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长夜孤灯(11)

十一 一些准备

 

宋晓被楚云秀涂涂抹抹了半天,一直处于老僧入定视而不见的状态,他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只能选择全部信任楚云秀,不一会儿楚云秀把格林先生的眼镜从他的鼻梁上取下来,用湿纸巾擦了擦,就给架到了宋晓的耳朵上。

楚云秀微笑地瞧着他:“你对死人的眼镜应该没有心理障碍吧?”

宋晓很有些无奈:“如果我说有你会拿下去吗?”

楚云秀笑得更开心了:“不会。”

郑轩走过来捏着宋晓的下巴前后左右看了一遍,评价道:“可以可以,不愧是楚队,起码我已经看不出来这是宋晓了,再给他弄个口罩帽子什么的,应该就天衣无缝了。”

宋晓面无表情地仰视着他,郑轩又笑着问他:“你对抱死人应该没有心理障碍吧?”

宋晓已经不想回答他了,此时他差不多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在喻文州手里签完协议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彻底放弃了说不的权利。

宋晓的外形已经准备完毕,被安排坐在一边等着。徐景熙和黄少天已经把小女孩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了,外套上的血迹没有办法,就算立刻清洗,也来不及烘干,索性从他们的行李里再找了一件衣服盖在外面。

大概是考虑到黄少天状态不佳,徐景熙体贴地自己完成了大部分的工作,只让黄少天把小女孩也抱到椅子上,让楚云秀给小女孩处理一下。

黄少天抱着小女孩冷冰冰的身体,先前她又蹦又跳很是活泼,如今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气,黄少天做什么他也不会有反应,想到这里他心里蓦地一松,忽然又觉得反正人也死了,其实和抱着一块木头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宋晓用余光瞥到楚云秀拿刷子的手,心里突突地跳了一下,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你都不换一套东西的吗?”

楚云秀耸耸肩:“哪里有那么多空位带啊,都用一套的,我会先化完活人再化死人,每次回去就消毒,你安心好了。”

大家有条不紊地分着工,时间一刻一刻地过去,徐景熙喊了一声:“格林先生还有人要吗?”

其他人中有几个稀稀拉拉地回道:“没有。”

徐景熙站起来,给自己加了几层口罩,又换掉了自己手上满是血迹的塑胶手套,拍了拍一直站在他身边的黄少天的肩膀道:“接下来的画面可能比较惊人,黄少你虽然的副队长,但我想你还是不要看的好,要不你去找队长说会儿话?”

黄少天被他如此明目张胆的嫌弃,心中不忿,又很无可奈何,于是站到喻文州的边上,用胳膊肘戳了戳喻文州的手臂问:“徐景熙他要干嘛?还把我支出来,喻文州啊在这里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你摸着良心说说,我看着像是那么没用的模样吗?”

喻文州把他的手臂拽下来:“他要分尸,你还是不要看的好。”

黄少天顿时没了声音。

喻文州叹气:“你是哨兵,况且还是个评分不低的哨兵,这种画面对你的影响,恐怕也是所有人里最大的。”

黄少天不服:“楚云秀不也是哨兵吗?她怎么没事?”

说完他似乎又很自暴自弃似的暴躁地挠了挠头发:“算了你不用开导我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一个半吊子的突然加进来,跟你们这种受过长期训练的人肯定不能同日而语,是我不够靠谱,而且一到这种场合就特别明显。”

喻文州再次把他手臂拽下来:“好了,不要闹了。你也知道自己是新手,团队的磨合总归需要时间的。”

黄少天点点头,闷闷地嗯了一声,又问:“队长,有什么事情我能做的吗?”

或许是他从下往上仰视的视线有那么一点可怜,让喻文州不由自主地心软,便又放软了语气哄他:“现在在处理的都是一些准备工作,你不需要太纠结。”

喻文州想了想又解释道:“待会一切都要靠宋晓去完成,我们只负责配合和策应。”

黄少天点了点头,似乎碍于宋晓就坐在旁边,于是趴在喻文州耳边小声问他:“宋晓不是无声者吗?让他一个人没问题?不需要我们跟一个上去?”

喻文州笑了笑:“有的事情,只有无声者才能做啊。”

很快黄少天就知道了喻文州这句话的意思。

徐景熙把格林先生的尸体处理成小块,放在一个密封袋里扎进塞进行李箱,让楚云秀和黄少天两个人反复地闻里面的血腥味,又盖了几层须后水。小姑娘扑了粉底和腮红,看起来和睡着了几乎没什么区别,郑轩开玩笑说楚云秀如果哪天不想在塔里呆下去,这一手本事可以在十级化妆师和十级入殓师中任选一个。宋晓化了妆之后整个人被盖得严严实实地只露出眼睛和脖子,其他地方都被遮着,远远看过去,似乎也和照片里格林先生的样子没有太大区别。

黄少天问:“虽然宋晓遮成这样,和照片看着还算相似,不过他这个严严实实的打扮,会不会也太可疑了一点?”

楚云秀答:“在职官员出入公众场合把自己的脸遮起来还不算太稀奇,主要是他的声音完全不像,只能压低装成重感冒了。”

黄少天:“…我怎么觉得听起来感觉这么地不靠谱呢。队长你快告诉我这是我的错觉。”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道:“事出突然,这是我们能做的做好的办法。而且当地参加护送行动的哨兵向导应该跟我们一样,为了避免卧底和暗杀,是轮换制的,至少没见过真人,还是有机会的。”

楚云秀点点头,让宋晓把手指伸出来,在他的手指上仔细地粘了一层薄薄的半透明有如皮肤一样的东西。

黄少天问:“这是干什么?”

楚云秀答:“格林先生手上的皮,按指纹的。他们不用终端,靠指纹确认身份,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黄少天点点头,又去看一边正在系袖扣的宋晓,郑轩拍着他的肩膀道:“伙计,接下来就看你一个人的,是不是感觉压力山大啊?”

宋晓谨慎地后退了一步道:“你小心点,到时候留下指纹,说不定又会多很多麻烦。”

一群人在头等舱里静静地等待着,喻文州表现平静地和地面接待的人联系对接,地面接待方面似乎出了一点问题,喻文州辗转了好几轮才处理好。他又回头吩咐其他人:“尽量心态平稳,对面有向导,不要让他感觉到你情绪的波动。”

说的时候尤其多看了黄少天好几眼。

黄少天点点头,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一个:“放心。”

下机的时候郑轩往宋晓手里塞了个黑漆漆的小东西,又小声嘟哝了两句,不过黄少天离得太远,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讲些什么。

交接的过程官方又正式,小姑娘被包了好几层衣服塞到宋晓的怀里,她已经不会欺负的小小胸膛也变得不太显眼起来,对面的哨兵和向导看起来有点不耐烦,说不定正是因为喻文州的一通电话从塔里临时拉过来的人,他们扫了宋晓的指纹之后没有进行更多的确认,只跟喻文州说了两句,就带着宋晓上了车。

黄少天小声问喻文州:“这就完了?到时候他怎么回来?”

喻文州道:“待会他自己会回来的。”

黄少天显然不能理解:“他是无声者,身边不是哨兵就是向导,无论是体能还是精神都不占优势,这要怎么做才能跑得出来啊?”

喻文州道:“格林先生和他的女儿都是无声者,却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包围下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情。如果是无声者,反而可以不受一些情况的影响。”

黄少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喻文州捏了捏他的手掌道:“好了,现在一切都交给宋晓,你也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稍微放松一下吧,待会想吃点什么?”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02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