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我们家的小太阳(4)

前文:  [1] [2] [3]

 

转眼新年快到了,黄少天是本地人,今年多了个儿子终于荣升“有家室的医生”得以放假回家过年,自然是要把小卢一起带上。黄妈妈对小卢喜欢得紧,哪怕不是自己家亲生的儿子,也是心肝肉儿一样地疼爱。黄少天小时候活泼可爱,在家里一贯都很得宠,而卢瀚文虽然不是亲生的,却和完美地继承了黄少天特别讨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喜欢的特点。黄家的亲戚们虽然还没见过这个小宝贝,但少不了听黄妈妈这样那样地说,给他买的小衣服小鞋子和一堆婴儿画册图卡都快堆到天花板上了,就等黄少天带着卢瀚文过年回家一股脑儿地收回去。

相比之下喻文州凄惨得多,大年夜被排了班哪儿都去不了,一个人凄风苦雨地守着心内科的病人们,大概也就是给自己弄点好吃的看看每年都如出一辙的春晚,祈祷不要在半夜接到一线医生的电话再来个大抢救什么的。

一想到回家过年,黄少天高兴得整个人跟吃了兴奋剂似的,特别亢奋,好比躁狂发作,上班的时候身后跟着的那些住院医实习生差点就要问他:黄老师要不要去神经内科看看?

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晚上,黄少天高高兴兴地坐在床上教小卢说话,喻文州吃苦耐劳地给他收拾行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新姑爷送老婆孩子回娘家探亲的温柔气场。

“少天,瀚文那件黄色的衣服带不带?”

“不带了吧?我们家亲戚给他买的衣服都快堆到天花板上去了,不愁没有衣服穿。哎对了文州多给他带点尿不湿,臭小子尿布用得特别快。”说着黄少天还装模作样地在小家伙的屁股上痛揍了一下,卢瀚文比刚来他们家的时候大多了,估计已经知道了黄少天不是真的要打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踩在黄少天的大腿上咯咯咯地笑,喻文州走过去,怜爱地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小卢的头发已经长出来了,黑漆漆软乎乎地一层覆盖在小脑袋上,摸起来像幼兽一样柔软。

说起来黄少天的头发也很软,喻文州还记得他们一起念大学的时候,有一次黄少天把被子晒在外面自己去做实验,结果从实验室出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暴雨,当天晚上毫不意外地睡到了喻文州的被窝里。黄少天怕冷,睡觉的时候喜欢贴着人,本来床铺就窄,黄少天还一个劲儿地往喻文州怀里钻,喻文州怕挤着他却也退无可退,只好抱着这只像大狗一样的室友,让他在自己的怀里蹭来蹭去,黄少天的头发蹭到喻文州的颈窝里,也是这样软乎乎的,就像小朋友一样。

“怎么啦,舍不得瀚文,哈哈哈没关系啦我只是带他回去给爸爸妈妈还有各路亲戚朋友看几眼,不会呆太久的。说起来你也真是太惨了啊,大年夜还当班。”大家同是医疗工作者,黄少天当然非常理解喻文州要上班不能和他们共度佳节的遗憾。

“嗯,其实也还好。虽然不能舍不得瀚文和你,不过阿姨一定也很想你们。好好放松一下吧,少天看看还有什么要带的?”喻文州在卢瀚文头上摸完,又在黄少天头上摸了两把。黄少天听到这里才想起来他光顾着和卢瀚文小朋友玩儿了,明明是自己的行李,收拾的工作却全都抛给了喻文州,他不禁脸上有点发热,好在喻文州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黄少天虽然家在本地,但距离TJ医院还是有一个来小时的车程,隔天喻文州帮黄少天提着行李把这一大一小两个宝贝送上了车,总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转头回病房查房去了。

作为少数几个即使过年也不能够停止工作的机构,医护工作者和病人都各自有各自地不容易。傍晚的时候,有病人家属提了一大袋饺子送到护理部说要送给今晚值班的医生吃,护士提到喻文州面前问他怎么处理。喻文州笑了笑,虽然现在网络上报纸上全是医患关系的负面消息,不是医生治死了谁就是哪个医院的医生又被捅了一刀,但是面对面相处的时候,心里却大抵还是温暖的。大家都是人,谁的心不是肉长的呢?喻文州让护士把几个年轻的住院医偷偷藏在主任办公室里的锅翻出来,把一大袋饺子煮了,又找出他们藏的一次性纸杯啊碗啊什么的,各自盛了一个往各个病房送过去。

大概是老天也喜欢这一派和乐的气氛,没有太为难喻文州给他制造什么麻烦,直到九点多病房里还没有要出问题的兆头,喻文州坐在病案讨论室里看了一会儿病历,把一线医生叫来跟他们讲了讲病历里写得不大合适的地方。左右没什么事情,喻文州估摸着要不要去睡一会儿呢,万一夜里再有什么事情,也会有精神一些。

正想着,喻文州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地脚步声,然后咣咣地敲了两声休息室的门。喻文州正想着谁这么晚来找他,病人家属或者护士敲门,都是轻轻的,很少有这样不请自来的气势。

喻文州不明就里地打开门,嘭的一个礼花迎面而来,撒了他一头一脸亮晶晶的纸屑,在这安安静静的,连外面的鞭炮声也听不大到的病房里,强行把节日喜庆的氛围盖在了他脸上。喻文州拍掉脸上的礼花,面前的黄少天笑得大大咧咧的,虎牙都露出来了,像个小太阳一般地对他喊:“文州!新年快乐!”卢瀚文小朋友两只穿着软软的鞋子的小脚踩在他爸爸的脚上,手被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牵着,像一个大字一样站在黄少天面前,不知道是看见喻文州高兴还是因为学着黄少天的样子,他也站在黄少天的脚背上啊啊地叫。

既然这一大一小都来了,喻文州也只好先把工作放一边。

“少天新年快乐,瀚文也新年快乐。”他脱掉白大褂,洗了手笑着把两个人迎进来,不放心小卢被黄少天这样牵着走,喻文州赶紧上前把宝宝抱起来,黄少天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就笑他:“没事啦,小卢都快学走路了。你也别老是这样宠他。”

“你们怎么这么晚还过来?小卢是不是该睡觉了?”喻文州偏头一看,休息室里的时钟指着拉丁语的十,怎么看都不是小朋友出来玩耍活动的时间。

“这不是回家吃了个年夜饭嘛。我爸我妈你还不知道,养生啊,过年也要早早睡觉的,八点多就躺下了。我在家里又睡不着,又不敢看电视玩电脑怕吵到他们俩,想你一个人在这里过年怪凄惨的,就过来看看你咯,啊我背包里还给你带了吃的!瀚文你就别管他了,他今天车上睡了半天,又没找到你陪他玩,除了我妈教他说话还搭理两声,这祖宗都快睡了一天了。现在怎么说也得出来活动活动。是不是,瀚文?”说着黄少天伸手去拉那位坐在喻文州怀里的小朋友的小手,小朋友像只小狗似的欢天喜地地伸出小手和爸爸握手,高兴得哇哇叫。

这父子俩互动起来真像一大一小两只狗狗,头发很软,眼睛也都是亮晶晶的,喻文州没法控制自己嘴角的互动,索性也就放弃了一贯自持的形象,抱着小卢让宝宝站在自己腿上,又让他转了个身面对自己。

“瀚文啊,听说你想我了我可真高兴。”喻文州抱着宝宝的腋下举高又放下,在卢瀚文带着奶香的小脸上亲了一大口。这么大得孩子已经会认人了,卢瀚文大概是真的挺想喻文州,被他亲一下,高兴得不得了。黄少天看他高兴,忍不住就要逗他。

“来来,跟文州说说,今天奶奶怎么教你说话的来着?”

小朋友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黄少天的话,真的在喻文州腿上站直了,神色严肃地要说话,只是他牙还没长齐,说出来都是些哇哇呀呀的的话,他俩都听不懂,喻文州本来也不在意,小朋友要长大终归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正打算把小卢递给黄少天抱着,自己去给黄少天倒杯水呢,小卢似乎也看出喻文州并不大在意他说什么,立刻就不高兴了,在喻文州要把他放进黄少天怀里的时候,忽然言辞清晰地冲着喻文州喊了一声:“爸爸!”

卢瀚文小朋友这一声叫得特别响亮,把黄少天吓了一大跳,一时间不知道是应该为小卢终于学会叫爸爸了感到高兴,还是应该为他尽然管喻文州叫爸爸感到纠结。倒是喻文州适应良好,马上睁大了眼睛一副惊喜地表情,嘴上不重样地夸着小卢,逗他再叫一声,小卢好像也完全不觉得管喻文州叫爸爸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被人夸得挺胸抬头,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

看他们两个家伙真像一对父子似的互动,黄少天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好跟喻文州说你带着瀚文玩一会儿,我去找办公室里的微波炉给你把饺子热一下。

喻文州虽然怀里抱着卢瀚文,黄少天的表情倒一个也没看漏,这下他心里一沉,心道机会来了,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先别去,少天。”他一手托着卢瀚文的小屁股,一手拉着黄少天的手腕,抬头直勾勾地看着他,一对黑眼睛真挚又深情,看得黄少天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他心里隐隐一种预感,一面有点害怕留下来,一面但更怕他这一走了,再也听不到喻文州说接下来的话。

黄少天和喻文州认识了十多年,再最初踏上医科这条航线超长旅途又辛苦的贼创的时候,喻文州就在他身旁。后来他们读研读博,留院工作,从住院医转科一直做到主治,两个人从来没有分开过。行医是个苦差事,一路漫长,他们相互鼓励相互扶持了十多年。最后甚至住到了一起,除了没有夫妻之前的某些生理行为,生活轨迹几乎也一对夫妇别无二致,甚至也说过:如果以后找不到老婆,就跟着彼此过一辈子的话。但他从来没往爱情上考虑过他和喻文州的关系,他只觉得他和喻文州很亲密,这世界上估计不会再有什么人和他像喻文州那样的亲密,熟知对方一切的生活细节。他天真地相信他们是特别好得朋友,哪怕未来找对象成家了,也是特别好的朋友,丝毫不会动摇彼此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

但是那天晚上小卢尿床,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黄少天醒来发现自己四脚八叉地像条八爪鱼似的缠在喻文州身上,脸贴在他肩膀上,口水流了半边枕头,他忽然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一样了。喻文州一手抱着小卢,一手抱着他,睡得端端正正的,好像他们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家三口。要是喻文州自己成家,一手抱着一个不认识的姑娘,一手抱着一个不认识的孩子,黄少天没来由的就是觉得那画面特别地刺眼。

他太习惯喻文州在他身边的生活,习惯到很难再适应其他的生活方式。

“你…你…你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热血轰隆隆地涌上来,黄少天憋得满脸通红,话都说不利索了。

“当然有啊。”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手,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我喜欢少天,也喜欢瀚文,少天介意…让我做瀚文的另一个爸爸吗?”

“啧,”黄少天忽然暴躁了起来,讲话的时候还能听到磨牙的声音,喻文州几乎感觉下一秒他就要嗷呜一声张嘴咬上来了,“别扯瀚文,你要跟我说的话呢?”

喻文州赶紧端正态度:“好,不说瀚文。我喜欢少天,爱情的那种喜欢,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黄少天满意地点头:“我早就猜到你喜欢我了,看在爱卿一片痴心的份上,朕准了。”

他们认识了十年,终于在旧年的最后一个晚上互相表明了心意,成为一对恋人,而两个人的孩子则在被冷落了数分钟之后,站在喻文州的腿上,哇地一声哭了。

“我忘了给瀚文换纸尿裤!”黄少天一拍脑袋,幡然醒悟。

给宝宝换好尿裤,他们在医院的值班房里闹哄哄地陪着喻文州吃了饺子,守到了零点,窗外一片稀里哗啦的爆竹声,就算楼层不低的心内科也能听到。小卢终于是累了,靠在黄少天肩膀上打盹儿,口水流湿了黄少天的外套,两人双双被喻文州赶回家睡觉。

真是一个幸福的新年,喻文州看着漆黑的夜空中炸响的烟花默默想到,作为一个当晚班的医生,他可是高兴得一点儿都不想睡觉了。

TBC

 

后文: [5]

评论 ( 14 )
热度 ( 137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