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19)

十九 舒氏姐妹的故事(上)

 

黄少天一听是让他讲话,稍事放松一些,纵然他没有喻文州那样清晰的战术头脑,讲话这种事情却是十分擅长。不是他吹牛,哪怕对方只说些“嗯”、“啊”的短句,他也能一个人找话题不眠不休地讲上三天三夜。

想当初,他刚从青环区里出来那会儿,日子艰苦得像一个人赤脚踏过三个冬天积攒的冰雪,他又没有朋友,只能试着跟自己说话减压,久而久之,少年长成了一个英俊的话唠。

他和舒前辈坐在距离厂房很远的地方,舒前辈显然也不会喜欢动物尸体的膻味。他们身边是及腰高的绿草,风吹过树叶发出细细的沙沙声,光源发生器投下的光芒有时候会从叶子的空隙之间露出来,在他们身上落下淡淡的光斑。

如果不考虑他们其中一个人随身携带着伤人的利器,倒还算是适合聊天的氛围。

“说到舒可欣,”黄少天组织着语言,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女哨兵的反应,“是一个挺可爱的姑娘。”

女哨兵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很安静,听到这句话神色稍稍温和了一些,黄少天松一口气,于是可劲儿地夸赞起舒可欣来,“小姑娘平时打扮也很得体,对大家都很热情,不娇气又不矫情,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叫‘会来事儿’,我觉得她就是个会来事儿的姑娘,简直就是天生会做这种和人打交道的事情。有一次天气特别热,她特意准备了冰镇饮料在前台发给大家,贴心得不得了…”

黄少天讲得认真,余光却一刻也不敢从舒前辈身上移开,说道这里舒前辈忽然起身一个膝顶就要往黄少天柔软的小肚子上撞,黄少天吓了一大跳,反射性地闪身,让女哨兵扑了个空。

“等等!前辈…你先别激动,”女哨兵一击不中,索性握着短刀大方凌厉地攻过来,黄少天手里空空,只能一边慌忙闪躲一边和她抗议,“不是说好了我们坐下来讲讲话,谈谈舒可欣的吗,怎么我讲到一半你还打人呢?”

“你太啰嗦了,”女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短刀的利刃映着她精致的面容,“我妹妹在史塔瑞的市场信息调查部工作。如果你只是偶尔认识她,我或许会觉得你和她有缘分,心情好放你走算了;可惜你和她是同事,你猜怎么着?老板吩咐过,塔的人一定要就地灭口。”

“什么塔的人啊?”黄少天眉头一皱,一脸委屈,“我看你和你老板稀奇古怪的,你身手又那么好,你们才是塔的人吧?我半夜睡不着下来散步还要被人追着打,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我要是塔的人,干嘛跑来这种地方累死累活的工作?”

“你不是塔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史塔瑞的两个部门?史塔瑞的传统部门之间从不联谊。”

“我也没说我和她是一个部门的啊,我有个朋友在市场信息调查部,难道我还不能去找他玩儿吗?”

女哨兵冷笑一声,不再搭话,专心致志地捕捉黄少天行动上的破绽,黄少天心里一沉,知道无论说什么她恐怕都不会相信了。女哨兵的SSAV评分应该比不上他,奈何人家有武器,黄少天也不敢硬来。她警惕性很高,除了妹妹的名字,黄少天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瞬间吸引她的注意力。

事到如今,也只好试试最土的办法。黄少天蹦到女哨兵身侧,怒目圆睁,忽然指着一出树丛大喊:“什么人!”同时一条长腿猛然从女哨兵脚踝处扫过去,他连被舒前辈发现偷袭的后招都想好了,却听得噗通一声,女哨兵应声倒了下来,短刀摔出三尺远,而倒下之后她竟然也没有立刻站起来,黄少天凑近了一看,舒前辈半睁着眼,眼神迷茫似乎没有聚焦的一点。黄少天又懵了,女哨兵这个模样太像被向导的精神触丝捕捉之后诱导的状态,难道是那些被捉走的向导里有机灵鬼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出来正在偷偷帮他?

他连忙环顾四周,不想他刚刚指着喊有人的树丛里,真的走出一个人来。

待他看清那个人的面目,黄少天顾不得女哨兵会不会随时从地上暴起,全身心投入地骂了一声:“我靠!”

走出来得那个人是徐景熙。

他手里拿着一捆麻绳,走上前麻利地把女哨兵从地上拉起来五花大绑,一边绑一边感叹:“厉害呀黄少,我觉得我已经藏得够仔细了,除了偷袭这姑娘的精神触丝全都裹在身上,你居然还能一眼就把我找出来。”

黄少不答话,举着拳头就要揍他。

“等等等等!”徐景熙连忙举双手投降,“我是个向导,可经不起你一顿打。而且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把这姑娘找个地方安顿好?”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想象了他把徐景熙揍了一顿之后喻文州用遗憾的眼神看他的场景,于是放下拳头和徐景熙一起把女哨兵背进厂房旁边的保安楼里,把她绑在凳子上。

“她还没醒,”徐景熙摸着下巴无辜地看着黄少天,“我的精神触丝已经松开,我猜是你刚才那一腿扫得太猛,她可能撞到头了。”

“趁她还没醒,”黄少天后脚进门,顺手把门锁上,“你不觉得有些事情需要跟我解释解释吗?”

“如你所见,”徐景熙摊开手,“我是徐景熙,隶属于塔执行科蓝雨行动队。”

“我知道你是塔的人,对于你向参加行动的其他队员隐瞒身份这件事情,你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好吧…”徐景熙垂下手,“你不要怪队长。我们是考虑到你虽然评分很高,但是毕竟没有在塔里受过正规的训练。史塔瑞的厂房作为非法拘禁向导的地点,一定安排了同样是哨兵或者向导的守卫,如果你不幸被他们的向导的精神触丝捕捉诱导了,至少我还可以留在这里侦查。”

黄少天心知徐景熙说得有道理,可仍因为不被信任而沮丧愤怒,再一想这个决定是喻文州做的,更是觉得胸口闷闷的,喉咙又苦又干,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儿。

没一会儿女哨兵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抬眼看见两个大男人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窗口看着她,也就不再挣扎了。

“你叫什么?”徐景熙问。

“舒可怡。”

“他们让你在这儿干什么?”

舒可怡笑了笑:“凭什么告诉你?”

“像你这么大的姑娘我见过很多,”徐景熙注视着她,“你以为他们是真心为你好吗?别傻了,他们只是希望你为他们的利益卖命而已。如果你配合我们,塔能给你更多你想要的。”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徐景熙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纸片,写了一张支票递到舒可怡面前,黄少天看不清支票上的数字,只觉得数位挺长的,没想到舒可怡撇过头,看都没看一眼。

这姑娘真是有骨气,黄少天暗自想到。如果舒可怡是被史塔瑞雇佣的哨兵,他其实可以猜到这姑娘以前的生活处境,就算不像他一样出身青环区这种地方,恐怕也不是体面人家的孩子,否则早就送到塔里去了。像他们这样从小经济困难的孩子,对于钱的能量比任何人的体会都深刻,如果他的上司不是喻文州这样特别的人,他自己说不定就叛变了。

徐景熙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却没想到舒可怡根本不在乎。

黄少天看着女哨兵的脸,一缕长发落下来遮住了她半侧杏眼,他忽然心里一动,道:“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我确实在史塔瑞的市场调查部工作过。说起来好久没见到舒可欣,她现在怎么样了?”

舒可怡慢慢转过头来,冰冷的目光在黄少天脸上扫视,黄少天认真地看着她,努力让自己的目光表现出一丝善意。

“她死了。”舒可怡冷冷地说。

黄少天浑身僵硬了一秒。

他去年从市场调查部辞职,又去大学里上课,最后来到生产部门上班,前前后后几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舒可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小姑娘还是精精神神的,脸上洋溢着动人的笑容,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没怎么回事,她通宵加班,回家的时候淋了雨,然后开始发热咯血,送进沿江医院,说是急性肺炎,没有抢救过来,就去世了。”她似笑非笑地看向徐景熙,重复了刚才的话,“所以,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43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