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34)

三十四 同步

 

徐景熙被他吓了一跳:“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

“我印象中他从来没有和哨兵真正同步过,我猜队长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你这样贸然上去同步,真的没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啊,”黄少天一点儿也没打算藏着掖着,非常坦然,坦然得对面的向导都不免有些紧张,“如果我的想法没错,队长那个精神图景能把所有见过它的人的意识都冰冻起来。它的力量很强大,那些信息素相容程度低得算不出来的普通人都会受影响昏迷一段时间,就更不要说本来就能计算出同步率的哨兵。说不定跟他同步之后也会共享他精神陷落的状态,困在他的精神图景里出不来呢。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不管他的精神图景是个什么样子,我还是想和他同步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就算真的不行,我也昏迷了,反正又没人惦记我,我最近也没有急事,你们可以再慢慢地思考怎么把我们俩搞回来。”

“黄少,我们现在没有同事关系,先不提你不想进塔还要被强征进来的事情,我跟蓝雨有几十年的归属和感情,而你就是个自由哨兵,我跟你说这么多大概也就是看在还算朋友一场的份上。如果是个举手之劳也就罢了,可按照你说的,搞不好他醒不过来,你也醒不过来,其实没必要做到这一步。你确定要跟他同步?”

“我确定。”黄少天被他一大段话搞得不自在,“他如果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陷落的,教科书里那些方法肯定没有用,最靠谱的就是和他同步进到精神图景里把他拉出来。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你担心我个什么劲儿,现在最需要担心的是队长啊!我昏迷了不要紧,他可是蓝雨的队长,我不去和他同步,难道要让他一直这么睡下去?”

“…好吧,”徐景熙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我帮你安排一下。”

——找机会和喻文州同步的事情要趁早,因为过不久他就会被送进塔下属的疗养机构,不会像现在这样容易接触到;而黄少天下周恐怕也会被强制进塔,一旦成为了塔的哨兵,一举一动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

黄少天只和冯宪君见了一面,大概能想象到塔的管理层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也许已经有人看出来喻文州精神陷落的原因,又或者他当初滥用安非他酮也是他们的默认,而到了这个时候,断然不可能让黄少天一个A级的哨兵冒着长期失去意识的风险和喻文州同步。他们需要的是塔始终保有强大的战斗力,其他的一切都不可能违背这一准则。喻文州对他们而言或许曾经是个短暂而强大的助力,他们都知道他的使用期限,而现在期限到了,过期产品会变成什么样对他们来说意义都不大,留他在塔里修养就算说得过去。

徐景熙安排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步的那一天是一个周五的晚上,医院里工作人员不太多,黄少天去医生那里拆了肚子上伤口的丝线,偷偷摸摸来到了喻文州所在的那一层,没有人知道黄少天和徐景熙的计划,这里也没有什么严格的看守,可能会路过的人都被徐景熙支走了,他的终端一直保持着通话的状态,他这位短暂的室友反复地交代过,让他一旦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不好就立刻呼救。但黄少天心知这其实没什么用,他做事情从来没有点到为止的概念,这一夜过去,只会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把喻文州从精神图景里扯出来,要么他们俩都失去意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醒来。

按照这个设定,他现在走的可不是一条简单的空无一人的医院病房的走廊,而是一条朔风萧萧的,傍的易水里流淌的都是一去不复返的悲壮的道路。

黄少天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几乎要被自己逗笑了,又想到早知道会是这样,来之前是不是该找几个人告别烘托一下气氛。奈何他真的没什么人可以找,魏老大不知去向,叶修和郑轩他们现在还不能联系上,徐景熙正在终端的另一头紧张兮兮地听着,而他最想倾诉的对象——却还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像一位即将在花丛中沉睡百年的公主,静静地等他去拯救。

明明喻文州的信息素那么冷,明明他心中的铁壁又那么坚不可破,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曾被他真心对待过,有时候黄少天自己都想嘲笑自己自作多情,万一喻文州只是伪装成温柔的样子,对他一点儿意思都没有,那这一番拼死拼活下来岂不是太惨了。

可那些质疑的念头都是短暂的,信任喻文州像是一种镌刻在灵魂上的本能,他无法不被向导所吸引。就算喻文州真的不喜欢他,黄少天也一定会努力地去救他——哨兵太清楚独行的寒冷,喻文州一直吸引着他,黄少天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孤身一人被心中冰雪的吞没。

——毕竟黄少天是那么地喜欢他。

或许连喜欢说出来都显得苍白,可是他翻来覆去,把心中每一丝的念头绞碎又揉捏在一起,最后也只能想出这样的几个字来。他想要去到喻文州的身旁,不能忍受他夜里站在窗前疲惫的身影,不能忍受他在景观河边望着萤火虫的时候寂寞的眼神,更不能忍受从他凉凉的充满了安抚性地信息素里,总是嗅出孤独和不信任的味道。

更何况,他始终觉得喻文州对待他和对待其他人不一样的。虽然他比所有人都更能体会喻文州从内而外散发的寒冷,但他就是觉得,向导一定、至少、还是有一点点喜欢他的。他小时候生活得无比落魄,对人心的冷漠和虚伪看得清清楚楚,敏锐的直觉就像野生的小动物一样,哪怕外在的行为和语言千变万化,也能本能地判断出谁对他好。黄少天始终相信着喻文州心里的铁墙再厚,他也一定是一个温柔的人。

——唯有发自内心的温柔的人,才会想要在其他人面前展露温柔的形象。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拉开病房的小门,转头把它锁上,径直走到喻文州的床边去。喻文州的样子看起来和睡觉一点儿差别都没有,安安静静地躺着,胸廓随着呼吸缓慢而平和地起伏着,凑近的时候还能听到他轻柔的呼吸声。唯一不同的地方大概是脸色比较白,像是涂了一层粉一样。毕竟躺了几天了一点儿运动也没有,血液循环肯定不好,黄少天暗自想着,等他起来了,一定要一起去吃个鸭血粉丝汤什么的,补补血。

还有那么长的未来,黄少天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想要和他一起去做。

但此刻,哨兵端详了一会儿昏迷中的喻文州的脸,虔诚地在床前半跪下来,让自己的脸和他的脸大概在一个水平高度上。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牵起喻文州被子里的一只手,双手握住它,轻轻地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病房里全是喻文州的信息素的味道,黄少天一进门就感受到了那种刺骨的寒意,并不是他熟悉的凉凉的像泉水一样清澈的质感,喻文州已经没有办法再用意志压制自己了,但黄少天会唤醒他。

哨兵的信息素是一种夏天的味道:蓬勃生长的青草味儿,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被褥的香味,交织在一起从他身上涌出来,稍稍冲淡了那股寒冷的感觉。

黄少天的精神触丝在房间里轻轻地摆动着,作为哨兵他很难像向导那样精确地控制自己的精神力释放的方位,不过好在哨兵和向导的精神触丝天生就能互相吸引,他的精神触丝才伸出来,喻文州的缠绕成一团的精神触丝立刻攀附了上来,将黄少天层层叠叠地裹进去。

即使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从大脑和骨髓中爆发,然后像四周神经元传导的冰冷的感觉依然让他颤抖了一下,黄少天咬紧牙关,防止自己牙齿打颤咬伤舌头,他闭上眼睛,额头贴着喻文州的手背,专心致志地开始和他同步。

他不知道喻文州和其他人同步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他甚至还没有去主动地去接触探索喻文州的精神世界,只是打开了自己的精神通道,喻文州的信息素就仿佛迫不及待似的往他的身体里汹涌而去,黄少天忍不住干呕起来,好像有人在他的头盖骨上打个洞往里灌水银,又冰又胀,非常不舒服,他感到脑袋有点晕,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还没来得及叫一声让终端那一头的徐景熙有所察觉,就眼前一黑,咚地一声撞在喻文州的床板上。

——他和喻文州的同步率太高了,只是打开精神通道,就自发地开始同步起来,黄少天根本来不及控制同步的速度和程度,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意识已经站在了喻文州的精神图景里。

喻文州的精神图景里冷的感觉比病房里更强烈,黄少天抱着胳膊,紧紧咬住的牙关也开始咯咯地打颤。他的精神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下地爬了两圈,冻地立刻缩进黄少天怀里,毛茸茸的身躯上沾满了雪花,黄少天无奈地让它消失,自己一步一步亲自探索着喻文州脑海里的世界。

向导的意识所在的地方、他所置身的地方是一片想象中的雪白,他站在冰雪之上,天上是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周围更是死一般的寂静。黄少天左右前后四处看了看,不禁有点疑惑,喻文州到底在哪里呢?

TBC

评论 ( 34 )
热度 ( 169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