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与龙同行(29&30)

感觉应该是离完结不远了?

 

29

“我觉得我在做这半辈子以来最大胆的一件事情。”陈果颤颤巍巍地说,“说起来你真的是叶秋大神?小唐你的消息没错?”

 

“老板娘你才多大岁数啊就半辈子。”叶修习惯性吐槽,“唐小姐你也是心脏挺大啊,家里金枝玉叶,还跑到这种边远地区来做收银台的小妹,啧啧啧,体验生活?”

 

“好啦好啦,我哪里算体验生活。你才是体验生活了十多年吧。”唐柔叹气,努力把话题拉回正经的方向,“你确定韩队知道了不会直接上来用拳头打死你?”

 

“我觉得老韩应该会非常生气,”叶修嘴巴里叼着烟头含含糊糊地说,“不过他是个正经人,就我对他得了解程度,应该不会做冲动到做出打死我这种不合规矩的事情。”

 

“但你现在做的事情更加不合规矩啊。”陈果颤颤巍巍地提醒他,不愿意揭穿霸图著名的“干死叶秋”的口号。

 

作为一个无辜的老板娘,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深更半夜被伙计叫醒,说是唐柔和叶修都回来了,她也没太当回事,后来唐柔告诉她新收进来的伙计叶修就是联盟里相当当的首席驯龙师叶秋,当即吓得她把杯子摔了。

 

但这显然不是最大的惊吓,叶修在深夜凛冽的寒风里撸了一把刘海,一脸破釜沉舟地把自己的计划对陈果娓娓道来,差点把老板娘吓出心脏病。如今霸图和叶修一道运送的那颗巨大的龙蛋就在叶修之前睡的阁楼上,放在之前君莫笑用的棉垫子上睡得好好的。

 

“我还有选择拒绝的权利吗?”陈果颤颤巍巍地做着最后的抵抗。

 

“来不及了,”叶修无情地击碎她的幻想,“而且我们除了你确实也找不到其他能帮忙的人,举手之劳嘛你说是不是啊老板娘。”

 

陈果无言以对,她还没有学会说“我选择死亡”这种俏皮话,这一晚上她受到的冲击太大了。先是知道了自己前些日子收回来当做伙计使唤的流浪驯龙师就是大名鼎鼎的叶秋,接着又知道了在店里工作了快一年的收银小妹其实是豪门唐家的千金,还从叶修口中听说他伙同委托人的女儿唐柔劫走了霸图接的委托,甩下霸图的驯龙师宋奇英,打算自己把这个自从联盟成立以来发现的魔法波动最为强大的龙蛋处理了。陈果不大清楚驯龙师行业内的规则,只觉得如果自己是韩文清,叶修如此面不改色的反水,恐怕杀他三次都难解心头之恨。

 

但是她没有阻止叶修。陈果记得叶修投喂君莫笑时宠爱的眼神,也记得他那天深夜把龙蛋带回来的时候那一股小心翼翼的劲儿——他是真的喜欢龙,这一点不是说说而已,是从他每一个细枝末节的动作和眼神里看出来的。虽然他做的事情是绝对的不合规矩,但是陈果愿意相信他是对的。更何况就算她不相信自己的直觉,唐柔可是发出委托的唐家的大小姐,她都愿意跟着叶修一道,陈果定了定神,觉得事已至此,与其纠结会不会招来其他驯龙师的报复,不如跟着他们一起干一场,算是给自己算不上出彩的一生里也留下一点回忆。

 

既然下定了决心,她认认真真地听完了叶修的计划,把逐烟霞叫出来,又找了几个功夫不错的伙计在兴欣周围巡逻护卫。叶修和唐柔两个人长途跋涉到C区,被陈果不由分说地赶去睡觉休息了。

 

“她怎么忽然之间这么有魄力?”叶修一遍被陈果推着塞进房间里一边抽空问唐柔。而这位大小姐则是看着他高深莫测地一笑:“放心吧,我就说回来找果果帮忙一定是不会错的。”

 

“合作,什么意思?”

 

在嘉世的帮助下,两队人马且战且退,终于找准机会藏在了一条峡谷中。没有龙蛋上强烈的魔法波动指引,巨龙在附近徘徊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飞走了。既然天色已晚,两队人马安营扎寨,考虑到一贯以来的不对盘,相互还是离得远远的。但尽管这样,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还是流露出了一种随时要挣脱驯龙师的控制到野外战个痛快的意图。韩文清也不去管它,他十分相信自己的搭档一定是有分寸的,不像一叶之秋的两任驯龙师,一个赛一个的不靠谱。此时他更愿意和雷霆新来的这位年轻人谈谈他刚才提到的合作。

 

“是这样的。”肖时钦看起来和颜悦色,虽然之前身在雷霆,但他显然也是知道嘉世和霸图两家的关系,这样公然提出合作的提议,不能不说胆子不小,不过这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注意,只是最后大家商量后觉得由他和韩文清交涉最为合适,“我们稍微知道一些联盟委托给霸图的任务的事宜。霸图护送的东西很容易引来魔法生物吧,我们绝不是对霸图的委托有什么争夺的念头,只是希望能够共同地应对路上出现的魔法生物,并且取得其中的成长材料。”

 

话说到这个份上,陪着人家跑路,不收钱只取成长材料,嘉世算是十分低调了。韩文清隐隐也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叶修陪着张新杰去偷了人家的白狼毫,可见叶修一走,不止一家对嘉世圈养的珍兽虎视眈眈,他们必须出来做点什么补充自己的成长材料。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多个帮手而已。这厢韩文清还没有说话,张新杰忽然疾步走来,脸色冷冰冰的,几米之外都能感受他身上散发的怒气。

 

“我看不必了。”张新杰冷冷地说,身边站着脸色不大好的宋奇英。

 

韩文清和张新杰搭档了这么多年,这位副手一贯都是得体而克制的,很少有打断他说话的时候,加之宋奇英跟在旁边,韩文清心中已是知晓了大半,只是情感上还不大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怎么回事?”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低低地问,里面翻涌得怒气好像天边滚滚得闷雷。

 

“叶秋前辈甩下小宋,自己带着龙蛋离开了。”

 

30

 “这颗龙蛋果然是不同凡响。”叶修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来,抖出一根自己点上,他的脚边躺着很多魔法生物的尸体,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兴欣后面的那一片空地上。陈果和她店里的伙计还处在一种不明觉厉的状态下,看着阁楼上那个存放龙蛋的房间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敬畏。

 

“这些东西反正我是用不上了,”叶修道,又看了一眼唐柔,“小唐,你的寒烟柔用得上吗?”见唐柔摇头,他便一巴掌拍到陈果的肩膀来,“来,老板娘,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了。也算是我把你折腾到这件事情里的一点报酬吧。”

 

“差不多就是今晚了。”他看了看天色,又拍了拍君莫笑的翅膀。小家伙已经长得大多了,虽然还没有到一叶之秋那样的体型,也没有那样强大的杀伤力,但是机动和灵巧确实其他巨龙所比不上的。“小唐也不要留在这边了,早点回去吧,你家那边也要你出力好好谈谈呢。”

 

“你一个人够吗?”寒烟柔乖顺地停在唐柔身边,垂下头来用鼻子轻轻蹭了一下唐柔的脸颊,而这位大小姐却仍是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叶修。

 

“没事没事,我是什么人啊你们还信不过我。”叶修被这两个姑娘紧张兮兮的模样逗笑了,“不信你问问老板娘,想当年我龙都没有,还不是一个人好端端地进去走了一个来回?”

 

寒烟柔带着唐柔振翼离开,一转眼太阳从天上缓缓地落下来,橙红色的光芒在C区的森林上镀下了一层暖光。C区的春天渐渐来了,山上的冰雪在逐渐融化,雪线的位置上移了不少,常青树还是一身苍翠不改,但有的光秃秃的枝桠却是渐渐地冒出了一点绿色的嫩芽。

 

叶修收拾好了可能用得上的东西,从阁楼上小心翼翼地把价值连城的龙蛋抱出来,放在君莫笑背上陈果特地为它准备的用柔软的织物搭建起来的小窝里,满脸慈爱地拍了拍它的蛋壳,看得陈果一个哆嗦。

 

“你确定这么做之后,韩队不会打死你?”

 

陈果还是不放心,反复向叶修确认这个问题。当事人笃定地摇摇头,却是一副完全不担心的样子——哪里会担心呢,他和韩文清认识十多年了,对方一点点的打法的变化和心境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从来都不曾忽视过韩文清看着他的时候,那种执着而坚定的眼神。打是肯定会打的,叶修在心里叹气,但肯定不会打死,因此他清楚地知道:韩文清是喜欢他的。

 

叶修的驯龙师生涯里有过几个交心的朋友,也遇到了不少纠缠不休的对手,却没有一个人像韩文清那样从他没进联盟的时候就看是,一直缠斗至今。他们棋逢对手,每一次都较量得酣畅淋漓,仿佛唯有对方存在,才能让一切变得鲜活而充实,不是那么无精打采的疲软。如果联盟中除了最佳搭档还有最佳对手的一项,那叶修是无论如何都会把票投给自己和韩文清的。这样独一无二的存在,叶修不相信在韩文清心里能有什么人比他还要重要。同样的,他望着已有徐徐春风吹来的森林露出一个安稳的笑容,对于叶修来说,韩文清也不是不同于其他任何人的重要的存在。

 

在太阳最后一缕光线落下去之后,叶修爬上君莫笑的脖子背后,带着那颗联盟成立以来发现的魔法波动最为剧烈的龙蛋悄悄地起飞,小心翼翼地绕过各种魔法生物活动的区域,即使中途有几只冒了个头也被叶修迅速解决了——尽管只是让它们昏过去,尤其是某些数量稀少的珍兽,在不取成长材料的时候,叶修一般是不杀生的。

 

雪山的面积较几个月之前他把君莫笑抱出来的时候变小了许多,但这次有了龙的帮助,叶修的速度快了许多。他让君莫笑等在外面,而自己从容地脱下厚重的衣物,抱着那一枚龙蛋小心翼翼地挤进最初叶修和苏沐秋安放君莫笑的环绕着炽热岩浆的山洞里——这是他能想到的让未出壳的小龙生活的最好的地方。安放好龙蛋之后,叶修从山洞里爬出来,抽出一叠符纸贴在山洞的门口,那是他还和一叶之秋搭档的时候收集的包涵着一叶之秋的吐息和魔法波动的符纸,他似乎还担心这样的波动不够强烈,又追加了一些让君莫笑也在上面吹上魔法的气息。

 

一段时间之后这些符纸燃烧产生的强烈魔法波动,和山洞里的龙蛋自身的魔法波动叠加在一起,叶修相信不久这个山洞应该就能被野生的龙族发现,然后由母龙将这只小龙从蛋里呼唤出来。这么强大的龙蛋,绝不会是龙族的弃子,它一定有家人,也能在同类身边获得更好的关爱和更大的舞台,它会变得更加强大,却不是在驯龙师的私欲和魔法契约的约束下,强行留在驯龙师身边执行驯龙师的命令。

 

人类的生存空间曾一度在魔法生物的威胁下变得岌岌可危。直到GLORY的出现和他对龙和魔法的认识,让人类得以和龙族携手,战胜大多数的魔法生物,在这一片大陆上横行无阻。驯龙师收留那些离群的小龙和龙蛋,教给他们战斗的技巧,龙族则提供自己强大的战斗力和魔法波动保护驯龙师。叶修始终坚信着驯龙师和龙是最亲密的搭档,他们是互相信任和依靠的,而不应该是由驯龙师用契约魔法强行地征用龙的战斗力,将那些小龙和龙蛋带离他们的家人,使出浑身解数让它们臣服在人类的欲望脚下。

 

叶修即将离开雪山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嘹亮的龙鸣。雌性龙族的鸣叫声响彻天际,夹带着从上古绵延至今的苍凉和荒洪之气。不久后雪山的方向传来一声小龙稚嫩的鸣叫声,许多巨龙拍打翅膀的声音让大地仿佛都震动起来,森林里的魔法生物在魔法波动的压制下发出悲鸣,君莫笑不可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叶修让他停在森林里,轻柔地拍拍他的脖子。

 

“你也想回去吗?”这次叶修没有叼烟,每一个字都咬得肯定而清晰。

 

君莫笑没有动,反而收起了翅膀,巨大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吹出来的气息却是柔和地扑到叶修脸上。小龙的眼睛清澈而湿润,它低下头,在叶修的脸颊上轻轻地蹭了一下。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75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