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1)

※十分大的脑洞

※驯龙师背景,具体架构应该会在故事里说…简单来说,就是账号卡拟龙(?)…可能踩雷注意

※想写个酷炫帅气的故事,主韩叶,至于其他的大概会在分章节的时候标在tag里

※故事进程可能比较慢,前面会无聊…希望大家耐心地看下去QUQ

——————————————————————————————

北半球十二月份的中旬,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间段,天上飘着大雪,叶修身上除了一件夹克,什么都没有,走了一路,头发上全是雪花,他脚下的道路渐渐从粗粝的石块变成了柔软的积雪。从远处看过去,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这座山脉的雪线上,看起来是这么渺小,让人简直不能想象他是怎么在这样的季节里从山脚下徒步爬上来的。

 

叶修对着自己已经冻僵的手指呵了一口气,抬头仰望着冬季里不那么舒朗的星空辨别方向,他又朝西南边走了大约二十分钟,不意外地在重重积雪覆盖的山上看到了一块裸露的深灰色岩石。这是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山洞,这块岩石位于山洞的入口处,堪堪掩住了山洞的入口,让大型动物很难进到山洞的内部。但叶修显然不属于大型动物,他观察了一下岩石和山洞壁中间的裂缝,然后调整姿势慢慢地挤了进去。

 

 山洞的内部比外面温暖的多,不只是因为没有风和雪,更是因为在深处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散发着大量的热量加温着这个山洞,岩石遮掩住了山洞入口,使热量不易散出,这个相对密闭的空间变得温暖宜人。

 

 叶修向山洞的深处走去,这是一条下坡的道路,从洞口漏进来的星光很暗,一眼望不到尽头。但是叶修并不着急,他惬意地呼吸了一口山洞里温暖的空气,抖落头发上和衣服上的雪花,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包,抖出一根烟,几乎下意识地想用拇指和食指摩擦一下打出可以点烟的火焰来,然而他及时停住了,看着自己空空落落的手背露出一个苦笑,只得把烟放回盒子里收回口袋。

 

 越往山洞深处走温度越高,叶修擦了一把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珠,继续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他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前方传来隐约一点“咕嘟咕嘟”的声音,那是岩浆在冒泡的声音,可以想象叶修所处的环境是怎样的高温。转过一个弯,在岩浆的照亮下,他能看见前面出现的一个巨大干草垛,像一个大号的鸟窝在裸露的岩石上厚厚地铺了一层,几乎到叶修的小腿高。在草垛的中央,有一枚深红色的蛋。

 

那是岩浆一样艳丽的红色,在这没有光线的黑暗的山洞里褶褶生辉。这个蛋非常的大,远远不是普通鸟类的蛋的大小,里面几乎可以装得下一个人类的婴儿。

 

他从草垛里小心翼翼地抱起来这个蛋,这个蛋非常的暖,像一块小小的炭火一样,煨烫着叶修的肚子上的皮肤。

 

 叶修有点感慨,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蛋的样子。现在这个蛋在深深的地下沉睡了几乎有十年之久,而当时与他合力救下这个蛋的朋友却已经不再了——从各个方面上,无论是人类的朋友,还是陪伴了他整整十年的搭档,那条名为一叶之秋的通身漆黑的火龙。当初和他定下契约的符咒已经从他的手背上彻底消失了,而没有龙陪伴在身旁的叶修,已经算不上驯龙师。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他甚至不能通过摩擦拇指和食指燃起一丝可以点烟的火星。

 

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或许是老天注定的机缘,当初他和苏沐秋救下这一枚蛋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已经驯服了属于自己的龙,不能再和其他的龙签下契约,因此他和苏沐秋商量把这个尚未出生的小小龙族安置在这样隐蔽的一个山洞里,直到遇到合适的主人为止,后来苏沐秋意外去世,叶修化名叶秋加入了嘉世巡逻队,一拖就是十年。直到十年后的现在,他被逐出嘉世巡逻队夺走了陪伴他十年的一叶之秋,这看似山穷水尽的时候,才有了把这个小家伙带出去感受这个庞大世界的机会。

 

叶修抱紧了怀里的蛋,顺着进来时候的道路,摸索着返回洞口。

 

他现在还不能和这只未出生的小龙定下契约。一只龙蛋在成熟之后只有两种方式能够让里面的小生命破壳而出,一是感受到母龙对于自己产下的孩子的呼唤的吐息,或者是和驯龙师签订了契约,在朗诵契约的咒文的时候,驯龙师会不断地呼唤未出生的小龙,直到它破壳为止。但如果叶修现在就和它定下契约,让小龙破壳而出,携带他会是一个比携带龙蛋要麻烦得多的问题,而幼龙又十分地脆弱且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气息,很容易引来其他叶修难以应对的野兽,最好的办法就是叶修带着这个蛋,走出山脉,走到安全的地方,再来和小龙定下契约。

 

走到洞口的时候,叶修为了完好无损地把龙蛋从裂缝里送出去几乎出了一身汗,要不是温暖的龙蛋烤干了他衣服上的汗水,说不定这位可怜的前驯龙师在走出洞口的瞬间就被冻成冰棍儿了。

 

从全天星星的分布看来,他的山洞里花费的时间不到两个小时,比估计的稍微快一点,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迅速地下山,把龙蛋带到温暖的地方去。这里山脉的深处十分寒冷,对体温和龙相较更低的人类已经是折磨,要是让幼小脆弱的龙蛋长时间处在这样的温度下,很难说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

 

这次叶修不敢像上来的时候那样缓慢地步行了。送龙蛋上来的时候,除了他和苏沐秋两个驯龙师,还有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两只成年巨龙的帮助,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

 

叶修把龙蛋紧紧地抱在怀里,尽量用自己的身躯为他缓冲可能遇到的一切冲击和撞击,接着他把身体蜷缩成尽量小尽量圆滑的一个球体,选择了山坡上看起来比较平整岩石比较少的一处,蜷起身子直接往下滚去。

 

人形的保龄球相当地需要勇气和技术。这段路不算短,人的大脑在接受长时间不停顿的变向的刺激后,如果来不及做出调整,很容易失去判断,而一旦在高速的运动中走错方向,撞上雪地里裸露的岩石什么的,在巨大的冲力作用下几乎是必死无疑。因此叶修全程都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当他抱着龙蛋离开雪线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因为剧烈的头疼而昏厥了,唯有一份意志力始终在支持着他。

 

低头看了一眼完好无损的龙蛋,叶修扶着地面支撑着自己跌跌撞撞地站起来,但很快他又一屁股坐了下来,小腿抖个不停。东方的天空此时已经隐隐有点鱼肚白的色泽,这一晚上消耗的体力太大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即将极限。

 

最后的一段路,叶修几乎是连滚带爬过去的,他靠着一块相对平缓的岩石,眺望着即将亮起来的天空,在这个相对安全的时期,他必须睡一会才能恢复体力。怀里的小龙蛋还是那么地温暖,叶修一笑,抱着它迅速地沉入了黑甜的梦乡中。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15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