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长夜孤灯(1)

冬天一到我的速度简直呈指数倍地下降,大家新年快乐。关于之前提到的便当…这个…都是剧情发展的需要,至少我可以保证喻黄没人便当,无论世界变成什么样,他们俩一定会在一起的。

一 第一个任务(上)

“虽然这任务听起来轻松,可要知道我们的副队长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徐景熙靠在座椅里轻快地说,“大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烦哥,就问你怕不怕?”

“噗…”

“你再叫我烦哥信不信我回去就利用副队长的职权申请把你脑袋上的毛全部剃光?队长求情也没用。队长…你要是真的求情我就不给你做白切鸡吃了。靠靠靠郑轩你还敢笑,当初要不是你故意起那么个见鬼的假名,我何至于沦落至此?!你个始作俑者竟然还有脸笑,对副队最基本的尊敬呢?都被你吃了吗?”

“好了,开玩笑适可而止。”喻文州淡淡地道,机舱里顿时没有了声音,“都这么精神,到时候可别跟我说倒时差?”

机舱里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闭眼睛装死,黄少天捉住这一秒不到的空档对徐景熙做了个鬼脸,被喻文州一巴掌呼到脑袋上,回过头还颇委屈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没理他,只好也缩回去打盹儿了。

夜晚的风带着一股海边独特的咸味,飞机里只看得到外面黑黢黢的天空,光源发生器的飞行平面相较民航飞机的飞行平面要高得多,在这样无人的区域,光源发生器的分布密度比人口密集区要小很多,喻文州几乎都能看得到飞机窗户上因为剧烈的降温而凝结的冰花。

黄少天好像睡熟了,脑袋歪过来靠在他的肩膀上,毯子滑下去了一截。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柔软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动作幅度给他把毯子拉上去。

就像徐景熙说的,这是黄少天成为蓝雨的副队长之后,蓝雨从行政科收到的第一个任务。哪怕他自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喻文州心里也始终挂着一根担忧的弦。

——说是任务可能都不是太准确,它太过轻松,在像他这样在塔里工作生活多年的人眼里,甚至都些员工福利的性质。他摸不太准行政科把这个任务扔给蓝雨的意思,不过目前看来至少还不太危险。

这次的任务是去F国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一个了不起的、或许会发表改变世界的演说的学术会议,会议的安保自然也重重叠叠固若金汤,甚至抽调了各国塔里的哨兵向导。

但事实上他们都清楚,这种跨国的合作行为,相比哨兵向导们在战斗时的实际作用,这些邀请明显更加侧重于它的象征意义,象征国家与国家之间关系的融洽程度。这些被邀请国家的哨兵向导说是是被请去帮忙的,不如说是被请去做客的。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本国的时间到了后半夜,F国会议现场所在的城市却是下午。蓝雨的众人在喻文州的监督下路上补了一觉,这时候站出来一个个挺拔帅气,非常有面子。当地的主办也相当客气,先是请了接风的一顿饭,当地特色的焗田螺和红酒鸡深受大家的喜爱,饭后又开了个宽敞舒适的小会议室商讨敲定隔天大会的细节。

主办是真的把他们当客人看,也或许是举办和很多次类似的活动,对于外国来访的哨兵和向导真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主会议里那些长篇的学术演讲,人家非常坦诚地告诉喻文州:大部分人都听不懂,估计他们也没多少兴趣,当地的安保力量足够了,他们不去其实也没所谓,有空可以来看看,没兴趣也可以自由活动去会场周边转转,这附近好玩的地方还是有一些;主会过后有个餐会,大家都是随意地聊天,也有很多好吃的,可以来看看。

这些个安排听起来就不像是出来执行任务的,不友好一点,甚至可以概括为公费旅游。

喻文州点点头,用笔在他惯用的硬壳笔记本上一一记下。走之前黄少天带着队里的人和主办握手致谢,瞥了一眼喻文州的笔记本,心中叹气:他知道,以喻文州的性格,即使人家已经把他们当客人,他也绝不可能心安理得地把自己当客人。该出席的一个不会少,绝对不会有偷懒出去玩的情况。所幸喻文州虽然自己有矫枉过正敬业过头的毛病,对自己的队员还是很宽容的,可黄少天既是副队长又是他的哨兵,想了想还是觉得留喻文州独自坐在会议现场,他却和郑轩他们跑出去玩,说不过去。

隔天早上喻文州调整着自己的领带,顺带瞥了一眼顶着满头乱发挣扎着从被子里爬出来黄少天,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心里又有一些暖融融的感动。

因为黄少天赖床半小时的缘故,他们的早餐很仓促,两人急忙慌赶到大会的现场在后排找了位置坐下,听了不到十分钟,黄少天就开始后悔了。

他成人高校就读的专业是化学相关的,后来补上的也是药学,而这个学术会议的主题却是一些物理和能源方向的发现成果,更不要说没有翻译的问题,对黄少天而言简直就是一段天书,他双眼无神地盯着屏幕上划过的一长串公式,默默地把脑袋砸在身边喻文州的肩膀上。

“怎么了?不舒服?”精神触丝颤了颤,黄少天感受到了一股充满安抚意味的信息素,喻文州伸出一只手来摸了摸他的脑袋,另一只手不停顿地做笔记。

黄少天懒懒地哼了一声,几乎就要说出“笔记有什么好记的,上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公式有我好看吗”的话,可他身边都是人,以黄少天的羞耻心,还远远达不到在公共场合向喻文州公然撒娇的程度。

年轻的哨兵把嘴边的话咽下去,不知道喻文州有没有从他的精神领域里感觉出异样,他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喻文州的笔记,嘟囔着:“队长你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就是不一样,我记得你以前读书的专业也不是这个方向的吧?你都听得懂啊?”

“懂得比较基础的部分吧,卡特教授讲得很浅显,我可以听懂大概的。”

黄少天向讲台中心看去,果然在屏幕的右下角看到了卡特的姓氏,算是知道了这次会议最重头的主讲人究竟是谁。黄少天听了一阵,发现自己还是听不懂,想找喻文州讲给他听,可喻文州忙着写笔记,黄少天也不好打扰他。或许他应该和郑轩他们一起出去玩,他趴在桌上从下方的视角盯着喻文州的下巴和侧脸,可比起离开喻文州,还是宁愿在这里听一场完全听不懂的演说。

黄少天实在无聊,确认了附近没有别的哨兵和向导,从口袋里把自己的精神体掏出来戳它软绵绵毛茸茸的肚子玩儿。玩了一会,小仓鼠挺不乐意地吱了一声,回头咬了黄少天一口,气呼呼地钻到喻文州怀里去了。黄少天无奈地趴在桌上打开终端,沿着演讲者的姓名一个个把他们的生平看过去,都是一些非常厉害的科学家,黄少天觉得自己下辈子恐怕也达不到这样的学术高度。

学术会议的主会持续了两天,郑轩他们也组团在F国玩了两天,到第三天晚上的交流主题餐会,蓝雨行动队才算是又一次集结起来。

出席餐会的人相当多,许多件黑西装在红地毯和长条形的餐桌周围攒动,黄少天下意识地心头一紧,连忙去找喻文州,发现对方穿着整齐站在自己身后半步的位置专心地吃着鹅肝,这才松了一口气。

喻文州用胳膊碰碰他,插了一小块松饼塞进哨兵的嘴里:“别担心,我们进来之前过了三道身份验证,其他人没那么容易混进来。再说这里出口只有两个,真的下手那就绝对逃不出去了。”

“我没有你心思缜密想得那么多啦,”黄少天耸耸肩膀,伸手去拿桌上的饮料,想了想还是绕开葡萄酒端了一杯苹果汁,“我就是觉得…这里人挺多的。这边照明的AI是不是比我们那儿少一些?不是我怕黑,不知道怎么说,有点不安全的感觉。”

喻文州垂着眼睛用叉子戳了一下手里的鹅肝,轻轻地扯过黄少天的袖子,让他微微错身贴在自己身上,对着他耳朵轻声道:“如果我要对在这里的哪一位下手,我想最有机会的时候,大概是他从这里吃饱喝足、离开大家、离开展馆的时候。”

等他松开,却发现黄少天一脸通红地捂着耳朵看着他,哨兵对触觉的敏感让黄少天十分尴尬,只好瞪着喻文州恶声恶气地道:“不许笑!”

“好,不笑,”喻文州摊手,“总得来说,我们现在是归主办方管的,他们没有指令,我们不要乱动比较好。”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儿郑轩发了一封邮件进来,把这次出席了会议的稍微有些分量的人的照片全都整理了发了过来,每个人的辨识度和清晰度都相当可观、而且至少有不同角度的三张以上,看背景全部是在餐会上拍的。

“老郑真是人才啊,我本来还以为他只是在这里乱晃呢…”黄少天迅速地浏览着照片,“你吩咐的?”

“嗯,”喻文州点头,“餐会大概没我们什么事情。不过安全起见,先把他们都记下来吧。”

餐会持续了大约两三个小时,蓝雨的人却没能真正意义上的享受它,大家都接到了队长的指令要记住十来个人的面孔。当第一位教授笑着说自己的住处比较远要离场的时候,蓝雨的五个人纷纷绷紧了神经。

可最先反应的却是他们的终端,五个人的终端不约而同地闪烁了一下,各自低头一看,却是行政科发来的消息。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172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