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33)

三十三 决定

 

喻文州在病房里安安静静地睡着,其实他身上什么问题都没有,多排CT全身扫了一遍也没找到明显的病灶。过不了多久,他就将被送回塔里去,找个清净的地方疗养,医院里能采取的措施都已经试过,他的意识依然没有什么起色。

郑轩一早醒来的时候还想着要不要找个机会和喻文州聊聊,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洞悉一切的队长依然处于沉睡的状态,事情有点复杂,郑轩把门把手旋转了九十度,又皱着眉头把它旋了回去。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雨还没有停,窗帘开着,病房里依然显得有点昏暗,他揉了揉太阳穴,不大清楚自己究竟睡到了几点,但转头就看见一个陌生人坐在他床边,吓得他差点从床上翻下来。

“你干什么!”他下意识地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朝那个人喝到。

那人似乎尴尬地笑了笑,按亮病房的日光灯,黄少天这才认出这个陌生人是梁易春,他的表情肌又失望地垮了下来。

“…有事吗?”黄少天在被窝里蠕动了一下,显然对他并不欢迎,缩在里面有气无力地问。

“黄先生,”梁易春有点无奈地看着他,“塔的最高决策者,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主席,冯宪君先生,希望能找个时间见见你,什么时间比较方便呢?”

“他要见我?”黄少天掀开被子坐起来,“见我干什么?”

无论是理智还是情感,黄少天都不想配合,但他已经稍稍摸到了塔的行动套路——他当然可以向梁易春表达拒绝,塔却不会接受。最终,黄少天却还是在梁易春的催促下换了一身正装,坐上了塔的人开过来接送的轿车,他们会面的地方并没有定在塔的总部,而是靠近市郊的一个饭店里,楼层偏高,从窗户里可以看见不远处的波光粼粼的江水和江滩的绿化。

梁易春送他进到独立的隔间之后就离开了,剩下他和冯老先生隔了一张巨大的圆桌坐在房间的两边。他不是没见过冯宪君,作为塔的最高决策者三不五时地要上上电视,而真人看起来和他在电视上的样子差不多,年近半百,脸上褶子很多,一直带着笑,浑身上下都流露着一种“高官要员”的气质,黄少天撇撇嘴坐下,显然并不喜欢这种谈话的氛围。

他们谈话的开篇依然是一些千篇一律地场面话,冯主席和和气气地恭维他,黄少天也不搭话,一个劲儿地埋头苦吃。

“呵呵,黄先生看起来胃口不错啊,”冯主席没吃几口,这会儿却已经拿餐巾擦嘴了,“实不相瞒,这次约你谈话,主要是想和你谈谈关于接受蓝雨行动队的事宜。要知道,像你这样A级的哨兵,对我们塔而言,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能顺利地接受蓝雨,那真是再好不过。”

黄少天正在吃一块鳕鱼,听到这句话他动作一顿,吐出鱼骨头冷冷地看着冯君宪,“你什么意思?”

“喻队长没有和你说吗?”冯宪君露出惊讶地表情,“不过也不奇怪,他的精神状态不好,出现这种纰漏也是可以理解的。喻队长的精神状态一直在恶化,对队长层次下面的人当然是隐瞒的。他不可能这个样子一直带着蓝雨行动队往前走,所以我们需要有人代替他的位置,现有的队员习惯了现在的分工,很难站在队长的角度上高屋建瓴,所以我和行政科商量之后,建议从塔外招收自由哨兵或者向导,以类似临时人员的身份进入蓝雨行动队,通过任务考察的方式决定他会不会是合适的下一任队长的人选。我们很幸运,第一次就遇到了你这样有才能的哨兵。”

黄少天静静地听完冯主席的解释,他原以为自己会感到愤怒,可真正听完了这所谓的塔的官方解释,他的内心却很安静很安静,像深深庭院里的井水一样,一点波澜都没有。

冯宪君见他不说话,又继续补充道:“行动队的队长在塔里可以说是中流砥柱的存在,我们非常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人承担队长的责任,这也是我亲自会见你而没有让其他人转告的原因。年轻人,你真的甘心做一个自由哨兵在庸庸碌碌的无声者中走完一生吗?以你的才能,完全可以去更大的舞台上,得到你应得的地位和待遇。”

“那喻队长呢,他要怎么办?”

冯宪君皱了皱眉,看起来不大喜欢这个话题,“对于他的事情我们感到很遗憾,但我们确实无能为力,他应该会被安排在相关医院里疗养。让一个可靠的人接手蓝雨,不仅是塔的希望,也是喻队长本人的要求。”

黄少天点点头:“我可以理解,我全都理解。”

“那你对于接手蓝雨行动队队长这一职务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黄少天看着他,和气地笑了笑,推开椅子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绕了半圈走到冯主席面前,冯主席以为他是过来握手的,正打算把手伸出去,没料想却是吃了黄少天结结实实的一拳。

冯宪君被他一拳直接揍倒在了桌上。

这一拳力道不小,这位主席仿佛都能感到自己的脑组织在头盖骨里震动,缓了半天才坐起来。他却一点都不慌张,反而慢条斯理地用擦着鼻血,一众保镖呼啦啦地从周围的两个门冲进来的时候,主席甚至举起手制止他们对黄少天用麻醉弹——黄少天没用全力,哨兵的力量是什么样的等级他心里最清楚,要是不管不顾地一拳过来,冯君宪鼻孔里流的就不是血,而是脑脊液了。

这个年轻人没有暴走,神智清楚意志坚定地,给了冯君宪力道十足的一拳。

因此冯宪君只是注视着这个黄头发的年轻人,静静地等着他说话。

“对于你们的理念和原则,我可以理解,我全都理解,”年轻人说着,坦然地从冯宪君的位置上抽走湿巾,同样慢条斯理地擦拭他自己手上沾到的血迹,好像沾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但你们以前在媒体和民众自称为‘最适合哨兵向导的工作和归宿’,难道没有一次感觉害臊?”

黄少天又笑了出来,仿佛自己在说什么非常滑稽的事情,他没有给冯宪君接话的机会,立刻接着道:“不…你们当然不会觉得害臊,我简直替你们害臊。”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传来冯宪君的声音,这位将近半百的主席郑重地吩咐下去:“把黄少天从蓝雨行动队队长候选人的名单上划掉。”

天上的雨还在下,不知道气象局究竟是怎么安排的,一场雨从昨晚下到今天,黄少天是坐塔里派来的车过来的,现在当然不可能让他们送回去,他也没有伞,索性自己一路淋雨走回去。走到江边的时候,他又路过了新年假期里喻文州带他走过的那条人工河,白天没有什么萤火虫,雨水淅淅沥沥地落下来,在景观河的河面上落下数不清的波纹。

黄少天没有再回医院,他给梁易春发了一封邮件,感谢他最近的照顾,并且拜托他帮忙办理出院的手续。他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头发上也挂满了晶莹的水珠,他从近郊的地方一路走过来,从中午一直走到天色暗下来,城市里华灯初上的时间,走过一个主干道上的十字路口,他走进临时据点居民楼里,敲了敲门,没有人答应。

——以前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管多晚,郑轩都会留在据点里帮忙开门。现在任务结束了,大概这个据点也就被舍弃了——本来也是临时的,说不定是问这里的户主暂时租借的呢?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天空,独自行走在雨里,城市的灯光在雨水里显得很朦胧,那些喧嚣和热闹好像从未走进他的世界里,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是不是一下子又失去了容身之所。

黄少天长长地出了口气,抬眼望向街对面那座写字楼,史塔瑞的市场调查部原来租下来做办公室的地方已经漆黑一片,不知道宋晓和他以前的同事们都怎么样了。他又来到第一次遇到喻文州的那一家快餐店门口,那时候喻文州停在这里等他的黑色轿车已经不见了,快餐店显眼的招牌在夜色中发出有点刺眼的光芒,尽管如此,黄少天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点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套餐坐在一边慢慢地吃,吃完之后又要了点心和饮料。胃里很胀,强烈的饱胀感让他喉咙发紧,有点想吐。

他现在一点也不缺钱,反而缺一个能够静静地坐一会儿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连话都不想说了,只是这样安静地坐着,一直坐到清洁工小妹尴尬地提醒他快要打烊了。

于是他又走进笼罩着整个城市的雨水里,他的终端屏幕亮了起来,徐景熙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我听说冯主席今天去找你了。”

“差不多,跟我扯了一堆听起来就烦的事情,不过我给了他一拳。”

徐景熙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队长的事情,有头绪了吗?”

“有,”他把被雨水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塞进口袋里,“能让我和他同步试试吗?”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172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