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18)

姐妹花上线,但愿我没搞错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十八 哨兵

 

可能会用到的注解:

精神陷落:相对于哨兵的暴走,向导也会出现力量失控的情况,只是出现的概率比哨兵小很多,感知力和影响力较高的向导更容易出现。当向导接受到过量的情绪或者为了投射给其他人而产生了过量的情绪时,可能会因为无法控制情绪而引起精神陷落。具体表现是昏迷,精神体也会消失,向导的意识则徘徊在被情绪吞没的精神图景中无法脱身。

 

 

黄少天想了一天也没想明白喻文州给他念的诗究竟是什么意思,下午回到史塔瑞心神不宁,略带忧郁,或许是一种发现自己的思维速度跟不上暗恋对象,不能领悟他的心思的不甘心。晚上他甚至都没和徐景熙去楼下蹲守那辆没牌照的货车。

可他却收到了一条来自郑轩的信息。

郑轩在信息里问他:“是不是和队长有些什么。”看得黄少天心里突突地一跳,心说不会吧他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呢,难道就已经这样明显了?

黄少天强行装傻充愣地回复了一条,没想到郑轩一个来电拨过来,刚说第一句话就震得黄少天差点从天台上掉下去。

“黄少,你觉得队长是不是喜欢你啊?”

黄少天心如鼓擂,却仍是强做镇定地问:“什么情况?”

“压力山大…你该不会是真的全程睡过去吧。其实是这样的,今天早上天不亮的时候你不是在据点趴桌子上睡着了吗?队长亲自把你抱到车上去的,传说中的公主抱…要知道,我跟着队长几年了,我还没见过他抱谁呢。”

“……”信息量太大了,能言善辩如黄少天,也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他倒抽一口冷气,头顶都快要冒烟了,恨不能穿越回早上狠狠抽自己一嘴巴:睡得那么死干嘛!害得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不过想想能被喻文州抱一回,他就幸福得快要升天,哪怕出门被车撞死也可以瞑目了。

…有点儿出息啊黄少天!

他闭上眼睛,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郑轩那边没听见他的声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让年轻的哨兵强行掉线,正在大吼大叫地喊他的名字。

“我听着呢,你再喊我要聋了!说起来黄烦烦的帐我都没跟你算,精神损失费呢?你再把我喊聋了,我就要去递交赔偿申请了!”

郑轩在终端里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黄少天终于摆好了姿势,高冷地回道:“爱卿找本黄什么事儿?不会只是告诉本黄一声早上被人抱了吧?”

“哎…”郑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是这样的。”

“到底是怎样的?”

“我不大清楚队长对你是什么心思,但是如果他对你告白了,你即使要拒绝他,也请尽量拒绝得委婉一些。其实我和队长认识得挺早的,也算是他半个朋友吧,他一路走过来不容易,也一直很努力。但我觉得他有点努力过头了,性格上又不大喜欢让人家帮忙,短期没事儿,时间一久老是这么绷着,我有点怕他会精神陷落。”

“…不至于吧?精神陷落不是要忽然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情感才会发生的吗?平时队长看着没什么感情波动,怎么会精神陷落?”

“那是教科书里的说法,就我在塔里多年所见,精神陷落其实就是通俗意义上的想不开,只不过向导神经系统的构造比较特殊一些,一想不开直接就扑街了。队长看着是挺好的,但人总得有个七情六欲吧?他总这么憋着,我真怕他迟早把自己憋出病来。”

他们又说了几分钟,对于喻文州的事情,黄少天自然是满口答应。只叹郑轩把他的眼界想得太高,要是喻文州真的开口,黄少天早就狂喜乱舞激动地撒腿下楼去跑圈儿了,他掏心掏肺地对喻文州好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拒绝。

迎接他的是又一个不眠之夜。

哨兵不得不承认,欣喜之余,心中某处正冒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酸楚味道。他和喻文州认识的时间恐怕是已知的喻文州的熟人中最短的,他对向导的过去一无所知,知道的都是别人告诉他的,真害怕喻文州对他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温柔,任务结束他们就要回归擦肩而过的路人。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吸吸鼻子,明天是周四,他打算明天晚上去厂房大楼的周边看看。

黄少天独自一人下楼,徐景熙还在睡觉,他没有叫醒自己的室友,毕竟他是个普通人,黄少天自己对厂房后面那个窟窿里是什么模样都没底,不敢再牵扯一个他可能控制不住的人。

厂房的正门有一条联通外界的主路,清理得干干净净,周围的地方也是及人大腿高的草地,靠近后门那个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的附近草长得特别高,小虫子也不少,看来大量的动物尸体为这小小的生态系统提供了比其他地方更为充沛的营养。这和气派整洁的大门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堆,真不知道那辆没牌的货车每次倒进去的时候会不会把自己恶心死。

黄少天猫着腰躲在草丛里,距离他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平房,门卫平时就在里面值班,不过现在里面黑漆漆的,保安大叔可能回家睡觉去了。

…要不要进去看看呢?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自己的方位,想起喻文州跟他说的“在没有了解清楚情况之前,不要轻举妄动”,这么长时间下来他对史塔瑞已经有了一定程度地了解,再和同事们扯下去似乎也无法获得更多的信息,与其畏畏缩缩停滞不前,倒不如进去一探究竟。

黄少天正琢磨着能不能找点什么东西掩住口鼻,防止自己被动物尸体的膻味熏得当场暴走(为了保证足够地警觉度和灵敏度,他没敢用太多向导素调低自己的五感),他觉得自己似乎嗅到了一种味道,那是一种浓郁的花香味,一条精神触丝紧随其后,像一枚利箭一样从他后方的某处呼啸而来,裹携着一股杀气和他擦身而过。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

这里有哨兵!

以喻文州的周全稳妥,绝不可能发生任务期间自己人误伤的事情,这不是塔的哨兵!

他连忙把自己的精神触丝收敛在身边防止被发现,顺势一滚躲开了对方精神触丝探索的范围,却不想他压到的草地引起的波浪却已毫无疑问地暴露了位置。

黄少天暗道一声不好,他连日来在这片郁郁葱葱的草地里藏身,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片草地会暴露他,既然已经暴露,与其在这片草地里猫着腰缓慢行动,黄少天索性站起来往厂房后面的窟窿里跑。

不说令人发指的膻味,那里曾经有那么多绝望痛苦的向导,哪怕他们已经被送到其他地方去,也应该残留着许多令人不愉快的情绪投射,对于哨兵而言,向导的投射是标记在基因上的契约,几乎没有哨兵可以对向导的求助和痛苦充耳不闻,不会有哨兵自愿靠近这里——但黄少天可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因为从小和无声者一起生活使他习惯于控制哨兵的本能,又或许是精神图景里独特的迷宫结构帮助他限制住了自己的哨兵本能。

呼呼的风声从他耳边掠过,就在他距离那个黑漆漆的大洞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一阵极强的麻痹感从他的左腿传来,直击中枢神经,黄少天的身子一歪,无法控制地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草地里有一条警戒线,散发着淡淡的红光。忍耐着麻痹感的黄少天几乎要骂娘了,白天他从来不知道这里还有一条这样的玩意儿。哨兵的夜视能力极佳,这暗淡的红光在一片清晰的图像中,反而没有无声者的眼睛看起来那么清晰醒目——说不定这就是专门针对哨兵的警戒线。

花香味的哨兵本来和他离得也不远,黄少天虽然跑得快,可他被交流电放倒了,还得等一会儿麻痹感才能过去,在这期间对方已经来到了他身边——身形纤细,长发飘飘,竟是个女人,再仔细一看,这个女人正是带他的那个舒前辈。舒前辈动作干净利落,连句话也不说,看来是深谙“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根本没打算盘问黄少天,一把短刀直接探着他的喉咙抹过来。

身份即将暴露,他也即将没命,今夜真是祸不单行,不过人都死了,卧底的身份暴露之后引起的问题他也不必考虑了,不知道喻文州会不会为他难过,虽然得知自己被队长抱过已经可以瞑目,人总是贪心的,要是队长能为他掉一滴眼泪那就更好了——可是按照郑轩说的,万一喻文州经不起这个打击直接精神陷落了怎么办。

想到这一出,黄少天猛然精神起来,一双圆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要杀他的舒前辈,忽然福至心灵,喊了一声:“舒可欣!”

老天爷十分买账,他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还未落,舒前辈的手已经稳稳地停住,一条雪白的刀锋紧紧地贴在他脖子上。

——舒前辈从没对他自我介绍过,他其实不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但在市场信息调查部工作的时候,他却是看过前台那位姑娘的工作牌。之前喻文州说过,这个女人若是也像黄少天一样分饰两角,背后应该有更多隐晦的故事,不愿被人识破,没想到他一句话竟是救了黄少天一命。

黄少天被电击的麻痹已经恢复了,他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点,和短刀拉开距离,舒前辈没有管他。但当他想从草地上爬起来,对方却威胁似的扬了扬短刀。

接下来舒前辈说的话,黄少天一听就懵了,她问:“你认识我妹妹?”

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我还以为你们是一个人”,他及时忍住了,中规中矩地回答道:“认识。”

舒前辈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忽然收起短刀,道:“看在你认识我妹妹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多活几分钟,来给我讲讲,讲讲你认识的舒可欣。”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46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