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7)

※韩队上线,虽然还是只有一句话…(被打)

※君莫笑即将上线。

——————————————————————————————

叶修虽然累得厉害,早上还是起得挺早的,他昨天刚成了人家的伙计,一个手下睡得日上三竿的,实在太不像话了。他在阁楼里把自己收拾好了,下来到一楼,正赶上其他人刚到店里(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还需要包住),陈果伸着懒腰从侧边的套间出来,一看叶修出来了,拍给他一把钱,让他给大家买早饭去。

 

收了这么一个来头不小的伙计,陈果自己其实挺纠结的,昨天夜里翻来覆去想了好久,直到天快亮了才睡下去。而她想了一晚上得出的结论就是:叶修虽然是个高贵的驯龙师,但如今既然是收来做伙计的,就没有供着当大爷的道理,最多月末的时候给他多结算点工资好了,陈果这么想着,有点心虚,还是下了决心,于是一早上见了叶修立刻就端起架势来使唤他去买早饭了。她先前还有点怕叶修架子大她要是叫不动怎么收场,没想到叶修相当听话,一句怨言没有拿着零钱就乖乖出门跑腿去了。

 

这人也太好相处了吧…陈果心里嘀咕着,她一直以为驯龙师都是下巴上扬一百三十五度只用眼白看人的主儿。事实上这个区域大部分的驯龙师也确实比较地跋扈,也因此陈果宁愿选择带着伙计上山也不喜欢委托驯龙师一起。兴欣坐落于国家的C区,是个区域内没有巡逻队的可怜小区,就位置来说算得上偏僻了,靠得最近的有巡逻队所在的区是嘉世巡逻队所在的H区,但H区和C区虽然挨着毕竟不是一个区,各项资源的配置和国家中心的什么B区啦Q区啦都差得不是一两个档次,驯龙师相对来说也比较稀少。

 

不过曾几何时,这些偏远的地方也是很时髦的,那时候驯龙师还会自己带着龙战斗,东奔西跑来张罗成长材料什么的,这些活动一度带动着C区这样边缘地带的经贸投资内需的繁荣,奈何后来驯龙师的地位越来越高,巡逻队的配置越来越完善,越来越不需要自己动手,边缘的地带也越来越荒凉,越来越不容易看到驯龙师。因此出现在这种区域里的驯龙师看起来都比较目中无人,哪怕有的驯龙师明明混不到巡逻队,要跑到边缘地区来搜罗成长材料,身上还是不自主的透露出一点大地方人民的优越感来,陈果和他们做生意,见多了这样的人,却没想到叶修看起来身上故事挺多人好像也十分牛逼,却意外地很好说话嘛。

 

…这才是真正的驯龙师啊!陈果在心里感叹着,顺便把以前遇到的那些个不正眼看人的家伙贬低了一百遍,真正的驯龙师就应该像叶修这样,技术华丽,人又没架子,还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大伙昨晚多多少少都听说了叶修的英勇事迹,一早上又吃上了驯龙师亲自跑腿买来的早饭,纷纷觉得这辈子值了别无所求。叶修继续哭笑不得,吃了两口早饭,就跟陈果打招呼要请假。陈果心里此时已经把叶修放在了她认识的所有驯龙师里技术和人格的制高点上,也猜到他该干什么了,不仅准假,还把逐烟霞叫来保驾护航。

 

叶修也乐得不用跑腿,抱着里面装着君莫笑的龙蛋大大方方地往逐烟霞背上一坐,凭借着多年前的印象指引着它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落地就开始和君莫笑下契约了。

 

这边一整天都打算耗在和君莫笑定契约上了,旁边还有逐烟霞这么一只巨龙保驾护航,叶修又是个老练到不能更老练的老手,自然是顺顺当当,就是世间比较长。兴欣那边倒是叶修前脚刚离开,昨天定房间的客人后脚就来了,陈果一看挂在大厅的时钟,正正好好指在她们开始营业的时间,不仅有点震撼于这一队客人对细节计算地精准。领队的是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看起来斯斯文文十分严谨的样子,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陈果看着他,不仅有种想回房间再整理一次仪容的冲动。

 

这一队人有老有少,领队的这个不是最年轻的,估计也是年纪比较小的,奇怪的是这一队人都非常听他的话,一点脾气也没有的样子,让陈果不免有点惊讶。一队人规规矩矩地登记入住,联系方式写到一半的时候,领队的年轻人突然脸色一变,其他人一看纷纷表情严肃起来似乎就要拉开架势,陈果看得一阵莫名其妙,不过年轻人很快恢复了,告诉他的队友没事,又跟陈果和店里的伙计道歉,她也没往心里去。

 

张新杰其实很久之前就打算过到C区附近的森林搜罗一种成长材料。虽然理论上国家各个巡逻队都有权利收集大陆上任何地方的成长材料,但实际上各个巡逻队对周边区域生产的高级材料是有控制的,就比如说C区虽然没有巡逻队,旁边靠着嘉世的H区,某种意义上也是嘉世管辖的一部分,加上嘉世的霸图的关系一贯都不大好,张新杰也不好跑到别人家门口和嘉世抢东西。

 

直到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发生得如此措手不及,让他一时间都很难判断这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似乎是意料之外,又似乎是意料之中。

 

就嘉世放出来的消息,国家第一驯龙师叶秋在H区和C区交界区域做一项任务的时候,突然不想再过驯龙师的生活,解除了契约把一叶之秋留给了嘉世巡逻队后就独自离开了,以后一叶之秋将由新来的孙翔搭档。这个消息说得很模糊,如果换做其他的任何一个人估计都是说不通的,但叶秋为人一贯相当的神秘,除了每年巡逻队之间的切磋能让大家看他一眼——那还是隔着几十米的一眼——他几乎不存在于人们的舆论里,再加上坊间一直都传说:在驯龙师和龙的关系越来越淡漠的现在,叶秋作为一个从老时代走来的驯龙师,对于龙一直都抱有相当深厚的感情,他是否是因为不愿意看到搭档在战斗中受伤,承受不住心理的折磨而选择了离开?这无疑符合了很多人,尤其是女性的心理预期,因而引来了一片唏嘘感叹。张新杰本人其实并不太相信这个说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一叶之秋背上的驯龙师确实不再是叶秋了,而是一个叫孙翔的年轻人。

 

张新杰得到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敲开了韩文清的门,作为同一个时代走来的驯龙师,韩文清对叶修的了解程度绝对不是别的什么人可以轻易比拟的,加之他们针锋相对彼此切磋了真么多年,韩文清甚至很可能是所有驯龙师里最了解叶秋,最有可能从他的举动里解读出意图的人。他还记得那天韩文清的脸色相当地不好,他问他对这个消息有什么看法的时候也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他的队长只是凝望着远方乌云积聚、云层翻滚的地方,对他说:“你可以带队去C区收集材料了。”

 

他虽然不明白原因,但并不质疑队长的话,隔天就开始准备物品和规划行程并联系了一家在驯龙师里口碑不错在C区条件相当可以的住处,老板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想减少一个房间,又说不出理由来支支吾吾,张新杰猜想大概是有亲戚朋友来访,但霸图一队人必定是不会分开住的,好在最后老板先退让一步,他也没往心里去,直到这里,他还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就在他填写入住信息的时候,他感到了一种熟悉的魔法波动,那是一种驯龙师和龙缔结契约的时候才会有的魔法波动,张新杰没有预料到在这样偏僻的地方竟然会遇到驯龙师,他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平复了下来。这个波动稳定而强力,又是刚和龙缔结契约,想必是个高手,张新杰在心里打算着,如果这个人没有被别的巡逻队的训练营看上的话,他或许可以去和他交流一下。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63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