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37)

三十七 来到你身旁

 

黄少天又回到了那一片黑沉沉的海水里,记忆碎片的在漆黑的海水里像流星一样从他身边掠过,被水流带去更远的地方,他的身体再次变得沉重起来,又一个念头却在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清晰:无论如何,他要去向导的身旁。

从记忆碎片里出来的时候,哨兵感到自己手脚的上残存不多的余温似乎都向胸膛中的某一处汇聚过去,他的胸口开始变热,温暖的热度在太过冰冷的海水里显得滚烫,甚至让溶解在水里的空气都蒸发出来,变成无数的小气泡,融成一道白烟。

大量涌入的属于向导的记忆让黄少天的脑袋又疼又胀,他在海水中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不断地向冰海的深处探索着,保护着胸膛里温热的那一部分,终于摸到了一只冰冷的手。

他曾经以为爱是一种炙热到难以触碰的东西,却没有想到触碰喻文州的时候会是这样的感觉:他想呼唤他,嗓子却哑得说不出话,言语也无法表达他心中所想,眼睛很湿,胸口很闷,好像被整个世界压住,心里却是非常柔软的,只是碰一碰好像都能产生钻心的疼痛。

——他想要拥抱向导,给他世界上最好的笑容。黄少天在水中调整着自己的姿势,缓慢而执着地去拥抱那一具冰冷而沉默的身体,恨不得剖开心脏,把里面所有的温暖都传递给他。

漆黑的海水仍没有一点变化。哨兵的手臂穿过向导的腋下紧紧地抱着他,两个人的胸膛毫无间隙地紧贴在一起,哨兵的意识像潮水一样渐渐褪去,透支的体力和精力让哨兵无法分清楚他们究竟是在海水里上浮还是下沉,但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会松手。

漆黑的海水里渐渐的沉寂下来,只有心跳的声音不断地重复回响。

“砰咚——砰咚——”

天空是一片漆黑,向冰的缝隙里看下去,海水的深处也是一片漆黑,他们像两双深不见底的黑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图景的主人。

图景中唯一的光亮是白色的雪原,冰和雪都很冷,但是喻文州没有资格抱怨冷,因为这些冷,都是从他自己的心里产生的。

他不是没有过爱的记忆——只是那些记忆太过脆弱,就像水面上的泡影,即使不触碰也会自己消散。却也正是那些脆弱的爱的记忆,让他认识了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认识了爱和依恋可以产生多少痛苦。

这个世界太冷了,他唯有比世界更冷,才能在其中行走,保持自己神智的清明。

时间不断地前进,太阳活动爆发,粒子墙建立,青铜计划提上NG的纲领,整个社会利益的天平正在倾斜,矛盾的主体不断地改变,沉喻集团必须要有所作为,才能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下立于不败之地,他们需要站在权利的高处话语权,后勤部门的影响力太小了,必须拉拢一个可以走上决策阶层的年轻人,但是走到那样的政治地位的人,往往很难被物质上的好处打动;那就只好从家族内部培养一些人送进去,最好的身份是送进执行科,比如向导,比如哨兵,因为他们的稀有和强大,在塔里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如果他本来就是被当做工具一样制造出来的人,怎么还能指望制造者对他怀有善意?

况且对于他的家人而言,他的生活已经足够优越。他们花了大力气让他获得社会上大部分人歆羡却未曾拥有的才能,送给他优越的工作职位,享受不完的特权和财富,只需要在某些需要的时候才偶尔让他动动手指,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回报他们。

他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至于向导心里有什么想法,他本来就是被当做工具制造出来的,制造者怎么可能去倾听工具的想法?

他的疼痛和孤独,在身边那些人看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他们最在意的,仅仅是他能带给他们多少物质上或者名誉上的收益。他们都是商人,是撕掉了斯文的皮毛,最勇敢也最直白,最愿意直面利益和纷争的人。每个人都想要活下去,每个人都想要更好的生活,只要满足这个愿望,其他的人——乃至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舍弃。而只要满足了这个愿望,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说:我们已经给了你所谓的爱。

没有谁有义务倾听他人的想法。

没有谁有义务切身处地地为另一个人着想。

他没有办法责怪任何人,他可以理解每一个人伤害过他的人行动的意图,他只是感到由内而外从骨髓中散发的寒冷。

向导闭上眼睛,冰冷的海水从他四面八方涌来。世界如同这片冰洋浩瀚无垠,却没有属于他的落脚点,也没有可以让他依靠的归宿。他掌握不了任何东西,也信任不了任何人,孤独的感觉像海水一样浸泡着他,拉扯着他,让他沉入无极的深渊。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

忽然,他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好像有心跳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听起来似乎很远,远到那颗心和他隔着无数座人与人之间的铁壁;又似乎很近,近到和他的胸膛紧紧相贴,好像那颗心就在他右边的胸腔里跳动着似的。

心跳的声音很微弱,却一直执着地跳动着,一下一下,好像是谁敲打在他的灵魂上。

他感到自己的胸口里有什么在发热,不是那种岩浆一样炙热的温度,而是一点小小的、湿润的温暖,脆弱却非常固执,带着难以描述的柔软的触感,在他的心上,轻轻地撞击着。

像是初生的小鹿轻轻地走在林间的草地上,那个触感懵懂又单纯,毫无顾忌地向喻文州展露着不计后果的善意和信任。

喻文州感到很惊讶。

长久以来置身在海水里的不稳定和孤独的感觉,在这份惊讶面前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不可思议地,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

向导在漆黑的海水里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他的感官一瞬间全都注入身体。一切都不再模糊,贴在他右边胸口的心跳声那么近,他感到脖子上有什么毛茸茸的触感,有人紧紧地抱着他,把脑袋埋在了他的肩窝里。

“…少天。”

喻文州的大脑刚刚开始启动,很多程序还没有打开,可他的身体却已经自发地喊出了这个人的名字,不由自主地把双手环在他的腰上,抱着他向海面的方向上浮。

这里太冷了,昏迷之前的意识一点一滴地回到喻文州的脑袋里,他必须带黄少天离开这个地方。

脑袋探出水面的时候喻文州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冰冷的空气挤进肺里非常不舒服,但他来不及适应,一边咳嗽一边拼命把黄少天抱到浮冰上,虽然这里也很冷,但至少会比水下暖和一些。喻文州当然知道让整个精神图景寒冷的来源就是他自己,因此也不敢离黄少天太近,将他放在浮冰上就尽量避免和哨兵肢体接触。只是黄少天的胸廓迟迟不见起伏,这让喻文州罕见地慌张了起来。

“…少天,少天…醒醒?”

拍了几下不起作用,向导索性狠下心来掐他的眉弓。这次黄少天终于有了反应,他干呕了一声,喻文州连忙把他扶起来拍背,让黄少天把肺里的水都咳出来。

哨兵刚刚醒来,面色惨白,牙齿还在止不住地打哆嗦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有点像磨牙的小仓鼠。喻文州忍不住想笑,但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惨兮兮的,实在不是发笑的时候。

“队长…队长…你可算是醒了……”

黄少天牙齿打颤,说话也断断续续的,脸上激动的神情却溢于言表,见他说着作势就要扑过来给一个熊抱,喻文州连忙侧身无声地拒绝。作为精神图景的主人,他对这里的寒冷差不多已经适应,虽然浑身湿透,却也比黄少天看起来从容很多。

“我没事了,谢谢你。”他脸色惨白地对哨兵笑了笑,“快回去吧,这里很冷。”

黄少天没有说话,眉眼里写满了不赞同,他想去牵喻文州的手,还是被喻文州躲开了。

“快回去吧,我真的没事,我手很冷,你别碰。”喻文州催他。

黄少天半晌没有说话,眼神直直地盯着喻文州,眼睛里有什么非常热烈的东西像火苗一样颤动了一下,而后静静地越来越小,直到熄灭消失,而喻文州也从容地和他对视,心里有一点遗憾和酸楚,但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们沉默了许久,哨兵忽然站起来,神色凛然,背脊微微地发起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在生气,他一步一步把喻文州逼到浮冰的角落上。

“我不走…这次…你别想把我推出去了。”

喻文州刚醒来不久,行动还不是太灵活,就真的被他逼到了角落上,向导忍不住想叹气,他不用脑袋想都知道黄少天待会儿一定会扑过来抱他,而他要闪开只有再跳进海里,以黄少天的执着程度势必会和他一块儿栽下去,虽然他们好不容易爬上来,下次还能不能上来可就是两说了。

“少天…你冷静一点,”喻文州无可奈何地朝他摆手,做出一副弱势的姿态,“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又掉下去,划不来。”

“我现在…很…冷静的,”寒冷让他的话变得磕磕巴巴,黄少天狠狠地咬住下嘴唇,血一下子就顺着下巴往下滴,他自己也疼得嘶了一声,不过话语却终于流畅了起来,“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讨厌我?”

“怎么可能…”喻文州苦笑,“这里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快走吧。”

“那你有事情,为什么躲着我,从来不告诉我?要不是景熙告诉我你一直没有醒来,我都不知道你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喻文州努力露出安抚的微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他话音还没落,黄少天兀地上前揪住他的前襟,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招呼在右侧脸上,喻文州反应不及,被打得有些发懵,清脆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天地间回荡,两个人一时间又沉默了下来。

“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黄少天冷冷地看着他,眼眶却是红的,若不是他的目光太过强势又固执,任何人大概都能轻易地发现他盛在眼眶里多到几乎要溢出来的泪水,“你就是不信任我。”

“…少天,你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黄少天冷冷地道,“我算是明白了…你的世界里始终就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我们所有人——所有人,对你而言都算不上真正的人,顶多就只是一个一个行走的棋子,你就算表现出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哨兵咽下喉咙里苦涩的味道,“你根本就没有信任过任何人,也没有真的想去了解过谁…你的事情…从来都不打算告诉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和我一起分担…”

喻文州注视着他,轻轻地垂下眼帘似乎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发现所有的话却都梗在喉咙里;他想擦掉黄少天下巴上的血迹,手伸出去,还没碰到黄少天,又缩了回来。

被打得脸颊其实没有很疼,尽管声音非常响亮。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他的声音里终于冒出一丝哽咽的腔调,许多眼泪无法在眼眶中容纳,当着喻文州的面大滴地从眼眶里滚落,炙热的泪水落在浮冰上,几乎能听到“嘶嘶”冰块融化的声音,哨兵眼睛里的火苗似乎又燃烧起来,但仔细看去却已经不是火苗,而是一些高温的灰烬,“你究竟有没有喜欢我?”

喻文州叹息了一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TBC

评论 ( 48 )
热度 ( 239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