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天梯】长夜孤灯(10)

说实话…我有点不敢写下去了,再警告一下吧…

随着剧情的展开,这个故事会变得越来越黑,后续可能会有分尸之类丧心病狂的画面,还可能因为作者笔力不济出现海量OOC。大家根据自身承受能力及时止步吧…

十 故人

 

黄少天的思路无疑为飞机上的两队人打开了一个豁口,众人合力将格林先生接触过的东西排查了一遍,果然在他念过的童话书的夹层了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纽扣似的东西。众人合计了一番,最终决定由飞机上评分等级最高的哨兵楚云秀来处理,黄少天做助手。

努力打起精神的喻文州和徐景熙则负责为为两位哨兵的精神状况保驾护航。

楚云秀从怀里掏出之前点烟用的打火机,一只手把那小小的纽扣似的东西举得远远的,一只手用打火机在上面灼烧,橙黄色的火焰轻轻地舔着小东西银白色的表面。

相比于楚云秀的紧张和小心翼翼,黄少天则显得有点暴躁和不耐烦:“就这么烧它,靠谱吗?”

楚云秀没看他,她全身心的感觉都调动了起来,注意力牢牢地锁在那个小东西上,但她也并没有忽略黄少天的问题:“暂时没有更靠谱的方法了。”

郑轩站在角落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这个时候忽然插了一句嘴:“黄少,我感觉你好像有点暴躁啊?”

徐景熙裹着毯子在一边点头。

“…有吗?”黄少天摸了摸脑袋,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脸颊上似乎有点不正常的热度,额头的触感却比手心还凉——并不是发热,而是另一种更加微妙的不适感,他降目光投向徐景熙旁边的喻文州,后者正皱着眉头,脸色不太好,却仍然是一副专注的神色,黄少天想他大概正在小心翼翼专心致志地处理这个机舱中的哨兵们各种各样的情绪,但喻文州状态并不好,他能够感觉得到。

不仅仅是看出来的,更是通过大脑里那某些神经团难以言喻的活动。数以万计的纤细却坚韧的精神触丝联系着他的情绪和喻文州的情绪,他们彼此标记,共享着状态和情绪。要是换在以前,让另一个人进入他的大脑——甚至只是让另一个人影响他的大脑,都能让黄少天产生强烈的抵触情绪,但如果那个人是喻文州,却又完全不觉得有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方。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黄少天盯着楚云秀手里的火苗,脑袋里漫无边际地走着神:也许是因为喻文州太过特别。

银色的金属表面逐渐变得高温,楚云秀无法再用裸露的双手触碰它,只好把它放在郑轩喝过饮料的易拉罐上继续烧灼,高温让金属氧化渐渐变黑,除此之外那个小东西似乎没有一点变化,楚云秀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出了满头的大汗,也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心里紧张。

“…我觉得我坚持不下去了,”楚云秀腾出一只手,用袖子结结实实地擦了擦满头的汗水,“你们感觉好点儿没?还是换个人继续?”

喻文州做了几轮深呼吸,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还可以,景熙和可欣怎么样?”

刚才的操作让楚云秀的注意力和全身肌肉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状态,现下见那两人也点了点头,她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似的瘫倒在座位上,却又侧过脸来问喻文州:“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喻文州用眼神示意飞机头侧的驾驶室。

黄少天问:“怎么做?”

喻文州道:“要去跟他谈谈,这是我们自己的航空,应该问题不大。我会用信息素压住他的情绪,让他处在最适合被我们控制的情绪中,景熙和可欣也来帮忙。可欣上过基础训练的课吧,还记得当时教的怎么做吗?”

喻文州说的时候样子很轻松,而整个过程在他的主导下看起来似乎也的确很轻松,只有黄少天暗暗的知道,在谈话的过程中,喻文州的情绪大概有一到两次轻微的波动。

喻文州脸色渐渐恢复,他的状态似乎也变回了一贯沉稳冷静绝不会被打倒的模样:“景熙,帮我在确认一遍,飞机上有自由哨兵或者向导吗?”

徐景熙放出了自己的精神触丝,绕过铁墙在后面的机舱了轻轻地颤动着:“我想应该没有了,我们两个都探查不到的自由哨兵或者向导,这样的精神防护的强度也太高了,应该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喻文州点点头,沉默了一阵,忽然道:“郑轩,你去后面把宋晓带过来。”

黄少天大吃一惊:“嗯嗯嗯?”

郑轩神色沉重道:“…真叫人压力大,你没有听错。”

黄少天一惊,继而开始生气起来:“我在来的时候上飞机那会儿就喊你看来着,你装作吃在吃向导素缓释片的样子?这么说宋晓是一路跟着我们过来的?你们都没人告诉我?”

“是我不好,”喻文州叹息了一下,又捏了捏他的手,“其实上次郑轩把他看丢了之后,又暗中追踪了他一段时间,我们也有一些接洽,不过时机还不太成熟,原来打算晚点告诉你的。”

“不是,”黄少天少有地拍开了喻文州的手,“不只是我好歹是蓝雨挂名的副队长你们居然不告诉我这件事,我听郑轩说过宋晓的事情,你们确定他能配合我们的行动?”

喻文州点点头道:“我和他接洽过,应该是能的。”

说罢他向郑轩点点头,示意他到后面去把宋晓叫过来,自己则绕到黄少天身边,垂着头,眼睑落下来盖住一半的眼睛,看起来隐隐让人觉得有点可怜,又从兜里摸出一颗薄荷糖递到黄少天手里。

头等仓里连死了两个人,黄少天一鼻子都是血腥味,尽管有喻文州的信息素压着,多少有点不舒服,于是他利索得把糖接过来吃了,薄荷的味道又凉又冲,入口的那一瞬间黄少天不禁有点怀疑这颗薄荷糖会不会是塔里特供的含了向导素的那一种,于是他又去看喻文州的脸。喻文州比他高一点儿,这会儿低着头,黄少天可以看到他头顶的发旋,显得喻文州似乎又温柔又乖顺。

黄少天很清楚自己在生气什么,喻文州充分地为他们考虑了后路,自己运筹帷幄,却并没有让他知道,甚至郑轩都知道一点,可眼下这个时机并不是适合吵架的时候。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把心里的焦躁压下去。

从刚才在他眼前连番死了两个人之后,黄少天感到自己就处在一种不明原因的焦躁之中,像是泥沙下的泉水一般,不停地汩汩冒出来,甚至连喻文州凉凉的信息素都难以缓解他的焦躁。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他含着喻文州给的那颗糖,拍了拍喻文州道:“没事你不用哄我,我自己知道分寸。”

说罢他就退到了一边,忽然心里有个念头咯噔一下,惊得他咔擦一声咬碎了嘴里的薄荷糖,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难道说这种焦躁的感觉,并不来自于他,而是从喻文州的精神触丝里传递过来的?

黄少天悄悄地看了喻文州一眼,见他脸上仍是平静的,不过早先喻文州几乎精神陷落、处在崩溃边缘的时候,表情也是如现在一般的平静。

没一会儿宋晓给郑轩领着从后面进来了,郑轩把门一关,门里头几个哨兵的眼睛不约而同地

粘在了宋晓身上,宋晓微微低下头,似乎有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宋晓穿了一身非常正经的西装,里面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还打着领带,看起来有点像去企业面试的大学生,相比之下头等舱里的哨兵和向导们穿的全是便服,气质截然不同。

黄少天从头到脚地把宋晓打量了一轮,健谈如他,偶尔也会有这样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但随后他笑了笑,用十分轻松的语气开口道:“那个…宋晓啊,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宋晓嘴角抖动了一下,表情有点无奈:“…我还没有失忆。”

“…哈哈哈,就是说嘛,”黄少天干笑了两声,“那个…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呃…由衷地感谢你配合我们这次行动,还帮我们出力…”

“哪里哪里,”宋晓谦虚道,“黄少不必客套…要尴尬的人应该是我。”

郑轩在一边应和:“就是。当时我逮着你的时候,你还一副义愤填膺不和塔里的人同流合污的样子,连夜就给跑了。”

郑轩这话说得有些尖锐了,然而宋晓依然非常坦然:“生计所迫。”

喻文州似乎没打算再听他们明里暗里的斗嘴,拍了拍手道:“现在人都齐了,距离飞机落地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大家打起精神赶快准备一下?”

楚云秀点点头,问:“怎么准备?”

喻文州道:“先清理现场,宋晓和格林先生身材差不多,化个妆,盖得严实一点,让他装成格林先生的样子,云秀,化妆的事情就靠你了啊。”

楚云秀似乎并不意外,继续点头道:“果然还是得有这一出,我当时就猜过塔里哨兵数量不少,你为什么偏偏选我这一组。”

喻文州回以一个温和而真挚的微笑:“当然是因为你靠得住。”

楚云秀从包里收拾出各色眼影盘和刷子粉扑,吆喝道:“你们也别闲着,都过来帮忙。”

宋晓坐在椅子上,楚云秀正在他脸上专注地涂涂抹抹。喻文州和郑轩同舒氏两姐妹商量着格林先生的尸体怎么处理,喻文州表情冷静语气平稳,黄少天听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就是觉得有点听不下去,于是和徐景熙一起蹲在地上看格林先生的小女儿。

徐景熙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堆塑料手套,又递了一对手套给黄少天,黄少天一言不发乖乖地戴上了。徐景熙又抬眼瞧了瞧黄少天呆伫在那里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轻轻叹了一声:“得罪。”便把地上血泊里小女孩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抱起来,还吩咐黄少天:“黄少,你能不能给我拿个毛巾什么的?”

这时黄少天也没心情蹦跶着啰嗦什么“你居然这样命令副队长有没有良心!”之类的俏皮话,表情沉重地找了个毛巾给徐景熙,因为他太过安静,徐景熙不由得多看了他好几眼。

“…那个,黄少,”徐景熙斟酌着开口,“…你难道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的…?”

“差不多。”黄少天闷闷地答道,手里代替徐景熙稳稳地扶住了小姑娘的身体,小姑娘的触感隔着塑胶手套传递过来,只不过已经是冷冰冰的。

徐景熙用手里的毛巾仔细地擦着小姑娘脸上的血迹,一面安慰黄少天道:“没事没事,头几回心里肯定都有点不舒服的,更何况你是哨兵,五感比常人更敏锐。我在塔里见过不少,第一次看这个吐得昏天黑地的都有,多几次就好多了。”

“…哎,其实不是因为这个,你不要小看我啊,死的东西我也还算是有点经验的。”黄少天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小姑娘换了个姿势,“我就是觉得有点不舒服,你不用管我,一会儿就好啦。”

说罢他没再搭理徐景熙,一双眼睛放空了似的看向飞机窗外漆黑一片的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20 )

© 江河 | Powered by LOFTER