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31)

“事情变成这样,没什么好合作了吧?”韩文清脸色相当不好,肖时钦无缘无故承受了霸图正副队长的低气压也是压力很大,孙翔和其他几个人皆是一副状况之外的模样,只有苏沐橙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脸上还带着一贯的淡淡的微笑,好像对现在的情况一点都不惊讶,而霸图正副队长的怒意也没有对她产生丝毫的压迫。她毕竟是跟着叶修一路走过来的驯龙师,就算魔法上的天赋不算出众,那处变不惊的态度也是学了十成十。

 

“苏沐橙,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张新杰身为战术大师,这点端倪还看不出来那真要回去检讨了。原来叶秋还在嘉世的时候,苏沐橙和他关系那么亲厚,叶秋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她不可能不知道点儿什么。

 

苏沐橙没有否认,只是对他们笑了笑:“放心,他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张新杰一听这话脑袋也是有点晕,这连合作的委托都给那位前大神截了胡,霸图也不知道要怎么跟联盟和委托人解释,这还不叫添麻烦,还想怎样才叫添麻烦?

 

苏沐橙建议他们原地休整一段时间,霸图的队员跟野生的巨龙战斗之前多少有一些损伤,韩文清也没拒绝她的提议。这么一来二去,肖时钦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既然龙蛋不在霸图的人手里,自然没什么魔法生物好狩猎的。苏沐橙明明知道这一点之前却也没出言阻止,肖时钦也是很无奈。孙翔虽然是队长,但对于肖时钦的建议从来没提过什么要求,说什么是什么,肖时钦说走,他也就领着一拨人轰轰烈烈地回去了。

 

霸图的人原地休整到第二天,唐家真的派了一个伙计来,告诉他们委托的事情已经搞定了,不用在麻烦霸图出力,至于委托的费用,按照他们护送龙蛋的进度按比例支付。的确是像苏沐橙说的,需要交代的地方叶修似乎都已经帮他们交代好了。

 

但霸图的人心中的气愤却不是那么容易平复,好歹是联盟的豪门,就这么被一个巡逻队外的自由驯龙师截了胡,但是又无可奈何,除了跟嘉世一样打道回府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叶修那天在路上甩开宋奇英之后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他本来也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诡秘的家伙,又没有联系方式。别说质问了,找都找不着他。

 

回去的路上韩文清一直在想各种各样的事情,想龙蛋,想巡逻队,想叶修,他心里的线索和情绪揉成一大团混沌,整理不出什么头绪来,他不知道自己的愤怒、后悔、失望、无奈中那种稍微多一些,只是看着夕阳温暖的橙色的光辉,总是忍不住要想起叶修来,想起在梦里他微微发红的耳根,和平时说话的时候,偶尔露出来的没个正行的笑容,好像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他都运筹帷幄,什么都难不倒他,就算失败了也不气馁,整理整理爬起来重来就是了。

 

叶修是那么耀眼的一个人,像一片随风飘落的树叶一样自由自在地游走在世界上游走,没有人可以阻挡他的脚步,也没有人可以让他放弃想做的事情,好像任何人都不能让他为止停留。大概是因为这和韩文清一贯的强硬的勇往直前,头撞南墙也要砸碎南墙继续前进的固执本质上十分相似,才会他在这十多年了不知道多看了叶修多少眼。他们都不是不介怀外物变化的人,坚信真正的强大可以排除一切阻力,韩文清已经知道了自己对于这个人非一般的在意,他知道自己不会在意任何的阻力,也知道自己不能忍受叶修这样对他。

 

半个月之后,霸图收到了来自联盟的请柬,邀请他们出席一场拍卖仪式。当然收到请柬的自然不止他们一家,联盟里几家豪门都收到的邀请——毫无疑问,这是拍卖龙蛋的仪式。

 

“你们说叶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霸图巡逻队里议论纷纷。如果叶修截胡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得到这枚龙蛋——大家都觉得这是最靠谱的可能,毕竟他刚刚告别自己的老伙计一叶知秋,新搭档君莫笑在攻击力上和一叶知秋的差距可不止一星半点,考虑到他向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又是霸图的死敌,这样背信弃义的背景故事非常符合叶修在霸图群众心中无耻的形象。如果是这样,龙蛋他和唐家私下交易不就好了吗?何必要高出拍卖会这样公开的仪式增加变数呢?再者他舍命救小龙,为了霸图的驯龙师掉到峡谷边上却也是不争的事实,于是霸图的驯龙师们犯起了难来。好像一个人不是他们队长韩文清这样脸黑心红的好人,就是白脸黑心,满面奸诈的坏人。

 

只是他们的队长对于这些议论全都充耳不闻,偶尔有说的明目张胆的,传到韩队耳朵里,当事人收到了一枚收取钱包的瞪视也全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拍卖会出席的是各个巡逻队的正副队长,蓝雨一大早就表达了自己对龙蛋没有意思,这场拍卖会自然是告假不来,轮回看起来并不知道霸图和叶修运送龙蛋搞出的幺蛾子,看起来倒是有些信誓旦旦的。

 

等真正到了拍卖的那一天,大家一看,来的不止有各个区域的巡逻队,还有一个划出来的区域给那些金融界的巨头。这倒也不奇怪,毕竟现在人类的生存环境远不止几十年前的水平,并不是太需要巡逻队来保护生命安全,委托驯龙师也成为了一项有钱人家进行的活动,许多巡逻队后面都是有赞助商的。

 

霸图的人环顾了会场四周,竟然没有发现叶修,心里觉得更加奇怪了。他不买这个龙蛋,截了他们的委托到底是想干嘛?难道真的是生活所迫钱不够?但叶修看起来一贯没什么生活情调和追求,有吃有喝就能活命,他要钱干啥?

 

没想到这个问题在拍卖开始后三分钟就有了答案,巡逻队的经理们陆陆续续地叫了一轮价,金融业的巨头圈子那边忽然站起来一个人,一张口就是八千万,直接把巡逻队他们叫的价拉起来一个数量级,不由得让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有心竞争的队伍顿时也是蒙圈了,之前那价格还有心拼一拼,这个人一上来,根本就是断了所有人的后路啊。除非他到时候没钱支付流拍,可是看着这人八风不动的架势,也不像是一个热血上头叫天价的人。

 

会场里足足冷了有一分钟,锤了砰一声落下来,这算是成交了。

 

买下龙蛋的人穿了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流露着低调奢华的体面,神态表情也是规规矩矩的,但这个人的脸,怎么就这么让人难过呢?

 

霸图的小伙子们一看,着张脸,不就是叶修么!虽然换了身衣服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但这张脸却是化成灰他们都不会认错。这会儿拍卖会还没结束,已经有人商量着要去出口堵他套麻袋了。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韩文清冷冷的一眼扫过来,所有人马上不说话了,韩文清笑了笑,不发表任何评论。

 

虽然那个人的脸和叶修一模一样,但他清楚的知道,那绝对不是叶修。他们认识了十年,那种熟稔的程度难以用语言表述,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种抽象的感觉。凭借他的眼神、神态、小动作,可以说他们清晰地知晓对方灵魂深处的每一个习惯,哪怕是叶修出门右转整容换衣服把自己搞得面目全非,他也能一眼把那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认出来,也因此面对这个衣冠楚楚顶着和叶修一模一样的面容的家伙,他可以十分确定地表示:这家伙不是叶修。

 

但他不是叶修不代表韩文清不会去堵他。拍卖会结束之后,韩文清让张新杰先把霸图的人带回去,自己则偷偷摸摸地绕到交接龙蛋的后台。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49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