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3&4)

三 回炉再教育

 

可能会用到的注解:

白噪音发生器:一些听觉敏感的哨兵会用的设施,主要功能是产生白噪音隔离其他的声音,为哨兵创造一个低信息量的环境。

 

 

黄少天和喻文州吃完早饭准备出门的时候,郑轩还没醒过来,黄少天去换衣服的时候被喻文州拦下,从自己的衣柜里找出来一套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衣服给他穿,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照办了。

轿车这次没有停在快餐店门口,而是一路把黄少天载到了公司楼下,停车上锁,竟是要和黄少天一道上楼。电梯里本来就挤,喻文州再一站上来,都能和黄少天跳贴面舞了,整个上升过程黄少天都提心吊胆地,就怕超重警报会响。

因为心情复杂,黄少天没和前台的姑娘打招呼,进了办公室闷头收拾东西,宋晓看他这么安静,顿时感到了不对劲,再一看喻文州风度翩翩地跟在他身后,又是拿外套又是递水,心中对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各种猜测。

“那啥…老宋啊,”黄少天把手里装满东西的箱子塞进喻文州怀里,拍着宋晓的肩膀一脸感慨,“这一个多月受你照顾了,那什么…我要辞职了。”

“哦…”宋晓看着黄少天的脸色小心翼翼地,“祝你好运?”

“多谢啦,这一个月多谢你,你也好运啊。”黄少天挠挠头发,喻文州跟着他后面确认没漏下什么东西,一脸任劳任怨。黄少天出门之前差点撞到壁橱,喻文州连忙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拉进怀里。

黄少天一走,办公室里的人全朝宋晓围了过来。

“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啊?原来黄少是弯的?不知道前台那个姓舒的姑娘看到了没有,她之前和黄少打招呼可热情了。”“你别想得这么猥琐好不好,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之类的?那个男的看起来挺有钱?黄少衣服都换了轻奢的牌子。”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八卦,宋晓看着黄少天走的时候喻文州关上的门,一脸若有所思。

找工作不容易,辞职的流程倒是相当迅速。

黄少天上车的时候喻文州正在检查他从办公室里收回来的东西,他拿着白噪音发生器皱起了眉头:“市场调差部的人已经看出来你是哨兵了?”

黄少天点头,之前他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个,但现在看喻文州的架势,觉得自己八成是要挨训了,没想到对方并没有生气,只是沉默着发动了车子,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再下车的时候才发现喻文州把他载到了一所大学的门口,他忍不住偏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四平八稳的侧脸,心想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要把他带到大学里来怀念那些青春的日子?可是他没上过大学啊,人生的前十八年都在青环区那种电都接不上的地方生活,读个专科已经很对得起他的智力了。

“少天读得是化工专业,对化学应该还算比较熟悉吧?”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说道,从车上摸出一个不小的文件袋递给黄少天,“现在,我需要你去上一段时间药物化学专业的课程。”

黄少天显然怔住了,他颤抖地翻了一下文件袋,发现学生证图书馆借阅卡一应俱全,“…队长…你是认真的吗?你们邮件里不是说需要的是自由哨兵吗?正常地理解哨兵的特长难道不是打架肉搏吗?怎么还得念书?你们需要药物化学的专业去大学里找一个出来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吧,塔的人找教授谁敢不来啊?”

喻文州听他一下子抛出来一堆问句,也不急着回答,反而问道:“少天去史塔瑞工作的时候,是你自己选的部门吗?”

“应该算是吧,史塔瑞的业务范围很广,包括了从产品制造到广告营销,整个品牌都是一家公司支撑起来的。我学的又不是特别符合哪个部门的专业,随便写了一个志愿,也服从调剂。不过我在面试的时候和面试官聊了蛮久的,也许是因为他觉得我性格开朗喜欢说话适合做市场调查所以让我去市场调查部?”

“那少天就听我说说为什么要你来读药物化学专业的课程,”喻文州从后座上拉过来一个背包给黄少天背上,里面满满当当都是书,压得黄少天肩膀往下一沉,“史塔瑞是一家医药公司,你猜猜一般医药公司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是哪儿?”

黄少天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时间脑子有点卡:“…什么意思?”

喻文州接着说:“你原来在的市场调查部很难出问题,因为工作以调查为主,市场是怎样就怎样,销售也不容易出问题,高价卖不出去,低价公司里没法交代,所以我想,最值得看看的,应该是它的生产环节。试探史塔瑞的生产环节有两个手段,一个是装作生意伙伴,这个不用少天操心,由我来处理;还有一个是像你之前那样,直接进去做个员工。”

“然后我以前读的是化工,所以决定由我来接受药物化学的再教育吗?”黄少天满脸愁苦地掂了掂背上的双肩包,“队长你有事我就不说你了,郑轩怎么不来?我记得我的资料里已经写清楚了我的受教育程度明明不怎么高的,你们怎么忍心让我再来接受一次折磨?”

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右手在黄少天头上轻轻摸了摸,他比黄少天高一点儿,颇有种长辈的气场:“我们这次行动一共只有三个人,至少要留一个做接应以备不时之需,这可是很需要经验和门路的活,你知道你的学生证图书卡是谁给你弄来的吗?”

黄少天哑口无言,以前有人摸他头势必要恶狠狠地把对方的手扔出去,可喻文州话说得很有道理,他都忘了要把对方的手拿下来。

从这一天开始,黄少天不得不回炉做一个大学生,同时深刻地体会到喻文州说他们在进行的是一个长期行动的含义,他上了快一个星期的课,药化的课时却还没到一半。保守估计,他至少需要三周的时间完成喻文州布置给他的课程,这还只是个前期准备,他还没开始准备应聘,即使通过笔试面试顺利进入史塔瑞的生产部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摸到它的狐狸尾巴。

不知道喻文州那边的进度如何,在接受知识的洗礼之后,黄少天变得越来越像个学生党,全然忘记了之前西装革履的模样,领带都快不知道怎么打了。每天喻文州开车送他来上下学,郑轩每天不是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就是睡得天昏地暗,有时候可以醒来和他们一起吃个晚饭,三人在生活上的默契程度不断上升,黄少天和喻文州也熟悉到了洗澡的时候能帮忙递个毛巾的程度,要不是睡觉之前三人穿着睡衣交流进度和新获得的信息,黄少天几乎要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某个平行世界,他是大学生,而这两个人是和他一起租房子在外面住的室友。

最先打破他的错觉的是逐渐瘪下去的钱包,补充完向导素缓释片之后黄少天的经济状况就有些不好,本来他想着郑轩也是哨兵的话,能不能帮他去塔里要一点儿,然而他和郑轩的生物钟总是很难重叠,为了避免哪一天忽然暴走被喻文州在任务报告上记上一笔,黄少天只好自掏腰包,然后中午对着大学的食堂发愁。

这里的食堂挺好吃的,按照同等质量划分的话,食堂比外面便宜,但整体的消费水平还是高于黄少天可以长期承受的等级。他不由得头痛地思考起来:喻文州是不是习惯性地用塔里人的消费水平来参考他?喻文州一直那么细心体贴,怎么就没有料到过他会没钱这种事情呢?虽然任务还没结束,他是不是该向喻文州预支一点零花钱?可喻文州每天送他上下学就已经够照顾他了,他再去要钱会不会太羞耻了啊?

气象局的光源发生器每天都在减少,天气一天一天变冷,他们正在通过AI模拟冬天。黄少天的课程也渐渐走到了尾声,作为一个合格的学生党,差不多是该通宵自习求过结业考的时间了。

这天上午的时候下了一场雨,气温曲线犹如跳水的股票一样一落千丈,校园里随处可见冻得快步行走的行人和抱成一团取暖的情侣。

喻文州跑了好几家医药公司了解行情,临近中午的时候开车路过黄少天就读的大学城,鬼使神差地停车,也没给黄少天发消息,自己悄悄地走了进去。车外的冷空气把他冻得打了个哆嗦,喻文州回到车里加了一件外套,又把黄少天那天辞职的时候穿走的他的衣服也带上。

他先去教室里转了一圈,发现已经下课,又去食堂里转了一圈,没找到黄少天的身影。

是去哪儿了呢?喻文州直觉他不会走远,没想到绕过教学楼,会在靠近后门的一处没什么人的草地上发现黄少天。

黄少天显然没有注意到他,正蹲在没人的草地上啃一块三明治,旁边的地上还放了一瓶矿泉水。三明治看起来干干瘪瘪的,应该不怎么好吃,黄少天也是皱着眉头一脸味同爵蜡的模样,就着冰凉的矿泉水,一口一口咽了下去。楼后面风不大,但是黄少天的耳朵有点红红的,应该是被冻的。

喻文州看过黄少天的资料,知道他十八岁之前都是在青环区度过,然而此时心情还是有点复杂。

他走过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对方刚刚吃完三明治,正在苦大仇深地给自己灌水,忽然被喻文州一拍,吓得一个劲儿地咳嗽,脸都憋紫了。

“咳咳…队长啊…你来干嘛?…又有新任务要布置?”

“没事,给你送件衣服,顺便请你吃顿饭,应该还吃得下吧?”

 

 

 

四 心事

  

直到黄少天被喻文州带上车,他也没明白过来喻文州为何突然要请他吃饭。但是穿着衣服坐在车里被一路载去饭店的感觉实在非常幸福,又暖和又舒服,他干嘛要和自己过不去?

喻文州看起来像个土豪,点菜的架势也确实是个土豪。想当初在史塔瑞的市场调查部,有人请客吃饭黄少天从来不会客气,可真遇上喻文州这样毫不犹豫点了一大桌的人,他反而会有点不好意思,加之喻文州吃饭的时候不大说话,又没有郑轩在一旁陪他瞎扯,黄少天吃得战战兢兢。

喻文州从白斩鸡里抬头:“少天怎么了,忽然这么安静?”

“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连忙摆手,“就是…那个…你忽然请我吃饭是有什么事情吗?还绕道去学校里接我。”

“没什么事情,我也准备吃午饭,顺路带你一起。”他往黄少天碗里夹了一块鸡肉,“虽然我们是暂时在一个行动组里,你不用害羞,什么困难都可以跟我说。我不希望你因为某种隔阂影响了自己的状态,也影响行动的进度。”

晚上黄少天回到临时据点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一张银行卡,上面还用一张小纸条贴着密码,黄少天一看就乐了,撕掉纸条把卡装进钱包里,松了一大口气。

他绝不是那种会因为矫情为难自己的人,但因为成长经历的关系,同样不大习惯于向其他人求助。刚刚离开青环区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认识的人,就靠起早贪黑给别人打零工干苦力开始一点一点凑钱过活。

以前他对塔的认识和大部分的民众差不多,塔里的人就是没经过努力而获得好处的特权阶级。和喻文州接触之后,他不得不承认喻文州是个双商都很高的人,有他做领导,哪怕已经白白消耗了一个月没什么成果,心里也一点都不慌,因为喻文州每一步都走得有理有据,虽然慢,方向和思路都很清晰,也有办法无声无息地照顾到每个人的感受,及时发现他的困窘不动声色的施予援手,又不显得太过近亲和怜悯,距离把握得恰如其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啊,黄少天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临时据点的天花板雪白而洁净,连个蜘蛛网都没有。黄少天翻了个身,食物和外套的温暖让他由衷得觉得自己有点喜欢这个临时的队长,虽然说出来显得他很没出息很好收买,但他真的是有点希望在行动结束之后还和喻文州他们保持联系。

临近结业考试,黄少天每天都在图书馆充实地度过,晚上结束睡衣座谈会之后房间里的灯还会亮一阵子,生物钟终于和郑轩有一点接上了,两个人有时候会凑在一起煮夜宵吃。

“压力山大呀黄少,”郑轩嘴里还挂着面条,含糊不清地跟黄少天说话,“看不出来你这么贤惠的,让我们队里的人知道,肯定更嫌弃我了。”

说是一起煮夜宵吃,其实主要是黄少天煮,两个人一起吃,郑轩对料理食物的技能只限于拆开包装袋。

“其实我也不想啊,一个大男人身无长物擅长做饭说出去还是有点丢人的好吗。毕竟我以前在青环区生活,本来也没什么吃的,只好努力想办法让它变得好吃一点咯。”黄少天拿着筷子在锅里捞面条,一锅汤汤水水在灯光下蒸腾着淡淡的白气。

郑轩睁大眼睛看着他,嘴里挂着的一根面条都忘了吸进去。

“你真的在青环区生活过啊?我以前在书上看到,一直以为那种地方只是个传说。来来来,快给我说说青环区里面是什么样的?有电吗?大家是不是都不用终端?晚上在外面走的时候是不是阴森森的,就像骷髅墓地?”

“你一次问那么多问题是想要我先回答哪一个啊?”黄少天趁着他忙着表达震惊几筷子把汤里的料都捞进自己碗里,“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啦,是没什么电器,大家普遍都很穷,每天主要想的都是怎么吃饱肚子。好像也有那种有钱的逃亡哨兵什么的,但人家藏起来还来不及,怎么会让你看到。骷髅墓地那么有情调的副本就更不用提了,说起来你也玩荣耀哦?青环区是很破、很脏、很黑,只会让你产生嫌弃的感觉,不会觉得害怕啦。”

“是这样啊。荣耀里我玩弹药专家,你玩什么职业?打通了没有啊?”

两个年轻的哨兵因为共同的话题热烈地讨论了一阵子,最后喻文州拉开厨房的门提醒黄少天隔天还要上课不能熬太晚,他才意犹未尽地和郑轩告别洗漱睡觉。

坦诚地说黄少天对于荣耀这款游戏是非常有感情的。他小时候没什么娱乐的项目,有一天从魏琛的箱子里翻出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如获至宝,虽然现在玩得人越来越少,黄少天依然不离不弃地玩了许多年,连从青环区离开的时候账号卡和读卡器都保留着。

据说这款游戏曾几何时也是非常风靡,甚至还举行了十多届职业联赛,但后来新的游戏出来,游戏运营商运营艰难,支持了几年还是关服了。但这款游戏的职业、副本、主线故事甚至竞技场系统都在稍微调整后做成了最多支持六人一起玩的单机游戏,卖给那些情怀仍未熄灭的玩家。

黄少天玩到这款游戏的时候已经是单机的时代,但即使是作为一款单机游戏,荣耀的玩家体验仍然十分出色,也因此许多有品位的玩家都会收藏这款游戏。

和郑轩讨论了一晚上,不免勾起了黄少天的游戏魂,满脑子都是什么时候有空和郑轩来一盘对战模式。

隔天他毫不意外地睡过了,然而郑轩可以睡,他却要起来上课,喻文州让他在车上吃早饭,简直羞愧得头都要抬不起来了。

更让他羞愧的是喻文州不仅没骂他,反而给了他一个装满热茶的保温杯,图书馆二楼没空调,喻文州怕他会冷。

没课的时候黄少天都在图书馆看书。出人意料地,今天他在图书馆里遇到了一个熟人,说是熟人,其实也有好几年没见到。黄少天看见他在图书馆里取书的背影的时候,只觉得有点眼熟,后来这个人因为躲在楼梯间抽烟被管理员揪出来的时候,黄少天心情复杂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人回头,表情倒是没有太惊讶:“哎哟,这不是少天吗?好久不见。真巧啊,你也来抽烟?”

“我不抽,你的烟味道太重,要不是我吃了向导素缓释片,现在说不定已经被你熏得暴走了。话说你不是投奔塔的怀抱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人家看你学历太低不收?要来这里上个学给自己镀镀金?”

“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爱说话,”叶修把烟头碾灭在垃圾箱上,“即使哥是塔的人,也要时不时来补充知识储备,你以为塔的向导那么好当?”

叶修看着黄少天走近,上上下下地把他打量了一轮,接着道:“前段时间我听说塔开始找自由哨兵做临时工了,我还在想那种自由哨兵八成很难带,看来你就是一个?跟的喻文州?”

“不是吧老叶,”黄少天跟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你在塔里都学了什么?这都能看出来?你是不是装了什么隐形眼镜之类造型的终端在通过塔的权限读取我的信息?”

“瞎想什么呢,终端做不了那么小,”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手指放在他左胸口的地方,黄少天拉开口袋,发现里面用线绣着“Y·W·Z”三个字母,在口袋外面露了一点头。叶修解释说:“喻文州每件衣服上都有名字的缩写,你穿着他的衣服还指望我会看不出来?”

黄少天不服:“这也不一定吧?我跟他一个哨兵一个向导,万一我和他是朋友,借他的衣服来穿呢?”

叶修噗地笑了一声:“我认识喻文州比你久,你七年前才从青环区出来,除非买股票中大奖,不然无论怎么打拼,浑身上下都不可能有让喻文州主动和你交谈的闪光点。你别看他好像对谁都很好,又细心又体贴,其实对人相当地挑,要是和你没有任务关系,就你这气质和举止,他百分之八百不会多看你一眼。”

TBC

评论 ( 37 )
热度 ( 214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