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15)

十五 黄少天

 

旧年的最后一天,新年的第一天,喻文州伙同黄少天半夜出游,回来匆匆洗了个热水澡就各自回房卧倒。

黄少天穿着他来临时据点第一天的时候喻文州发给他的猫咪睡衣,在不知名的兴奋中辗转反侧了数个小时,终于在天亮之前成功地睡着。他的精神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喻文州的口袋里爬回来,窝在黄少天的枕头上呼呼大睡,像一个圆滚滚的团子。

在断断续续的烟花声中,黄少天再一次梦到了他的精神图景,一样的星空,一样的迷宫,他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在迷宫里走走停停,忍不住想唱歌,他一直飞奔到迷宫的中心,看见那里站着一个人,正在抬头仰望着漫天的星河,听见他的脚步声,转头温柔地一笑,好像正在等他,于是黄少天扑过去抱住他,向导清凉纯净的精神触丝将他包裹起来,他听见那个人带着笑说:“等你好久了”,然后捧起他的脸,有什么柔软无比的东西在他的嘴唇上触碰了一下。

黄少天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窗外是漆黑的夜空,黎明还没有到来。布丁仓鼠窝在他的枕头上睡得正香,黄少天瞧着它,心情有点复杂。

长时间暧昧不明的心绪,如今老天都看不过一个哨兵磨磨唧唧,直接给了他当头一棒。

他坐在床上思考了半个小时,隔壁的喻文州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窗边,看着第一颗亮起来的光源发生器,打开终端,通过塔的权限调出了叶修的联系方式,偷偷摸摸地拨了过去。

“谁啊?”终端另一边的向导似乎刚刚进行完重体力劳动,声音里全是噗嗤噗嗤的喘气儿和扑面而来的不耐烦。

“…靠,是我,少天。”

黄少天忿忿道,作为回应,终端对面响起了咕嘟咕嘟的喝水声,等他喝够了,好像还擦了一把汗,才接着问:“什么事儿啊,一大早的来找我?”

“反正你又没在睡觉,无所谓的吧。话说一大早就锻炼不符合你的风格啊,难不成你老人家终于嘲讽开过了,正在被人追着打?”

“小屁孩儿瞎说什么呢你。隔壁有人不服气,刚把他打服。”终端那边的打火机响了一声,看样子叶修喝完水还点了一根烟,他的顿时平和了下来,“说吧,找我什么事儿啊?”

黄少天干咳了一声:“是关于喻文州的。”

叶修笑起来:“他是塔的人,不是早叫你别打他的主意?他不会帮你找老魏的。”

“不是…”黄少天斟酌了一下组织语言的方式,“我觉得我应该是…对喻文州…有点意思。”

终端那一边寂静,过了好一会儿,才响起叶修拉长音的“嘶…”,黄少天猜他可能是被烟头烫了。

“…你希望我说什么?”

“其实…我就想问问他在塔里,有那个…相好啊,或者看对眼儿的哨兵什么的没有?”

“那你可以放心,绝对没有,”叶修在电话那一头幽幽地道,“不过塔的人,和谁在一起未必能自己说了算。一般要看同步率,双方评分匹配也是很重要的标准,按照喻文州之前的测试成绩,你个B+不用我说了吧。”

“拉倒吧,我当初是为了不想进塔才控制了一下实力,要是全力发挥不知道飞到什么分数去了,不过按照塔的尿性,我岂不是要拿到S的评分才有被考虑的机会?”

“差不多,等你拿到S之后,也就会被强行征进塔里了。”

“可这也不行啊,那我要是进了塔里,还怎么去找魏老大。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当然有,直接让喻文州和你结合。生米煮成熟饭,领导也没办法。”

“……嘶。”黄少天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他默默地挂断了通话,面对逐渐亮起来的多个光源发生器深深地吸入了一口清晨的冷空气。一起看萤火虫的时候,他对喻文州的感觉还模模糊糊懵懵懂懂,才一天过去,竟然已经在终端里和别人讨论这么大尺度的话题,事情的进展太快,黄少天站在窗前想静静。

他喜欢的那个人还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睡着,因为喻文州就在身边,黄少天的向导素不必用得太多,也因此只要他愿意,甚至能够听到卧室的门板后面喻文州平和而悠长的呼吸声,他翻身的时候被子和睡衣摩擦的声音,向导的精神触丝像水一样充盈着这间不大的临时据点,清凉而纯净,将年轻的哨兵浸泡其中,让他感到平静和安全。

——他知道这是喻文州为了他而释放的精神触丝。因为居所里有哨兵,向导没有构建自己的精神屏障,而是毫不吝啬的释放出安抚的信息素,确保哨兵感到舒适并得到充分地休息。

在来到临时据点的第一天,喻文州就一直用向导的信息素安抚着和他共事的哨兵们。在此之前,黄少天一直把它当做上级对下属的关怀,但当他有了别的念头之后,再关注这个细节,不免产生出一些微妙的情绪。

尽管决策的时候显得不近人情,在其他的时候,喻文州无疑是一个相当温柔细致的人,要如何获得他额外的关注,黄少天还是很迷茫。

早晨的临时据点里静悄悄的,出于某种柔软的心态,黄少天每个动作都小心翼翼,脚步声轻不可闻。他轻手轻脚地给两人准备好早饭,打算去房间里叫醒喻文州。

在此之前黄少天还没进过喻文州的卧室,也没有机会看过他不为人所知的私下的模样,喻文州没有锁门,黄少天开门的时候还是咽了一口唾液,他的心跳有点快,小腿甚至在打颤。

在打开门的刹那,一股清凉就从房间里涌了出来,这不是体感的清凉,而是信息素的效果,房间里满是喻文州的味道,凉凉的充斥着黄少天的鼻腔和脑海,他走到床前蹲下去,喻文州还在睡,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阖在线条优美的眼睑上,靠近的时候他均匀缓慢地呼吸声更明显了,淡色的嘴唇闭着,因为干燥没什么光泽。

黄少天眨了眨眼,没有犹豫太长时间便在喻文州的床头跪下来,双手趴在床单上,脑袋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喻文州的呼吸扑打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他屏住了呼吸,舔了一下嘴,被唾液润湿的嘴唇轻轻地在喻文州干燥的嘴唇上触碰。

一股冰凉的信息素从他们想接触的地方源源不断地涌进黄少天身体里。

突如其来的刺骨寒意让黄少天的大脑猛得钝痛了一下,短暂而剧烈的打击让他眼前发黑,模糊间似乎看到了冰雪在他角膜上投下的影子,他连忙从床前退开,咚地一声跌坐在地上。

喻文州被他弄出的动静吵醒,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问他怎么了。

“没没没没事,”黄少天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我煮好了早饭正打算进来叫你起床来吃呢,大概是昨天睡得太晚了吧笨手笨脚的竟然摔跤了不好意思啊哈哈哈…没把你房间的地板磕坏吧?”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换好衣服和黄少天共进早餐。

他们在久违的懒散中又消磨了几天,假期眼看着到了尾声,郑轩提着行李回来,三人在临时据点里召开了新年的第一次睡衣座谈会。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努力,我们基本可以确定确定史塔瑞公司和非法的向导素交易相关。”喻文州敲了敲桌子,让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接下来的工作我不做具体部署,大家自由发挥,但行动围绕两个目的:第一,摸清史塔瑞相关的向导素交易的各个环节,务必斩草除根;第二,收集有力的犯罪证据。”

“我有疑问,”郑轩举起了手,“黄少你说感觉感觉到了向导的情绪投射,大家都是哨兵我相信你的感觉不会出错,史塔瑞公司肯定是对向导下手了。但是塔里的向导我和队长都认识,哪个行动组的向导被抓走了,执行科肯定要上蹿下跳发通告让大家协助营救,但现在我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别说塔里,市政那边也没有自由向导走失的报告,自由哨兵暴走请求处理的反而还多一些。”

“向导不可能凭空出现,”喻文州道,“肯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途径。”

“同意队长,”黄少天应和着,“其实我觉得,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把向导关在什么地方,不如找个机会偷偷溜进去,找那些向导问一问他们家里人在哪,让他们的家属去警方那边秘密地备案,然而我们再组织营救,史塔瑞的罪证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喻文州的手在桌子下面悄悄捏了一下黄少天的手掌,“他们的家属现在都没有报警,那就一定有不报警的理由。少天,千万不要冲动。”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62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