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17)

连 @各种勾搭不上 都更新了我还在拖延简直不科学,从今天开始拒绝拖延症。

——————————————————————————————

冬天的夜空似乎显得特别地遥远,犹如一大块完整的冰,顶端滴一滴蓝墨水让那靛靛的蓝色一路沉淀下来,上面稀稀疏疏地撒这一点明亮得星屑,星光暗淡,接受了大漠孤烟灼热吐息的君莫笑安安静静的蜷伏在地上,身上的热度还没有完全冷却,犹如一块炭火一般自顾自地在夜空里散发出热气,夜越深寒意越重,让叶修不由得特别想往君莫笑身边靠,这无疑是个危险的举动,小龙皮肤冷却时温度不稳定,贸然靠近很容易被灼伤,因此韩文清及时制止了他,叶修摸着鼻子,颇有点不好意思的意味呵呵一笑,道:“年纪大了,就不如年轻时候利落了。”

 

韩文清沉沉地叹了一声,看着身旁这个叶修又困又冷在自己的长外套里缩得七扭八歪的样子。他深知这世界上大概是没有人能把守着小龙硬化的叶修从地面上剥下来扔回去睡觉,因此没有做多余的努力。叶修现在看起来很困,似乎下一秒就会睡着,但韩文清知道他整整一晚都将保持这个状态并维持高度的警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会他立刻睁开眼睛。他不知道叶修和嘉世之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走到几乎势不两立的局面。但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两方闹矛盾损伤最大的必定是叶修,在韩文清看来他扔下一叶之秋独自出走甚至有了一丝壮士断腕的意思,嘉世八成已经猜到了对冰霜白狼动手脚的事情有叶修的参与,打击报复随时都可能让这个孤身带着小龙的驯龙师遭受灭顶之灾。

 

夜里的风温度很低,韩文清无奈地竖起了领子,此刻他最厚实的一件衣服裹在叶修的身上还被他蹭了不少灰,让韩文清不禁觉得自己似乎需要反思一下近来是不是对叶修太温柔了,他和叶修认识快十年了,碰面的时候还真没这么温情过,向来都是实力相当剑拔弩张互相抬杠的样子,如今叶修被嘉世搞得如此惨状,恃强凌弱从来不是韩文清的作风,更重要的是他心里特别清楚叶修从来就不是需要谁来可怜的存在,无论遇到的是什么事情,他永远不会放弃抗争自己缩在角落里等着谁对他伸出援手或者从此消沉下去,韩文清自己也是。他想就是这么一份坦率又执着的信念让他和对方纠缠了这么多年,他们性格相似又对立,而且明显都觉得和对方战斗的过程非常爽。毕竟每一步战略意图都能被对方读懂,真正的棋逢对手并不是那么好找。也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然韩文清始终对叶修存了一份私心,如果这个家伙真的从此陨落,韩文清说不定会是整个联盟里除了苏沐橙之外最难过的人。

 

这一夜安稳又平静地过去,山里逐渐亮起来。君莫笑喷出一点细小得火星感受着自己坚硬的皮肤,霸图的驯龙师们也纷纷揉着眼睛从山上走下来,叶修跟着霸图的人慢慢走回兴欣准备踏踏实实地补个觉——君莫笑硬化成功算是了却了他一项心腹大患。

 

然而他回去睡觉得愿望却没有得到满足,张新杰一进门就叫住了他(作为一个到了点必须睡觉的作息规律的人,张新杰是绝对不会跟他们去守夜的,虽然人员的布置都是由他负责),又不跟他说是什么事情,一个劲儿地跟韩文清在一边嘀嘀咕咕不知道商量着什么,一边商量还一边对他指指点点。叶修困得要命索性懒得偷听,站在门口吹风的地方点了一根烟强撑着不睡过去。

 

韩文清和张新杰交谈的时间不是太久,毕竟韩文清也熬了一个通宵,但他体格显然比叶修健壮多了不至于一副半死的样子,因此负责把叶修从门口押过来。叶修恋恋不舍地把烟掐了,歪歪扭扭地被韩文清抓到张新杰面前来,又困又不悦地看着他,张新杰拿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传真递给他,叶修莫名其妙地接过来展开。

 

“给我的?”

 

张新杰点头,又解释说,“今天早上加急的。”

 

叶修摊开那张加急的传真,一眼扫到署名的地方,冯君宪三个字稳稳当当地往那一坐,叶修熬了一宿的眼睛顿时就有些发黑了。

 

“我都退役了联盟怎么还能找上我?”

 

他满脸写着不科学看向旁边的张新杰,张新杰没有任何表示,不动声色的脸上十分平静,朝阳的光线落在他的眼镜上,反射出一片白光。叶修啧了一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说好了友好互助组队杀冰霜白狼呢?这样就把队友的信息泄露给无关人员,有没有一点职业驯龙师的素质?老韩多正直的人,你怎么一点儿都没学到呢?老实交代你的技能点是不是全点在心脏上了啊,小张同志?”叶修悲痛欲绝,连珠炮似的质问瞬间就糊了张新杰一脸。但张新杰一届霸图副队长,那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对面叶修的质问不卑不亢,只是平静地回答道:“主席说,协助联盟日常事务的开展,也是职业驯龙师分内的职责所在。倒是叶秋前辈,似乎一直都没有履行过呢。”

 

叶修得知自己被老冯召唤伤心得觉都不想睡了,站在一边长吁短叹地拿着传真,眼睛却是老老实实地把上面得内容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着。

 

除了承担巡逻队本身的保护所在区域免受魔法生物攻击的任务和接受委托之外,驯龙师有时候还会被联盟召唤去干活。对于联盟的召唤,职业驯龙师们的评价褒贬不一,一般来说会委托到联盟而不是所在地的巡逻队的活儿有两种,一种是路程超级长,需要横跨几个区的那种,另一种就是委托人财大气粗十分大牌,身份是国家要员什么的,对于这两类任务,职业驯龙师们私下里还有一种更简洁的概括,第一种“受累”,第二种称为“受气”,简洁地慨括了两类委托的本质和驯龙师们对它的态度,唯一的优势就是联盟委托过来的事情一般报酬都很高,又有机会认识国家要员。有新晋的职业驯龙师把主席是否在委托联盟的事情上挑选自己作为实力的表现,但老一辈的驯龙师,则大多认为这显然是个吃力不讨好,又长又臭无所事事浪费生命的行为,而叶修更是其中的集大成者,也勿怪他看起来这么悲痛了。

 

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就一直被认为是联盟中的一朵奇葩,因为此人似乎对金钱地位丝毫不在意,几乎不接那些社会上流人士挂出来的又清闲报酬又高的委托,也拒接接受任何财团的支持,倒是经常出没于那些钱不多又麻烦的委托中,品格高洁得犹如一朵出尘的白莲花,但认识了这个人之后,又会让人感受到这个人的猥琐和无下限和那高洁的逼格完全不是一回事儿,这个问题困扰了大家很久。后来嘉世官方的解释是:叶修是个享受了龙并肩战斗的人,所以并不那么在意财务和结识上流人士,他只是单纯地在享受在委托中战斗的过程。这个解释显然把叶秋塑造成了一个战斗狂,事实上叶修不和国家的上流人士接触主要是为了其他的原因,只是当时并没有让大家知道。

 

冯主席这张传真发得急,话说得也重,甚至说得上是下了死命令。叶修翻来覆去地看,十分想不通,他当年还在联盟的时候,老冯好像也是对他的各种不履行睁只眼闭只眼,怎么人都退役了,主席反而和他杠上了,他想来想去觉得唯一的解释应该是委托人对于委托他的强烈意愿使得联盟都要给他施压了,委托人姓唐,叶修暗搓搓地回忆了一遍那短暂的在家的记忆,似乎没有见过姓唐的人,大概,不是家里的手笔吧。

 

这份委托最奇怪的地方在于,人家除了点名要叶秋之外,还点名要霸图带一队稳妥的人去。这个念头实在是太奇怪了,凡是接触过联盟的人都知道嘉世和霸图不和已久,叶修就算刚退役了那也曾经是嘉世的队长。叶修想了半晌,觉得人家八成是想委托的霸图,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把他当做个添头带上了。传真上没有写委托的具体事情,叶修难得对此产生了一阵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要把他和韩文清一并委托上呢?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65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