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长夜孤灯(4)

然而,我并不会写对战啦斗殴什么的…

四 玩荣耀

喻文州刷过牙、洗过脸,出去跑了一圈步,把早餐带回来,然后洗完澡换好衣服,推开卧室的门,黄少天依然像个虾卷似的锁在被子里滚来滚去,枕头上留有一撮乱七八糟的头发和睡得昏天黑地流口水的脸。

“少天,起床了。”喻文州隔着被子拍拍他。

黄少天长长地哼了一声,在喻文州的手掌下面滚动起来:“不起不起不起不起!”

“你不上班啊?”喻文州好心地提醒他。

“不去不去不去,反正也没有任务,天天跟他们打麻将拖拉机打得我都要吐了。等我这就去请假。”说着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到终端又缩回被子里。

“那你也得起来吃早饭吧?”喻文州说着把黄少天从被子里剥出来,亲吻了一下他惺忪的睡眼。

哨兵猛地愣了一下,随即就像是终于被接上了电源似的,开始穿衣穿裤刷牙洗脸。

喻文州点点头,去厨房热早饭,黄少天叼着牙刷从水池里探出头来:“我觉得今天的水温特别低牙龈有点疼…话说你今天不出门啊?”

向导回头笑了笑:“你在家,我难道把你一个人晾在家里吗?”

黄少天一下子来了精神:“那我们今天要干什么啊?好不容易放个假,今天天气好像也不错啊,你刚才出去跑步的时候感觉怎样?有没有出太阳?昨天好像没听说气象局要下雨,要不要出去玩?逛街看电影或者去吃好吃的?”

“好呀,”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等你刷牙洗脸吃完早饭再说?”

喻文州没有黄少天那么卓越的手艺,他在厨房的技能仅限于加热现成的食物和把生的弄熟,不过黄少天咬着外面买来的烧麦依然是心满意足的模样,又喝了一大口牛奶,把嘴巴上面的一圈弄得白白的。

黄少天思考着要不要再来一杯牛奶的时候,外面忽然下起雨来,豆大的雨点敲打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喻文州拉开窗帘一看,才几分钟的功夫,雨下得铺天盖地,云层漆黑厚重,连天空都是黑沉沉的。

“下雨了。”喻文州转身耸耸肩。

“早知道不跟他们玩牌了,”黄少天的眼神顿时垮下去一大半,“感觉人品都用光了。”

“那我们今天干什么?”喻文州摸摸他的头发以示安慰。

“不知道,”黄少天摊开手脚,脑袋和肩膀都靠在喻文州怀里,“室内没什么可以玩的,最近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电影,准备午饭的话太早了。诶!我忽然想到一个东西!”

哨兵几乎从椅子上蹦起来:“队长队长!你听过荣耀吗?当年魏老大留下来读卡器和下载盘我还留着啊!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用。你会玩游戏吗?不会也没关系我可以教你玩,荣耀绝对是我到现在为止玩过的最好的游戏!”

“玩过的,”喻文州点头,“我记得小的时候荣耀特别流行,还有职业联赛呢,大家多少都玩过一点。”

随后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在家里打游戏。黄少天在壁橱里扑腾了半天,最后抱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纸箱子爬出来,兴奋得像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而喻文州准备则更是到位,他甚至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两米左右的厚地毯摊在地上,足够两个人扑在上面打滚。

黄少天接上设备,抱着两套鼠标键盘放在茶几上,连上读卡器,翻着一个装账号卡的铁盒对喻文州如数家珍:“队长你以前玩什么职业的啊?不瞒你说其实我什么职业的卡都有!不过我自己玩得最好的是剑客,还有一张魏老大以前留下来的术士,这两张卡的级别比较高,剩下的都是试着玩儿的,装备和等级什么的估计比较混乱,你自己有卡吗?还是从我这儿选一张?”

“嗯…”喻文州一张一张看过去,“我每种职业都玩过一点,少天比较希望我玩哪一个?”

“不是吧…难道队长你是传说中的全职业精通吗?”思考到这种可能,黄少天几乎要被吓得全身颤抖了。

“怎么可能,”喻文州笑着捏捏哨兵的手臂,“我当时玩得不太认真,每种角色都试过而已。”

“那…”黄少天拨弄了一下盒子里的卡片,“给你用这张魏老大的?那老鬼虽然年纪一大把其实对游戏依然痴迷,一玩起来就停不住,级别和装备都不错的,你就用这个吧?”

喻文州点头,两人刷卡进了游戏,熟悉的登录提示音响起的时候,黄少天几乎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时间过得这么快,他已经长大了,身边也有了并肩的人。喻文州对荣耀就没有黄少天这么熟悉了,登录进去之后还要看说明熟悉操作,更因为账号不是自己玩的,正在一边尝试一边调整技能点。

自从这一款游戏的发行公司大势已去,把游戏从网游改成了单机,很多地方却是反而放开了,比如说修改角色的性别、外观甚至技能点都不需要再付费了,让玩家着实感受到了发行公司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气度。

魏琛以前的角色是一个暗夜系的术士,银色长发蓝眼睛,面庞和身材都是纤细修长款的,以前没少被黄少天吐槽过这外观男女莫辨的妩媚气质和魏琛屏幕外胡子拉碴人字拖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配合他猥琐的打法一同观看,简直是毁天灭地,如果这个术士出现在荣耀的网游时代,这不是人妖号却胜似人妖号的存在,不知道会不会被挂在悬赏通缉榜上。

黄少天在另一个屏幕上端详着喻文州手里那头顶“索克萨尔”账号的熟悉身影,感觉十分微妙,喻文州操作得十分规矩,一举手一投足,甚至还真有那么一点精灵的优雅气质,黄少天一面觉得违和感突破天际,一面又觉得这样的索克萨尔,其实十分勾人。

可角色外观再好看,都不如打斗时的姿态摄人心魄。黄少天许久未曾和人对战,这下坐在喻文州对面来了精神,说什么都要和喻文州PK两把探探究竟,喻文州从来不会拒绝他的要求,两人纷纷刷进了竞技场。

黄少天本着老手带新手的自觉,选了一张简单粗暴的对战图:擂台场。

地图上空空荡荡的,只有地面上的几根线和周围的护栏,两个装束风格迥异的人在地图上被刷新出来,不禁都有些尴尬,还是喻文州起手放了一个瞬发的切割术蹭了黄少天一点血皮,两人才正式开打起来。

黄少天兴奋得有些紧张,抓住机会就是一阵猛打,手速窜得好几次都失了控,喻文州却是不慌不忙的,一招一招应对下来。可黄少天爆发手速之后,他操作跟不上的弱势立刻暴露了出来,除了偶尔能抓住空档放几个技能打扰一下,其他时间几乎就是被吊打。等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剑客夜雨声烦幻影无形剑的大招已经下意识的放了出去,立刻把索克萨尔戳得血花四溅横尸当场,屏幕里出现“荣耀”的时候他自己都尴尬了。再怎么说喻文州是新手,而他是老手,飚手速把人家碾压致死实在不厚道,甚至有些故意欺负人的意思。他本意不是这样,只是又兴奋又紧张,一不小心就high过了头。黄少天尴尬地摸摸鼻子,一边道歉一边让喻文州选地图。

喻文州笑了笑让他别在意,稍事休整之后便刷进了下一张地图。

一刷进地图,黄少天眼前便是一花,再一看,喻文州选的地图原来是“九棵松”,他刷新的地点竟然是在树上,站得高看得远,离太阳似乎都近一些,心中不由得敬佩游戏的制作者脑洞大开。喻文州估计不会想到黄少天一上来就上了树,因此不会太快找到他。占据了视角上的优势,黄少天索性闪进树丛茂密处从上往下看喻文州的藏身之处。

索克萨尔银白色的长发和漆黑的长袍在绿色和大地色为主色调的地图里不能更显眼,正在东张西望,似乎正在找他,黄少天有点失望,心想这一局大概也不会坚持太久。他小心翼翼地在树枝上蹲下来,荣耀虽然改成了单机游戏,当初那些复杂的操作系统却全盘保留了下来,比如蹲下来前进不会有脚步声的小窍门也留了下来。在树上蹲着前进比在平地上移动需要更高的操作精准度,但这对黄少天而言都不是问题,夜雨声烦轻轻松松地就完成了对索克萨尔的绕背,整个过程无声无息,索克萨尔虽然有一些走位,却始终没能发现他,除了几个试探的切割术削掉了几根树枝,可以说一无所获。跟着走了一圈,黄少天调整好角度在喻文州正后方站定,控制着夜雨声烦在树枝上站起来,随即飞身从树上跳下,紧接着光剑冰雨举起,剑尖压低指向喻文州正是一招银光落刃。银光落刃不是高阶技能,必须以跳跃起手,跳的越高威力越大,而且攻击范围足够包纳喻文州在他下落这几秒里走位的任何距离。

可他还没到喻文州身后,一阵雨声轰然响起。

不是外面的雨声,而是游戏音效,雨水噼噼啪啪打在夜雨声烦的身上,把他刚放出去的银光落刃随机变成了格挡。索克萨尔头都没回,这一招混乱之雨却是准确无比地招呼在了夜雨声烦的身上,只见夜雨声烦猛地把冰雨收回身前做了一个格挡的姿势,然后连受身都没有直接栽到地上,血条立刻缺了一截,对面一直没做声的黄少天终于忍不住靠了一声。

本来他打游戏的时候挺喜欢说话的,之前和喻文州坐得太近不好意思说,这会靠完就闭嘴却是实打实地认真了起来。

可等他折腾了半天从混乱之雨下面爬出来之后,索克萨尔一改之前摸不着头脑的迷茫形象,一旦夜雨声烦和他拉开距离,黄少天就能清晰地感受到一步步都被控制的感觉,他的每一个行动喻文州似乎都早有预料,这种感觉好比跗骨之蛆,黏糊糊的,怎么甩都甩不掉,节奏完全由他控制,夜雨声烦只有踩实索克萨尔的布置。唯一的有效攻击,是凑到近身的时候,可以凭借操作的碾压优势狠狠地压低索克萨尔的血量。但他单方面施虐的时间是有限的,九棵松树随时随地都能成为索克萨尔的援护。尤其是打到最后他明明已经凭借近身的优势把索克萨尔的血量压低,再努力一把就能一波带走的时候,夜雨声烦忽然一头撞到魔镜上,差点就吃了自己的一招流星式,他往左侧闪开,接着被操纵术逮了个严实,面朝远离索克萨尔的方向甩飞出去。夜雨声烦还想近身,就着一根松树枝往前跳,树枝立刻被切割术截断,他想受身,却被一只漆黑的手抓住脚踝拖进了一团漆黑的泥沼,在里面扑腾了一会儿,血条已经空了。

黄少天从玩荣耀以来,从来没有在竞技场遭遇过这样的经历。唯一一个也这样一步步设计他压着打的魏琛,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他印象已经不深了,但喻文州的布局,显然又让他回忆起了那种被一步步操控的不悦。

“…队长,”黄少天盯着屏幕上黑白的画面,愣了一会儿才缓过来,“你深藏不漏啊…别的不说,最开始那个混乱之雨是怎么搞的?我一路蹲着过来的,不可能有声音,你头都没回就知道我在那儿?这简直堪比开挂啊!”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117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