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记一次急诊(1)

对不起大家我的生贺又掉链子了…事实证明我失去了写短篇的能力,索性就分章节慢慢来吧…

 @撒迦 菇凉点的梗。

非常高兴可以粉上我喻,喜欢他一样无论何时都保持着强大的自信,一步一步稳定地向前走的力量。喻队生日快乐,也祝自己生日快乐。

1

新年前后,举国上下一派欢乐团员的景象,医院也迎来了业务忙碌的小高峰。

喻文州一个神内科的医生,本来是没什么事的,可急诊科的人手实在是忙不过来,这才把他捉走充壮丁。

喻文州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急诊科的夜班,却让他再次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对象。

交班的时候刚来了第一个病人,在雪地里乱跑摔得锁骨骨折的年轻人,年轻人大抵喝了酒,急诊室里还留有余味,赶过来的骨科大夫正在隔壁给他接骨,杀猪似的喊得惊天动地。

第二个病人是疯狂饮酒之后突发急性胰腺炎的中年人,喻文州掀开衣服一看,两侧腹壁一片青黑,他一边紧急处理一边吩咐护士联系胆胰外科来人准备上手术,病人嘴唇发白,痛得喊都没力气喊,旁边跟个中年女人一直在抹眼泪,不知道是妈还是姐。

喻文州忍不住地摇头,大家都知道酒喝多了不好,可是偏偏有人要自己去触那根线。

新病人是被人背着跑进来的,脑袋软哒哒地垂在肩窝处。旁边还跟着女人和小孩儿,小孩儿虽然腿短,却跑得特别快,几下跑到喻文州跟前,扑在他腿上哭要他去看病人。

病人已经没有意识了,喻文州立刻紧张了起来,抱着急救箱迎了上去。

急诊室里没有床,护工帮着给抬到椅子上,这还是一个年轻人,脸色比刚才急性胰腺炎的还白,气色差得吓人,身子看起来十分瘦削,脸上骨头的棱角都要出来了,在急诊室的大灯下面,头发都显得黄几几的。喻文州心里有了大概,摸了他的呼吸心跳,还算平稳,血压偏低,但还没到休克的程度。年轻人体温很低,喻文州在暖气里待久了,摸到他冰凉的手腕愣是冻得一哆嗦。他稍松了一口气,抽了血常规,找了件外套给年轻人盖着保暖,开了一支糖盐先吊上,跟家属问起病人的情况。

一家三口吵吵闹闹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送病人来的这家人姓卢,病人姓黄。原来他们和这病人不是亲戚,是邻居,但在一起住久了,相互也熟悉,还留了钥匙以防万一。

大过年的卢太太做了好吃的,家里吃不完,就吩咐小卢给姓黄的哥哥送去,小卢敲敲门说家里没人,卢先生也说好久没看见小黄,说不定是加班。卢太太知道这位姓黄的小伙子父母都在国外,一个人孤家寡人的,新年更是惨淡,每天早出晚归的不容易,反正邻居也这么熟了,一时间母性大发拉着小卢想去帮小伙子家里打扫打扫,顺便留点吃的。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好得他家有钥匙,一开门竟发现家里黑不隆冬的,小伙子一个人倒在沙发上,身上冰凉冰凉,所幸还在喘气儿,连忙叫卢先生背了送到医院里来。卢太太抚着胸口叹气,要不是小卢一家发现得早,这怕小伙子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又埋怨了一通黄家的爸爸妈妈大过年了也不管管孩子,小伙子命不好,这样可怜。

正说着,急诊科加急的血常规送回来,喻文州看了一遍,心里有了底,小伙子很可能是长期营养不良,这几天饿得狠了,直接低血糖昏了过去。

看他的穿着和刚才邻居的描述,绝不是经济拮据的模样,竟然这样不会照顾自己,喻文州看着他瘦削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年轻人的症状看着吓人,毕竟底子在那里,没太大的问题,瘫在椅子上吊着葡萄糖没一会儿就醒了,不过看起来依旧很没有精神。

自从年轻人来了之后竟然一直没有新的病人送进来,喻文州也乐得松懈一会儿,默默地坐在一边补病例,他听见年轻人在一边说着自己会照顾好自己、请小卢一家人回去等等,年轻人声音很底哑,可音色仍然不错,喻文州几乎可以想象他健康的时候声音该是怎么样的清爽动听。随后小卢一家人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年轻人看了一眼吊瓶,又瘫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默不作声,喻文州从玻璃里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心道都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了还说什么照顾自己呢,但他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着病例,没有说话。

窗外的夜色黑沉沉的,更显得楼栋里的灯火明亮温暖,喻文州叹息了一声,他自己家里可是黑灯瞎火的,一个人都没有,心里徒然生出一点感慨,再想到这个半夜独自坐在这里吊糖盐水的病人或许和他一样孑身一人孤单无依,中央空调吹出的热气暖烘烘的,喻文州独自在心里感到了一种凉凉的疼痛,他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是在为自己疼还是在为这个病人疼。

从玻璃反射的影像里,喻文州看到年轻的病人垂着头,也许是睡着了,连吊瓶见底了正在回血都没注意到,他起身想去把他叫醒再喊护士过来拔针,忽然觉得那张闭着眼睛仄歪着脑袋的脸颊非常熟悉,再拿出病例一看,三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汉字印入眼帘,喻文州愣了一下,这一愣足足愣了一分钟,随后他叫醒病人,喊护士给他拔针,提醒他去交费,又吩咐了几句,病人也看了他几眼,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喻文州从头到尾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有目送年轻人离开的时候,流露了一丝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湿漉漉的目光。

年轻人叫黄少天,喻文州曾经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263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