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我们家的小太阳(1)

不用怀疑地,傻白甜。

两个男人带孩子的故事,职业操作有,至于TJ医院是哪…咳…三次的基友你们看到的话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不要企图去挖某些梗的原型。

仅供娱乐的故事,OOC OOC OOC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在医大念书的时候认识的,两人是老乡,又是一个寝室的室友。在其他高中同学打牌翘课抠脚的大学生涯中,两人一同经历了背书写作业熬夜复习这地狱一样的大学时光,一起度过了那段艰辛无比的青春,培养出了极其深厚的革命友谊。

但他们的恋爱故事,却要从一个不请自来的小朋友说起。

两人毕业后都留在了医大附属的TJ医院工作,再一合计,索性在医院旁边合资买了一套小房。当时两人想的是彼此都没有女朋友,最近房价行情一路飙升,等真的成家要搬出去,卖了房子也不亏。

他俩在读本科的时候就是室友,对于这样的同居生活显然适应良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有时候还携手去旁边菜市场买菜。除了夜里没有某些嗯嗯啊啊的生理关系,他们的生活轨迹几乎和一对普通的夫妇无异,也彼此开玩笑说过如果找不到老婆就这么一起生活一辈子好像也不是太难接受嘛。

彼时他们都还觉得自己是直的,只是没有合适的对象。大学的时候大家起起哄,文艺活动的时候他们的节目永远是惯例的卖腐福利。看穿了一切的苏沐橙同学默默地表示,看他们俩毫无芥蒂地勾肩搭背给大家卖福利得时候,她就隐隐猜到这两人十有八九要弄假成真。

他们认识的第一年还有些摩擦,也关上门在厕所里打过架,各自鼻青脸肿的出来,但到了第三年的时候,他们已经磨合得形影不离,浑身都散发着蜜月期的光辉。

黄少天一进医大就是打算报外科的,本来怂恿喻文州和他一起去外科,没想到喻文州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他手慢,比大部分都慢,甚至被大家称为“堪比哆啦A梦的小圆手”。

在基础实验的时候,别人在琼脂糖上点了三个样,喻文州堪堪点完一个,老师还能鼓励他说“小伙子不错,动作虽然慢,手却很稳”;等到了学手术学的时候,黄少天一分钟轻轻松松能打五十个十字结,喻文州练了一晚上,考试的时候堪堪打了26个,刚过及格线。外科的急症和抢救太多了,手速的缺陷很大程度上限制住了他。同样是肠道吻合术,黄少天Lambert缝合都缝了一小半了,喻文州才做完后壁的内翻缝合,这速度要是放在临床技能大赛上能被所有人虐得体无完肤,好不容易缝完了前臂,松开肠钳,老师一看肠道上那些深深的肠钳的齿痕直摇头:“你这速度,吻合完肠道,这一块都要缺血坏死了。”

后来喻文州一咬牙一跺脚,报了心内科,和黄少天的普通外科隔着大半个医院在两栋楼里遥遥相望。

他们即将迎来的人生转折发生在一个天气有点阴沉的周二,喻文州刚下晚班回来,昨晚收了个主动脉夹层的病人好一阵抢救,他几乎一夜未眠,交班回了家凭借意志力支撑着冲了个澡,倒头就睡了。黄少天这一天事情倒是不太多,做了一台胃癌切除术,中午哼着歌去隔壁医大门口买鸡蛋灌饼吃,这家鸡蛋灌饼名声不小,有自己的微博,粉丝比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加起来还多。

喻文州下夜班肯定没吃东西就睡了,不知道现在醒了没,要不要给他带点吃的回去呢?黄少天一边走一边琢磨,走到自动饮料贩卖机的时候,发现机器后面有个不大的布包,用毛毯裹得挺严实的,刚才好像蠕动了一下,黄少天好奇地凑过去一看,顿时感觉自己摊上大事儿了。

“文州文州文州你快醒醒,我们摊上大事儿了!”

黄少天开锁关门把小布包放在沙发上动作一气呵成,一阵风地冲进喻文州的卧室跳到他床上把熟睡的人从被子里挖出来抓着他的肩膀晃个不停。

“…别慌,怎么了?”

喻文州睡眼惺忪地看着黄少天,揉了揉脸努力保持清醒,见黄少天瞪着他半天吐不出一个字,他脑袋里一片混沌,眼前一黑竟是往黄少天胸前一倒又要睡过去。

“天呐你别睡啊文州文州别睡了,让我组织一下语言啊你怎么又睡了!”

后来喻文州穿着睡衣被黄少天强行从床上刨出来,他打着呵欠走到客厅,黄少天赶紧把自己捡回来的小布包给他看,掀开毛毯的一角,里面一个小娃娃的脸露了出来,小娃娃不哭不闹,就是精神看起来不大好,吓得淡定如喻文州也是脚下一个打跌。

“…你在哪儿发现的?”

“就在外科大楼前面的自动饮料贩卖机后面,你说会不会是谁家弄丢的孩子啊藏在这么隐蔽的地方自己回来都找不到,现在说不定正着急得团团转呢。”

喻文州扒拉开毯子,仔细看了看这个小宝宝,小宝宝看上去发育正常有点营养不良,但是嘴唇和鼻孔之间有一道小沟,看起来好像兔子的三瓣嘴,喻文州心里一沉,心道多半是没有黄少天想得那么甜,十有八九是个被遗弃的孩子,但他没跟黄少天直说,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妇产科主任王杰希那里。

王杰希是他们两人的学长,平时关系好,人也很够义气,喻文州电话里这般这般和他一说,不到十分钟他就从科室里出来,站在他们家门口敲门。

喻文州本意是让他看看这孩子面熟不面熟,会不会是妇产科哪个孕妇的孩子,王杰希上来对宝宝前前后后检查了一番,劈头盖脸就把两人给骂了。

“你们俩是不是傻?这孩子都快六个月了还打电话给我,去叫苏沐橙来看。”

王杰希前脚还没出门,黄少天电话就打过去了,不过苏沐橙在儿科似乎要忙一些,这时间还在查房,背景一片小朋友的哭闹音,喻文州趁此时间检查了一下包着小朋友的布包和毛毯,稍微抖了抖,抖出一张叠得很紧的纸来。

喻文州心里已经有底了,但是黄少天眼神才过来,脸色立刻就阴沉了。

喻文州知道他十有八九是要发火了,黄少天看着大大咧咧对什么都不大在乎,其实心里很是重情重义。喻文州知道他以前收过一个肠结核的病人,十七八岁年纪轻轻的,发了肠梗阻送到黄少天手上动手术,手术做得漂亮让他带药回家了,但病人的父母家里穷,也没什么文化,回家之后没好好休息,药也是断断续续的吃,硬是把一个可以治愈的疾病养成了无可挽回的状态,第二次送到黄少天手里的时候肠道一片粘连,用药不规范又搞出耐药菌感染,根本没办法,没过多久就去世了。黄少天冷着一张脸跟病人家属交代,话都没有平时多,下班一回家扑到喻文州怀里就是哭,愣是哭了一晚上。

这种事情说出去别人肯定都不信,但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心里其实相当地柔软,面对这样一个被家里人遗弃的小宝宝,他看着生气发火得越厉害,心里就越难受心疼这孩子。

喻文州还没想好黄少天要是真发起火来他要怎么劝,苏沐橙人就到了,不禁在心里说了一声救星啊,像汇报病历一样把孩子的来龙去脉给苏沐橙说了一通,儿科大夫手法熟练,长得还漂亮,逗得小朋友咯咯地笑起来。

“比较健康的宝宝,有点营养不良,没什么大问题。而且你们也看了吧,单侧部分唇裂,现在养到快六个月了,最适合做手术的时候。我记得有政策,我们医院好像是可以免费修补,不管这宝宝是谁的,还是尽快给他办手续做手术比较好。”

送走了苏沐橙,两个人并肩坐在沙发上读宝宝亲生父母留下来的“信”,才知道宝宝已经取了名字,叫卢瀚文,家里想送宝宝过来做手术,却因为户口不在这里不能享受免费政策,家里没有钱再长大一点估计也养不起,只好放弃这个宝宝,希望能有好心人收养他。

黄少天看完,骂了能有半个小时,引经据典不带重样的,活脱脱就是他导师魏琛的风骨,直到喻文州提醒他该去上班了才住口。喻文州很理解黄少天的想法“养不起就不要生,生下来唇裂就不要了,还当什么父母,养孩子不如去养猪”,但是孩子是无辜的。黄少天去上班,家里安静多了,就喻文州和卢瀚文两人相对无言。喻文州熬了一宿睡了三个小时被黄少天闹醒,这会儿头疼得厉害,家里有个半岁不到的宝宝他也不敢继续倒头就睡,凑上去想像苏沐橙一样逗逗宝宝,结果一逗就把宝宝逗哭了,喻文州赶紧抱起来手忙脚乱地哄,哄了半天宝宝还是有气无力地哭,喻文州这才想起来他会不会是饿了,他努力地回忆以前儿科学学过的内容,从冰箱里找出黄少天昨天喝了半盒的纯牛奶,煮沸加糖加水,用小勺一口一口喂给宝宝,喝了半碗牛奶,小家伙满足地咂咂嘴又睡了。

趁着宝宝睡着这一会儿,喻文州提心吊胆地拿出百米冲刺地速度跑下楼去便利店,买了一大包尿不湿。回来看见宝宝还睡得好好的,心就像从嗓子眼落回肚子里一样。

原来照顾小宝宝这么艰辛啊。

他和黄少天磕磕绊绊地照顾了卢瀚文几天,夜夜连个囫囵觉都睡不了。要不是性别实在不允许,喻文州丝毫不怀疑黄少天会请产假回家带孩子。几天后他们联系了颌面外科的周泽楷医生给小卢动手术,黄少天对于周泽楷一直看不大顺眼,大概是同为外科医生总有些要一较高低的傲气,介于对方是颌面外科手艺最好的医生,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孩子交到周泽楷手上,自己守在手术室外面来来回回地踱步。

“少天,歇歇吧。你再这样来来回回地走,我都要晕了。”

“我也想坐下来啊,可是我心里着急根本坐不住你知道嘛文州。那什么有个成语不是叫如坐针毡嘛?还有什么热锅上的蚂蚁,形容的就是我啊!”

喻文州扯着他的胳膊强行把他拉到旁边做好,手术室的门呼一声开了,巡回护士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们俩,厉声说:“不要吵。”

“冷静点,”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周医生很有经验,手艺又好。小卢出来的时候一定是漂漂亮亮的小帅哥。”

黄少天刚被人家科室的巡回护士训了,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嘟嘟囔囔地问喻文州:“能有多帅啊,和我一样帅吗?”

“和少天一样帅。”

小卢刚来他们家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商量的是他们照顾宝宝一阵子,张罗着把手术做了,又是一个健康漂亮的宝宝,就把他送去儿童福利院,等好心人来领养。但黄少天这话一问,喻文州心中隐隐有一种预感,这个小朋友十有八九是送不走了。

因为黄少天舍不得。

喻文州不是不喜欢小朋友,选择行医这条路大抵心中都有人文主义的情节,觉得孩子的小手小脚和健康的小脸蛋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不然也不至于陪着黄少天照顾了宝宝好几天。但收养一个孩子却是一个相当长远的计划。他们两个博士毕业没几年,虽然三十刚冒点头,政策上说已经满足了收养孩子的年龄,但是没恋爱没结婚,人生经历主要在象牙塔里,黄少天尤其心智单纯,都快成喻文州半个弟弟了,自己还是个大孩子,更不要说照顾一个半岁的宝宝了。就算他们磕磕绊绊地把宝宝带大,以后两个人各自成家怎么办?难道再把他送到福利院去?

虽然猜到黄少天十有八九不会听,他还是把自己的顾虑一五一十地跟黄少天说了一遍,却没想到黄少天比他想得更加决绝执着。

他笑呵呵地拍着喻文州的肩膀:“没关系的啊文州,只是我自己去领养这个孩子,和你没有关系,不会麻烦到你的,不用紧张嘛。”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一步,他也没什么能再讲的了。喻文州回到自己的卧室里,轻轻地掩上门,听到门的那一边传来黄少天和卢瀚文叽叽喳喳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心里不大舒服。从刚才黄少天跟他说“和你没有关系”的时候,他心里就好像梗了一根刺,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戳在那里闷闷地疼。

喻文州摇了摇头,心说这么多年对你这么好就换来一句“和你没关系”,我还真是瞎了眼。他也知道黄少天不是那个意思,但听着就是非常地不舒服。可是他和黄少天又能有什么关系呢?两人非亲非故,充其量也就是玩得特别好的朋友,黄少天以后怎么生活,和谁成家,成家之前要不要抱个儿子来养,都和他没有丁点的关系,他也不该过问,还真拿自己当他家里人不成。之前为黄少天的未来想来想去担心这担心那,也真是自作多情多管闲事了。

之后喻文州果真没有再管卢瀚文的事情,黄少天颠儿颠儿地去民政局办了领养手续。卢瀚文手术效果很好,毕竟是颌面外科的当家大夫操刀,小家伙一出来,那叫一个相貌堂堂神气逼人,黄少天十句话有八句离不开卢瀚文,小家伙今天会抓他的手啦,今天能吃鸡蛋羹了,小家伙好像很喜欢吃,吃得很香,走到哪里都散发着傻爸爸的光辉,整个胃肠外科的医生护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倒是喻文州看起来非常消沉,每天下班回家洗漱干净早早地就睡了,话也说得不多,黄少天看得出喻文州心情不好,但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加之照顾卢瀚文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实在无心再过问喻文州的事情。

带孩子带得身心俱疲的时候,黄少天也想过要去找喻文州帮忙,但是看着他轻轻掩上的房门,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TBC

 

 

后文:  [2]

评论 ( 6 )
热度 ( 234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