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26)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夜,大陆上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多的人类活动的痕迹,魔法生物占据着据对的力量优势。驯龙师的职业刚刚开始冒头,算得上是人类社会的边缘职业。韩文清带着大漠孤烟在南部的丛林中猎杀魔法生物寻找合适的成长材料,一人一龙,再也没有其他的同伴。

 

那一晚上的星空特别低垂,韩文清随便铺了个毛毯躺在地上,身边撒了一些驱散小型魔法生物的药粉,大漠孤烟护卫在他不远的地方,一有事情立刻就能回来支援。韩文清躺在地上,透过那些茂密树叶的间隙看无数的繁星,星星那么低,那么亮,就像锅盖要扣到脸上来一样。

 

大漠孤烟在不远处安静地享用着它的晚饭,驯龙师在大陆上的地位还没达到日后只手遮天的程度,连带着龙的福利也算不上好,没有人工制作的营养均衡的饲料,它们还保留着野生动物直接吃生肉的习惯,大漠孤烟咬着魔法生物的大腿,骨肉和它的牙齿纠缠在一起发出拉卡拉卡的声音,它一抬头,整个脸都是血糊糊的。但韩文清一点也不觉得恶心或者恐怖,他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哪怕种族不同,那种生死与共惺惺相惜的感觉,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驯龙师们总是很难体会。

 

韩文清盘算着明天要去寻找得魔法生物,看着星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大概睡了两三个小时,隐约间听到大漠孤烟从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嘶声,他瞬间从睡梦中醒来,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起来。长期在野外狩猎养成的高度的警惕性,让他在清醒后的一瞬间就进入了战斗状态,韩文清抓起点在身下的厚毛毯,用龙文大声呼唤了一声大漠孤烟,同时迅速地往龙的方向跑去。

 

“哎哟!”

 

他跑得太急,完全没注意到不远处竟然还站了一个人。当他听到男子的惊呼声时,对方已经被他撞了出去。韩文清一贯很注意锻炼,穿着衣服不觉得,但脱了衣服身上那些结实而充满爆发力的肌肉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很有底子,下盘特别稳,也因此这么撞了一下他一点事儿都没有,而被撞的那个不知名的陌生男子就不一样了,他显然没有料到树林里竟然还有个人,冷不防被全速奔跑的韩文清一撞,整个人飞出去能有两米,此时正一脸无奈地趴在不远处的枯叶上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这人身体条件也太弱了,就这白斩鸡一样的小身板儿,大半夜的跑到树林里来,那不是找死吗?他怎么活到现在?

 

很快他就知道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是怎么活下来的了,他听到了大漠孤烟充满警告意味的低吼声,这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只通身漆黑的大家伙,韩文清仔细辨认了一下,看它翅膀的形状和形体应该是只火龙,但树林里太黑了,这么一条黑漆漆的家伙,要不是它那一双金黄的眼睛像两个小灯泡,韩文清还真不一定能看出来。韩文清瞥了一眼趴在枯叶上体格孱弱的家伙,心想原来你丫还是个驯龙师。

 

韩文清从小面相就凶,走在外面经常吓哭小朋友,加上选择了驯龙师这么一个危险度高又不怎么被看好的职业,他和人打交道的机会少得可怜,更不要说什么朋友。而这个初次遇见的同行好像一点儿也不怕他,丝毫不介意他不怎么善意的注视,他在枯叶上摸了一下,摸起来刚才被韩文清撞掉的半根卷烟叼进嘴里,慢慢吞吞不慌不满地从地上爬起来,慢条斯理认认真真地把身上沾到的枯叶子掸掉,这才抬眼看了看韩文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原来是同行啊,我说怎么在这种森林里居然还有龙出没,吓了我一跳。”那人叼着烟,懒洋洋地冲他笑了笑,韩文清猜测这大概是个示好的微笑,但这家伙浑身松软一副站没站相的样子,实在很难让他产生什么好感,于是他抿着嘴不说话,那人似乎也没打算等他接口,就自顾自说了下去,“大半夜的在这种地方见面也算是我俩缘分不浅啊。认识一下,我叫叶修,这是我搭档一叶之秋,刚才不知道那条龙和你一起的,还以为是野外的呢,就抢了他一点儿吃的。”叶修摸了摸鼻子,露出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不好意思的神色,“抱歉了啊,要不我现在和一叶再去抓个什么东西回来赔给你?”

 

韩文清啧了一声,他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匀一点肉给这个家伙显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唯一让他心怀不满,其实是这条名叫一叶之秋的火龙竟然成功地在大漠孤烟嘴里抢食,这可是闻所未闻得事情,韩文清在驯龙这件事情上很有天赋,又和大漠孤烟一拍即合,一人一龙配合得很有默契,他也非常认真仔细地给大漠孤烟强化,无论是魔法生物,还是同行之间的切磋,至今未逢一败,如今生根半夜被这不知道哪里来的看起来比他还小两岁的毛头小子从嘴里抢食,这叫他如何咽得下下去这口气。不过仔细想想对方是一人一龙,而他这边只有大漠孤烟,驯龙师在战斗策略和战斗经验上,往往会比自己搭档的龙族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大漠孤烟被这俩联合起来坑了倒也情有可原,但韩文清就是有一种直觉,这个看起来软绵绵没什么力气的家伙,似乎会是个好对手。

 

但现在的环境和时间,显然不适合约战,于是他对那人点点头,也介绍了自己:“韩文清,这是我的搭档大漠孤烟。”

 

叶修听了他的话,噗了一声:“老韩啊,你爹妈一定是对文化人,名字取得不错。不过和你的形象搭配起来,还真是有些…特别。”

 

韩文清哼了一声,不理会他的调笑,招呼了一声,打算回去继续睡他的觉,余光里叶修的笑容就是有点晃眼,总是隐隐约约地在他脑袋里转悠,这家伙长得倒挺好看的,眼窝深鼻梁高,只是气质又懒又随意,真是白瞎了这一身皮囊。

 

霸图队长向着漆黑的小树林感慨,现在可不是夏天了,冬天的树林冷飕飕的,树枝都秃了,一抬眼就能毫无阻碍的看到夜空,不过冬天的星星可是不太多。

 

他又想起黄昏时自己梦里看到的叶修,那踌躇的神情和红扑扑的脸颊让他差点就笑了出来,这和叶修平时的形象差得太多了,就算他真要告白,八成也是一脸不在乎地宣称什么自恋到让韩文清想打人的话。韩文清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触了一下,犹如石子扔进湖里荡出一条一条的波纹,叶修披着橙色的毯子在韩文清前面深一脚浅一脚晃晃悠悠地走着,韩文清一脸深沉地跟在他后面,两人双双来到秃了头的小树林中谈人生。

 

“老韩,其实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叶修看起来有点犹豫,让韩文清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他在黄昏时做的梦,不免心跳有点快,但他即使控制住了自己,如果那么荒唐的梦境也能变成预知梦,这个世界还真是太玄幻了,韩文清稳了稳心神,以一贯沉稳笃定的口气打断叶修的犹豫:“你说。”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人你也知道。我作为一个外人问你们队里的事情是我逾矩了,如果不方便回答就算了。其实我想问你,你能不能老实跟我讲,霸图对拍下这个龙蛋有没有想法?你们在出发之前,巡逻队里应该就已经收到这件事情的资料了吧。”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50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