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我们家的小太阳(6)

前文:   [1]  [2]  [3]  [4] [5]

黄少天打开电脑上的病例系统,照例迅速地把今天要手术的几个病人的病例都浏览了一遍,跟自己手下的研究生吩咐了一声,叫他们换了药赶紧上手术室来。进了手术室,一看里面电子钟提示的日期,忽然想起小卢好像已经很久没尿床过了,怪不得他最近感觉自己工作量骤减,夜里睡觉的时候都安心了许多,恨不得立刻和喻文州分享这份傻爸爸的愉悦心情,只奈何手术台已经上来了,等和喻文州见面那也得是晚上的事情了。

黄少天在手术上兢兢业业的做手术,同时间喻文州则是带着身后的一串尾巴在心内科病房查房,卢瀚文小朋友被寄放在今天休息的王杰希家,早上喝了老王亲自煮的豆汁小脸皱得人见人疼,这会儿八成正撸袖子打算和他家的猫大战三百回合。

然而人有旦夕之祸福,天有不测风云。

当他下了手术台,天差不多黑全了,黄少天扭了扭站了一天累得不行的脚脖子,准备回病房的休息室换件衣服快乐下班的时候,远远地听见了医生办公室里的桌子被拍得山响,忍不住头疼了起来。今天排的手术有点多,科里青壮年的男性劳力现在大半在手术台上,不是准备手术就是还没下台,留在办公室里的就剩几个年轻的小姑娘,大概是没见过病人家属大吵大闹的场面,一个个都缩在桌子后面,一副吓傻了的模样。

“怎么回事啊?”

黄少天砰地一声开门,后面跟着一溜研究生博士生,都是人高马大的男孩子,抬着头,穿着白大褂一身硬是传出一身定制风衣雄纠纠气昂昂的架势,站在他们前面的黄少天虽然只有176的身高,这时候看着就跟黑社会似的,走路带风不说,要不是他今天穿着一双年轻人的帆布鞋,就差个人跑过来给他擦鞋了。

“黄老师!”

桌子后面的小姑娘们喜出望外,像一群小松鼠似的从桌子后面窜出来围到黄少天身边,叽叽喳喳地跟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差不多半年前这病人不慎吞入异物,把肠子扎漏了,在黄少天手上补的肠穿孔,现在肠梗阻了,也不知道是看了哪里的奇葩报道,坚持说是一定是上次补肠穿孔的时候医生把纱布落在他肚子里才引起肠梗阻,要不就是他们手术操作出错引起了病人肠梗阻,要他们给个交代。

黄少天听完差不多就要跪了,心说就这逻辑国民的医疗常识简直太令人担忧。手术的医疗器械纱布棉垫从头到尾两个人核对三遍还能留在肚子里那真是当他们都不长眼,再者术后并发的肠梗阻差不多两周就该发了,还等到半年之后才发肠梗阻,真是大晚上的不得安生。

可怜他做了一天的手术,大晚上的还要在这里和病人家属讨论人生。这家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病人就站在后面疼得脸都白了,黄少天好几次忍不住想说大哥大姐你们能不能先去挂个号办个入院把病人收进来,看他疼成那样黄少天自己都要肚子疼了,然而人家家里请来的律师不依不饶,CT片子在黄少天眼前挥得呼啦呼啦响,就差糊到他脸上来了。

黄少天思来想去,还是自己亲自上手和病人家属谈谈,又转身叫姑娘们一定拉住他身后那几个人高马大得研究生,务必不能让他们一个激动就脱了白大褂和病人家属动起手来。

黄少天跟他们解释了半天,最后看在病人的面子上没忍心把保安叫来把这伙人赶出去,好说歹说,最后终于同意先挂号交钱把病人收进来,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了病人肠梗阻,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估计又要花不少时间跟病人家属解释。

他洗手的时候抬眼一看,这么一折腾竟然已经晚上十点来钟了。小卢肯定已经被喻文州从王杰希家里接回去睡觉了。就是喻文州不知道还醒着不,他一贯睡得早,除了晚班得时候几乎从不熬夜,想起今天早上进手术室之前还满心欢喜地想着等晚上下了手术要和喻文州分享宝宝长大的愉快,到了这会儿,雀跃的心情已经一点都不剩了,只有满心的疲惫支撑着他一步一步爬上台阶,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客厅里一片漆黑,黄少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喻文州肯定是睡了,不免感觉有点遗憾,还有点委屈。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鞋柜,轻手轻脚的换鞋,打算迅速地冲个战斗澡缩进被子里睡觉。

天气不知不觉地转凉,等明年的这个时候,小卢大概已经可以送去上幼儿园了,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忽然发现厨房里有一点灯光。

…咦?

黄少天揉揉眼睛,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喻文州的背影,他搬了个凳子坐在料理台前面,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手边还放着一本关于心电图的专业书,脑袋一点一点的,但听见黄少天开门的声音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怎么这么晚,饿了吧?先去洗澡吧,我给你煮点吃的。”

喻文州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去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黄少天才发现料理台上有几样处理好的食材,看样子是在这里等候许久,就等着他回来的时候下锅加工,好让他吃到暖和的一口。明明深更半夜的时候身上很凉,黄少天却忍不住觉得眼睛里热热的,好像一整天的委屈和疲劳都被喻文州一个背影软化了,全身心都浸在温水里。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站着不动,眼睛里还有点泪花,也没急着给他做吃的,他太了解黄少天了,了解到看到他每一个小动作就能体会到他心里的感受。喻文州张开手臂直接把黄少天抱住了,黄少天也不遑多让,像个树袋熊似的牢牢地粘在他身上。他们的身高差不多,黄少天稍微矮一点,一低头就可以把脸都蹭进他颈窝里。喻文州等了他大半个晚上,还穿着睡衣,在快要入秋的天气里显得有点凉,被黄少天一抱倒是立刻暖和起来。

“你怎么穿得这么少?冷死了冷死了,来来我给你暖一下。”

“等你呢,也没想到你回来得这么晚。”

“有事情耽误了,客厅得灯都关了,我还以为你睡觉了呢。”

黄少天把手从喻文州背后伸过去,大大咧咧地靠在他肩膀上擦擦眼睛。

“你不在我睡不踏实啊,感觉床太大了,而且有点冷。”

“靠你拿我当人形电热毯用啊,”黄少天嘟囔,喻文州心道也不知道是谁最怕冷,睡觉的时候像章鱼一样四脚八叉缠在他身上,黄少在他脖子上蹭了蹭,“其实我刚好想跟你说说话,本来觉得你要是睡觉了就算了。”

喻文州噗嗤一下笑出来:“还好我没睡,要是憋着你不让你说话,那罪过可就大了。”

“怎么你嫌我话多?”

“怎么会嫌你呢?”喻文州偏头亲了亲他的耳朵,“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其实我是想跟你说忽然发现瀚文已经好久都没尿床让我洗床单了。哎呀今天真是太悲剧了,手术做到那么晚还有病人家属来吵架,害我都没给瀚文晚安的亲亲,他今天是不是又把老王家里的猫的毛给撸掉了?晚上想我了没?”

“可想你了,不过我跟他说少天爸爸还在上班,把你那一份的晚安吻也亲过了。”

“靠那你岂不是亲了瀚文两次!我不服,这太不公平了。”

“那待会儿我也亲你两次,”喻文州拍了一下黄少天的屁股,“现在,快去洗澡,我给你弄点吃的,明天还上班呢。”

也许是小卢刚刚来家里的时候为了照顾小朋友两个人请假的量太大, 现在工作忙起来每天见面的时间也就只剩下了一早一晚,好在卢瀚文小朋友不怎么怕生,被两个爸爸托付到陌生的叔叔阿姨家里也不怎么见外,着孩子非常活泼,不到半天就玩得乐不思蜀。小卢在叶修家的时候特别喜欢他家里那个头盖骨烟灰缸,被叶修引为知己,带着去河边钓鱼,差点掉进河里,喻文州晚上去接他的时候听叶修这般这般一说,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暗自决定下次不能再把小卢放在叶修这里。倒是黄少天以前的导师魏琛对卢瀚文小朋友喜欢得紧,那宠爱的劲头和黄少天的妈妈比起来都是有过之无不及,就差趴在地上给小卢当马骑了。喻文州教会卢瀚文用刨皮刀削苹果,隔天小卢去魏琛家里玩,冷不丁给师祖削了个苹果,小朋友的小脸圆圆软软,笑起来红扑扑,也像个苹果,小爪子把削好皮的苹果捧到魏琛面前,差点把年近半百的魏琛感动得哭出来。

小卢在各家各户兜兜转转,吃了快一年的百家饭,终于到了可以送进幼儿园的年龄。喻文州和黄少天研究了半天,最终决定把他送进医院附属的幼儿园里,里面的孩子大多知根知底,接送也方便些。

送他去幼儿园那天,黄少天还显得有点不舍,小卢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情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孩子心中长大的愿望总是特别强烈。卢瀚文小朋友背着小书包,像个大人似的一本正经地拍拍黄少天的手臂,安慰爸爸不要伤心,喻文州背过头去,憋笑憋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等他上完幼儿园,该长这么高了吧。”黄少天在自己身上比划给喻文州看,“之后还要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工作,和咱们在一起的时间肯定越来越少,哎…一不留神就长这么大了。”

喻文州摸摸他的头:“你想得也太远了,今天刚来上幼儿园呢。刚抱来的时候不是还嫌照顾得太累了吗?现在舍不得了?”

“养孩子还真是…痛并快乐着,别跟我说你一点都没有舍不得。瀚文不在家里闹腾,太安静了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我当然也有,可孩子长大终归要离开父母,他有自己的人生。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是我。”喻文州拉起黄少天的手,示意他别站在幼儿园门口看了,想起刚才黄少天的话,嘴角忍不住勾起来一点笑意“再说了,太安静不是还有你吗?”

孩子一上幼儿园,那长大的速度简直就像是开了加速器。喻文州给他买的记录身高用的长颈鹿简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纪录,三不五时要缠着黄少天给他量身高。

“怎么办,我有点担心他按照这个速度长下去,初中估计就要和我一样高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黄少天忍不住在食堂里和同事们抱怨,叶修一边笑一边打击他说:“终于认识到自己的矮了?”

还是儿科的苏沐橙好心地告诉他,小朋友在小时候窜得最快,到后面会渐渐慢下来,等到青春期才会迎来第二个生长高峰期。也不知道是不是苏沐橙当年一语成谶,后来卢瀚文小朋友到十四岁的时候才只有一米五几,愁得喻文州和黄少天没事就去商场搬一箱牛奶回家。

不过现在卢瀚文小朋友在幼儿园的个子还真不算矮,或许是因为吃遍百家饭,孩子一点也不挑食,长得也壮实,虎头虎脑的,幼儿园的老师别说有多喜欢他。

正在两个大人为教育孩子有方心里有点小得意的时候,幼儿园的老师一通电话打过来,卢瀚文小朋友人生中第一次被请家长了。

请家长的原因是他和其他的小朋友打架,对方小朋友嘴唇破了,出了点血看起来有点吓人。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医院里的人,风里来雨里去,什么急危重症没见过,这点出血量简直不值一提,但幼儿园老师没见过,看见小朋友打架出了血,吓了一大跳,急忙就把家长请了过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赶到了时候,对方的家长还在路上。卢瀚文小朋友和另一个小朋友坐在一间空空荡荡的教室里,没有和班上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两个人坐得远远的,也不看对方,显然就是在生闷气。

黄少天凑上去一看,哟呵,这不是颌面外科方明华家的小朋友嘛。等方明华火急火燎地赶来幼儿园,一看都是熟人。小朋友还赌气呢,家长们已经乐乐呵呵地先打了招呼。

“…你们这是…终于坐实了本班最佳CP?”方明华把两人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黄少天憋红了脸,喻文州微微一笑道:“差不多吧。”

TBC

后文:  [7]

评论 ( 11 )
热度 ( 139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