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长夜孤灯(2)

二 第一个任务(中)

可能会用到的注解:

关于塔的架构:塔分为行政科、执行科和后勤科。行政科上对主席负责,下对塔里所有工作人员负责,拥有调配整个行政科的权利,负责拟定和发放任务,有三个参谋室。执行科里都是哨兵和向导,每个队的队长可以根据自己的考虑和需求搭配队员,但要行政科审核通过才能实施,负责任务的执行。后勤科和行政科的交流多一些,负责在执行任务时从技术、物资等方面对执行科给予支持。偶尔出现郑轩这样SSAV评分达标技术也很6的哨兵,一般会送去执行科,毕竟执行科更缺人。塔里最大的是主席,直接对NG和塔负责。

 

这个消息是行政科的任务指令。

喻文州粗粗地扫了一眼,基本在他的意料范围之内,从任务很早的时候起,他就并不相信行政科把蓝雨这样强大的队伍送来F国只为了度假般的事情,太不符合行政科那三个参谋室的作风。

他们都得到了行政科的消息,一伙不明来源的势力盯上了本次会议中比较有声望的卡特教授,很可能会在他回去的途中对他发动袭击,要求蓝雨对教授一行人实施保护。不止卡特教授,很多教授似乎都被这股势力盯上了,F国的哨兵和向导分身乏术,因此才请出了蓝雨。

再读下去,任务文件的细致程度却是出乎他的意料。

行政科准确地描绘出了卡特教授去住处最可能的离开路线,并且把蓝雨的行动位置精确地定位在了一座大桥上。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他自问蓝雨已经算足够细心留意,还远远了解不到行政科给出任务文件里那么详细的情报。这些信息不会是F国塔方面提供的,如果他们得到消息,完全可以通知教授改变路线,但他们没有,而且看行政科的意思,却是并不想让F国知道这件事情。

行政科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是什么?为什么要把蓝雨派来F国?又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向蓝雨公开任务的本来目的,而非要到这个时候临场布置?

这些问题短时间内恐怕都无法解答,喻文州关上邮件的界面,调出他们所在的城市地图,带上蓝牙耳机,只对蓝雨的其他人低声说了一个字:“走。”

他们藏身的地方在距离交流餐会不足10米的树丛里,因为会场距离市区有一定距离,这里光源发生器和露天照明设施的密度都偏低,树丛里伸手不见五指,外面发现不了这五个人,会场的出口却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时刻保持通讯联系。景熙先留在这里,等卡特教授一出来就通知我们,你也一起出来,跟着卡特教授到地方和我们会和。剩下的三个人跟我去行政科给的地点。”

身在F国,地形和交通都占不到地利。三个人离开了会场,连怎么去任务地点都伤起了脑筋,还是喻文州当机立断,顺着地图导航走到大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开到大路上,四个人立刻发现街上的警戒明显加强,来来去去的车辆里有好一些都顶着塔的白鸽标志。

“压力山大,他们这么高调?我怎么忽然感觉这个任务好像有点水啊…”郑轩的消息从大家终端的屏幕上弹出来。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车窗外面因为照明设施的数量增加而明亮起来的街道。而黄少天竟然也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有看郑轩的消息,而是重新读了一遍行政科发来的任务文件,又瞄了一眼喻文州看向车窗外的侧脸,若有所思。

四人从离开会场走到行政科指示的大桥地点用了48分钟。这是一座上世纪落成的悬索桥,用到现在年事已高,只走小轿车,桥梁长度1千米多一点,算上上桥下桥的时间,按照市区的限速,汽车三分钟之内几乎都可以走完。桥两旁有人行道,行人非常少,1千多米的距离,行人不超过10个。

整座桥看起来一切正常。

郑轩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掏出电脑,直接黑进了F国交通部门的内部网,不一会把桥上摄像头拍摄的所有画面都转接到了自己的屏幕上,随后传到了蓝雨每个人的终端里。按说他们也可以请求F国市政协助,可速度太慢,他也不是完全嗅不出行政科的文件里那些隐而未露的潜台词。

喻文州叹息了一声,对着耳机轻声道:“今晚,我们要做所有人眼中的幽灵。”

徐景熙也在这时发来信息,卡特教授已经离开了会场,离开的路线和行政科判断的几乎完全一致。

他们所剩的时间不多,在这不到50分钟的时间里,他们要躲开F国的视线对这座桥梁进行全面的排查。喻文州想了想,安排李远排查桥面以上的拉锁和一系列结构,黄少天去桥底下,作为向导的他没有哨兵那样强大的身体机能,便和郑轩一起排查桥面。

黄少天想粘着喻文州,可他也知道对于团队而言这样的安排显然更合理。年轻的哨兵把手塞进向导微凉的手掌中和他十指相扣地握了一下,随即在腰间绑好安全绳,翻身从人行道旁的护栏上翻了下去。

桥梁全长有一千多米,在桥面巡查的还好,视线范围至少比较宽,而桥上和桥下排查的两位哨兵可就辛苦多了,遮挡物太多,视野狭窄,尤其是黄少天,如果没有安全绳的保护,他的行动都是问题。

“没有异常。”喻文州和郑轩最先完成排查。

“我这里也没有异常。”李远是军人出身,速度和喻文州比起来竟然也不遑多让。

“太倒霉了,看来是在我这儿。队长,我发现了一个可能是定时炸弹的玩意儿,如果他真的会炸,那爆炸时间应该和卡特教授的车从桥上开过去的时间差不多。位置从我们来的方向往前数第31根悬索到第32根悬索之间。怎么处理?要拆还是让景熙在路上绊住他们?还是直接通知他们改道?我建议立刻封锁桥梁让所有的车辆离开大桥然后找人来拆弹。,现在应该还来得及。对了李远你不是军队出身的,拆弹会不会?”

“…拆是会拆,不过我得看看是哪种定时炸弹。”

“听少天的,郑轩,你去封锁交通。李远和我去少天那里。少天,还有几分钟?”

“7分多钟,等你们下来估计就到6分多钟了。说起来…有人带了救生衣吗?要是李远拆不来这个炸弹,我们是不是要跳河?”

“黄少不会水啊?”李远吊着安全绳笑着从桥面上落下来。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作声。

“那你到时候记得抓紧我,我会。”喻文州很快也挂着安全绳凑到他们身边。

郑轩不能明目张胆地站在桥上拦车,也不能让F国的市政现在就察觉,他想了想,钻进大桥的配置房里,直接把灯给拉了。桥面上顿时一片漆黑,连桥底下的三个人都吓了一跳。桥上来往的车辆叫骂了两声打开大灯,F国罢工停水停电倒是比其他地方都要常见一些,虽然没有提前接到通知,却也不至于说不过去。后来的车看见桥上一片乌漆抹黑,自然都绕道了。

疏散工作进行得顺利,桥底下拆弹的运气也不错。李远凑上去看了看,表示拆下来问题不大,不过安全起见要黄少天和喻文州离远一点,如果黄少天执意不肯离开,那就请喻文州也留下以便把他的听觉敏感度压低一下。

黄少天呵呵地冷笑了两声,随后黑暗中传来了磨牙的声音。

哨兵敏锐的视力即使在黑暗中也不受太大影响,李远从军队里退下来,专业素质自然是不必说。喻文州只能看到黑漆漆地一团人影,过了几分钟,炸弹的定时器哔了一声,跳动的数字停了下来。

“好了。队长,咱们要把这玩意从这里拆下来吗?”

“方便带上去吗?”

“还可以,我感觉总共不超过10公斤。”

“那就带着吧。”

炸弹一拆,整个任务已经完成得差不多,剩下的事情似乎都是顺理成章地扫尾。郑轩再次爬进配置室把大桥的灯打开,不到一分钟后各种颜色的轿车便开上了桥。8分钟之后卡特教授的车子开过来,徐景熙的车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停在应急车道上让路边的四位加上怀里抱着的炸弹上车,又跟着卡特教授的车在桥上跑了一段,提心吊胆地看他们从桥上下去。

直到教授的车完好无损地通过大桥,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

想起喻文州之前幽灵的说辞,甚至还有人起了开玩笑的心思。

“这教授肯定不知道我们刚从他屁股底下拆了一个炸弹,”几个人笑道,“简直毫无ps痕迹啊。”

喻文州咳嗽了两声给众人泼冷水:“别高兴得太早,回去还写报告呢。”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以至于几乎没有人能够及时地反应过来。

他们跟着卡特教授的车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垂直的道路上忽然响起了马达轰鸣的声音,几乎是一秒钟都不到的功夫,一辆红色跑车冲进了每个人的视野,将蓝雨一路跟随保护的那辆银灰色的轿车狠狠地撞了出去。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143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