁敢在这位太岁头上动土。

 

大漠孤烟虽然对叶修不甚友好,但对君莫笑看起来还是挺照顾的。联盟里流传了一句话叫“龙随主人”,叶修琢磨着是不是因为韩文清本人三观太正,连大漠孤烟都保持着“有恩有怨不牵连无辜小龙”的原则?又或者是因为那天他自己重伤,君莫笑乖乖地跟在它后面飞没怎么添麻烦,所以有个不错得的第一印象?

 

因为叶修被撵走了,却是韩文清走过来主持了君莫笑通过吐息被硬化的过程。大漠孤烟十分专业地伸长了脖颈,君莫笑似乎有点紧张,尾巴紧紧地绷着,巨龙对于这种事情比小龙老道多了,倒是挺好心地用翅膀轻轻地拍了一下君莫笑的脖颈,也不知道是不是安抚的意思。君莫笑的身体刚刚松弛了下来,一口炽热地吐息就汹涌翻滚着吹到了它的脸上,君莫笑不适地低吼了一声弓起了背脊,但是很快它就适应了过来,还配合着大漠孤烟的节奏,改变自己的姿势以便全身都得到硬化。

 

人类的思想十分复杂,龙族在幼年时期的念头却往往十分简单,它们唯一的兴趣和目标似乎就是“变强”。大多数的小龙即使没有人类的干预,也会自发地猎取成长材料,然而小龙对于材料的选取和进化方向的计划,一般都比不上已经活了十来年的驯龙师,也因此有的小龙是能够接受和人类契约的,但驯化野生的成年巨龙,目前还是没有驯龙师敢于想象的事情。

 

大漠孤烟对君莫笑进行吐息的时间也就三个小时左右,此时君莫笑全身都沐浴过炙热的吐息,浅色的皮肤上冒着滚滚的热气,还需要一天一夜它才能冷却下来,冷却下来之后,君莫笑的表皮将变得像大漠孤烟一样硬如盔甲,极大程度地抵御各种攻击。

 

君莫笑对热情腾腾的自己显然还有点不适应,它迷茫地叫了一声,在人群里寻找叶修的身影。叶修这时候是挺想去摸摸它,奈何现在的君莫笑摸起来恐怕比烙铁还要高温,他的手一上去八成就熟了,只好在人群中一边挥手一边对它说话来安抚这有些慌张的小龙。

 

这个时候已经没剩下多少围观的人,叶修一看大漠孤烟似乎也展开翅膀准备自己找地方过夜了,便慢慢从小山坡上下来,走到离君莫笑不算太远的地方,一屁股在地上坐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叶修选的时间是傍晚,这样大漠孤烟的吐息不至于在夜色中显得太亮太显眼,而被硬化过的君莫笑恰好又能承接着晚上太阳落山之后的低温,在更大的温差里获得更好得硬化效果。因此现在天已经黑透了,只剩一片星光洒下来。君莫笑稍微适应了一点自己身上的温度,正安安静静地趴在那里休息,叶修仰头看着天空中一片舒朗的星河,一颗颗星星镶嵌在巨大的像水晶一样的天幕上,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当初一叶之秋硬化皮肤时候的场景,正有些感慨,却见到一张脸突兀地闯进了星空的画面里。

 

“咦老韩你还没走啊?”

 

叶修还以为韩文清是和大漠孤烟一道走的,没想到他竟然留了下来,韩文清冷冷地哼了一声,一巴掌呼到他脸上。

 

“你打算在这守一夜?”

 

叶修把韩文清的巴掌手自己的脸上挪开,见到韩文清十分不赞同地盯着他身上有伤的地方,一副想要发脾气的架势,最后却是扔给他自己之前那一件被叶修穿过蹭了半身灰的厚实的长外套。叶修兴高采烈地接过穿上了,别说,他从嘉世出来得时候什么都没带,这时候最缺的,还真就是这么一件厚实的长外套,再加上韩文清人比他高,身材又魁梧,这么一件外套给他当被子盖都成。

 

“你看我不是好得差不多了?设身处地地想想啊,如果在那里得是大漠孤烟,你不得坐一边守一晚上?”

 

这次韩文清呵了一声,跟叶修一样席地而坐,用轻蔑的眼神把裹在外套里显得小一号的叶修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那眼神里赤裸裸地表达着“就你现在这德行,守一夜,真出了什么状况你能应付地过来?”的嘲讽。接着韩文清示意叶修往山坡上看,这一看还真看出点什么来。

 

“那是你们的人?”叶修指着不远处山坡上那红光一闪一闪的小点,“有生之年啊,我的龙被你们霸图的人守着硬化,这说出去…啧啧……话说我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们想得这么周到,我还以为霸图的人都特纯爷们不拘小节呢。”

 

“毕竟收了百分之十五的白狼毫。”韩文清骄傲地点头,又在叶修的头上摸了一把,这种仿佛对待晚辈一样的手法让他非常有心理上的优越感。

 

“那我不要你们给我守着,把百分之十五的白狼毫返给我成不成?”

 

“你可以选择我们守或者不守着,白狼毫一根都不返。”

 

叶修哑口无言:“那你们还是守着吧…”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71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