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薄暮晨星(39)

lofter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就不能让我舒坦地定时发布吗…

(已成年的)朋友看这里哦: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xyxgjcg&tid=3129527#Content
三十九 白鱼

 

可能会用到的注解:

关于喻队的精神体:最初脑补这个形象的时候,参考了《全职猎人》里团长的密室游鱼,不过好像也不大一样…总之外形就是在空中游来游去的小鱼。

 

 

当黄少天把意识从喻文州的精神图景里抽离的时候,他首先感受到的是小腿和膝盖严重的不适。要不是他在地板上跪了太久腿麻得站不起来,真想撩起裤腿看看膝盖那一块青了没有。

很快,喻文州在床上“嗯”了一声,也睁开了眼睛,房间里那些冰凉的向导素因为他的苏醒开始消散,黄少天的精神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了,顺着他的手臂一路爬到床上,蹲在喻文州胸口上兴奋地“吱”了一声。

外面的天空漆黑一片,病房里也没人开灯,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喻文州一只手支撑着身体慢慢坐起来,黄少天这才注意到他的另一手正被自己宝贝似的捧在怀里。黄少天有些尴尬,他想趁着房间里还黑着放下这只手,不动声色地把它塞进棉被里。可向导却不让他如愿,一手按亮了顶灯,一手反手攥住了他的手腕,老神在在的样子一点儿也看不出这个家伙刚才还在自己的精神图景里和他抱头痛哭,向导脸上笑眯眯的:“刚刚才哭着说爱我的,现在就要跑?”

“…怎么会呢。”黄少天被揭穿,索性放弃了形象,直截了当地坐在地上,把手腕抬起来就这喻文州的手背“叭叭”亲了两口,然后瘫倒在床沿上抱怨,“把你叫醒太费劲,我的身体无人照料,现在腿麻了,站都站不起来。”

喻文州看着他有点翘起来的发尾,心里一软,索性从床上下来,一只手伸过他的腋下,一只手抄起膝窝,竟是将他拦腰抱了起来,放在床沿上坐着,自己坐到他身边来,又关切地摸了摸他的膝盖,柔声问:“疼不疼?”

黄少天显然被这个阵仗吓坏了,连忙摇头。哨兵的耳朵尖有点红,不过藏在头发里不太明显,只是这家伙还下意识絮絮叨叨地念着:“力气活什么的难道不是我们哨兵这种体力成长的职业做的吗,我竟然被一个向导抱来抱去,怎么办忽然感觉没脸见人了。”

“别难过,”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精神疏导这种事情理论上也是向导的业务范围,我们互相越界一次,还是公平的。”

布丁仓鼠也应和似的,爬到它主人的手边在食指上轻轻啃了一口。

黄少天哼唧一声歪过来靠在喻文州的肩膀上,“我来之前听说蓝雨的队长要换人,现在你醒过来了,应该就不会再换了?”

“也许吧,”喻文州看起来很坦然,“不过我脱离了以前那种状态之后,评分未必还能达到S级,所以对于蓝雨的队长,塔可能还有其他的考量。”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拧了起来:“他们找了你?”

黄少天点点头,但他很快解释道:“不仅找了我,你们的冯主席还屈尊降贵地过来跟我吃饭聊天,不过我给了他一拳,大概不会再考虑让我做蓝雨的队长。还有,据说我的SSAV评分被提到了A级,马上要被强制征进塔里了,队长,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已经下了正式文件?”

黄少天苦着脸把梁亦春给他的文件袋递过去,喻文州拿出来翻看了几眼,脸色不是很好看。

“没有办法了?”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

喻文州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是行政科的决定,能修改这个决定的,恐怕只有主席。”

黄少天顿时蔫了下来:“主席被我打了一拳肯定还在记恨我,我觉得我已经完了。他会不会专门把一些难搞的任务分配给我,比如十死无生那种类型的?”

喻文州安抚似的摸摸他的头:“凡事无绝对,就算你真的进到塔里,我会争取把你弄到蓝雨来,我们队里的人总归是不会为难你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好难过啊…”黄少天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揉了揉眼睛,“队长我跟你说过吗?其实我以前跟着一个老鬼生活,后来他不见了,我一直想去找他的,但是他和塔之间有点梁子,我要是被送进塔里,会不会从此就见不到他了…”

黄少天越说越难过,眼眶都红了,喻文州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静静地陪伴着,这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手绕过黄少天的后背,轻轻关上了病房的顶灯。

房间里漆黑一片,黄少天的视力或许没受多大影响,但是喻文州自己倒是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怎么了?你关灯干什么?”黄少天背脊上的肌肉一下子紧张起来,像是遇到了危险的花栗鼠似的,僵硬地梗着脖子。

“少天以前不是想看我的精神体吗?”喻文州温柔地看着黑暗中朦胧地一团影子,“我猜现在应该可以让你见见它了,也算是托你的福,它才终于被放出来。”

黑漆漆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光亮,就像喻文州精神图景里那一汪漆黑的冰洋一般,一条通体洁白的小鱼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在空气里轻盈地游动着。

“是它啊,”黄少天伸手上去想摸摸它,小鱼下意识地甩了一下尾巴,却很快安静下来停靠在黄少天的手指边,“我之前看到过它,那时候它好像冻僵了。现在终于能自由活动,真是太好啦。不过也算是有点意外,想不到你姓喻,精神体就真的是一条鱼。”

“大概因为鱼比较安静吧,我小时候不大喜欢说话的,”喻文州笑了笑,他知道黄少天能看见。雪白的小鱼轻轻地摇动了一下尾巴,尾鳍轻轻地刷在黄少天的指腹上,喻文州接着道:“而且据说鱼的记忆很短暂,有很多事情,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忘记…”

“忘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少天不再摆弄那条小鱼,转过来呼一下扑进喻文州怀里,两只胳膊伸过肩膀搂着他的脖子,暖烘烘的信息素从哨兵身上涌出来,他的声音里都透着温暖的笑意,“大家都活了二十多年了,谁没有些难受的回忆…不过队长你确实比我辛苦多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有两个人。你要是心里难过不想说话就听我说好了,反正我最不怕说话的。你也知道,有我在,肯定不会冷场的。”

喻文州笑着摸了摸他柔软的发尾:“看来恢复得差不多了,都能反过来安慰我了。”

“靠…喻文州你怎么这样!”抱也抱过亲也亲过,黄少天对喻文州顿时没了遮拦,毫不忌讳地把人家的全名嚷了出来,“我对你这么掏心掏肺,你却装可怜来坑我!”

喻文州偏头亲了一下他的耳朵尖:“先别忙着教训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

黄少天顺着喻文州示意的地方看过去,白色的小鱼在空中轻轻地游动着,尾鳍上好像沾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小小的,有点像鱼的鳞片。它一游动那些亮晶晶的碎片就脱落下来,却没有就此散开消失,而是像拼图一样有序的组合起来,中间没有丝毫的缝隙,不一会儿,那些碎片组成的画面就布满了整个房间,那是一条无数星辰组成的银河,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巨幕3D影院。

“厉害呀!”黄少天感叹,“这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喻文州摸摸鼻子,“好像是类似情绪投射的东西,但到了我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简直太厉害了好么…”黄少天再次感叹,“简直就是漫画里说的那种幻术啊,原来真的可以实现,那以后我们遇到坏人的时候,只要你把这个放给他看,岂不是想让他做什么都行?”

“恐怕不行,”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普通人看不到向导的精神体。我猜如果同步率不够高,估计是看不到这些画面的。换句话说,以后要拿它来骗人,估计也就只能骗你了。”

黄少天不满地哼哼了一声,布丁仓鼠也赞同他似的吱吱叫了几声,但他们很快又安静下来。

“真美啊…”黄少天喃喃地道,“我想起我们过年的时候看过的那些萤火虫了。”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星空,”喻文州轻轻道,因为含着笑尾音轻轻地挑起来,像猫的尾巴似的在黄少天的心上轻轻地撩动了一下,“都是一样的,很美。”

黄少天的脑海里闪现出记忆碎片里年幼的喻文州和他母亲的对话,猛然坐直了身体,双手握着喻文州的肩膀,黑暗中他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喻文州:“队长,我想起一件事情。”

“嗯?”

“马上我就要被带进塔里,等进到塔里之后,是不是想和哪个向导结合,都要听上面安排了?”

喻文州的肩膀不留痕迹地僵硬了一下:“理论上,是这样。”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结合呀!反正现在也没人知道,等到生米做成熟饭,他们就是反对也来不及啦!”

喻文州“噗”地一声笑出来,却是毫不犹豫地道:“好啊。”

换做以前的他,这么重大的决定至少得考虑好几天,前前后后地斟酌利弊,考虑未来和可能出现的阻碍。但遇到黄少天之后,这些考虑都显得那么无关紧要,好像只要有彼此的爱,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他们在无垠的星空之中相拥,两个人闭上眼睛,在冥冥之中感受对方的存在。

来自盛夏和雪原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在结合热的慰贴中,身体、灵魂、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毫无顾虑地交付出去。

黄少天感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呆在温暖的羊水里,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另一个的心跳和爱意,对方的意识像潮水一样缓缓地涌进他的脑海里,有点胀胀的,却没有丝毫不适。

在无法描述的温暖和安全感中,哨兵见到了他自己的精神图景,一样的星空,一样的迷宫,他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在迷宫里走走停停,忍不住想唱歌,他一直飞奔到迷宫的中心,看见那里站着一个人,正在抬头仰望着漫天的星河,听见他的脚步声,转头温柔地一笑,显然,那个人正在等他,于是黄少天扑过去抱住他,向导清凉纯净的精神触丝将他包裹起来,他听见那个人带着笑说:“等你好久了”,然后无比珍惜又爱怜地捧起他的脸,温柔地吻了下去。

TBC

评论 ( 61 )
热度 ( 272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