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33-35)(完结)

33

外面的雷声轰隆轰隆地响,大雨倾盆而下,叶修一出来睡衣基本就湿透了,黏黏糊糊地贴在身上,晚上白洗澡了。相比之下,韩文清明显比大雨要可怕得多,大漠孤烟就停在不远的地方,一对龙瞳在夜色中犀利地看着他,仿佛马上就要张嘴把他烧成碳。叶修一缩脖子,心知韩文清正在气头上,这时候绝对不能冲动,更不能把睡觉中的君莫笑叫出来。虽说他一直自信自己在驯龙上比韩文清棋高一着,可他本来就理亏,还要逞能斗狠,怕会难以收场,叶修也不敢妄动。

 

韩文清的骨节突出的大手还揪在他睡衣的领子上,青筋都爆出来了,也不顾他的抵抗强行拖着他在雨里行走,叶修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被他拖到兴欣侧边的墙根儿里,总算是松开了手。叶修被堵在墙角里,被韩文清瞪着,也不敢抬头,直勾勾地看着韩文清穿着靴子的脚尖,他的靴子上全是泥水,想来是一路跋涉过来,连这样倾盆的暴雨也没能拦住他。

 

韩文清不说话,叶修觉得自己好像应该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谁知道他才一抬头,韩文清包含怒火的一拳就这么招呼了过来,他纵然魔法天分非同一般,没有龙也就是个战斗力为五的渣渣,哪里躲得开,结结实实吃了韩文清一拳,立马被糊到墙上去了。

 

这一拳没放水,打得他是真疼,嘴唇磕在牙齿上破了皮,叶修呸出一口血,颤颤巍巍地扶着墙站起来。韩文清另一拳头已经蓄力完成又要招呼过来,可看他一边脸肿起来嘴角还在淌血,缩在墙角里似乎有有些可怜,他捏了捏拳头,还是没能忍心下手。

 

叶修等了一会,见韩文清好像打够了,总算松了一口气,道:“那什么,其实我可以解释的…”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没搭话,示意他继续说。

 

叶修叹气:“你看我们老哥俩从联盟还没成立那会儿就做了驯龙师,现在人类的生存条件越来越好,其实没那么多必要非要抓着龙来保卫家园。老韩你眼神儿这么好,肯定看出来了,我们当年都是找了那些其群索居没办法独自生存下去的龙做了搭档,这两年联盟发展得越来越好,找来的龙蛋和小龙也是资质越来越不俗,这颗龙蛋魔法波动这么强,肯定不是没有爹妈要的,你人这么正直,肯定也不忍心我们强行把人家家孩子留在身边,我这不是怕你和巡逻队那边不好交代,就自己把它送回去了。”

 

韩文清冷笑了一声:“按你这么说,倒是挺懂我的,自作主张帮我解决了?”

 

叶修摇头晃脑地应着:“可不是吗,你看我对你一片好心,感动了吗?我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韩文清没说话,一只手撑在墙上,锻炼适宜的身躯像一大片阴影似的盖过来,把叶修堵在墙角里。虽然他们身高只差两厘米,体型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叶修有点尴尬地扭动了一下。

 

“你这是要干啥啊…我知道我人见人爱,但你这样堵墙角,我怕我会喊人的。”

 

“说实话,有时候我是不想揍你的,但你每一句话都在叫我揍你。”韩文清说话的时候宗气特别足,在狭小的墙角里,贴着墙壁反射来反射去,震得叶修的胸口仿佛也在嗡嗡响,脸贴得这么近,叶修看着韩文清下巴冒出来的一点胡茬,觉得自己心跳好像有点快。

 

他摸了摸自己肿起来的左脸,乖乖地闭嘴了。

 

雨水从天上哗啦哗啦地落下来,落在韩文清的头发上,顺着颧骨淌下来,叶修躲在他的阴影里,倒是没什么雨落在他身上。韩文清一直看着他,眼睛黑黢黢的,视线又硬又直,对于这样一个从来都打直球的男人,很多事情都没有迂回可言,因为他足够强,骨头足够硬,走在那里就有一种扑面而来得气场,根本不需要迂回的战术。

 

“你不信任我。”韩文清看着叶修,一字一字地说出这句话。

 

“哪是不信任你呢…”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试图表达出友善和安抚的情绪,“你好歹是霸图的队长不是,又不是像我这样的孤身一人风里来雨里去的,要是让你搞这幺蛾子,巡逻队的赞助商那边也交代不了吧,再说…”

 

叶修声音越说越小,最后竟是有鲠在喉一般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得抬头干巴巴地看着韩文清,韩文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把叶修留在墙角里,自己进了兴欣问前台的姑娘开了一个房间洗澡睡觉去了。

 

叶修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雨水浇了他一身也不管。他脑袋有点卡,像是没有润滑油的机器,就是转不过弯了——其实他是知道的,只要他一转身就能看到答案,但他潜意识里就是不敢转身。

 

韩文清说得对,他的确是不信任韩文清的。哪怕韩文清和他一样是从最初的那个时代走过来的驯龙师,是联盟里和他一样对龙有着最深刻的感情的驯龙师,他还是不能相信韩文清会因为他的事情就背着巡逻队背后的赞助商陪他做这样的事情。

 

他和韩文清认识十年了,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带着一叶之秋不由分说地抢了大漠孤烟的吃食,他被韩文清一撞直接趴地上。他其实挺享受很韩文清缠斗的过程,他们彼此熟悉,都是那么直接坦白的风格,这么好的对手,放眼大陆上无数的驯龙师,都没有哪个人像韩文清这么让他牵肠挂肚。彼此战斗了那么多回,对方什么心思战斗时每一个动作下面隐藏着什么样的意图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他喜欢这样竞争的关系,也喜欢在竞争之下公平又彼此尊重的照顾和亲密。但他知道韩文清从不是这样想的,他想要的更加的亲密,坦诚相对,互通心意。

 

叶修不是对他没有特殊的想法,看他和张新杰默契搭档心里也会觉得怪不舒坦的,老实说他接受不了韩文清的视线停留在别人身上太久,却迟迟不愿意迈出最后的一步。叶修靠着墙角坐下来,一个人不住地叹气:如今韩文清强势地先走出了他的那一步,逼着叶修也要做出个了断。

 

他默默地在心里哀嚎,苦恼得不能自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恰如其分地停在适当地方才是成熟的做法,为什么非要像个小孩子一样执着地往前跑要他做出抉择,万一后来决裂了,岂不是连现在的亲密度都要保不住。

 

因此他不敢让韩文清参与他把龙蛋送回去的计划,哪怕才认识几天的唐柔都被他归为自己人,韩文清还是被他一道冷冰冰地划开,宁可连着他把霸图的人都耍了,亲手把他推远一步,也不敢把自己的真心奉上,任人揉捏。莫非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他。

 

不过究竟是不敢信任他,还是不敢信任自己在走出那一步之后,还能四平八稳全身而退呢?

 

叶修看着从天而降的雨水眨眨眼睛,可是他真的甘心就这样下去吗?叶修听到自己心里有个小人在抓心挠肝地上蹿下跳。他真的甘心就这样一辈子和韩文清保持着亦敌亦友的距离,看他和别的什么人亲密无间、白头偕老吗?

34

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天连夜从Q区飞到C区来,韩文清旅途劳顿,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竟然也是日上三竿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不过已经比晚上的时候小了一些。他在大堂吃过早饭,没见到叶修,倒是看到唐柔带着寒烟柔,尾随了几个兴欣的伙计,正从C区的山里拉来魔法生物上产出的成长材料,要放在兴欣的门店里卖的。

 

韩文清看着唐柔站在龙上英姿飒爽的模样,心里倒是有几分好感,又想到叶修连才认识几天的唐家的委托人都拉进来入伙,独独把自己划在外面,忍不住又不爽了起来。他平复了一下心中的不悦,走到唐柔面前去,问道:“叶修呢?”

 

唐柔还未搭话,前台交班的姑娘倒是先插嘴了:“你找叶哥啊?他昨晚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天亮才回来,身上全是湿的,好像是发起烧来,被老板娘撵到阁楼上休息去了。”

 

韩文清啧了一声,心中骂了一句乱来,二话不说直接就上了阁楼,木质的楼梯在他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可阁楼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叶修估计是睡了。他打开阁楼的门,发现里面又闷又热,而且窄得直不起腰来,就一个小窗户透光,大白天也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

 

叶修缩在一张小床上,用毯子裹得结结实实的,床头还有陈果送过来的白粥,正在慢腾腾地冒热气。叶修的脸是红的,眉头微微皱着,看起来不大舒服,脸上还有昨天被揍了一拳没消下去的血肿,看起来又可气又好笑,可韩文清一阵酸酸软软的心疼涌上来,像海浪一样把之前那些情绪冲了个一干二净。

 

韩文清坐在他床头边,摸了一把他的头发,湿淋淋了,也不知道是汗湿的还是昨晚淋了雨压根儿就没弄干。他一直以为叶修和他一样是从来不纠结的人,却没料到他也能做出在雨里思考人生一整夜这么文青的事情,倒是真有些刷新他的认识。

 

其实叶修是醒着的,只是发着烧浑身酸酸软软提不起劲儿来,韩文清上阁楼的时候他就听见了——除了他,整个兴欣也没有谁的脚步声这么坚定沉稳,只是听着都能感受到一股子霸气。

 

他皱着眉头嘟囔了一声老韩,然后手在床边胡乱摸索了一下,成功地握住了韩文清撑在床边上的手。

 

韩文清注意到他醒了,心里纵然不悦,对着病号也是客客气气,语气难得地放软了一分:“难受?”

 

叶修缩在毯子里点头:“难受。”

 

韩文清握着叶修的手强行把他拉起来,又在背后垫了个枕头让他做起来,端起床头那碗粥,道:“吃了东西再睡。”

 

叶修迷迷糊糊地看着韩文清挖了一勺白米粥,吹了吹,送到他嘴边来,一个机灵吓得差点从床上翻下去。

 

叶修眼睛瞪得铜铃大:“我说…不是吧…你真的是老韩吗?喂食这么贴心的动作你做起来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闭嘴,喝粥。”韩文清瞪着他,浑身上下都写着“再顶嘴就揍你”。

 

叶修没有吱声,乖巧地低头一口含住汤勺,咕嘟咕嘟把一碗粥喝了下去。吃了点东西胃里果然舒服许多,他心满意足地缩回去,看起来又要睡了,他把脸埋在松软的枕头里,就要沉入黑甜的梦乡,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握着某个人的手。

 

一烧起来差点忘了大事,叶修在心中嘟囔,伸手扯了扯韩文清衣服的下摆。

 

“干嘛?”原本在审视阁楼布置的韩文清转过头来,凶巴巴地看着他。

 

被他这么一看,叶修还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脸上又红又热,好在人还发着烧,看不大出来。

 

“就是…那啥…”他酝酿了一下语气,“我想通了,今后多关照啊。”

 

韩文清明显地愣了一下,而后摸了摸他的额头,眼神和语气都柔软了起来:“知道了,快睡吧。”

 

叶修这一睡倒是睡得够狠的,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才痊愈。等他回复正常活动的时候,韩文清早就和大漠孤烟回到Q区去处理霸图的事情了,走的时候叶修看起来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韩文清也是十分干脆说走就走。

 

“你们俩倒是挺潇洒啊,”陈果啧啧称奇,“不是说刚恋爱那会儿都是如胶似漆的吗?”

 

叶修正在给君莫笑喂食,连头都没回:“听墙角不是好习惯啊老板娘。”

 

陈果脸上一红:“我这不是担心你们俩,怕你们俩会打起来么。”

 

叶修摊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放心吧,我和老韩认识十年了,七年之痒都过去了,也就是缺了那么句话,现在他听到了,当然就心满意足地回去了。别把我俩的默契和那种认识三个月的小情侣对比啊。”

 

陈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想起来问问叶修以后有什么打算,要不要再找个巡逻队什么的加进去,毕竟是曾经的联盟第一驯龙师,搁在那儿薪水都是在兴欣的几倍。谁知道叶修完全不这么想,直白地表示,他就打算在兴欣打工养老了。

 

后来唐柔和陈果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叶修家里的事情,老板娘看着他在窗户口站没站相地抽烟的样子,眼神都不一样了。怪不得这家伙从来就不在意什么薪水,当年在嘉实做驯龙师也根本不稀罕那些费用超高的委托,搞得像朵白莲花似的,合着他真是“想当驯龙师,所以就当了驯龙师”,人家根本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只因和家里观念不和,老几位看不上驯龙师这样出卖体力的工作才离家出走,钱这种东西,对他而言根本就只是个概念,一句话的功夫,要多少有多少。

 

倒是霸图那边最近接了一笔费用不小的委托,委托人姓叶,韩文清一看就认出来委托的是叶秋。这家伙看起来还是文质彬彬的,气质和叶秋天差地别,隔着一百米韩文清都能把他俩分出来。叶秋郑重其事地和韩文清握了握手,道:“叶修那家伙,给你添麻烦了。”

35

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除了节假日有个人要往对方那边跑,平时偶尔打几通电话之外,和之前的生活几乎没有差别。

 

退了休的曾经的第一驯龙师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线。在联盟的守护下,人类的生存条件越来越好,很少再发生魔法生物袭击人类聚居区的事情。自从联盟中各个巡逻队的年终评比开放的观众门票之后,驯龙师这个职业,越发地向竞技运动员的方向靠拢。

 

又过了几年,联盟迎来了一件大事。

 

龙族的生命可是很长的,人类一百年的寿命对她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在壮年期之前,随着龙族的年龄增长,他们越来越强大,契约魔法的约束力也会逐渐减弱,在约束魔法完全失去对龙的控制之前,为了驯龙师的安全考虑,这些龙将被放生。当然,对于这种行为,也有一种更加浪漫地说法:再亲密地搭档也会有分手的时候,那些伴随着驯龙师成长的巨龙们,已经为人类奉献了足够过的力量,是时候让他们翱翔天际,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放生巨龙的仪式每年联盟都会举行,只是今年放生的巨龙职中,有两位耳熟能详的著名的驯龙师的搭档——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众人纷纷猜测,淡出大家视线许久的远古大神叶秋,是否会在这个仪式中上线。

 

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这两条巨龙被驯化的时间甚至比联盟存在的时间还要久远,他们和自己的驯龙师搭档一道,曾经在魔法生物的手中拯救了无数的村庄和城市,很多人都见过这两条巨龙,在人类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的时候,他们巨大的翅膀犹如一座密不透风的堡垒,给予了一代人难以忘怀的安全和信任。

 

天亮后不久的时候,一叶之秋和他现任的搭档孙翔出现在联盟放生巨龙专用的场地上。年轻的驯龙师咬着牙,被强忍住的泪花在他眼睛里翻滚。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巨龙对他的搭档一开始表现得十分不配合,他们却也已经并肩战斗了这么久。孙翔虽然人有点愣,经常绕不过弯来,心底对于巨龙的坦诚地喜爱却是很多“成熟”的驯龙师无法比拟,也因此他最终还是获得了一叶之秋的认可。这位年轻的驯龙师伸出右手,因为情绪的激动他的手不住地颤抖着,一叶之秋看了他一会儿,垂下金黄色的眼睛,安抚一般地在孙翔的手上温顺地蹭了一下。感受到巨龙坚硬的皮肤下温暖熟悉的触感,哪怕是咬着牙,他也眼泪也是抑制不住地涌出来。随着轻声念起的龙文,巨龙额头上的法阵闪烁了一下,然后消失不见了。

 

四周响起了隐隐的哭声,很多人都来送别这条为人类付出了许多的巨龙,其中当然少不了他的老搭档——叶修。

 

一叶之秋的契约魔法被解除之后没有立刻离开,仿佛是等待着什么人一般。叶修施施然地走过去,已经有眼尖的人认出来喊道:“是叶秋!”

 

叶修走到一叶之秋面前,没说说话,只是注视着一叶之秋,眼睛里全是温暖的笑意。他在一叶之秋还是一条小龙的时候就和它认识,一人一龙陪伴着彼此走过了最初最艰辛的岁月,他们不仅是搭档,更是彼此的知己,在这种场面下,似乎根本就不需要说话,仅仅一个眼神就能传达彼此的心意。一叶之秋也注视着叶修,但它显然没有叶修这样镇定,金黄的龙瞳眨了一下,落下一滴巨大的泪水。叶修摸了摸它翅膀尾端的爪子——就像一叶之秋还是小龙的时候,他安抚它的那样。

 

一叶之秋安安静静地被他安抚,深深地注视了一会儿自己最初的搭档,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韩文清和大漠孤烟的告别倒是很符合这一人一龙一贯的一往无前的气质,巨龙垂下头来,韩文清拍了拍他的老伙计,额头上的魔法阵消失,巨龙的翅膀和韩文清的拳头碰了碰,就像人和人之间击掌一样,说走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这才是霸图的作风。

 

韩文清送别了自己的搭档,转头就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役,由宋奇英接任队长的职务。

 

毕竟除了大漠孤烟,不会再有巨龙和他十年如一日的默契。

 

告别了队友,韩文清离开发布会的现场,有一个人早早地在后门等他,他拉开那扇小门,和那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累了这么久,你也该歇歇啦。”叶修环着他结实宽阔的后背,像哄孩子一样在他背上一下一下地拍抚着。

 

韩文清没有说话,他一贯都是用行动来表明心迹,在和叶修结结实实地抱了一会儿之后,他扳过这张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得脸,狠狠地吻了下去。

 

两人双双落户下来,过了几年夕阳红的养老生活。一天夜里,叶修被窗外的雷声惊醒,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你怕打雷?”睡在他旁边的韩文清立刻睁开了眼睛,多年驯龙师的生涯培养出的敏锐的神经,即使在优哉游哉的养老生活后,似乎也未见退化多少。叶修一看他醒了,脸上立刻绽放出了一个笑来,好像一只大狐狸,韩文清几乎可以看见有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屁股后面一甩一甩的。

 

“看你的警惕性还是这么高,我也就安心了。”叶修从床上翻身起来。

 

韩文清莫名其妙:“大半夜地不睡觉,想干嘛?”

 

叶修拉开窗帘,外面一道闪电落下来,劈开了漆黑的夜空,画面看起来有些惊人,但是叶修眼睛里却是亮的,放出的光芒比闪电还要耀眼几分。韩文清看着这样的叶修,觉得自己胸腔里的心脏砰砰直跳,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鲜活的悦动

 

“哎…说到底,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修养了这么长时间,闲得都要长毛了。老韩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最初遇见的时候,在森林里,哥现在觉得其实那种生活才最适合我。”

 

韩文清一听,掀开被子,横刀立马地坐起来。其实叶修说得没错,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人,当初若是甘心于这样清淡的生活,也不会在大部分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选择做一个驯龙师。

 

半个月后,他们走到了无人区的深处,方圆几十里见不到人影,触目所及尽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他们在一片相对平坦的河滩区域,支起简易的帐篷,帐篷边有一堆篝火,上面烤着河里捞出来鱼,韩文清掏的内脏,叶修一边给鱼翻面,一边在上面涂抹调味料。君莫笑在不远的地方,埋头吭哧吭哧啃着一只长毛猪。

 

“还是纯天然的东西最好吃,你看君莫笑吃得多香,绝对秒杀那些广告吹得牛逼哄哄的饲料。”

 

韩文清点点头,十分自然地接过叶修手里的烤鱼,麻溜地挑刺,再塞进叶修嘴里。

 

“嘶…好烫,老韩你慢点儿…嗯…好吃。”

 

两人吃完了晚饭,君莫笑还没完事儿,正想着要不要到帐篷里去战个几百回合,忽闻君莫笑鸣了一嗓子。他这龙和黄少天那夜雨声烦不一样,平时不爱叫的,现在叫起来,八成是有什么事情。

 

韩文清和叶修屏气凝神地观察了一会儿,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不远处两条巨龙正厮打成一团,所到之处,树倒木断。一条龙通身漆黑,一对金黄的眼睛明亮得像夜里的灯泡,另一条龙也是黑的,翅膀尖儿微微发红,一展翼一甩尾都流露着一股子无法忽视的霸气。

 

最后碎碎念的几句话:

折腾了一年多才写完的故事,其实是因为我的拖延症…

非常感谢一直以来的阅读和陪伴,希望大家可以看得开心。

至于出本什么的…因为我非常地懒,所以估计是不会有的,不过已经整理了word文档。不允许商用,转载标明作者,请自取^_^

下载地址:戳我

评论 ( 49 )
热度 ( 127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