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我们家的小太阳(5)

前文:   [1]  [2]  [3]  [4]

 

从此以后喻文州也晋升了“有家室的医生”,但是他和黄少天的恋情,甚至还从某种意义上说搞出了一个孩子的事情,却是不能大张旗鼓地和别人说,因此至少在排班表上,并没有什么卵用,逢年过节,该排班还是排班。 

因为捅破了最后一层纸窗户,两人的日常生活也变得愈发亲密服帖且没羞没臊起来,反正小卢还小,大概是没什么所谓的。

比如日常生活中喻文州在厨房里给爷俩烧饭,黄少天在阳台上给小卢洗床单,卢瀚文小朋友被毛毯包着,伏在黄少天背后睡觉,小嘴巴一撅一撅流了黄少天一脖子的口水。喻文州料理好了饭菜,凑过来往黄少天嘴里塞了一个虾球,又在小宝宝的脸上亲一亲,再亲一亲嚼着虾球苦大仇深洗床单的大宝宝,心里软化成一片带着奶粉香味的汪洋大海。

过了年之后小卢很少再尿床了,两位爸爸把他的尿布撤下来,感觉自己的人生终于走过了最艰难的一段路,终于迎来了阳光灿烂的未来。

小卢怎么说也是大了一岁,自然比之前懂事了许多,但卢瀚文小朋友对于其中一个爸爸因为上晚班经常要分开这件事情还是很难过的,无论是黄少天上晚班还是喻文州上晚班,快到五点的时候卢瀚文小朋友都会撅着要走的那个人的裤脚,在玄关的地方哭得撕心裂肺。喻文州还好,他蹲下来一边拍着小朋友的背,一边轻声细语地哄哄,然后让黄少天抱着小卢去玩一会儿,这事情也就算过去了,明天喻文州下班,又是一个喜笑颜开的宝宝。然而黄少天就不一样了,他每次的晚班都堪比艰苦卓绝的长征,吃了晚饭,小卢直接扒在腿上,黄少天强行拖着活人挂件走到门口,宝宝就开始哭,哭得撕心裂肺上气不接下气,他又没有喻文州那样哄孩子的本事,一看小卢哭得那么伤心,心里一软自己也舍不得宝宝跟着掉起眼泪。喻文州洗了碗从厨房里走出来一看,看见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在门口抱头痛哭,心里也是哭笑不得,不就上个晚班吗,还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小卢不懂事也就罢了,黄少天怎么也跟着哭起来了啊。

居家好爸爸喻文州不得不把大的小的都哄上一遍,把黄少天送出门,又陪小卢看了一集动画片,才算是消停下来。

按说黄少天和喻文州这两位家长,黄少天怎么看都是脾气更为火爆的那一位,小孩子犯起熊来,他一个上火是能抄起笤帚满屋子追着打屁股的,相比喻文州却是从来不生气的,什么时候都笑得温温和和。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小卢在喻文州上晚班的夜里总是在家里闹腾得翻天,而黄少天上晚班的时候,他坐在喻文州面前却是规规矩矩的,连尿床都很少有,半夜被尿憋醒了,客客气气地用小巴掌拍在喻文州脸上,让这位笑眯眯的爸爸带他上厕所。

简而言之就是比起黄少天,卢瀚文显然比较怕喻文州。

“这简直不科学!”黄少天坐在儿科的医生办公室里拍着桌子嚷嚷,苏沐橙坐在对面嗑瓜子,卢瀚文则被科里的护士牵走去隔壁体检了。

“你说瀚文为什么不怕我呢?文州都没打过他的屁股,他一个内科医生哪有我有力气,我看起来比文州可怕多了好吗?”

“我想这应该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苏沐橙笑眯眯地坐在对面看他,“我以前经常和家长说教小朋友说话尽量不要用叠字,虽然他们小,表达不出来,其实是很聪明的呢。黄少你想想,你最生气的时候,也就是抓着小卢让他趴在你膝盖上打屁股,他已经知道最坏的结果了,当然就比较放心。但文州可就不一样了,小卢从来没见过他生气,这就非常危险了,万一惹他生气了,恐怕就不是被揍一顿屁股这样好交代了吧。”

黄少天听完,脑补了一下喻文州生气的样子,虽然脑袋里一片空白,身体却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一定是很可怕的吧…黄少天心想,连自己的身体都产生了下意识地反应,喻文州果真是个深藏不露的可怕男人,小卢也不愧是自家的儿子,如此机智,小小年纪,竟然识破了另一位爸爸扮猪吃老虎的真面目。

转眼春天来了,卢瀚文小朋友已经一岁多了,会跑会跳,话也说得马马虎虎,虽然有些话还说不清楚,但话量已经初具规模,一看就是黄少家的孩子,整天叽叽喳喳像只人形的小鹦鹉。年后黄少天的妈妈又来看了小卢一次,带来亲戚朋友送的一堆童话书和幼儿读物。考虑到小朋友社交功能的正常发展,喻文州和黄少天对于卢瀚文一直都看得很严,从来不让他玩手机玩电脑,又要为人父母以身作则,两个人打起游戏来都要等卢瀚文喝了牛奶在黄少天的床上睡着了,两个大人跑到喻文州的房间里,把门一锁,电脑一开,打个游戏都偷偷摸摸地跟地下党接头一般。但看书他们俩肯定不会拦着,这下卢瀚文小朋友终于有了除了两个爸爸之外的玩伴,抱着图画书爱不释手,黄妈妈乐呵地嘴都合不拢,连连说小卢教的好,以后肯定有出息。

至于小卢以后会不会有出息,现在还很难说,但是家里的人对他都是喜欢得不行,我们宝宝什么都好,我们家的宝宝最聪明。哪怕是沉稳睿智如喻文州,也躲不开这样的傻爸爸魔咒。

然而每个小朋友的一生中,除了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之外,都会遇到一个让你非常恐惧的人,有的小朋友恐惧的是幼儿园里的胖虎,有的小朋友恐惧的是老师,有的小朋友恐惧的则是给自己打预防针的医生。

而卢瀚文小朋友最害怕的那个人,名叫隔壁老王。

产科的王杰希,其实是一个很不得了的人,从他手上接生的孩子千千万,又用得一手好中药:什么艾灸至阴穴治胎位不正啦,王不留行管下奶什么的,他都十分精通,乃是产科的第一圣手,然而家长朋友们大多并不希望孩子睁眼第一眼看见的是这位王杰希主任。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民间有个说法,孩子出生的时候第一眼看见谁,日后就会长得像他。王杰希主任虽然帅得不大明显,然而他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却是群众们有目共睹的。

传说王杰希出身中医世家,从小就很照顾小朋友,当初在医学院念书的时候第一想报的是儿科,而不是如今的产科。奈何他实习的时候,青葱少年王杰希轮转到儿科,正满心的抱负早上早早来到科室等着跟教授一起查房。谁知他一进病房,刚想问问小朋友们今天感觉怎么样,小病人们看见他的大小眼纷纷被吓哭了,唯一那个没哭的小朋友得了干燥症并不能哭出来,其实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让王杰希深受打击,最后进了产科,既然小朋友看了他会吓哭,新生儿反正也是要哭的,说不定那些本来不哭的小朋友,一见他的大小眼第一声哭出来,肺部一张开,反而不容易发生缺氧。至于创外的叶修声称正是因为王杰希的大小眼吓哭了新生儿才让他手上平安接生的那么多,后来被王杰希一路追打的事情,这都不是重点。

卢瀚文小朋友,非常地惧怕王杰希。惧怕到什么程度呢,他晚上做噩梦,梦见有个坏人吃光了他的虾饺,哪怕生活中真的会这么做的是黄少天,在小卢的梦里,这个坏人一般都长着王杰希的脸。

但是卢瀚文小朋友虽然害怕隔壁老王,却非常迷恋王杰希家里的猫。

王杰希家里的猫有名有姓,全称刘小别,是一只通身漆黑的冷艳的波斯猫。据说是王杰希的表姐所养,也是表姐起的名字,后来表姐搬家了送到王杰希家里,一养就是一年多。

那日里喻文州科里的老教授出国开会,被国外的朋友送了很多巧克力,老教授怕自己高血糖送给大家吃。喻文州自己不大吃甜食,黄少天虽然喜欢吃,也不敢在家里放太多,被卢瀚文找出来巧克力们肯定是死无全尸,全要被小家伙吃进肚子里。两人想来想去,索性送人了。

他们的第一站是王杰希家里,都住在医院附近也走两步也就到了,三人照例客套了一阵,王杰希收了巧克力,惦记着他们家的小宝宝呢,就问:“你家瀚文呢?让我看看长大了没?”

黄少天把卢瀚文抱过来一看,王杰希手还没放他脑袋上撸一把,小朋友瞬间就哭了,让三个大人尴尬不已。但他也就哭了两声,看见王杰希家里的猫跳上桌子在看他,小朋友立刻不哭了,在黄少天怀里挣扎着要下去,一下地就是一阵小跑,一支小箭似的啪嗒一下扑那猫身上,接着就开始笑,孩童银铃般地笑声和黑猫撕心裂肺地叫声相印成趣,黄少天和喻文州忽然非常庆幸他俩在收养小卢之前从没产生过养宠物的想法。

后来卢瀚文学会了说话,三不五时地扑闪着大眼睛,向黄少天表达“想去大眼叔叔家里撸猫”的愿望,黄少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久久不能忘怀王杰希抱着被卢瀚文撸得奄奄一息的小猫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神。

后来黄少天把这个问题抛给喻文州,喻文州偏头想了想,摸着卢瀚文的小脑袋笑眯眯地告诉他:“小猫身上有寄生虫,瀚文年纪太小抵抗力不够,经常和小猫一起玩会生病的。”黄少天在门背后靠着门板笑得肩膀一抽一抽的,喻文州分明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老王家里那只猫,一天洗三次澡,定期上宠物医院打疫苗,倒是卢瀚文会走路之后就经常在楼下草地上玩得一身是土回来把衣服脱下来给黄少天洗。

卢瀚文小朋友学会了说话,总是要表达一些自己的看法。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看孩子算是长大了,虽然站起来大概只有他爸爸的一般高,两人上网查了一堆资料,觉得尽早分房睡有利于建立孩子的独立人格,于是张罗着把黄少天原来的房间布置布置,作为小卢专用的房间,把他的玩具童话书都堆到黄少天的床上。至于黄少天的东西,则一股脑堆到了喻文州的床上。黄少天的房间被征用为卢瀚文小朋友的专用房间,而喻文州的房间则被征用为喻黄两人的房间。

卢瀚文小朋友对于拥有了自己的独立房间这件事情非常高兴,洗澡的时候都在唱歌,一边唱一边跳,在浴室里洗了半天还不出来,在外面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的喻文州都快睡着了。最后黄少天一怒之下一巴掌拍向卢瀚文的小屁股,怒道:“快站好。”卢瀚文吐了吐舌头,终于老实了,黄少天赶紧把他身上的沐浴液冲干净,用浴巾包了包扔给外面的喻文州照顾他穿睡衣睡觉。

不得不说喻文州照顾孩子的方式比黄少天温柔了许多,小卢兴奋得不睡觉,喻文州就坐在床沿给他念故事,念了三个故事小朋友终于眼皮打架要睡觉了。

喻文州收起故事书,声音轻柔地问宝宝:“今晚一个人睡觉瀚文怕不怕?”

卢瀚文迷迷糊糊闭着眼睛举起小拳头:“不怕!”

喻文州笑着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一口:“宝宝真棒,晚安。”

说着轻手轻脚给他关了灯关了门出来。

黄少天问:“睡了?”

喻文州答:“睡了。”

黄少天穿着睡衣摊在沙发上长出了一口气,催促喻文州:“你快去洗澡吧,等洗完衣服又不知道是几点了。”

喻文州洗好澡出来的时候,意料之中的黄少天摊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里还放着晚间新闻。喻文州关了电视,伸手去把黄少天拦腰抱起来,黄少天身材不算瘦,身上还有点肌肉,但是个头小一些,倒也没太重,抱起来的时候毛茸茸的头发蹭在喻文州的颈窝里,闻一闻还有和他自己一样的沐浴液的香味,从喻文州的角度看过去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睑,在脸颊上落下一小片阴影,看起来特别温顺,让喻文州忍不住要亲他。

“你洗好啦?”黄少天从喻文州的怀里一滚滚到床上,打着呵欠缩进被子里。

“洗好了。”喻文州躺下去把被子里的大宝宝团吧团吧抱进怀里,从今天开始他们就要分享同一张棉被了,“晚安。”

TBC

 后文: [6]

评论 ( 13 )
热度 ( 138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