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遇到精灵的正确处理方法(4)

考前清了最后一点存货,可能我7月3号前都不会回来了OTZ

医学院的期末考试的分布犹如小周的乱射一样密集,谁叫我平时不好好学习

————————————————————————

“你就这么光着飞?”

 

“不飞难道等你捏死我吗!”

 

“……”

 

韩文清当然不会真的捏死叶修,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在荣耀里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在线下仰仗对方是个小精灵,又小又脆弱就下手把人家捏死这种取胜方法显然不是他的风格。但是想到叶修认识这些年来给他添的堵和制造的麻烦,有时候倒是真的想来一发真人PK把叶修揍到跪地求饶。

 

不过就以往叶修的行径看来,那张嘴这辈子恐怕都说不出大家心目符合讨饶这个定义的话来,哪怕是输了,也能嘲讽得对方搞不清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输家。

 

“认真的,你现在怎么办?”

 

叶修从韩文清手上飞起来之后,韩文清莫名地有点回味那小玩意坐在手心的触感,但他立刻把双手抱在胸前,做出一个自带酷炫狂霸结界的姿势,掩饰住了那一瞬间的冲动。叶修一看韩文清不打算捏死他了,又放心下来,有点老大不愿意自己挥着翅膀悬在半空中,还想坐在韩文清手里,然而对方先一步把手收回去了。碍于韩文清看起来不是好说话的主,他们又挂着宿敌的名号,叶修觉得自来熟坐到对方头上或者肩膀上似乎不是很妥当,只好挥着自己的小翅膀有气无力地一扇一扇。

 

“当然是偷偷飞出去了,哥什么身手,绝对的潜行无压力,普通人不留神根本注意不到。”

 

韩文清不可置否,虽然叶修还是个正常人形状的时候,看起来也就是个游戏宅,但不得不承认,他反应的速度相当可以,人也算得上机智,猜测其他人的行动的技术在游戏里磨练得相当老练,如果他不想被人找着,再变成这么个小不点的样子,被人看到的可能性肯定是相当渺茫。

 

叶修跑到联盟打比赛早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韩文清不可能不清楚现在看起来小小的这玩意,整整四年都在比赛场上活蹦乱跳,发挥着大得超乎想象的能量,让霸图忍辱负重了整整三个年头。这个人…或者现在应该称为小精灵的玩意,即使在身体条件劣势明显的情况下,却一直都是彪悍如斯,似乎不需要谁的帮助,只留给大家一个酷炫又神秘的背影,似乎即使独自一人也可以一直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得知了他隐藏起来的不为人知的秘密的时候,韩文清感到十分好奇,毕竟他的宿敌这个时候看起来实在是太脆弱,就像他之前说的:他动动手似乎就能像捏死只蚊子一样捏死他,这让韩文清一时间产生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微妙心态。在叶修这样弱势的状态之下,虽然连输了他三年,那张有点虚胖的小白脸似乎都不是那么可恶了。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孟子曾经曰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韩文清虽然学历算不上高,这么常见的大道理还是知道的,但他必然不会承认自己的心态有那么一丝丝来自恻隐之心,他只觉得自己是在好奇,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遇到这么奇妙的脱离常理之外的生物。

 

叶修发现韩文清不做声了,一看,发现人家站在门边上,双手抱在胸前,似乎在想着什么,若有所思地看着飞在半空中的小不点。叶修在空中挥舞着一对透明的小翅膀,突然飞过来,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戳戳韩文清的脸。

 

其实他的手太小,戳在韩文清脸颊上几乎没有存在感,但他那小翅膀一扇一扇的,蹭在韩文清鼻子前面,让对方很想打喷嚏,因此韩文清注意到了他。

 

“虽然以我的身手,肯定不会被人发现,但你不觉得裸飞是在有点…影响市容吗?”

 

叶修斟酌着语句,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好像变得小小的没衣服穿裸飞完全是叶修的错,韩文清其实很想说难道他以为每天叼根烟到处乱晃就不影响市容污染环境吗,但考虑到叶修已经变得这个小这么柔弱,韩文清忍住了没有补刀。

 

他目测了一下现在叶修的大小,手在空中一抓,利索地把小精灵抓在手里。按说以叶修的身手,没理由这么容易就被抓住了,而且还是刚才还威胁过要一把捏死他的韩文清。然而在韩文清的指头碰到他的时候,他就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位宿敌虽然脸上黑的一看就让人想交钱包,手上确实收了力气,比一开始捏他翅膀的劲儿小多了。由此可见韩文清虽然看着很可怕,其实心脏说不定比叶修干净多了。

 

韩文清把叶修塞进队服上衣的口袋里,又弯腰把叶修摊在地板上的衣服裤子一件一件收起来,想搭在手上给他带出去,但收到裤子里面那条白内裤时,韩文清脸色一沉,想了想还是找了个手提袋把叶修的衣服裤子全塞进去提在手上。这时候韩文清才想起来他这一趟回来的目的——比赛之前在体育馆门口收的粉丝送的礼物,走得时候忘在休息室里了。韩文清心想这位粉丝也真够不容易的,嘉世这边的风格虽然没有霸图所在的Q市那样牛逼哄哄,但仇视霸图那是写在每个H市荣耀粉骨子里的传统,这位粉丝人在H市却还是不屈不挠的粉了霸图,连韩文清都忍不住有点佩服他。而现在用来装礼物和粉丝那份沉重心意的带子里,塞的却是霸图死对头嘉世队长的衣服裤子,人家要是知道了,估计会伤心的吧…

 

叶修在韩文清的口袋里翻滚了一下,企图寻找一个靠起来舒服一点的位置,奈何韩文清平时注意锻炼,腹直肌硬硬的,任凭叶修怎么改变姿势也免不了贴在硬硬的肌肉上面。他突然感到十分想念苏沐橙,以往一出场馆,找个地方变回原形之后,苏沐橙会把他放进手提包里带走,那可是特别为他准备的手提包,有专门换气的通风口,里面还垫了很多纺织物,防止走路的颠簸把他弄坏了。虽然叶修表示自己完全不用这么细致费心的对待,但苏沐橙十分坚持,叶修也就随她去了。虽然叶修作为一个男人的完全不需要这样呵护,但大概是想到苏沐橙小时候,叶修和苏沐秋两个小伙子虽然玩得一手好荣耀,在照顾女孩子的方面却傻了吧唧的从来没给人家买过洋娃娃,叶修也就献身把精灵时候的自己当芭比娃娃给苏沐橙玩。但不得不说,苏沐橙仔细地照顾让叶修还是有点享受的,面对韩文清简单粗暴的对待,他反而有点不适应了。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被宠坏了吗?叶修躺在韩文清口袋里漫无边际地想。

 

然而今年苏沐橙刚签了嘉世,虽然输了比赛,陶轩却在苏沐橙身上看到了以往叶修从来不能给他带来的巨大的商业价值,之前准备比赛没空,这下比赛一结束,姑娘就被拉去和赞助商谈事情了,这才把叶修一个人留在体育馆里,还给霸图队长韩文清逮了个正着。

 

虽然叶修也有点搞不清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进展,他原本是想一直呆在休息室里等苏沐橙回来接他,虽然按照他跟韩文清说的,叶修自己飞出去肯定也没人会注意到,但这一套显眼的衣服摊在地上,以他现在的身板实在是没法处理。

 

他搞不大清楚为什么韩文清会帮他,不过既然有人见义勇为照顾弱势群体叶修当然不会拒绝。

 

“要我带你去哪?”

 

叶修听到上方传来的声源,可能是因为躺在人家的口袋里,他隐约感觉自己靠着的韩文清的侧腰的位置传来说话的共鸣。怪不得说话声听起来这么有气势,叶修默默地开着脑洞:连肚子都在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腹式发音法?

 

韩文清没听到答复,不大友好地动了动腰,装在口袋里的叶修立刻被一阵乱晃,头昏眼花差点从韩文清的口袋里摔出来,好不容易扒住了韩文清口袋里的钥匙没有真的掉出来,叶修揉揉太阳穴,觉得自己眼前有好多小鸟一边叽叽叽一边绕着他一圈一圈地飞。

 

“去哪。”

 

韩文清又重复了一遍。

 

“…把我的衣服送去嘉世的宿舍就好,我本人随处都能下车。”

评论 ( 16 )
热度 ( 73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