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19)

唐柔当然不会因为叶修一句玩笑话就真的去做职业驯龙师,她虽然对和龙相处有些兴趣,但人家毕竟家底厚实,全然不会是需要靠委托糊口的主儿。叶修坐在君莫笑背上,跟着火红色的寒烟柔,咬着烟头喃喃地感叹:“有钱人啊…”

 

也只有有钱任性的唐家千金,才能做到同时委托叶修和霸图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

 

无论是哪个区,人口密集区总是禁止龙族出现的,龙族的体型太过庞大,很容易给普通居民的生活设施造成破坏,同时人口密集区也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不是那么需要龙来保护,巡逻队因为需要设置龙的训练设施常常在远离人口的地方。也因此他们走到户外的时候直接面对了冬天呼啸的冷风,连个遮蔽的建筑物也没有,叶修被吹得脚下一个不稳,被韩文清瞪着多看了一眼。

 

既然委托谈得差不多,当即也就出发了。他们的队形以唐柔的寒烟柔打头,大漠孤烟和君莫笑一左一右的护在两边半个身位左右的位置,但就体型来看君莫笑小了很多,甚至连雌性的寒烟柔都不如。张新杰带着石不转跟在后面,他向来稳重严谨,在他后面跟着几个霸图得力的驯龙师。

 

好在霸图的驯龙师们在猎杀冰霜白狼的时候和叶修有过一会儿合作,不然这时候八成得打起来,跟在后面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私下觉得自己如此明智。

 

除了叶修,每个被委托的驯龙师都是一副勤勤恳恳训练有素的样子,只有叶修懒洋洋的坐在君莫笑背上没个正行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唐柔聊天,韩文清离得最近也听的最清楚,他们完全没在讲委托相关的事情,倒是在扯一些日常的话题,差不多已经从今天早上吃了什么追溯到了昨晚睡前看的是什么小说了。

 

听完他们的对话,韩文清觉得唐柔真是个非常不错的姑娘,得体又不跋扈,甚至相比叶修看着更像个驯龙师,只是这个姑娘家境实在殷实,完全没有做驯龙师的理由,可惜了这身天赋和心理素质。

 

他们一路向南边飞行,一队的龙张开巨大的翅膀划过天空,在他们下面是层层叠叠的雪山,越往南走,景色越是温柔,南方的冰雪已经融化,绿色逐渐占据了大部分的视野,哪怕现在是十二月的隆冬,大陆的南边也是暖风拂面的景色。

 

叶修在君莫笑背上啧了一声,隔着唐柔和韩文清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们都读懂了彼此眼神中的含义。再走下去可就要走到G区的地界了,G区不同于C区那样没主的地方,这里有一只和霸图同等强大的巡逻队,叶修和他们队还挺熟,对于这块地方必然也是不陌生,因此在空中飞着飞着心里就咯噔一下,心想难不成这颗贵重的龙蛋竟然不是在C区那样的边缘区或者公共区域发现的,而是在已经有蓝雨驻守的G区发现的?可是这么贵重的东西,在发现的时候让他们当场保护必然是最好,何故大老远的把霸图的人叫上又把叶修呼唤出来。以唐家的财力,雇佣蓝雨全队肯定不是问题。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们两人心中都已经交了个底,这次委托恐怕不会太容易。

 

等到了傍晚他们降落休息的时候,叶修抬眼一看,还真是蓝雨的地界,他们前面不远处正有一只巨龙飞过来,这龙通体金黄,在夕阳下闪闪发光看着有几分刺眼,如此标志性的特征联盟中只此一家,是个驯龙师几乎都能认出来。叶修和韩文清隐隐有预料,张新杰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到底还是稳重,只是后面的驯龙师都摸不着头脑了,这明明是他们霸图的委托,半路上飞出来夜雨声烦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要截胡?这么想着几乎就要拉开架势,好在对面及时发话,才让一队人安静下来——或者换一种说法,对面的驯龙师发起话来,他们基本上就没有插嘴的空隙了,只能静静地听着。

 

“山那边的朋友你们好吗让我看看你们热情的双手哎哟我去居然来的是居然是霸图老冯也太不厚道了怎么选了个最远的等等你们啥时候有那么点大的小龙了这么点儿大的龙也拉出来做委托还能不能好了诶等等这谁啊坐小龙上面怎么有点眼熟我靠靠靠靠老叶怎么是你你啥时候和霸图搞到一块儿去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捂住了耳朵瞪着他。

 

金色巨龙上的驯龙师接收到一群人杀气腾腾的瞪视也面不改色,但他懂得适可而止,因此一脸可惜地收了声,停下来清了清嗓子,以一副悲痛地口吻再次开腔:

 

“你们这些人啊,也太没人情味了。这么久不见也不让我说两句话,别激动啊霸图的小伙子们别激动,不是来截胡的,我们队长怎么那么好心啊,还专门派我来带你们去休息的地方。”

 

“原来你还有事情瞒着我们啊。”

叶修看着唐柔啧啧地感叹,姑娘没有反驳,只是看着他笑了笑,就在这个优美得毫无死角的微笑里,联盟首席驯龙师觉得自己隐隐嗅到了一点心脏的味道。

 

心里有疙瘩就要立刻去解决,当晚等霸图的一众驯龙师和巨龙都安顿好了,叶修约了韩文清一起去找喻文州谈谈。两个人在约定地点碰了个面,肩并肩在蓝雨的基地里走着,穿梭自如,毫无外人的自觉,不一会儿就站在了喻文州的房间门口,互相可劲儿地使眼色似乎在定夺谁来敲门,争执了半天却依然没有结果。

 

“诶我说小张呢?”

“他睡觉了。”

“……”

“……”

“老韩我觉得我们俩现在看着特别像骈头幽会你觉得呢?”

 

房门里的喻文州刚刚泡完脚,正在擦干,听见门外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对话,不由得叹气:“两位前辈,我已经听到了,你们进来吧。”

 

叶修乐呵呵地开门进来,韩文清像个煞星一样一脸阴沉地跟在他身后,“文州还是这么会养生,睡前还泡脚啊?”

 

喻文州笑了笑:“我倒是想问问叶前辈怎么会和霸图一块行动的。”

 

“这个说来话长,你看了报纸就知道我已经被嘉世扫地出门了,现在和谁搭伙都是正常情况。说起来,蓝雨是知道龙蛋的事情了吧。”

 

喻文州没有避讳,大大方方地点头了,话说得也十分坦诚:“知道,不过也只有我、少天还有景熙几个人知道。”

 

“蓝雨的心倒是很大啊,”叶修一贯不怎么正经的语气里竟也有一丝惊讶,“这么坦然就放手了,以少天的性子,没少折腾你吧?”

 

喻文州看起来倒是并不在意:“少天不是小孩子了,是非轻重还是掂量得清楚的。”

 

“这么说,”韩文清拉开喻文州房间里的椅子,大大方方地坐了上去,“唐家最开始委托的是蓝雨,但是你们却把这个事情推给了联盟?”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57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