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不为人知的你(傻白甜 一发完结)

原本只是因为回忆起看梅林的时候那句“till death do us part”,为什么脑洞这么大,因为我就是水瓶座啊(泥垢)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黄少天和喻文州刚刚好上那会儿,他们在生活中的交流其实还不算太多。

毕竟还是战队的现役选手,尤其一个是队长一个是副队长,肩膀上的担子都不轻。一切还是以战队为主,至于黏糊在一起谈情说爱,那种东西是有空才能想的。所幸他们都不是女人,彼此都不侨情,能在平常互相体贴关照,携手共进他们就觉得很足够了。

男人本来就是独居动物,需要自由的空间,再加上蓝雨一贯是队内关系特别融洽,搞得好像一大家子人似的,一对基佬混迹其中,倒也没有的特别天理不容的亲密耀眼。那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对彼此权限开放还没那么彻底,也就是互相配钥匙沟通密码偶尔混用衣服裤子手机的程度,但从这个时候开始,黄少天就逐渐发现了喻文州隐藏在温文尔雅完美无瑕除了手速有点慢的形象之下,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动作。

喻文州房间里有一个大书架,书架上专门有一格,里面放着从训练营时期开始一直至今的笔记,按照时间顺序,一本一本精确地排列着。

那段时间小卢刚刚来战队,和黄少天混得最熟,熟悉战队的事情主要也是黄少天带着他,一大一小俩剑客上蹿下跳,把蓝雨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后来捣鼓到宿舍里,喻文州出去开会了不在,他们打打闹闹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把喻文州的笔记碰倒了,呼啦一下全摊在地上,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摆回去。晚上喻文州回来一看就不乐意了,顺序拍得乱七八糟,不是他习惯而顺手的位置,只好把所有的笔记搬出来又重新摆一次,黄少天路过他房间看见自己队长在里面忙活的身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就好像被嫌弃了似的。

“你说队长怎么能这么小气呢,我和小卢不过就是碰倒了他的笔记嘛,还非要拿出来重新一本一本地再摆回去。感觉好像他特别嫌弃我动他的东西啊,他怎么能这样呢?我都从来不嫌弃他来我房间睡觉的时候把我的杂志啊衣服啊挪到其他的位置,他怎么能嫌弃我呢?你说是不是是不是?”趁喻文州不在,黄少天在茶水间里逮着郑轩就开始吐槽。

郑轩亚历山大地揉了揉自己得太阳穴,有点后悔睡觉之前来茶水间泡杯豆奶喝的决定,让机会主义者黄少天逮着吐槽队长吐槽了快半个小时,他腿都快站麻了。

他们俩那点事儿私下不怎么遮掩,经理虽然不知道,队员们都了解了个七七八八。郑轩想了想,为了队伍的团结,他还是得劝劝黄少:“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你把队长的笔记放在他不习惯的位置他要调整过来也无可厚非吧。至于黄少你的房间我就不说了,队长不帮你收拾收拾那还能见人吗?而且我觉得队长对你挺好的啊,你看你动了他的东西,他都没说过你,要是有人碰了我的东西,我就是不生气肯定也要说两句的。”

不知道是不是郑轩的劝说起了作用,黄少天竟然有一会儿陷入了沉思没有吭声,郑轩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应该是可以回去睡觉了,走之前被黄少天扯住了胳膊,报以一个露齿的灿烂微笑,在夜里灯开得不是很亮的茶水间里,明晃晃的,有点瞎眼。

“我也觉得队长对我挺好的,不过肯定和你说的那种好不一样。队长应该对我好,因为他喜欢我啊。”

郑轩:“……”真不想和脱团狗说话。

隔日黄少天就自发组织了蓝雨内部的思想教育,其名曰“为了战队的运行效率,不可以随便乱动队长的东西”,还引用了霸图战队的著名言论“关爱强迫症患者人人有责”,从郑轩处得知了全程的喻文州哭笑不得,最离奇的是卢瀚文竟然还听得挺认真。

除了对于惯用的东西所存放的位置有一些奇怪的执念之外,黄少天还发现,看似八风不动的喻文州,其实对可爱柔弱的生物格外宽容。

那是一个周末的夜晚,两人完成常规训练一时兴起跑去隔壁新建的小公园里散步消食,遇到一只小猫蹭着喻文州的腿,奶声奶气地喵了几声,也不知道是戳中了他什么点,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稳重优雅地队长立刻颠儿颠儿地跑去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猫粮来投喂这不明来历的喵星人,黄少天不明觉厉地蹲下来挠这个小家伙的下巴一边自言自语地吐槽:“…这都什么神进展,你给他下了迷魂药吧?”小猫被他挠得咕噜咕噜地,舒服地肚皮都要翻出来了。

黄少天有个亲戚家里养了一只活泼友善的金毛,喻文州也很喜欢这只金毛,尤其喜欢看黄少天和金毛一起玩儿,甚至还偷偷在网上买了可爱的狗耳朵饰物,在某些不能描述的时候要求黄少天带上。每每黄少天满脸通红头上顶着多出来的狗耳朵,感受到喻文州的鼻尖在那些毛茸茸的饰物里蹭来蹭去,他都感觉自己的羞耻心简直要炸裂了。

“队长啊我亲爱的队长,到底是哪里来的外星人给你植入了这些奇怪的设定啊。”黄少天趴在桌子上,脸埋在手臂里不住地哀嚎。

徐景熙在一旁咯吱咯吱地吃薯片,沾着盐和油的手指拍了拍萎靡不振的黄少天:“没办法的吧,队长可是水瓶座啊。”

黄少天从臂弯里抬头,看了眼徐景熙油腻腻的手,嚎得更厉害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全部,一直到他们双双退役同居,携手走进了柴米油盐的生活副本,黄少天才认识到喻文州作为一个水瓶座男子的完全形态,果真是深不可测丧心病狂。

身为一个骄傲任性,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有钱的狮子座,黄少天用牙膏都是从中间开始挤,挤不出来就扔了再买新的。他万万没料到,只比他大半岁的喻文州,用牙膏的方式却和他年近半百的爹娘一个路数,老老实实地从最尾端开始挤,挤到没有了就把牙膏皮卷起来,实在挤不出来才扔掉换新的,喻文州甚至隐晦地跟他提过两次觉得他的用法有点浪费,使黄少天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好在喻文州也没有强求,只是不久之后就不再和他共用一管牙膏。黄少天哪里肯依,狮子座一旦喜欢起什么人来,恨不得把满腔热情化作瓢泼大雨把对方从头到脚浇个透心凉,方能让人家体会他如火般热烈的爱意,要不是喻文州强烈抗议表示这不卫生,他连牙刷和内裤都想和喻文州共用。后来两人多方交涉磋商,决定各退一步,还用一管牙膏,但黄少天必须从尾部开始挤,挤不出来就扔,喻文州不得再卷牙膏皮。

或许是因为父母里有一个是医生,喻文州在卫生和保养的问题上相当讲究。原来在战队的时候,黄少天只知道喻文州睡觉前要泡脚,等和他住到一块儿,才知道他的讲究远远不止睡前泡脚这么简单。他不能接受黄少天没刷牙和他接吻,没洗澡和他上床(虽然他并不介意亲自给黄少天洗澡),甚至中午做饭,黄少天出门买了瓶酱油,没碰什么脏东西,一进门也要被喻文州盯着用七步洗手法仔细地清洁双手方能落座吃饭。即使是暑假里熬夜看世界杯到凌晨三四点,吃过的西瓜皮也一定要收拾起来扔出去,因为喻文州坚持“不能过夜,不然会长虫子。”而且饭前不让吃冰,没有特殊情况不准不吃早饭,叫外卖和吃快餐的次数都有严格的限制。

黄少天无数次在喻文州的严格管教下几乎要炸毛,却又会因为他的某些动作立刻像被戳破了的皮球一样软化下来。

黄少天不吃鱼,嫌挑刺太麻烦,喻文州做的鱼里就从来没有刺。再者每次生病要去医院里挂水,一睁眼必然看到喻文州在他旁边陪床,喝水有人倒,上厕所有人陪,黄少天自问让他妈来照顾他都不一定有喻文州这么体贴细致。他想喻文州虽然管着他,但一定是特别爱他的,怕他生病难受,才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盯着他要他好好养成生活习惯。

而且喻文州有一个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的小习惯。都说水瓶座白天开朗深夜矫情,喻文州因为睡得早很少深夜矫情,但他有时候会在夜里因为各种原因醒来,睡意朦胧脑子不大清楚的时候,总要往身边的床铺上摸一会儿,摸到黄少天,捞到怀里抱着才能继续睡。好几次黄少天睡得好好地忽然被一双手捞走吓了一跳,后来也就习惯了。喻文州睡得迷糊的时候会显得缺乏安全感,在缺乏安全感的时候下意识地去摸黄少天把他抱在怀里的小动作每次都能让黄少天心里软成一片,再硬的棱角都化成了一滩水,看着喻文州恬静的睡脸,有什么脾气也说不出口了。

尽管如此,还是掩盖不住喻文州身为一个水瓶座,时不时会表现出脑回路异于常人的一面。

退役之后黄少天做了个自由撰稿人,有一次去外地开一个座谈会,把喻文州一个人搁在家里好几天。回来的时候黄少天没精打采地拖拉着行李箱,打开家门的时候听到客厅里飘来一阵令人背脊嗖嗖发凉的音乐,黄少天箱子一扔差点当场被吓尿,他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发现喻文州正一边笑眯眯地扒饭,一边观看一部很老的据说吓死过人的日系恐怖片。

这个画面实在太可怕了,黄少天觉得自己受到了严重的心理伤害,好几天都缓不过来。

后来喻文州解释说是因为黄少天不在家,他一个人吃放旁边也没人叨逼叨太不习惯,就看看恐怖片刺激一下神经好下饭。尽管完全没想通恐怖片有什么好下饭的,后来黄少天要出差还是要慎重地斟酌再斟酌,他不保证自己再撞见一次那样得画面会不会被吓出病来,又或者其实不让他出差才是喻文州的真实目的?战术大师的心思你别猜。

喻文州做菜挺有一手的,兼之家事万能,简直是杀人放火居家旅行必备之好男人。但他也有着一个或许不是那么好的习惯:充满好奇心,永远乐于常是新鲜的事物,就像了解荣耀的职业属性和地图打法一样,喻文州总有无限的精力和热情去尝试一些食材不那么常见的做法。

黄少天此生都不想回忆他吃红烧肉正到快乐的时候吃出来一段秋葵的感受。

最让黄少天不爽的是喻文州自己折腾也就罢了,还会和菜市场的大妈阿姨小姑娘交流心得,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褶褶生辉地站在一群弥漫着不明的粉色气场的女性中间,让黄少天尤为上火。他心里的小狮子嗷嗷地叫:这是我的人!你们不许和他说话!就算他是个上能跟专家讨论哲学问题下能和大妈讨论煲汤时间的水瓶座也不行!

好在喻文州一向都很宠他,只要是让黄少天生气的事情,他一秒钟就能做出抉择。

他们一起生活的时间越来越长,黄少天甚至发现了喻文州不为人知的讲话技术。遥想当年肖时钦还感慨过幸亏喻文州是个手残,不然蓝雨那讲究捧逗的垃圾话一定能把黄少天一个人刷屏造成的杀伤力翻个倍。要不是喻文州是个手残,他恐怕也是个垃圾话的一把好手,那精准又反差萌的吐槽,就是黄少天也难以招架。一日黄少天夜里睡不着,趴在枕头上编喻文州的刘海玩儿,编好了就撑着头审视自己的作品,喻文州无可奈何地睁眼:“别看了,再看要被我帅醒了。”吓得黄少天差点从床上翻下去。

后来他们的年纪越来越大,每半年一个人就要过生日,交替着轮转了一年又一年,他们也了解了彼此越来越多的不为人知的一面,说出来如数家珍几个箩筐都装不完,犹如是岁月赐予的无法替代的财宝。因为相爱而亲近,又因为亲近而愈发深爱。他们已经习惯于包容对方每一个缺点,因为相互扶持走过了这么多年,更因为接下来,他们还会相互扶持走过更多的岁月,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评论 ( 29 )
热度 ( 210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